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转行做编剧,这位奥斯卡提名者除了天赋还有这些方法

7月3日 14:55 426

奥斯卡提名者泰勒·谢里丹是《边境杀手》、《赴汤蹈火》和《猎凶风河谷》背后的编剧,他的作品非常具有启发性,尤其是对那些仍在寻找突破的“大龄编剧”来说,尤为值得借鉴。



谢里丹在40岁时才创作出第一部剧本。那时,他写的《边境杀手》被扔进了抽屉,转而去创作他认为更容易卖得出去的作品,那个作品就是获奥斯卡提名的影片《赴汤蹈火》,原名为《Comancheria》,这是他第一部作品,也是2012年剧本黑名单之一。《边境杀手》作品紧接其上,并成为他第一部被搬上大银幕的作品,结果两部电影的剧本以及电影改编结果都获得惊人的好评。


他的第三部剧本《猎杀风河谷》,由他本人担纲导演,在今年上映了,口碑还不错,在戛纳还获了奖。这对编剧来说是个不错的开始,对吧?


在写剧本前,谢里丹是个演员,但是二十年的演绎生涯一直寂寂无名,经常去演一些不为人知的小角色,直到他最后在电视剧《混乱之子》中出演了个固定角色。然而,工资在交了税之后,并不足以维持他在洛杉矶的生活。他转而开始晚上教表演课以贴补生活。和公司协商涨薪失败了。“他们和我对于我个人价值的看法不同,”他说。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好莱坞梦,以及这会对今后的一家人产生什么影响。“当你无法以身作则的时候,你又如何说服你孩子他能成为任何他想成为的人呢?”他说。“我会想象当我四十多岁的时候,还会因为为条广告试镜而不能参加我孩子的棒球赛。”所以,谢里丹退出了表演。



他决定要尝试一直以来想做的事——讲故事。他和家人搬到了日落大道一间900平方英尺的小公寓,然后他的妻子刷爆了信用卡给他买了剧本编写软件。“我坐下来想了想,‘我不知道如何写剧本,但我阅读过10000多篇剧本了,很多都写得不好,所以,只要不写那些让当演员烦恼的东西应该就可以了”他说。


通过这篇访谈,我们讲与你分享谢里丹的各种剧本创作智慧和视角,阐述如何将这些知识和经验应用于你的写作之中。


英文地址:https://screencraft.or 翻译:雪梨猫


“我对说明过敏”


谢里丹表演经历丰富,也读过许多电视剧本,他解释说,那些对白里充满了各种说明。这使得作为编剧的他对那类写作方式过敏,相反的,他寻求“荒谬简单的情节”,这样他就能把重点放在人物上。你看他写的《边境杀手》,尤其是《赴汤蹈火》就能明白了。


待售剧本中,最好的原创内容是简单的情节和概念,这让好莱坞能够轻易判断类型和故事。如谢里丹所说,这样能让编剧将人物推到中心位置,而不是为了情节,将人物推到后面。由于谢里丹的情节很简单,观众无需花时间联结情节,他们很容易就能明白,很容易就能融入角色中,能更集中注意力看这些人物处理冲突。


简而言之,简单的情节和概念通常有助于塑造人物。


“开始下笔前,我会先构思。”


谢里丹解释道,在他下笔前,他会先在脑海里进行构思。他需要先将故事,人物弧线和剧本本身想要表达的内容可视化。如人所说的,他不列大纲。对故事可视化就是大纲。


由于剧本是为视觉媒介而作,那么创作就必须非常视觉化,并不是说只要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就可以的。


所以,好的剧本通常始于落笔前。谢里丹表示,他经常会开长途车来设想故事。写《赴汤蹈火》时,他曾经从洛杉矶开到蒙大拿,等到脑海里故事成型后再开回来。只要能让脑海里的故事形象化,那么花多少时间都是值得的,但这并不是说具体从A点到Z点的场景,而是脑袋里要有故事大致框架。



“我写我想看的电影。”


如果你想写别人有兴趣买的东西,那么你就会丧失写作的热情。如果你没有热情,那么就会反应在你作品里的概念、人物和故事里,所以写你想看的电影。相信身为电影爱好者的你,如果你对概念、设定和故事、人物感兴趣的话,那么肯定也有人会对这些感兴趣。


询问自己:“接下来几个月你想把时间花在这上面吗?”因为,记住,你写的每一部剧本里都有你的影子。如果你想写别人而不是你自己喜欢看的,那么这个剧本绝对是平淡无奇的。


“我不会让圈外人来点评我的剧本。”


谢里丹曾被问过,当他想要一些建议或意见时是怎么做的。他迅速表示,他喜欢让演员读剧本,因为这能让他了解他的人物是否能被演好。导演和其他业界人士也能提供很好的反馈,但他还特别提到不会让圈外人给他的剧本提建议。他们不买单,并且他们经常不知道如何阅读。


能给你提供好反馈的人,是来自业内那些有剧本经验、知道局限性,知道剧本里该有什么不该有什么的人。当然会有许多例外,但业内人通常是最好的试金石,因为他们是可能会将你剧本搬上银幕的人。


“我尝试将现场说明写得具体点,而把执导留给导演,把摄影工作留给摄影师。”


剧本是要用来读的。当剧本被购买,并准备搬上银幕,他们就是最终影片的技术蓝图,但这些最初的售前稿件是为读者阅读而编写的。因为此,你不会将摄影指导、摄影角度和其他技术术语包含进去。


相反,你的工作是使用散文来描绘观众视听的图像,并通过描述性散文尽可能地说出基调和地点。


但那不意味着你要详尽描述。创作好剧本的艺术就是要能够做到“少而多”——用最精简的话来表达最多的含义。


“电影行业有告诉你你该做什么,如果你认真听的话。”


大多数人并没有去听,不是每个追求演艺事业的人都会成为演员。不是每个想成为编剧的人都能成为编剧。谢里丹承认,在那力求成为演员的20年时光过去后,他才真正听进去了。当他开始倾听的时候,也是他开始放下一切开始写第一部剧本的时候,他的三部剧本制作出了三部备受赞誉的影片。


这对许多编剧也适用。你必须认真倾听电影业告诉了你什么,因为他们对你呈现给他们的做出了反应。


如果业内人士告诉你你的剧本更适合制作成试映集或电视剧,那么就听了吧。


如果业内人士告诉你你的试映集剧本更适合电影,那么就听了吧。


如果他们告诉你的写作更适合这种或那种类型片,听了吧。


史蒂芬·斯皮尔伯格曾经说过梦想从不会面对你咆哮,而是轻轻耳语告诉你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我从未期望任何人拍《边境杀手》。这给予我很大自由。”


当编剧写剧本时,许多人会想很多。他们轮番接受权威人士和专家建议的轰炸。他们会看他们的作品是否符合他们观看过的电影的标准。他们观看时下潮流,说什么,不说什么。他们考虑剧本将如何被搬上银幕,他们应该根据什么制作需要来进行选择。


当你停止,决定什么都不想来写剧本,就好像剧本永远不会被出品那样,你才挣脱了所有枷锁获得自由。这些枷锁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因为每个情形,每个剧本,每个开发过程,每次制作都是不同的。


别害怕写你想写的故事。别害怕按你所想写的来写。忘记所有不可控的,只要写你的故事就好。


“让人物生活在灰暗中。让英雄做些坏事,让坏人做些好事。”


虽然,让主角浑身上下散发着好人的光芒很棒,但这和观众的实际生活不符合。这也会让观众无法代入角色。实际上,好人也会犯错。他们在生活中也会干坏事。相反,一些坏家伙曾经也会有可敬的一面,他们可能是好爸爸,好妈妈,或者是人生导师,虽然他们在人生的岔道口选错了路。这才是真实的。当你处理人物时,应该要让他们处于灰色地带,因为这会使他们更具深度。


“我对讲述那些无法反映一个地方或人的故事没兴趣,”谢里丹说。

本文为作者 陈东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8150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