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与折腾共存,带着电影跑世界-专访电影制片人关雅荻

-守创作初心 绽放作者电影的光芒-



今天,我们聚焦电影制片人关雅荻。


如果不是因为原本就知道他40岁了,大概会以为他是位20岁的少年。他非常健谈、活跃,聊起故事来,都放佛跟回想上一秒发生的事情似的。他对电影的热忱,对生活的激情,对人生的豁达,宛然一位霸气无限、干劲十足的冒险家。


说到电影,他从小就爱,偶然有机会看到电影学院的招生简章,想也没想就凭着兴趣去报考了,还以第二名的成绩被北京电影学院影视管理系录取。


从真正接触电影到现在,当过博纳影业、小马奔腾公司的高管,先后参与制作、宣传发行过《西风烈》《黄金大劫案》《边境风云》等多部院线电影,从电影开发策划、制作拍摄、宣传发行、市场营销,全产业链各个环节,他都有丰富的行业经验。过去22年的“电影人生”,已让他成为一名“电影老兵”。


对电影的热爱,也促使他希望与更多的电影爱好者分享过去十几年他在电影行业垂直产业链上的各种实践经历和思考,由此,他推出个人电影课《雅荻学堂》,受到谢飞、王小帅、张一白、张冀、郭帆、路阳、大鹏、田羽生等众多电影导演/编剧/演员的高度推崇。


为什么觉得这位制片人“折腾”呢?或许是因为他和他的《雅荻跑世界》。《雅荻跑世界》是由关雅荻推出的中国首档真人环球越野跑探索纪录片。他希望把一些触动他的,和体育、励志精神相关的故事搬上大荧幕。我们也恰恰在本期专访中听到了令人震撼的故事。



走进电影制片人关雅荻:Action !

图:关雅荻



本期独家专访 Q & A



Q1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您最初和电影结缘,意识到自己喜欢电影,并且想从事这个行业的工作,是在什么时候?


关雅荻:其实谈不上什么电影相关的工作,我觉得真正结缘是我从小就喜欢电影,从小在青岛的时候就有机会自己去看到招生简章,才知道有这么一个电影学院。


1998年的时候,我就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然后就阴差阳错地考上了,也特别赶巧。考上电影学院后,读了书之后,才知道电影是怎么回事。直到读研究生之前,才算慢慢进入电影行业。我读研生的时候,还在做电视剧,也跟了一些电影剧组。


真正正式进入到电影行业核心领域,应该是2005年,我进入到博纳给老板做助理。到现在,博纳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电影公司。1998年到2005年,我认为我都是在做“学徒”的工作,期间也在一家电视剧公司折腾了一年。



Q 2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在您参与制作、宣传的院线电影中,印象比较深的是哪几部?是否分享您所经历的影片项目幕后故事?


关雅荻:其实我主要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在电影公司上班和自己独立出来做,都是不一样的。谈到幕后,印象深刻的,现在回想起来特别像一个段子。


大概2008年到2009年,当时我和我好朋友张小北,买了刘慈欣的一本小说的改编权,叫《球状闪电》,现在据说这个改编权也转到某个大导演的手里边了。


我们当时用非常原始的方法来开发这个电影项目,把它翻译成英文,当时想做成一个英语片,还跑到美国,用英文去做pitch(路演),当然也找到了500万美金,当时预算是1500万美金。最终因为资金缺口没有做出来,我们也没有续版权,后来把版权还给了大刘(刘慈欣)。


这个是第一次从电影公司离开,自己去运作一个项目,经历了很多波折和困难。因为我们后来和大刘有沟通,就说到科幻电影真的要做起来,差不多可能需要十几年这样的过程。


再往后就是我在小马奔腾的时候,我当时在公司的市场部门,负责宁浩导演的《黄金大劫案》的宣传、推广、招商营销。我在那个项目,当时也是打了一场硬仗。


那会2012年,中国电影还在算是处在“(票房)爆发的前夜”的状态吧,那个时候国产片票房过亿也是挺不容易的,没有两三亿那种概念,也不像现在几十亿。这部电影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当时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大家一起做了很多事情。

图:《黄金大劫案》剧照


Q 3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最开始为什么会想要推出个人电影课《雅荻学堂》?


关雅荻:在做《球状闪电》和《黄金大劫案》之间,我和高群书导演合作了《西风烈》。这部影片,我是在剧组里参与了很多制作工作,特别是后期制作部分,盯所有的声音、画面,配合导演剪辑等,直到出片、完片、交给发行公司。

图:《西风烈》幕后


过去十几年我个人在电影行业垂直产业链上的各种实践经历和思考是可以做《雅荻学堂》的。因为2019年8月我是要去克利伯环球帆船赛,我是想在走之前,有机会把自己这十几年的实践经验和思考内容中的重要部分、同时也是结合时下案例的内容给留下来。我当时想的就是一个案例分析课的模式,《雅荻学堂》第一季就诞生了。


《雅荻学堂》第一季的时候,当时准备的时间也比较长,录的时间也稍微有点匆忙,就这样基本上还算顺利地进行下来了。而且因为克利伯环球帆船赛正好暂停了嘛,明年2021年2月才会继续,所以我就抓紧时间现在录《雅荻课堂》第二季,希望以后也会有第三季、第四季。


我在学校讲课也很有感触,能感受到学生的一些困惑,包括我在和年轻人一起工作的时候,也能感受到他们的困惑。那我想,好像还真不是“钉对钉 铆对铆”,还不是说“哪个地方漏水了,咱给堵上窟窿”那么简单,而是应该有一个全局的系统性的电影认知观念和一个能够不断随着社会进步和行业变化、能够一起去成长的、一起去演化的工具方法,那大概是什么?所以我就录了这个课,算是做一种尝试吧。



Q 4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现目前《雅荻学堂》主要涉及哪些内容板块?


关雅荻:《雅荻学堂》主要就是结合我看书及工作经验且是垂直产业链的不同位置的经验,把它们都分享出来,希望能够帮大家建立起一个电影系统性的认知思维,我觉得这个还挺难得的。


谈不上什么板块哈,它只是把跟电影相关联的所有能够帮助我们认知这个电影行业的深度和宽度的案例都装进来。比如说它可能是一个影片案例(比如《寄生虫》《双子杀手》《小丑》《流浪地球》等)的分析,也可能是一个行业事件(《为什么漫威电影宇宙彻底改变了好莱坞》《从“魔发精灵2”看好莱坞发行窗口期的争议》等)的案例分析,也可以是任何的其他和电影关联的内容(比如经纪人制度的中美区别等),比如说我前两天录的是“网络大电影与院线大电影本质差异”这个话题,也聊“在线流媒体的争夺战”等话题。


我是觉得,一定要和生活去结合,必须要结合这样的经验,再融会贯通地去和这个行业中的年轻朋友交流。可能我分享的不仅仅是电影,比如我喜欢越野跑,我也会分享户外运动相关的常识。


我想做的更多的还是大众传播吧,想要以普通化的交流方式,去向这个行业的爱好者分享关于电影行业所发生的故事,所以它就是《雅荻学堂》,而不是《雅荻电影学堂》,当然主要还是讲电影的。



Q 5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您在电影行业的授课经验非常丰富。作为一名专业老师,在引导学生的时候,会倾向于培养学生哪些方面的技能?平时和学生互动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关雅荻:我就是主要让学生觉得“老师和同学是没有那么大的距离感”的。我觉得这十几年有一个明显的变化,以前电影学院这种比较艺术性的教学氛围,大家是比较容易“崇拜大师”,现在呢,当然也有种倾向,比如对市场的,崇拜高票房等。我觉得过多的崇拜不是特别好。


我自己作为老师,其实经常会跟大家说老师并不是万能的,而且老师的很多观点其实是需要自我更新,不要老是拿出一套东西来固步自封。当然,有些理论性的经典的东西,那当然是反复去讲,但在反复讲的过程中,也不可能每次都是一样的。


我讲的更多的是制片相关的,我是管理系制片发行专业出身,研究生读的文学系,专业是外国电影史,好莱坞的经济发展史方向,最后论文选题其实方向也有点跟管理系的沾边。我自己目前还是比较喜欢跟着中国电影的发展去观察美国电影的发展、整个世界电影的动态,用这种动态的方式不断去打磨自己,所以我的风格更多的愿意跟学生平等的交流。


因为现在的同学在学习能力上肯定是比以前要强大很多,掌握的工具及互联网的技能比我们当年都要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自己的情况就是,千万不要觉得老师一定懂得更多,因为有的时候就是,老师和同学同时去面对一个新的东西,一起去挑战和交流。



Q 6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您曾担任各大电影节竞赛的评委、嘉宾、主持人,一定也在此过程中接触了不少创作者。在您看来,现在咱们的创作者,尤其是青年创作者都有哪些优势和需要去优化的地方呢?


关雅荻:其实现在年轻人的优势,我觉得是他们有更多的市场和空间,这是他们很大的优势,但大家其实没有太注意得到。


目前的这个空间就是,毕竟今年这个疫情特殊情况,去年的市场600多亿,今年可能会很“惨”,明年、后年,可能都是一个调整期。但即使如此,它都十几年前、五六年前不一样。这几年发展非常快,市场的容量大了之后,对有品质的片子的数量就有了需求。


大家也千万不要完全理解为“那我拍片子的机会就多了”,某种程度上是这样的,但如果你拍得不好的话,其实就是浪费了这个机会,所以我们的创作者还是要聚焦在创作上。市场现在是有需求的,是“嗷嗷待哺”的。


包括现在非常多的创投,年轻创作者们都可以多关注和参与。包括影视教育这块,我也希望可以像影视工业网这样,像我做《雅荻学堂》这样,能够帮助大家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且有机会学习到专业技能和了解行业前沿动态。



Q 7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有一部分青年创作者,在和我们交流的时候会提到“我不知道我的问题出在哪里”。的确好像这也是创作过程中的所谓“常态”。您如何看待,对此有什么建议?


关雅荻:你说得特别对。我觉得有时答案不是最重要的,提问是最重要的。如果他(她)提不出自己的问题,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不知道自己哪方面需要提高,不会有人能够真正帮到他(她)的。这是个“鸡生蛋 蛋生鸡”的问题。


所以无论如何自己一开始是一定要去迈出这一步的,绝对不可能是你往那一坐,说我想做电影,我想有人来帮我,然后就做成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不会有人告诉你答案,如果有那样的人,他应该是个“骗子”。


为什么呢,因为电影这个行业就是得“实干”。提不出问题,大家都经历过这个阶段,甚至是反复经历。如何面对,那你就多去实践,到任何的能够做事情的地方去寻找这样的机会,比如找工作、进剧组、跟着别人去做训练,不管是制作的训练还是创作的训练。包括在影视工业网这个平台上,有很多的网络学习工具,你就去闷头进行学习。


不管你做什么选择,你都是一直在做事情,在做事情的过程中,你的问题会自然而然的产生,知道什么是问题、什么是具体问题。


这样的困惑,是需要自己主动解决的,可以通过老师朋友的帮助,但不是只寄希望于外力。因为很遗憾,生活它就是大部分其实是不如意的。这样的坎,如果自己想不通,迈不出第一步,生活就像是一个筛子,你如果不向前,不进则退,就被筛掉了。



Q 8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什么样的作品和创作态度是您欣赏的?


关雅荻:说到作品,我觉得是“有自己的完整表达”,这是所有创作最重要的事情,电影只是创作的一种。对创作来说,表达是最重要的。当然在电影里边,有些表达是偏作者的,有些表达是在于和观众做更广泛的沟通。


不管你表达什么内容,不管针对什么人群,你的表达必须是完整的,而不是七拼八凑,这是对创作者整个创作过程的考验。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你会跟很多人合作,你会不会“丢”掉自己,在表达上过于妥协,最后啥都不剩了,那这部电影最后估计可能就比较“草稿”了,这是我们要避免的问题。


工作态度,跟表达又不太一样了。有的时候也得看你是什么样的作品。只要你在拍电影,你其实都有表达的机会。但是你在参与这个项目,你所处的位置,你能够贡献的价值的大小,这个事情也不要太矫情,还是要认清自己所处的阶段。比如你作为导演的表达,和你作为某个部门的小助理,对你的表达要求都是不一样的。但我觉得抛开这个,不管是刚入行还是入行很久,对做事情的态度都必须是认真的。



Q 9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您除了是一位电影人,也是一位“跑者”或者说是户外运动爱好者。还以此推出的中国首档真人环球越野跑探索纪录片《雅荻跑世界》,有什么想和大家分享的?


关雅荻:对,我喜欢户外运动,但我对跑步本身从来没有热爱过。这么说,大家肯定会觉得奇怪:怎么可能呢?这句话你怎么可能去说,你这还做了《雅荻跑世界》《跑出勇气》等系列户外越野跑的纪录片呢?这就是大家很容易形成的误解。


我只是能说跑步是我所有热爱的户外运动中底层的保持自己身体状态的工具和方法,而不是目的,以及我真正热爱的是在城市之外的越野跑,我喜欢的是在全世界不同的自然环境间穿越的这种旅程。


我们越野跑,“超马越野跑”对我而言,也可以叫“轻装快速穿越徒步”,也就是边跑边走。我们不是一直跑的,有的地方是跑不了的,是很危险的。我喜欢的是在旅程中的这种感觉,你矫情点,可以说“人生就是一段旅程,生活就是一段旅程,宇宙都是一个旅程”,越野跑就是特别能让人有在旅程的感觉,只不过刚好大家看上去它是一个跑步活动。


会有很多人说我爱上了跑步,想当然也认为我是一位跑步特别厉害的人,其实我好像也不太容易反驳,哈哈。但其实我爱的是这个旅程本身,爱的是大自然。就好像我去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我不用多么去热爱帆船,但我必须要把帆板的所有技能学会了,才能够实现我从陆地到海洋上去完成我环球的旅程,只是把徒步越野换成了去大海跨洋。说到真正的说热爱,对电影才是真正的热爱,这是抛不掉、甩不开的。

图:《雅荻跑世界》影片截图


Q 10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在《雅荻跑世界》的筹备、录制拍摄过程中,曾经历过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或是瞬间?


关雅荻:我之前参加国际野外医学协会一年多的好几轮的培训,我自己算是到最高级别“野外第一响应人”(Wilderness First Responde)。刚好在2018年9月份,我在《巨人之旅》(世界上难度最大的超马越野赛之一)第四次回到这条330公里的赛道上,比赛第一天晚上凌晨2点的时候,以我为主导,我们救了一个摔到悬崖下边的人。

图:救援现场


事发的那段赛道是很危险,那个地段是曾出现过选手滑坠受伤、因此失血过多身亡的赛段。我们跑着跑着,我就听到前面大约不到100米有人大声喊“啊”的一声,就滑坠了,当时应该是什么都没想,沿着声音跑过去,然后一边观察环境,一边顺悬崖斜坡赶过去。


当时我们有四个人,四个人中只有我刚好完成了孙灵野老师的国际户外急救协会(WAMI)的急救课程,所以现场主要是我在紧急指导其他队友帮忙。


当时的具体画面,我就不做过多描述了,其实是非常的血腥的,比如受伤者头皮脱落、头骨大面积暴露。我当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画面,但还是很努力地镇定下来,并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在现场实施紧急救援及呼叫更多的帮助。后来组委会还特别对此进行了表彰。

图:关雅荻在《巨人之旅》颁奖仪式


Q 11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扣回整个电影行业全产业链,您都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从开发策划到市场营销。您对于电影新人有什么建议?


关雅荻:这个问题涉及的领域比较广。我其实曾经分享过一个小课,我以后想把它做的更充分,就是关于影视职场的一些观念上的问题。


现在很多年轻朋友基本都知道的是“为自己而工作”,但不是所有的,大部分朋友其实有了这样的意识。那么为自己而工作就是,你能够更加上进,能够自己主动学到更多东西。


其中有一个方法,我重复了很多遍,我觉得或许能够帮到他们。


有句话就是:你尽量地把自己“拔高”,拔高到你所在的团队、公司、剧组最高领导人的位置去思考问题,去观察自己经手的一些哪怕是初级的业务,换角度去看问题。不停的换角度看问题,也是我在《雅荻学堂》中一直强调的。


年轻的朋友由于工作经验不足,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大的挑战。因为他们可能会觉得“我怎么可能站在公司CEO、剧组制片人的位置上去思考问题,我没有这个能力啊”,但其实说的因为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它才值得训练。



这样的关雅荻,咱们在6月8日一起面对面见见吧!6月8日晚8:00,关雅荻将做客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在直播间和大家近距离互动,一起聊聊《如何拥有三位一体的电影系统性思维》。




本期直播为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专享

会员无限次观看全年所有直播

点此成为会员 I




❗️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往期【直播】



直播Live 1期:《制片人王磊 - 我所经历的电影节创投》

扫码加入社群回看直播


直播Live 2期:《制片人杨城-如何超强备战电影节和创投》

扫码加入社群回看直播


直播Live3期:《赤角CEO谢萌-论道作者电影的电影节营销与国际发行》

扫码加入社群回看直播


直播Live4期:《从0到1,低成本作者电影在电影节的逆袭》

扫码加入社群回看直播


直播Live5期:《低成本作者电影的环球旅行》《如何把甲方爸爸的微电影做成电影短片作品!》

扫码加入社群回看直播


直播Live6期:《全靠电影节,如何让自己的作者电影连续拍下去?》《从零开始:如何提升作者电影拍摄的执行力与效能》

扫码加入社群回看直播


直播Live7期:贾樟柯金牌监制周强-疫情之下的电影节推广攻略

扫码加入社群回看直播


直播Live8期:制片人王琮-作者电影的国际合拍制作全流程

扫码加入社群回看直播


直播Live9期:制片人、国际电影节专家王彧-作者电影的类型化趋势及如何玩转国际电影节

扫码加入社群回看直播


直播Live10期 :工厂大门影业合伙人/资深国际制片人梁颖 -作者电影制片管理全流程

扫码加入社群回看直播


直播Live11期:工厂大门影业合伙人周健森-电影项目开发的关键剧作攻略

扫码加入社群回看直播


直播Live12期:制片人黄茂昌-从概念到发行到全球发行,国际电影制片人的全技能养成

扫码加入社群回看直播


直播Live13期:程青松-我的电影人生


本文为作者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6991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点击了解更多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为所有对电影节感兴趣、希望能参与到其中的泛视频爱好者、创作者会员提供有关电影节的知识、人脉、机会、购惠四大基础服务价值,通过专业媒体品牌力和产业资源整合力,赋能会员的个人品牌成长。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