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吉:我是如何在癫狂的状态下创作出《刀尖》的

9月4日 12:06

《刀尖》讲述了日军策划细菌战,只身从南京大屠杀逃生的医生金深水,流落到日军设立的“保甲模范区”桃花镇而展开的一系列冒险的故事,堪称集悬疑、谍战、反法西斯各类元素于一体的新型大剧。


该剧由国内著名作家、编剧麦家和编剧桑吉共同改编,项目获得了 2015 年广电总局优秀推荐项目二等奖等。当时,他们是如何创作的?我们找来了桑吉老师这篇采访,推荐大家。



分享时间

9 月 4日(周1)19:30


直播主题

桑吉:涉案剧的创作


分享形式

视频直播

(影视工业网职业社群会员免费参与直播,并享受无限次观看直播回放特权)

(点击我,加入社群)


观看要求

加入 中国编剧社群,即可观看

(点击我,加入社群)


互动提问

会员可向老师提问

(在下方评论区回复即可)


喜多瑞:这次与华策合作《刀尖》的感受如何?


桑吉:这次与华策的合作的效率非常的高,沟通很顺畅,包括他们那边的文学策划和责编也都特别的给力,这是我经历过最愉快的一次合作体验,每一位参与进来的人都是在说戏,在说角色,在说人物。


我记得华策是在那年十月份左右和我谈的这个项目,到隔年一月份的时候我们已经完成了三十集左右的全部剧本创作,50多万字,因为当时约定的是春节过后就要开机,所以我就是拼死在春节之前把这个写完,大年初三剧本就已经全部打印出来了,我和孙文学导演年也不过了,拉上制片人三个人关到一起,历时一周左右把整个剧本过了一遍,然后就开机了。整个过程非常快,可以说为了这个剧本我当时已经到了一种疯癫的状态。


喜多瑞:可以详细的描述一下当时这种疯癫的状态吗?


桑吉:我是在家里完成这个剧本的,我把家里其他人都请走了,就一个人,这四个月里除了吃饭我是不离开家的,手机也改成飞行模式,我也告知了各位亲朋好友,有急事儿的就发微信,一般没大事儿就尽量别联系了。我经常24小时不睡,有的时候一天就睡三四个小时,就是癫狂,写到疯了的时候是不看字数的,所以最后拿出来看的时候一集剧本有一万八千字,有的剧本甚至达到了两万一千字,就是呼噜呼噜就往下写,因为我的每一集剧本都是按照大纲分集大纲设置了一个情节点,那么我写的话就是写到了这个情节点里,后来发现这一块你会写的很多,就是会写冒了,那也没关系,就呼噜呼噜的写。


我有一个躺椅,就是往后一躺就变成躺的,起来就变成坐的了,我坐在上面写,累了就躺一会,不敢去床上睡,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上床睡觉的话我就睡过去了。做编剧这行当,既幸苦也孤独。



喜多瑞:那在时间这么急迫的情况下,遇到创作瓶颈期怎么应对呢?


桑吉:我经常会在情节设计上自己给自己码了一个特别高的墙,当我试图翻过这个墙时发现太难,这就陷入了瓶颈。比如《刀尖》这部戏中我设计了一个情节,男一号吃了药伪装死亡,日寇以为他是感染了细菌的尸体,便把他装到棺材里面,然后给棺材敲上钉子,挖了坑掩埋,这一集的墙我码到这样,到下一集的时候我必须要解开,男一号在棺材里惊醒后发现自己被关在了棺材里面,然后他要如何把棺材打开,逃出后还要完成接下来的任务,这些情节设计不但要做到扣人心悬还要合乎情理。然后我发现我做不到,我就特别的痛苦。


这个事情我记得特别清楚,我想了三天,三天里一个字没写,我有很多的编剧朋友,他们处理焦虑的方式都不一样,而我处理焦虑的方式就是搞卫生,我把家里整个打扫了一遍,打扫完还是想不出来,然后我就开始搬家具,把书房里搬得动的,写字台、书柜等等全都搬了一遍,这就是个释放压力的过程吧,然后我把压力释放了,便想到了这个关于这个情节的解决方案,我自己还是很满意。


喜多瑞:因为这是小说《刀尖》第二次被搬上荧屏,这次有什么新的看点吗?


桑吉:是,高希希那版的《刀尖上行走》对原著的还原度比较高,那么再改编的话就不能太过于拘泥于原著了,甲方不愿意,麦家老师肯定也不同意,我和麦家老师进行过一次详谈,我们彼此都觉得想法上很合拍。我提出有两件事有必要写,一件是细菌战,还有一个就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南京有个展馆叫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每次到南京我都会去那里走一走,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来说,特别甲午战争至今的这120年出生的人来说,一定要到南京去看一看,只有到了那你才知道你身边这30万军民的冤魂啊,你才知道我们中国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当时跟麦家老师说我一定要写这个,麦家老师,包括甲方也都认为这是一个特别好的设定。


关于细菌战,在我的印象当中,影视作品有涉及,但是都是轻描淡写,或者是一笔带过,我小的时候看过一部电视剧叫《黑太阳731》,那个作品当年我看的时候就觉得特别的恐怖。麦家老师的原著当中本身也提到了细菌战,为了更细致、准确无误的添加细节,我买了很多这方面的书籍来研究,包括也去图书馆做了很多考据的工作。


我们的故事设定在一个叫桃花镇的地方,桃花镇在《刀尖》的第一集观众就能看到了,桃花镇是一个开满了灿烂樱花的地方,我们把桃花镇设定成了一个封闭的环境,四面环水,像是一个孤岛,在戏剧性上会更有意思。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我们把桃花镇设定为大东亚共荣圈的一个模范点,这个我们也查了史料,实际上日本人当年在山东的确曾经设过一个模范镇,这个地方特别有意思,中国文化和日本文化相结合。


喜多瑞:剧中涉及到的情节都是有史实依据的?


桑吉:并不是每一个情节点都能在历史上找到相对应的史实事件,我们是尊重历史,比如说大的事件肯定不会错,然后我说的那个模范镇也是在历史上有依据的,但模范镇的这个情节设定是我先构思出来的,然后我再去查史料,发现真的在历史上有可依据的事实,和麦家老师聊过以后,麦家老师也觉得太好了,他认为能找到历史的依据是一个特别OK的事情。



喜多瑞:桑吉编剧创作过很多优秀谍战作品,有什么经验可以传授?


桑吉:要有创新意识。当年是刘毅老师(《战狼》系列编剧刘毅)把我介绍给师兄俞钟,然后我就和他一起创作《独刺》,当时《潜伏》已经播了,我是觉得潜伏已经做到极致了,所以我表达的观点就是如果再做类似的东西的话就没有意思了,我们必须开展出创新的类型,所以我提出的一个类型是家庭伦理谍战,我们现在要更关注写情感,因为所有的戏说到底大家看的是那个情感,所以我们就把《独刺》做成一个妈妈有两个孩子,一个孩子在国民党一个在共产党,然后这两个孩子间有冲突点,也就是最终我们说的是情感,是家庭伦理。


谍战剧到今天已经发展的很成熟了,再做一部谍战剧的话一定要创新,你没有创新的话就没有出路,因为观众天天看的都是那些。那这一次的创新在哪里呢?就是刚刚我说的,我们塑造了一个封闭的空间,孤独的桃花岛,什么是封闭空间,比如说《越狱》,就是这一类的戏,很有意思,我们这一次是按照一个悬疑戏来创作的,然后有谍战和抗战的元素。


我保证观众每一集都有一个精彩的点,好比镜头给的是男一号被日本人推进了火化炉,他们按了一个按钮,那个火已经喷到了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他的衣服已经被点着了,然后这一集完,剧本每一集都是这么来设计的。另外这一次的剧本情感戏份也很重,我们安排了三个女性角色,而这三个女性角色戏份其实不分伯仲,都充分展示了人物的性格,然后都与男一号有交集。所以观众其实是不好猜测最后的情感走向的,扑朔迷离,只有往下看。


喜多瑞:现在年轻编剧层出不穷,您您认为成为一个好编剧的必要因素有哪些?


要成为一个好编剧,理论、实践、前辈,缺一不可。


说到理论,无非就是通过学习得来的创作方法,技巧,这些知识是一定会帮助一个编剧更好的创作的,会闪光。科班出身的编剧当然是在一开始就接受了系统的理论学习,但科班或非科班都有很多出色的编剧,但我相信他们一定都是对编剧理论知识有完善的学习与理解的,或早或晚的问题而已,理论这一摊子事儿,你先学后学都是要学的。至于实践,其实更加简单,做编剧就是一个写,你得逼自己写,往死里写,写着写着很多事儿你就通了。另外编剧是一门手艺活,需要师傅带徒弟,有了理论,肯下功夫实践还不足够,一定要找到一个好的前辈来引导你走这条路,告诉你该如何去写。所以说要成为一个好编剧,理论、实践、前辈,缺一不可。

本文为作者 中国编剧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0493

中国编剧社群

点击了解更多
中国编剧社群是有喜多瑞传媒和影视工业网共同主办的全国编剧的职业成长社群,为你提供知识、人脉、机会、购惠四大价值,通过专业媒体的品牌力和产业资源的整合力,赋能你的品牌成长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