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森·克劳利:诺兰大神背后的设计大神

他是《信条》的美术指导,《星际穿越》的总设计师,也是《蝙蝠侠:黑暗骑士三部曲》的造梦者,一个“背叛”建筑的男人。他就是内森·克劳利,诺兰大神背后的制作设计师。



文章转载自微信号:电影设计师(set-arch-designer)

文:陈勇、郑珩

文章在编辑时有所更改和删减。


美术指导内森 · 克劳利,当属诺兰合作最多的铁杆工作伙伴,他几乎参与合作了至今所有的诺兰电影。并且,内森 · 克劳利在同行中独一无二,他人追求模拟场景,而他更注重构建实实在在的环境。坚持用纯手工的方式构建宏大与开阔,寻找合适的拍摄环境来创造真实场景,而不使用模拟替代的方式。


克劳利说:“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制作视觉特效之外的其他方式。”CG似乎既高效又实用,但是如果你用真实的材料来建造,用真正的景观来进行延伸制作,图像就有了质感。这也让你有了开拓未知事物、进行创造的可能性。这和诺兰的创作观点非常一致,为此,他们也一次一次为大家带了视觉奇观。


《信条》为保证影片效果,剧组辗转7个国家进行拍摄。重修废弃的大剧院,改造了超级豪华游艇,。我们不妨先来了解下这位美术人的成长经历与重要作品,看看他是怎么一步步过来的。


内森·克劳利(Nathan Crowley),英国制作设计师(Production Designer),代表作品有《蝙蝠侠》三部曲、《星际穿越》、《致命魔术》、《敦克尔克》、《登月第一人》、《信条》。曾5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制作设计(Best Production Design)提名和5次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制作设计提名。


成长经历:建筑学的叛逆少年


1966年,内森·克劳利出生于伦敦的一个建筑师家庭。他的父亲和祖父都是建筑师,在伦敦学习了一年的美术之后,他就读于英国布莱顿艺术学院的建筑专业,但并没有以建筑学毕业,而是获得了一个三维设计的艺术学位。


在短暂地跟随建筑师桑德斯(Thomas Saunders)和摩尔(Robin Moore-Eadd)进行了两年的建筑实践之后,因为对商业建筑的乏味感到厌倦,一时兴起搬到了洛杉矶,做起了二手车倒卖的生意。在那里他却碰巧地进入了斯皮尔伯格的《铁钩船长》美术组,也让认识了英国著名的制作设计师诺曼·加伍德(Norman Garwood),并让他在他的第二部电影-科波拉的《惊情四百年》中担任副美术,这让他意识到了这就是自己一直想做的工作。


工作中的内森·克劳利


后来,他又在《蛇眼》中升至了美术指导一职,之后又在《深入敌后》中以制作设计师的身份参与了他在好莱坞的第一部电影。到2000年左右,他遇见了克里斯托弗·诺兰,原来二人是儿时的邻居,他们很合得来,于是二者开始了一段长期的合作,从《失眠症》、《蝙蝠侠》三部曲、《致命魔术》到《星际穿越》、《敦刻尔克》,期间还参与制作了《异星战场》、《碟中谍2》、《公众之敌》、《湖边小屋》、《马戏之王》、《西部世界》,而最近的冲奥新片《登月第一人》也是他的设计作品。


设计风格:沉浸式的设计美学


克劳利坚持在镜头前物理实拍更多的内容而尽可能少地依赖后期视效,强调沉浸式的设计美学,以还原镜头真实拍摄的美术设计理念而知名。在他合作过的导演中,诺兰与其渊源最深,二者在因工作偶然相遇之后居然发现彼此是童年的玩伴。于是与诺兰一起,他也形成了以实拍作为布景指导的设计理念。


在摄影棚搭建的太空飞船(用于内景拍摄)


内森·克劳利与诺兰在的搭建现场指导设计



01《 信条》


早在剧本还没有完成时,克劳利就加入了剧组,参与堪景,和对一些场景开始进行设计。“我们最早在美国洛杉矶开拍,随后去了爱沙尼亚、丹麦、英国伦敦、印度、挪威、意大利,然后再回到美国。拍摄地点之多,超乎我们自己的想象,太疯狂了。但是这么多外景地,给这部电影带来了更多的色彩,也拓宽了影片的维度。”


Linnahall


影片的第一个场景就是男主假扮成特种部队,冲入了一个音乐会大厅。这个音乐会大厅,其实就是塔林海边的Linnahall。这个建筑是苏联时期建成的一个剧院,但是现在已经废弃了。



这个场馆是为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建造的,当时爱沙尼亚是前苏联的一部分。内森·克劳利指出:“我认为这是我最喜欢的拍摄场地之一。从这里可以俯瞰波罗的海,其建筑融合了野兽派艺术与玛雅神庙的风格。它很大,而且富丽堂皇。它完全满足我和克里斯提出的所有要求。非常适合我们的电影。”



尽管它富丽堂皇,但缺乏维护,已经被废弃了大约十年。座椅状态十分糟糕,地毯也没了,混凝土受到了很大的破坏。“我们进行了彻底打扫,重建了舞台,抛光了混凝土表面,并重建了一些翘曲多年的外墙。我们不得不修理大门,并更换大量的玻璃。我们还修复了现场的照明设备,并添置了新的照明设施。我们还花费了大量时间处理所有观众座椅和地毯。对我们来说,保持原貌再稍作改变,这才是最重要的。这是一栋很棒的建筑,我希望塔林能将它保留下来。”


阿马尔菲海岸的豪华超级游艇



游艇长73余米,由6个甲板和1个直升机停机坪组成。“这对于某些绕不开的场景来说极为必要,这也是我们喜欢它的关键原因之一,”克劳利说。“灰色钢筋船体使它看起来更具工业感,很适合。”


为放大特点,克劳利说,他在游艇的背面安置了一个独特的装备。“那是一个火箭发射器,这个半军事化的形象好像在说:‘不要靠近游艇’,也让你进一步感到无法接近这艘游艇。”


拍摄中对船体进行改装时需非常小心。克劳利表示:“租用巨型游艇时,尽量不要造成任何损坏,因此,当剧组人员携带所有设备登船时,对拐角或任何易受损的表面进行保护就非常重要。” 实际上,剧组指派了四名剧组人员来保护游艇免受任何潜在损伤。



当然,美术团队也对游艇进行了一些改造:在现有的甲板上建造了一个新甲板以将其抬高,并增设布景以迎合萨塔尔这一角色形象。然而,移动或移除现有装饰会更加复杂。“我们必须能够挪出空间放置灯具和摄影机,”克劳利说,“而且,至少要将一个房间里的大部分家具搬走,以便演员们有足够的空间走动。” 清理空间意味着必须卸下甲板部件,因此,以防万一,真正船员负责家具的拆除。


然而,这艘游艇有一个地方却无法改装:直升机升降坪。这里无法承受萨塔尔的俄罗斯造Mil Mi-8双涡轮直升机的重量,因为这辆直升机远远超过了升降坪的最大承重。所以,真正拍摄时,全靠真正的飞机手掌握尺度,这些飞机并未真正的停在游艇上...


建造全尺寸建筑取代绿幕


《信条》中最复杂的场景发生在一座废弃的俄罗斯城市中,拍摄地点有三处。

外景是加州的鹰山沙漠鬼城一个现已废弃的铁矿拍摄。内森·克劳利说:“我们希望在没有树木、植物的贫瘠西伯利亚式地形中的废弃建筑物中拍摄。伊格尔山有现成的建筑物,我们意识到可以将其改造成老式公寓楼。我们还增添了建筑物,以保持野兽派的感觉,那可是本片自Linnahall之后的又一建筑语言。”



除了建造许多全尺寸的建筑物外,克劳利的团队还塑造了他所谓的“大模型”,并采用强迫透视技术,使原本就很巨大的布景显得更为庞大。


“你可以采用强迫透视来欺骗眼睛,”克劳利说,“我们可以使某些事物看起来好像能够永远持续下去,但这只是一种错觉。实际上,这是一种古老的技术,在很大程度上已被绿幕所取代,但我们更喜欢有实效的方法。为什么不用呢?这样能使创作更有趣,因此,对于我们能做到的,我们就去做,若是做不到,我们才求助我们的视觉特效同事。”


伊格尔山的一些内景,是在华纳兄弟影片公司片场的16号棚里拍摄第三处地点位于霍桑市的一家老旧的歇业购物中心内,在这里,剧组建造了最大的十字转门。“这里是坚固的工业用混凝土十字转门的地下入口。之所以在这里建造它,是因为它秉承了野兽派建筑的主题,”克劳利说。


电影里总共有四座十字转门,每一个都具有独特的设计:一座建造于爱沙尼亚的仓库中;两座建造于霍桑购物中心之中;第四座建造于华纳兄弟23号摄影棚内。其中一些非常大,里面甚至装得下汽车,但是现在资料还比较少,这里就木有图片了。



02《致命魔术》


《致命魔术》是克劳利与诺兰合作的第二部影片,在布景时由于预算有限,他们在洛杉矶变成了维多利亚时代世纪之交的伦敦,而在洛杉矶的市中心恰好找到了十座世纪之交风格的剧院,而且他们只在摄影棚搭建了一个场景。


寡姐站在致命魔术中魔术表演的舞台中央。


”作为制作设计好,你参与每部电影都需要保持灵活性和适应性,你的设计要满足导演要求的效果。你必须想,我们可以做到,它会成功的。”



03《蝙蝠侠》三部曲


《蝙蝠侠》三部曲中的韦恩大厦。选取建筑大师密斯设计的第二高楼——位于芝加哥的北沃巴士330号作为灵感来源进行设计。


受密斯凡德罗启发改造的韦恩大厦


《蝙蝠侠·黑暗骑士归来》中的蝙蝠车


诺兰和内森·克劳利都尽力以实景进行拍摄而最少地使用特效,因此这个蝙蝠车是真的经过设计制作完成的,并且能够跑到100英里每小时,蝙蝠摩托也是实际制作完成。


可以真实运作的蝙蝠摩托


蝙蝠车的设计过程没有画过一副草图,只是按照比例制造模型,他们在玩具城买了一些玩具,通过拆解重装,组合起来变成一个设计,形成一个有趣的形态。



04《星际穿越》


《星际穿越》中飞船着陆的场景剧照


在拍摄《星际穿越》飞船着陆场景时,内森·克劳利团队在冰岛找到了一处有广阔的浅水面的地方取景,这一幕是全部实拍的。


《星际穿越》中书房的五维空间呈现


《星际穿越》中五维的空间概念设计基于书房随着时间而变化,而人可以在三维空间中观察到这种时间变化。


《星际穿越》中的机器人TARS


内森是一个密斯粉(建筑大师密斯·凡·德罗的粉丝),在设计之初会想:要是密斯会怎么来设计TARS呢?于是,《星际穿越》中的机器人TARS就成了一个方形金属黑盒子。


“但你要碰运气——参与电影制作需要运气、才华和敢于冒险的精神。你必须保持乐观。你不能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05《敦刻尔克》

《敦刻尔克》中复刻的防波堤正在做旧


在电影《敦刻尔克》策划之初,诺兰私下里找到内森·克劳利并给他看了剧本,然后两人以游客的身份去敦刻尔克走了一遍,当时就觉得应该在原址拍摄。最后证明这样是成功的,敦刻尔克中呈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历史质感与色彩印记


设计方法:做视觉线索的侦探


你在每一个场景的设计中不断尝试,直到找到视觉和布景的特征与意义,但仅仅是这样只会设计出一些毫无关联的场景;而更进一步的挑战应该是尝试将整个设计联系起来,这样才是一个完整的作品。我很早就意识到电影布景不仅仅是为了满足某种功能而设计的,尽管每部电影确实需要通过几十个场景来表达,但是将他们在视觉上建立起一定的关联并且反馈于你所要讲述的故事才是更重要的。


早期克劳利与诺兰合作的工作照


我在进行设计时,我会找个房间,把我对剧本的所有视觉转化都挂在墙上。刚开始我会一点点地解读剧本,然后把脑袋里面呈现出的各种画面、草图画出来挂在墙上,还有照片参考、杂志里的图片、笔记、从网络或书本上找到的地点,就像一个大型解谜游戏一样呈现在房间中,然后我们一点点地修改优化它,最初的概念不断变成插画,变成具体的地点,变成实际的物体,甚至最终呈现出整个电影应该有的样子。通过墙面,我能够观察到整个电影的视觉化过程,这就是我设计的精髓。


给年轻人的建议


乐观是最重要的。这个行业时刻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你需要在内心深处认为自己能够完成,这是一个过程,需要灵活地调整,而不是一蹴而就的。让设计的过程引导你产生最后的结果,就像一次冒险一样。


显然,内森·克劳利的成功与他对电影工业技术的不断适应与追求有关,3D设计与打印技术成为了他玩转科幻元素的利器。


内森·克劳利的工作室


他依然是那个“背叛”建筑职业且保持好奇心的“少年”,但无论是《触不到的恋人》里创作的“湖边小屋”,还是对电影实景搭建的执着,无不表明了内森·克劳利对建筑的那份热爱,并且早早融进了他的电影生涯当中。


最后放一段克劳利为汉密尔顿手表设计“星际穿越”版包装盒的视频,再次窥探一下这位电影极客对设计的热爱之心吧: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0541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