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热血漫vs老炮摇滚魂,明日IP的乐团新实验

文| 吴喋喋

编辑 | 吴燕雨


一个男孩用唢呐演奏Alan Walker的电音歌曲,让梁龙想起十几年前,自己担任主唱的二手玫瑰乐队将民乐手加入摇滚现场的画面;一个男孩用提琴弓拉吉他,邓紫棋不吝赞赏,认为他可以代表新一代的年轻音乐家的想法——光是看这样的画面,很难想象这是《明日之子》第四季的内容。

 

走到第四年的“明日”IP,经历了选拔男、女生个人音乐新秀的前三季后,继续创新出了新形态:从40位学员中选拔一支五人男生乐团。从刚播出的第一期看来,《明日之子乐团季》的创新得到了不少观众的认可,闫永强的唢呐电音表演片段在微博颇受好评。

 

说起乐团,很容易想起去年的综艺黑马《乐队的夏天》,这档豆瓣评分8.8的节目让小众的乐团题材成功出圈,也让摇滚老炮儿们的知名度跟着翻了几番,乐团,成了持续活跃在综艺舞台上的新元素:

 

盘尼西林在《炙热的我们》与偶像团体同台竞演,新裤子和刘敏涛在晚会上携手“乘风破浪“,二手玫瑰主唱梁龙上了《吐槽大会》,如今,梁龙又成了《明日之子乐团季》“明日教师团”的一员……

 

梁龙


但明日乐团并不是乐队的夏天,如果说《乐队的夏天》是老炮儿的江湖,那么《明日之子乐团季》则更像是一部拥有明确主线剧情的热血校园番剧,用新的打法给乐团题材注入了新鲜元素:片头中,40位乐团男孩穿着校服全力奔跑,正是某种隐喻。

 

梁龙的参与,无形中在老炮乐团和年轻乐团之间架起了一道桥梁。与其他节目聚焦老炮儿乐团不同,这一次,《明日之子乐团季》将视角聚焦在了年轻乐团,不仅绝大部分学员为95后,观众也更加年轻。

 

不过,男孩们虽年轻,在对音乐的追求上却都有鲜明的风格,首期节目的表现毫不逊色。40位男孩都有不同的色彩,涉猎的乐器和音乐类型却让人眼界大开:日系摇滚、英伦摇滚、放克、电子、吹唢呐的、拉马头琴的、玩“混搭式”打击乐的……

 

《明日之子乐团季》


毒眸(ID:youhaoxifilm)发现,鲜明的个性背后是学员们多元的教育背景和成长经历:既有音乐学院的专业第一、也有从未登过台的素人男孩、有创意大胆的感性派、也有严格按照乐理作曲的理性派。而不少学员将民族乐器与西方流行音乐融合的做法,更是用Z世代独有的表达,把“乐团”的可能性无限放大。

 

这样的尝试,对于当下的乐团市场而言,提供了新鲜的血液,就连乐队老炮儿梁龙也打趣说自己是“二手的玫瑰”,希望学员们成为“一手的自己”。而对于每一年都在创新的《明日》IP而言,更是在连续三年寻找个人音乐新秀之后,为音乐新秀市场打开了全新的局面。

 

如何把乐团节目做成热血校园番?

 

乐团在综艺中大放异彩,要从2019年暑期的《乐队的夏天》说起。

 

从结果来看,《乐夏》成功的原因之一,在于塑造了其独一份的氛围,正如它的豆瓣热评充满了情绪化的表达一样:“摇滚就是最牛逼的”、“刷了通宵,只想说一句,嘻哈在摇滚面前真的是个弟弟!”

 

这一群体氛围的主要组成元素是老炮儿们的互动,无论是常驻的高晓松与老牌乐团的闲话当年,还是飞行嘉宾、曾经的花儿主唱大张伟唱起老歌,都能够精确击中乐迷、继而带动着感染到新观众。

 

而在《明日之子乐团季》中,一群身怀绝技,有着乐团梦的热血男孩,面对的是在竞技中组成乐团的考验。它有明确的主线剧情:40位男孩进入“明日高校”初相识,接受“明日教师团”的考核后两两组队,随着数轮竞演比拼,他们之间会经历磨合、淘汰、离别、重组,直到最终组成一支代表了“明日之子”的五人乐团。

 

《明日之子乐团季》部分学员


节目处处可见“明日高校”概念元素:比如片头的动画短片,旁白的“中二气息”快要溢出屏幕:“明日高校,一所传说中的顶级音乐学府……一切乐器皆有灵魂,而唯有那些能与乐器之灵对话的少年,才有资格踏上这条走廊……”热血漫画风与音乐高校背景设定很容易让人想起同类风格的动漫《我为歌狂》。

 

校园番“主角”们的入场方式也十足的班级迎新会:节目中学员进行入学考试和初次分组的主场景极像一间“有求必应音乐教室”,民族乐器、西洋乐器、现代乐团标配的吉他、贝斯和鼓堆了满地,而学员们的座位是一张张课桌椅。

 

学员自由落座,略显羞涩地相互搭讪、随着人越来越多自然地分成了两派,互相喊话,看起来很酷的学员刚走进“教室”,就会被两方竞相争抢,最有知名度的《明日之子第一季》选手廖俊涛更是被学员们起哄地扛了起来。

 

而“明日高校”不止是从形式上向着热血校园漫的画风靠拢,更是在通过“明日高校”这一主题,为学员营造竞技和成长的氛围。

 


邓紫棋、郎朗、欧阳娜娜、周震南和梁龙组成的“明日教师团”模拟了音乐大学里的老师:邓紫棋是“唱作教授”,郎朗是“器乐教授”,有20年乐团经验的二手玫瑰主唱梁龙担任“教导主任”。


而与学员同龄的欧阳娜娜和周震南也是教师团成员之一,但欧阳娜娜更像课上担任助教的学姐,偶尔上台协助学员调音,会引发其他学员一阵起哄。

 

欧阳娜娜


“明日教师团”从资深大师到同龄成名艺人,覆盖了主唱、乐器、乐团、偶像等领域,是为学员度身打造的教学团队。不止如此,还有飞行嘉宾化身“客座教授”——朴树,这位大神看起来格外和蔼可亲,总是对着学员的表演露出“姨父笑”,但一旦开口,总能一语中的,指出学员表演上的不足。

 

片头、场景、“教师团”和“学员”,所有要素和谐地组成在一起,一方面提供了节目想传递的氛围感:校园、男孩、热血、乐团;另一方面,这座针对年轻人打造的“明日高校”,是切实地在为乐团新人成长发挥作用,也是当下乐团市场所需要的。

 

据燃财经报道,相关从业人士对《乐夏》播出后乐团市场的判断是——“0.1%乐队的夏天”,那被看见的、演出一票难求的0.1%,是成名老炮儿们,年轻人没有一席之地。“明日高校”则为潜力乐团新鲜人们,提供了第一个立足点。

 

高燃“明日主角团”

 

决定一档音乐节目质量的关键,在于舞台够不够精彩;决定一部校园番质量的,则是主角团是否吸引人。首期节目里,明日高校的主角团们在这两个维度上均交出了不错的答卷,既呈现了让人印象深刻的个性,也输出了点燃舞台的表演。

 

为了形成合理的竞赛机制,节目组创造了一个以“F man”为核心的评分机制:五位“教师团”成员和客座教授一起根据学员的表演打出分数,打分区间为0-6分,0分淘汰,1-4分学员等待被F man选择,分数在5-6分的学员则是获得选人资格的F man。

 

F man是一个乐团的灵魂人物,可以是主唱、鼓手、键盘……任何人都可以,但成为F man也有严苛的标准,比如郎朗认为演奏技术、原创能力都很重要。

 

首期诞生的几位6分F man都个性鲜明:19岁的“指弹提他手”——这个奇怪的title是他自创的,在洛杉矶MI音乐学院主修吉他的王江元,在指弹吉他表演中加入了用提琴弓演奏吉他的炫技段落,技惊四座。

 

王江元


18岁的伯克利男孩沈钲博,脸上天生有胎记,让他从小背负着异样的眼光和巨大的压力,但这种特殊的压力在沈钲博遇上音乐之后就变成了创作灵感,他的表演唱哭了邓紫棋,原创能力也得到了认可。

 

放在其他类型的选秀节目中,“F man”或许可以对标一个组合里的“C位”,势必为所有选手极力争抢。但在乐团节目里出现了令人意外的一幕:不少表现优异的学员,会主动放弃“F man”身份。

 

能做主唱又会打鼓的王舜禾率先斩获6分,但当他心仪的搭档、唱放克的“奶拽”男孩杨润泽也拿到了6分时,王舜禾主动放弃了F man身份,与之组队。

 

用唢呐吹电音让郎朗赞不绝口的闫永强本有希望获得高分,但他也表示不想做F man,原因是唢呐音色很有侵略性,别人未必愿意与自己组队,倒不如成为被选择的一方。同时他也向F man喊话道:“如果你敢选我,你就是最强的。”

 

闫永强


这样的赛制正适应了“乐团”的特殊之处:一支原创乐团需要所有成员在音乐上达成共鸣,比起单纯选拔最强选手,更需要对的人彼此选择。

 

学员们的组队过程往往是被彼此表演打动后的一拍即合:同样模特出身的杨英格和李睿洋一见如故,一个主唱一个鼓手一拍即合,杨英格承认他们两人的技术都有待加强,“但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性格上能搭在一起,能找到默契。”

 


徐洋与付思超同是中央音乐学院大二学生,一个玩创意打击乐,一个是拉低音提琴的F man,虽然徐洋还无法想象只有贝斯和鼓的乐团会做出怎样的音乐,但他仍然决定与付思超组队,正如周震南所说的:“在明日之子找伙伴的时候,看中的不应该全是实力,而是你们是否是一类人,是否愿意一起玩”。

 

“乐团”应该是什么样?《乐队的夏天》提供了现有市场上的成功典范,但若放眼未来,乐团的定义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但一个经久不衰的乐团,成员之间必须1+1>2,男孩们不是所有人都有一流的实力,但每个人的思想、风格、态度将共同构成最终五人乐团的色彩,强者未必是最适合的,有包容性和自我表达性,往往更能为一个乐团注入灵魂。

 

“明日”IP的乐团探索

 

对于“明日之子”这个走到第四年的IP来说,《明日之子乐团季》是一次乍看之下大胆和充满不确定性的尝试,但放眼整个音乐节目市场,其实不难理解。

 

此前《明日之子》专注选拔个人音乐新秀,一定程度上已经出现了市场饱和,并且当下大热的男团、女团选秀节目同样能够为个人音乐新秀提供展示的舞台,比如极具个性的周震南在《创造营2019》中C位出道,同时也能兼顾个人的音乐创作。

 


但乐团偶像需要单独的赛道。而2019年之后,乐团题材是已被证明的综艺宝藏。

 

能够坚持玩原创乐团的人,往往拥有独特的表达力和鲜明的个性,这些特质同时也是决定一档真人秀是否好看的关键因素。《乐夏》中的人气乐队新裤子、刺猬、痛仰、盘尼西林、Click#15无一不具有鲜明的个性,这也是他们在节目之后仍长期活跃在综艺节目的原因。

 

同时,市场还未向喜欢乐团的年轻人提供足够的舞台。

 

一部分适合乐团的年轻人去参加了男团、女团选秀:《创造101》和《创造营2020》的初舞台里,均出现了乐团形式的表演。尤其是《创造营2020》中,呐喊文化844乐队演绎的《红莲华》,成为初舞台中的高光时刻,鼓手王柯更是一路走到总决赛。

 

但选团节目无论是选拔的初心还是受众定位都并非乐团新人最适合的舞台,玩乐团的选手初舞台过后,依然要做唱跳表演。

 

还有另外一些乐团新人选择参加成熟的乐团节目。比如《乐夏》中也有新生代乐团Vogue5,但在“老炮儿”为主体的节目语境下,新生代乐团显得很难融入,缺乏乐迷基础的他们很快淘汰,得不到成长空间,无法发掘出年轻乐团独有的魅力。

 

同时新生代乐团作为新鲜事物,还不够成熟,市面上正需要一档给予新人成长空间的乐团节目,这正是《明日之子乐团季》落地的现实基础。

 


老炮儿的故事很好,观众也同样乐于在乐团领域看到新鲜血液的成长。首期播出后,学员的表演在微博引发了共鸣,有网友称赞王江元的指弹吉他“玩出了游戏机打怪的手速”;闫永强则刷新了大众对唢呐的刻板印象,“看节目之前,我以为唢呐是索命的乐器,现在发现我错了,唢呐版电音极具穿透力,一击入魂。”


尽管只播出数个小时,节目豆瓣页的四星、五星短评已经持续涌现。



《明日之子乐团季》延续“明日”IP选拔新人的初心,进入乐团赛道寻找音乐榜样,既是对乐团节目市场的进一步探索,也是向着观众盼望的内容消费升级方向,迈出了新的脚步。

 

当下遴选乐团新人的同类节目并不多,而《明日之子乐团季》在不限制乐团形态的前提下,吸纳了各种各样的的学员:既有顶尖艺术学院的音乐专业学生,也有单纯热爱音乐的非专业男孩们,甚至是一些以往只能加入古典/民族乐团的专业学生,也获得了与现代乐团亲密接触的机会。

 

这种不拘一格,除了为市场输送乐团新鲜血液,同时也有机会为中国传统民族乐器与流行音乐的融合提供更多探索的空间。

 

《明日之子乐团季》在音乐偶像选拔里找到了新的落点,同时在乐团题材中注入了活力,未来能否真正培养出受到市场认可的新人乐团,撼动乐团市场的格局?或许值得投注一些期待。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8651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相关文章

网络综艺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