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山一创投会:终选评委正式公布

-本文来自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

如果说,人间是一场身外梦,那么它便赋予电影出发的意义,我们在这个“时空”里共同去理解和感受一切。如果没有了电影,我们将如何饱有热情地认识彼此,并发现其中的乐趣呢?

 

100多年来,为什么电影史如此缺失女性电影的表达?事实上理解“女性电影”这个词的含义伸缩度很大,我们很难找到她在这个行业的“根基”感,如果有人问你:什么是女性电影?你一定会给出“宽泛”的答案。并非她仍未被真正开发,而是你不知晓走进她的入口方向。

 

我们所期待的女性电影,并非聚焦在创作者的性别话题上,重点是在讨论不同时代背景下的女性境遇。当这个创作原动力被关注时,我们才能真正推动和改变中国的女性电影。

 

带着这样的使命,我们找到了和山一共同乘风破浪的引路人,他们用明朗的声音召唤,不畏逆流走到众人面前。

 

他们是张一白,郝蕾,许月珍

 

山一创投会“剧本创投单元”行至第四年,收到的投递数量呈几何式增长,令人激动。今年山一创投会全新开启的WIP单元,增加了与行业同仁共呼吸的一方循环之地,请让它努力生长吧。



张一白

心有明镜的培育者

张一白,曾是“爱情开始”的另外一种表达。他执导了《匆匆那年》、《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我和我的祖国》相遇篇,监制了《后来的我们》、《来电狂响》、《夺冠》(原名《中国女排》)等中国电影。

 

他的电影似乎成为了一种指向标,向左艺术向右商业,人们会由此来定义自己加入了一方或者另一方。他被动成为了一种方向指引,奈何“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或许这是导演心中的别有天地。



郝蕾

忠于真诚的造梦者

如果某天一个人说:“我真的不想再演戏了”,听者潸然泪下、捶胸顿足,无奈感叹时代少了一个真诚的造梦者。那么这个说者,可以被称之为“演员”,希望郝蕾不要成为这个说者。

 

她,好像总在回望这个社会。当她开始“俞虹”般执着爱的时候,我们才开始勇于表达思念;当她开始“陆洁”般魔幻自我解脱的时候,我们才开始在婚姻里寻找复杂性的包容;当她透过“郭建波”的镜中自己完成一次与母亲的某种相望时,她已经走进了将来的事,而我们还沦陷在一种宿命的纠缠关系里。


在停滞的当下,心的力量推动无形的发展与改变,人类总是在结缘、了愿,如是而已。



许月珍

“未来诗歌”的连结者

JOJO是位天真主义实干家。她做监制,总会成为所有人的依靠,她是一位创新与平衡的制作人。任凭行业如何朝夕变化,她从不在作品上留遗憾。


她与陈可辛导演一路的扶持相伴,让华语电影有了《甜蜜蜜》、《如果爱》、《十月围城》、《亲爱的》;携手新人导演曾国祥创造出了《七月与安生》、《少年的你》。


在电影创作中她总会不断地把导演推到一种全新的境地。电影这种创作本身并不包含诺言,却被赋予类似专断下所有人需要配合单一声音的特点,而监制与导演无间信任就显得尤为重要。


她的“奇迹”从未陨灭,因为从来只有笑对一切,一切所见都是新生。

故事是野生的,而电影依赖真心方能采集而得。大街、人行道和水泥的世界是不完整的,叙事需要情感,需要人与人相互的牵绊。他们已经开始了一种广阔表达爱的新方式。


每个故事,都是一种追问。每部电影,也是一种回答。 期待三位评委来到2020山一创投会终选现场。


山一创投会·制作中项目(WIP)单元现已开启!


报名方式:


关注“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公众号,回复 “制作中项目报名“ ,即可根据提示完成报名。


审稿 doraemengm | 撰文 爱里|排版 酥饼 

 

版权说明:所有原创文章版权归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所有,感谢喜欢的朋友转发,转发时请注明出处。用于商业用途时,请务必联系我们。




本文为作者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7939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点击了解更多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为所有对电影节感兴趣、希望能参与到其中的泛视频爱好者、创作者会员提供有关电影节的知识、人脉、机会、购惠四大基础服务价值,通过专业媒体品牌力和产业资源整合力,赋能会员的个人品牌成长。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