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垃圾和谎言拍电影,跨界电影竟然可以这么玩!

影像世界无奇不有。今天将带大家跟随一位被誉为“北大学霸”“天才导演”的90后数字艺术家,以定格动画、新媒体影像、交互展览等数字艺术形式为载体,共同探寻跨界电影的魅力!

图:《女他》剧照



“ 我的终极想法是我要去创造一个幻想的世界,我希望我的现实世界能够跟这个幻想的世界相互渗透。换句话说,也就是我想要去搭建一个桥梁或者是通道,让人们可以在现实世界和幻想世界中切换。“


——数字艺术家、跨界导演周圣崴



 

在周圣崴执导的《女他》中,以“垃圾”作为媒介,连通现实与奇幻世界,激发观者通感体验;作品《艺术死了》中,通过“谎言”,连通现实与虚构世界,激发观者游戏乐趣。

 

他的作品,仿佛一个个连通现实与幻想的桥梁,常以当代艺术为中心跨界各个领域,创作形式涵盖观念电影、数字艺术、新媒体、交互式设计与装置艺术展览,其作品风格诡谲多变,具有强烈的情绪感染力和与众不同的想象之体。



《女他》正式版预告片


[ 周圣崴,数字艺术家、跨界导演。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短视频“探索”单元终审评委。代表作《女他》获得“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佳动画长片”提名(唯一入围国产动画长片)、北美最大规模动画节“2019年Animation is Film竞赛单元”入围、世界十大奇幻电影节(巴黎诡奇电影节)提名等全球近30多项国际电影节荣誉。作为当代艺术,被中国最顶尖的当代艺术中心上海昊美术馆官方收藏;代表作《艺术死了》入围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主竞赛剧情片单元。]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x 周圣崴

-独家专访-

 

 

Q 1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撕开所有家人、朋友或者是媒体给您贴上的标签,您觉得自己平时在生活中是什么样性格的人?



周圣崴:我觉得自己是挺“分裂”的,我的性格有时候就是会被迫形成两级。比如要去社交的时候,好像就是要表现得热情、活泼、开朗,但除去这些,还是比较喜欢独处吧。我并不是拒绝社交,只是在不同的情景下会出现两级的性格。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您在《女他》纪录片中您提到自己一直是比较特立独行的。

周圣崴:我可能原来会这么认为,但是现在感觉00后的每个人都很“特立独行”。当每个人都很特立独行的时候,自己反而不那么特立独行了。

 

 

Q2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看《女他》的创作幕后纪录片时,整个过程中,我都能感受到您做电影的真诚。第一次想要学习电影、做属于自己的电影是什么时候?



周圣崴:其实我并没有对电影有那么强烈的执念,只是说,在现阶段,它恰好是我表达的工具。

 

我读本科的时候,身边也有很多朋友觉得要把拍一部非常好的电影当成自己的理想,会特别崇拜一些非常有名的导演,会对电影“心心念念”。但其实我直到现在好像都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它是我想要表达、想要建造幻想世界的、目前所用的一个工具。

 

而为什么它目前是最合适的?就现阶段来说,我的终极想法是我要去创造一个幻想的世界,我希望我的现实世界能够跟这个幻想的世界相互渗透。换句话说,也就是我想要去搭建一个桥梁或者是通道,让人们可以在现实世界和幻想世界中切换。

 

为什么寻找银幕艺术这种方向,因为现在技术暂时还没有让虚拟现实、AR、VR成为特别商品化或是大众化的东西。我觉得目前能够带领大家进入到幻想世界的一个比较好的工具就是依托于电影院的银幕。当我们所有人都坐在那个空间里的时候,被巨大银幕所包裹的时候,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已经被吸引到另一个世界了。比如在影院看《阿凡达》,看依托于IMAX银幕的科幻片、奇幻片,我们会有这样的体会。


图:《阿凡达》剧照


我第一次想拍人生中第一个影像,是我在8岁左右的时候看完《哈利波特》。当时《哈利波特》在中国还没有正式上映,是我爸给我买的盗版光碟。我当时看的时候就觉得,电影院它承担了一个功能,它能够造就一种仪式感,能够让人们在封闭的黑暗空间里,集体到另一个世界里,不管那是魔法世界也好,还是其他像《阿凡达》的世界,电影院在这个过程中,提供了一个通道,通道就是银幕。那个时候的感受就激发了我想要去拍东西。


图:《哈利波特》剧照

 

小学的时候,刚好身边有DV机,就用DV开始拍,最开始的时候就是捕捉生活中可以被放大的一些画面或是情绪,到后来就会慢慢加一些戏剧性的东西进去。再到后来会发现,当你不停地去按DV机的REC录制键、按停,再把那些影像连接起来的时候,它就会使客观物体“动”起来。那个时候就发现了定格动画的魔力,就会用DV机拍一些定格动画,用到的也是许多家庭物件或垃圾,也在这个过程中发现DV机是一个打造只属于自己的幻想世界的通道。

 

 

Q3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可否用最简单的话和大家解释下,您如何定义“定格动画?”



周圣崴:用影像的方式让“死物复生”,我觉得这是定格动画最核心的特点和美学。

 

我们可以比较定格动画和其他影像媒介的差异。定格动画是唯一一个可以连通现实世界的物体和幻想世界中由这个物体改造成其他的东西的媒介,它在银幕里展现的东西就是在现实世界里拍的东西,只是各自出现的状态和形象是不一样的。

 

像三维动画、二维动画就不是这样的,它们使用的物体是完全假想出来的,比如二维动画里纯粹用手绘或电脑绘制,三维动画也是纯粹用电脑去拟合建构出来的形象,在现实生活中是找不到可依托的实体的。

 

为什么当时我想用定格动画来创作?因为它是当时我能够接触到的,以银幕为载体,所有的影像形式里最接近我说的“通道”属性的媒介。

 

尤其疫情期间,我从理性的角度去分析我之前做的事情,我会发现,原来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并不是仅仅做一个导演,并不只是拍一个什么类型的电影,而是去发现连接现实世界和虚幻的“通道”,而定格动画恰恰是最合适的通道。

 


Q4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在《女他》的拍摄制作过程中,制作技术上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周圣崴:我觉得技术层面最难的就是怎么样能够克服重复、枯燥的工作。基本上很多画面都是反反复复地去重复同一个动作。

 

定格动画中最难的点就是,哪怕是很简单的几秒钟的动作,它可能需要一个月甚至是几个月的时间去完成,因为每个动作的序列会分解成很多不同的连续图片,每张图片都需要你去摆动它。有时候你只需要摆动一个物品,有时候你需要摆动非常多个元素。

 

 

Q5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女他》的很多拍摄都是在自己家里或者工作坊对吧?



周圣崴:对的。

 

Q6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这么多年,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持续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不会觉得压抑吗?


周圣崴:说实话,我特别开心,这个和我性格是相关的。就像我刚说的,我是个“两极”的性格,所以当我沉浸在其中一“极”,缩在自己的小世界时候,我是特别特别满足和自洽的。因为这就是我自己的王国,是我来创造了这些东西,赋予了它们生命。

 


Q7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5万8千张照片,286个纯手工模型,包括所有手稿,主要都是您一个人搜集整理和设计制作的吗?



周圣崴:基本上就是我一个人。可能最多就是搭建场景的时候,比如要给有的道具刷颜料,我一个刷的效率太低,我会请一个朋友来帮忙。但整个过程中,叫过的朋友不超过四个人,这四个人都分别是在不同的时刻被我叫过来帮忙的。

 

整个过程是非常“个人化”的。它像一个蓄了水的瀑布,这个瀑布有个口子,水就一点一点这样流。它是缓缓慢慢把你积累的那些不可言述的东西变得透明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有很多人去打扰的话,我觉得它会失去它最开始的意义。

 

这也是为什么会要做六年的原因。其实并不是拖拖拉拉到六年,平均到每一天,都是非常高效的。因为大部分都是我一个人做,而且是部长片,所以周期会很长。

 

Q8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整部片子的制作,真正涉及到团队协作制作是在什么时候?



周圣崴:《女他》真正涉及到大团队协作,主要就是包括音效和音乐的声音板块。除了声音这块,基本上其他的部分都是我一个人。

 

真正涉及到声音制作,是片子开拍到1/5的时候,我开始和音效师、音乐师聊这个项目。

 

 

Q9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和他们都聊哪些呢?



周圣崴:聊世界观,聊《女他》里的逻辑、人物、故事。他们其实是很早介入,并对这个项目有了感性上的一些理解。我后期做完片子,出了一个粗剪版,我才给到他们一个比较详细的类似声音指导的文件,告诉他们在所创造的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照段落去标记故事情节和我想要的声音质感。

 

 

Q10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我们知道《女他》这部影片是由大动画《魁拔》配乐师袁思翰老师原声作曲,《画皮2》动效师韩睿达老师(代表作:《泰囧》《赵氏孤儿》《画皮2》、 《长安十二时辰》《女他》)做的音效。您和两位的沟通方式是一样的吗?



周圣崴:我和两位老师的沟通合作方式还不太一样。

 

和韩睿达老师沟通音效设计,我是写了一份像论文似的10000多字的文件,非常清楚地写了我想要的音效环境和质感,包括标记不同角色、不同声音的变化形态。

 

比如某个物件,在年幼的时候是什么声音、在中年的时候会有什么变化、遇到某些情况又会作出怎样的反应。

 

和负责音乐的袁思翰老师合作,则是以讲故事的形式。《女他》中涉及到用音乐大约有4-5处,我就分别和袁思翰老师讲四五个故事。

 

比如第一处音乐进来,高跟鞋妈妈被迫穿上男鞋的那样一个极富仪式感的画面。我就和他说:你能想象两种声音,一个男声,一个女声,它们在此消彼长的斗争,最后男声把女声“盖”过去的状态。可以想想为一个中年女人要疲于奔命地应对职场,内心很渴望自由的状态,但不得不穿上西装的这样的过程。

 

所以那段音乐,他用了“呼麦”的元素。“呼麦”是代表男性的压迫性的力量,女声是那种点缀性的很高的哼唱,整体想营造的是一个从泥浆冲出来的感觉。

图:《女他》剧照


Q11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女他》中,从一开始想的就是不要任何的台词吗?



周圣崴:是的。可能有的人会觉得我的创作非常感性或是天马行空,但其实我在创作过程中是非常非常理性的。包括我在构建世界观,写每个人物的简介,推进故事情节和节奏的时候,我都是非常非常理性的,是像在写非常详细的建筑图似的东西。

 

其中也有个点就是,绝对绝对不要有任何的非常明显的人类的话语出现。因为人类的话语是另一套体系,它赋予不了《女他》中的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物品的世界。如果强硬了加入人类的声音,会打破这个美学体系。

 

但并不意味着我一直要坚持这个风格。因为后来我做的《艺术死了》就完全是以另一个风格出现,整个片子从第一秒到结束前十分钟的最后一秒,没有一刻不在说话。

 

因为《艺术死了》这部片子,我选择的“通道”是谎言,就必须通过言语、叙述、人的对话,去累积起来,让这个世界变成一个对白的世界。如果在《艺术死了》里边突然加一段跳舞的鞋子,就很奇怪。

 

 

Q12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女他》的正片中,在调色上以红色和绿色为主。您因此做了哪些考究?



周圣崴:也不能完全说是研究,而是自己耳濡目染的结果。我是一直喜欢带着研究的视角去看待自己身边的这些信息,北大是一个非常注重理论研究的地方。

 

我当时有比较系统地去钻研德国表现主义电影、意大利铅黄电影,包括恐怖片、惊悚片等等的电影流派,以及东欧的定格动画、好莱坞的三幕叙事结构等。像红绿色光是非常典型的B级片里会用到的东西。这种对比性比较强的补色性的设计,也是意大利铅黄电影经常会用到的配色。

图:《女他》剧照



Q13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看完《女他》正片,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几个段落:一是高跟鞋母亲杀死监狱长,女儿出生的那段;二是母亲醉酒那段;另外是母亲老去,枝叶枯落,不再结出新鲜的果子,母亲看到镜子中年轻的自己,不断流泪那段。您自己拍完片子,再返回去看的时候,最动容的是哪段?



周圣崴:我会比较喜欢你刚刚说的流泪那段。那段在拍的时候,我确实也是倾注了很多很多精力。整个片子中,只有那段的帧率是达到24帧每秒的,和电影的帧率是一样的。

 

为什么要在定格动画里用24帧每秒去拍这段,是因为这段感情必须要极其的细腻,必须要让你完全地沉浸在里边。如果按照正常定格动画是12帧每秒,减半的话,它会卡得让你觉得失去细腻的感受。

图:《女他》剧照



第二段是在大海里,母亲将自己喂给她女儿。这段的灵感来源是当时我准备考托福,托福里有一篇TPO的语料,提到南非有一种蜘蛛,会在冬天食物匮乏的时候,会把自己喂给后代。我就觉得这种跳脱在道德框架之外的,来自于繁衍的这种本能,是比较能打动我的。

图:《女他》剧照  



Q14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我当时在看这段的时候,在猜想导演会不会也有种隐喻或讽刺在里边。比如在现实生活中,有的儿女可能就是会毫无底线地像父母索取,直到把父母逼到绝境。



周圣崴:会有。其实这段,不论是创作的时候还是片子完成后我再去看的时候,我会觉得,那段情感不能简单归结为感动,其实是比较的复杂的。

 

我用的光是底光。打光的时候并不是打得很均匀,并不是像比如呈现出剪影的方式,剪影的情绪会比较舒缓嘛。但底光的话,一般会让人觉得有惊悚和恐怖的感觉。在底光的基础上,我在色彩方面用的是蓝色,中间出现红色,这样的色彩又让惊悚的感觉不那么强烈。

 

从用光的角度来说,我其实是想营造比较复杂的情感,一方面让人感到害怕,一方面被母亲的行为所感染。

 

 

Q15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在《女他》的创作过程中,最开心的是什么?



周圣崴:最开心的是创作本身。雷德利·斯科特在《异形契约》这部电影里,借生化人大卫的口说了一句话:I believe in creation 。我觉得如果我有什么信仰的话,可能就是创造本身,创造本身是可以给我带来巨大的愉悦的,这种愉悦是其他任何东西无法满足我的。

 

 

Q16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但是在六年的创作过程中,是一定会有负面情绪爆发的时候,您自己是如何消化的?



周圣崴:负面情绪产生于非创作本身的任何一个时间点,所以创作这个行为本身是来排解和化解你的负面情绪的。生活中会有很多负面情绪,而创作就是帮我排除负面情绪的窗口。至于创作过程中会产生的负面情绪,比如需要和人沟通、重复的劳动、执行想法过程中会遇到的困难,这些过程中会产生的负面情绪就已经不是创作本身了,那是工作层面的事情,那如何排解工作层面的负面情绪,其实就是去想新的东西。

 

晚明文人孙新斋曾经在自己的脑海里构建了一座园林,叫想园。他在脑海中为这篇园林添砖加瓦的过程中是无比快乐的,但是当他要把这个园林付诸于实践,比如请他的朋友把这个园林画出来,这个过程是极痛苦的,因为这个就是工作,而不是创作了。

 

 

Q17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整体而言,《女他》这部片子的完成主要分为哪几个具体阶段?


周圣崴:大的方面,延用刚刚的例子,一个是想园的构造,另一个是变成实际的园林。具体涉及到这几个方面:

 

第一个步骤,怎么样把生活的现成品、生活垃圾变成一个“异世界”,第一个步骤并不是导演、电影或美术,而是建筑师或雕塑师的工作。这部分工作中运用到的技巧和经验是从当代艺术流派(意大利60年代中的“贫穷艺术”)里来的。

 

第二个步骤,怎样把静止的奇幻世界变成动态的世界。这一步扮演的才是真正的一个电影导演的角色,要开始构建世界观,想故事,想人物,把故事变成可执行的分镜头脚本,到故事拍完后加入配乐、音效、调色等。这个过程其实就是让“死”去的世界“活”过来。

 

第三个步骤到第四个步骤,可能大部分的观众就不是那么了解了,只有小部分的人知道,但也是属于《女他》的一部分。第三个步骤那就是,怎样在现实的生活中建造一个一个类似《女他》的场景并和别人交互。具体表现就是我办了很多装置艺术展和交互艺术展,比如在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北京今日美术馆、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上海昊美术馆、昊美术馆温州分馆等这样的艺术空间都有这样的展。



图:上海昊美术馆 《女他》装置艺术展


比如当时在上海的一个五星酒店里,我们做的装置艺术展和交互艺术展,就是搜集了酒店客人喝剩下的啤酒杯和抽剩下的烟头。我们鼓励所有的客人把啤酒瓶和烟头都装进一个《女他》的空间框架里。

 

第四个步骤就是《女他》线上的部分,和前边三个在现实中“可感”的不太一样。这个部分就是利用社交媒体和短视频,让大家赋予这个鞋子性格。我首先是在我的社交媒体账号发布了一个活动,说我做了一只会说话的鞋子,大家可以给这个鞋子赋予性格,也询问大家是否想看看我和鞋子之间的故事。

 

当时就有个朋友开玩笑说“你不是入围上海国际电影节了吗,我们想看你和鞋子在红毯上出丑”,这个其实就是线上交互。他们可能就是开玩笑,但我把这件事情当真了,我觉得这个可以办成一个长期的行为。

 

所以我就在红毯上做了行为艺术表演,表现的就是:鞋怪不想走红毯,但因为我想,所以我拖着它走完了。这个行为在红毯是非常不符合时宜的,不是突然想到的我要因此去获得曝光的方式,是它符合《女他》项目中其中的一个,是《女他》线上项目中刚开始露脸的部分。

 

当媒体把这件事情报道出来的时候,又有朋友说,我们不想看这只鞋子自卑的点,我们想看到它活泼可爱一点。所以后来我开始在《女他》的每一场线下点映的时,有时候会让它在舞台上,我在后台模拟它说话跟大家互动,有时候让它和观众自拍。这个其实是《女他》的最后一个外延。


图:周圣崴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红毯现场

 

Q18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女他》和《艺术死了》,会是哪句话?



周圣崴:这个其实就涉及到好莱坞的制片体系里的,怎么样把自己的故事写在一张卡上。我觉得这个需要从两个纬度来谈:

 

从电影的纬度,《女他》的一句话故事:在一个不允许女鞋工作的男鞋世界里,一只女鞋如何为了保护自己的后代而伪装成男鞋的故事。我觉得这个是它核心的一个点,《女他》最核心的就是权利、欲望、性别、身份这几样东西。一般来说,在一句话故事里要体现人物的动机,所以要说它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后代。

 

但《艺术死了》这个项目和《女他》不一样。

 

我觉得《女他》是用当代艺术的手法包装电影,即用当代艺术里装置艺术和“贫穷艺术”的视觉、视听体系去包装一个电影的故事。

 

《艺术死了》是用电影语言去包装一个当代艺术。它本质上是一个当代艺术、行为艺术或者是社会实验,电影是它的伪装衣而已。所以不能用好莱坞的一句话故事去介绍《艺术死了》。当然如果要用到一句话,那就是海报上的那句“真实记录一个谎言”。

 

如果同时用一句话去介绍《女他》和《艺术死了》,本质上就是:连通幻想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桥梁,只不过其中一个桥梁的媒介用的是生活垃圾,另一桥梁的媒介用的是谎言。



 图:《艺术死了》海报



Q19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朋友和家人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比如在《女他》纪录片中,我隔着屏幕都能够感受到很多爱。尤其是记录外婆那段,让人非常动容。包括在正片开始,写了“谨以此片献给我的父母”。



周圣崴:我觉得是非常关键的一个点,他们可能是支撑这个片子能够出来的最根本的东西。

 

就比如说《女他》真的是想要表达什么、弘扬什么的话,那我觉得就是:个体的美好。对爱、自由、个体的向往。

 

家庭也好,朋友也好,就像你说的,他们是有“爱”的,他们就是支撑我做下去的动力。



 图:《女他》片头画面

 


-今日预告-


 

2020年7月15日(本周三)晚8:00,周圣崴将做客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以《女他》《艺术死了》为例,直播分享:如何用跨界电影连通现实与幻想。超多幕后设计及制作拍摄花絮等你来互动!欢迎大家在本文末尾留言,提出想要周圣崴导演在直播间回答的问题。


本期直播内容剧透


一、什么是跨界电影?

1)以当代艺术为核心,综合数字艺术形式,借助互联网与社交媒体形成体验感较强的交互综合体

2)例子:女他——垃圾作为媒介连通现实与奇幻世界,激发观者通感体验

3)例子:艺术死了——谎言作为媒介连通现实与虚构世界,激发观者游戏乐趣

二、为什么要做跨界电影?

1)互联网语境下圈层文化与技术壁垒的消解

2)媒介不断贴身化语境下虚拟现实的相互交融使得艺术创造需要跨界创新

3)跨界创新能带给个体创作者新的创作视角与多元身份下的新生存方式

三、怎么做才能培养跨界与创新思维?

1)打开感官,强化感受力

2)把缺点变为特点,把限制变为优势

3)培养跨学科视角下宏观理论架构与研究能力,不被单一领域内的技术细节所绑架



直播仅限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专享。社群往期直播共 18期 视频的回放均已上线,会员“放肆”看。


成为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全年近50场行业直播、优秀作者电影创作者同伴交流、电影制作全流程顶级人脉、国际电影节获奖者深度指引、零壁垒作品与才华展示平台、各类省钱的创作避坑指南等你专享。


I 点击此处 I 或扫码添加电影节社群助手,加入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现在报名,即享3折惠购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小助手:小蜜)

本文为作者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8762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点击了解更多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为所有对电影节感兴趣、希望能参与到其中的泛视频爱好者、创作者会员提供有关电影节的知识、人脉、机会、购惠四大基础服务价值,通过专业媒体品牌力和产业资源整合力,赋能会员的个人品牌成长。
相关文章

周圣崴

查看更多 >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查看更多 >

FIRST电影节

查看更多 >

上海电影节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