《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6月5日 06:24 84
HBO制作的热门美剧《权力游戏》,充满着暴力、大制作、巨龙等重口味元素,观众们在一连串的视觉轰炸之下,多少会忽略掉角色身上的服装,但这些精致的服装绝对值得关注。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如同其他的高预算美剧,《权力游戏》的服装同样是花费了许多心力设计、制作,服装设计师Michele Clapton带领着一个80至100人的服装团队,确保服装的每个细节到位,让每个造型都令人信服,从服装上的精致刺绣,到维斯特洛每个骑士服装上的磨损、撕裂及灰尘等,都是由他们精心打造。
这些服装除了展现剧情所需的独特视觉效果,也反映了角色的心理状态及故事发展,服装能够丰富故事的整体叙事,同时为整部剧增添层次感,以下整理了一些目前在第七季中出现的角色,看看他们的服装中,究竟隐藏了什么样的想法。
资料来源:http://www.beautimode.com、Quartz、HBO
瑟曦·兰尼斯特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在长达七季的美剧中,瑟曦曾穿过许多不同的服装,前几季的装扮多是色彩缤纷、非常典型女性化的服装,在细节上往往会有收腰或露肩设计。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但在第六季尾声,瑟曦的小儿子托曼·拜拉席恩自杀之后,她的造型有了非常剧烈的转变。当她自行称王,坐上铁王座时,服装从全黑的丧服,换成了一件硬挺结构的黑王袍,这个军国主义的形象也延续到第七季,暗示瑟曦已经准备好迎接大战了。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她身上穿着的银色织锦外罩皮革服装,其实直接参考了之前的设计,可能许多观众可能没注意到,Michele Clapton在接受《Vanity Fair》采访时表示,“我知道这件一定要用皮革,而且一定要与泰温·兰尼斯特有所连结。”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泰温·兰尼斯特是瑟曦的父亲,直到在第四季被赐死之前,他一直是兰尼斯特家族的族长,他身上穿的外套与瑟曦的王袍极为相似,这样的呼应在瑟曦剪了头发后更为明显,这也象征着她走上了和父亲一样的道路,成为兰尼斯特家族中最具有力量,也最无情的领导者。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从一开始的政治屠杀的遗民,到后来成为龙母,再到现在的征服者,准备对君临城(King’s Landing)进行大反攻,几季下来,她的形象一直有所改变,她的服饰通常是反映她身边环境的变化。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卡丽熙(Khaleesi)时期,她所穿着方便骑马活动的服装,包括简单的露肚中空或是无袖上衣及长裤。后来当上了弥林(Meereen)的统治者,她开始穿上比较高雅的浅色洋装,多半选用蓝色或白色,上半身多是V领或交叉挂颈的露肩设计,裙子底下会穿着长裤,虽然这些不见得你知道。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而在第六季最后,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穿着另一件露肩洋装,率领大军前进维斯特洛大陆,而这次服装以黑色为底,搭配红色的装饰,这个色彩组合之所以重要,是因为红与黑正是坦格利安家族的色彩,而丹妮莉丝过去几乎没有穿过这样的配色,“现在你们终于可以开始看到红色慢慢出现在她服装的亮片和刺绣上,这只是小小的点缀。”Michele Clapton接受《Insider》访问时说道。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在第七季中,丹尼莉丝的装扮近乎全黑,穿着一件有如披风般、肩线宽阔硬挺的服装,让她充满着军队指挥官的架式。Michele Clapton指出,如同瑟曦的服装,这个新造型就是要展现出力量,两个角色的服装设计都令人联想起制服,“几乎都没那么娇柔”她说,“她们现在是领导者,因此阴柔的特质不会这么快地展现出来。”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琼恩·雪诺(Jon Snow)和珊莎·史塔克(Sansa Stark)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琼恩·雪诺与珊莎·史塔克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有在追剧的人一定都知道,他们虽然是一起被抚养,但珊莎·史塔克是临冬城(Winterfell)已故城主奈德·史塔克(Ned Stark)与夫人凯特琳的生女,但琼恩·雪诺一直被认为是奈德与不知名女子所生的私生子,两人的身分其实有所差别。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当然,虽然琼恩·雪诺和珊莎·史塔克都还不知情,但第六季的剧情已经透露,琼恩·雪诺其实是奈德的妹妹莱安娜·史塔克与丹妮莉丝的大哥雷加坦格利安的儿子,也就是说,琼恩·雪诺与珊莎·史塔克其实是表兄妹的关系,而丹妮莉丝则是琼恩·雪诺的姑姑。
早在琼恩·雪诺刚加入守夜者军团(Night’s Watch)后,他的装扮就是按照军团规定的全黑,琼恩·雪诺通常还会穿上一件带有略显粗糙的黑翻羊毛领的斗篷。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但回到临冬城后,琼恩·雪诺的装扮有所改变,现在的他看起来越来越像奈德史塔克,穿上了同样具有如同狼皮边饰的斗篷。“这是一件非常厚重的斗篷,没错,他就像奈德,但他其实并不是奈德。”Michele Clapton说,透过这种两相呼应的造型安排,象征已成为新北境之王的琼恩·雪诺,最终也扮演起奈德的角色,就某种程度而言,也完成了他一直以来想要真正成为史塔克家族一员的渴望。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跟琼恩·雪诺相反,珊莎·史塔克在剧中一开始,就一直想要与史塔克家族分道扬镳,她更喜欢兰尼斯特家族那样较明亮的色彩,而不是临冬城那种沉闷的黑色和棕色。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而离开临冬城之后,珊莎·史塔克的服装跟丹妮莉丝一样,随着所处环境变动而不断转变着,刚到君临的时候,她穿上的服饰就是符合君临当地的服装潮流,类似瑟曦早期的风格。后来她逃出君临,回到北方,她的服装色调又再度改变,逐渐回到较深的色系,一直到第五季,她服装中黑色所占的份量显着增加。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回到临冬城之后,珊莎·史塔克终于穿回了属于史塔克一家的经典装束,这也包括了狼皮斗篷,她身上穿着有如盔甲般的服饰,让她看起来更像奈德,而非她的母亲。这样的服装安排暗示着珊莎·史塔克已经和琼恩·雪诺一样,接受了自己史塔克家族的身分,而他们将会一同分享(或者竞争?)临冬城之主的地位。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其他

除了上述的角色服装里含有深意之外,其他角色的服装同样也具有类似的象征意义。
“猎狗”桑铎克里冈在剧中的装扮几乎都是穿着全套盔甲,但随着故事揭露越来越多猎狗内心脆弱的一面,他身上的盔甲也配合剧情的发展而卸下。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回到维斯特洛大陆之后,史塔克家的二姑娘艾莉亚·史塔克(Arya Stark)换上了一套比之前更有战士模样的衣服。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在第六季亲手杀害亲哥哥的新角色攸伦葛雷乔伊(Euron Greyjoy),他的新装扮看起来就像是个摇滚海盗,这个设计也许跟Michele Clapton的过往有关。
《权力的游戏》对精致的定义:服装都要讲故事
HBO于《权力游戏》第七季播出之前,在YouTube上传的一支短片中,Michele Clapton谈到她年轻时非常着迷于“新浪漫主义”(New Romantics),那是一个在80年代于英国发生的流行文化运动,以新锐的音乐风格及独特、古怪的装扮为核心,“想成为时尚相关科系学生,那是个很棒的时刻。”Michele Clapton说。

本文为作者 陈东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6936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