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创作】一部全肩扛和手持影片的摄影师工作体会

6月11日 00:41 57

拍完《我未成年》,从深圳回到北京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那是一部全肩扛和手持的戏,除了上24-250的大变焦头时上脚架,其他时间甚至包括轨道上都是肩扛和手持,连斯坦尼康都不用,唯一用到的辅助运动器材就是鱼钩,累的够呛,一直在休息。但心里清楚还欠一篇文债没还,眼看下个月在贵州开机拍摄的新片也要开始了筹备了,赶紧抽时间整理一下思绪,呵呵,把债还了。

一部全肩扛和手持影片的摄影师工作体会

过去几年中,曾经用全手持和肩扛的方式拍过两部纪录长片,但用这种拍法去完成一部长片剧情片则是完全没有的经历,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当然这种挑战绝不仅仅是指体力上的。

一部全肩扛和手持影片的摄影师工作体会

一开始的时候,我尽量的控制,竭力的保持运动的平衡,但后来发现导演和监制并不渴求这种稳,相反有时剧烈的晃动反而更能令他们兴奋,于是我就比较放得开了,在一些特殊情绪点上采取了一些更大的晃动,甚至是特写镜头时都刻意的制造出一些不完整裁切,看粗剪样片时感觉那种处理的感觉特别好。拍下来,我对所谓的呼吸感有了深刻的认识和体会,直接肩扛带来的呼吸感是任何摄影辅助工具无法比拟的,摄影师工作时的那种融入感,以及呈现在画面上所带给观众的那种带入感。

一部全肩扛和手持影片的摄影师工作体会

这是一部主要是以长镜头形式完成的电影,很多戏都是一镜到底。拍摄时很多时候演员在走位时,摄影机也在运动,或与之随动或与之反冲,这时,摄影师要去控制摄影机与演员运动的协调,还要控制影像的节奏,我感觉摄影机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记录者了,更多时间实际上已经要参与演员的表演了,和演员共舞。

一部全肩扛和手持影片的摄影师工作体会

由于这是一部以演员表演和调度为主导的戏,影像上追求纪实风格,因此在光线方面并不追求刻意的雕琢,甚至可以说灯光师大多数是在现场最轻松的人。有时的夜戏甚至只是靠两个手持便携式LED灯就完成了拍摄,而在一场酒吧夜戏中,因为场地正常营业,酒吧经营者担心影响其他客人,甚至连Led灯都不让用,只能靠现场可怜的一点微弱的现场光。为此,我把UP头的光孔开到最大,把艾丽莎的ISO开到1280,同时把叶子板开口角度开大了一倍,这样不仅曝光效果达到我想要的程度,同时由于叶子板开口角度变大,带来了一种非常有分寸的拖尾模糊,极大的加深了未成年人在酒吧夜场醉酒和吸毒后的那种迷幻感,很有情绪。

在另一场游艇舱内喝酒吸毒并造成人员死亡的戏中,在拍摄上则采用了更为大胆的处理手段以加强人的迷幻状态。我们在镜头前的遮光斗上加了两个叠着的红酒杯进行遮挡,通过寻像器里观看对这两个酒杯的位置和交错状态进行调整并用大力胶做固定。除了画面中央保持了一块面积不大的清晰外,其他的地方则呈现出一种后期液化般的朦胧,光点经过两个杯子4层薄玻璃的衍射以及在焦点前的模糊,在现场素材回访时让包括演员在内的所有人位子惊艳赞叹。

这部戏的拍摄中还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状况,给了我很多教训和经验。

一部全肩扛和手持影片的摄影师工作体会

在一个写字楼上的高档会所中拍摄夜戏时,因为灯光师不在现场,照明助理在调整灯位时无意间将一盏钨丝灯置于消防热感应器下,造成了消防喷淋头意外启动喷水,激炸了灯,使会所中包括高档音响、雪茄、墙壁和地毯等设施和物品损坏,最后造成剧组赔偿了4万元才得以了结。同时因此拍摄中断,不得已转场拍摄后戏的恶果。当时我正扛着艾丽莎在和演员配合走戏,看到出现状况迅速带机器撤离了现场,否则机器被浇了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啊。这一点朋友们今后要特别注意,在写字楼等公众场所拍摄时一定要提醒照明师在架设大功率灯具时要避开消防感应器,切记切记,血淋淋的惨痛教训啊。

一部全肩扛和手持影片的摄影师工作体会

另外,听上去高大上的游艇戏的拍摄也远没有那么美好。在游艇开进深海后,浪高增加,全船包括演员在内的几乎所有工作人员悉数晕船撂倒,很多人狂吐不已,连摄影组的焦点员都躺到甲板上去了。在船上拍摄时另外一个经验是构图时要看小监视器,千万别看光学取景器。我本来状态良好,直到拍游艇舱内的最后一场戏时,肩扛着机器眼睛盯着光学取景器里上下晃动的画面,时间一久,腹内翻江倒海,实在压抑不住了,一个镜头还没拍完就把机器塞给助理自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了游艇边朝着大海一阵掏心掏肺。游艇的租金是每小时一万元人民币,遇到这样的戏,一定要在开船前提前设计好机位,不要幻想能有太复杂的调度,因为一旦开船后你会发现根本没有办法实现。否则等全船晕菜,一再延时,顶着每小时一万元的压力,制片不跟你急才怪。

一部全肩扛和手持影片的摄影师工作体会

有经验的摄影师即使在演员不走戏的时候也都会把摄影机的画面放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地方,因为远处坐在监视器前的导演会随时通过监视器前的影像掌握现场的状况。但那是在有脚架和固定支撑设备的情况下,在全肩扛手持的戏上,拍摄间隙时机器大多数时间是抱在助理手上的,他累了时自然也顾不上很多了,终于有一次把坐在监视器前的导演给晃晕了,直到开口大骂。这的确难为助理了,小伙子练过武术,体力超强,但到拍摄尾期时还是给累倒了。因此,无论何时,即使在不拍摄的间隙,只要摄影机开着机,监视器前有人,一定要给一个好的,至少是稳定的构图,否则,呵呵,干脆把机器关上。

一部全肩扛和手持影片的摄影师工作体会一开始,用手动跟焦,即使配合马鞭使用,还是把跟焦员弄崩溃了,在长距离快速移动镜头时,特别是跟跑,时有失焦重拍的状况发生。在开机一周后,我影视工业网的兄弟们紧急求救,通过鲁超然联系到了圆美道的张涛经理,当天即刻从江门发了一台他们最新的双通道无线跟焦器到深圳片场救急。这款无线跟焦器安装极其便利快速,跟焦响应也很迅速,印象深刻地是司服马达动力极为强劲,在阿来UP头上极其轻松。这可帮了我们大忙,拍摄效率和质量大幅提高,在此一并感谢!唯一值得改进的地方是它的无线信号抗干扰能力需要进一步提升,我发现在离无线通讯发射基站近的地方经常容易控制失效,需要不断的变换频道频率才能继续拍摄。不过相对于国外同类产品高昂的价格,它1万左右的定价极具性价比,很有诱惑力。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7155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