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封校、学生禁足,会是影市复苏的“黑天鹅”吗?

9月10日 13:49


文 | 张娜

编辑 | 江宇琦



“高校应该封闭管理吗?”伴随着各地高校陆续的开学,疫情时期的“高校封闭令”,在近期成为了一大热门话题。公开信息显示,全国多地的大学校园,都在新学期里采取了不同程度的封校措施,要么限制学生外出的时间、人数,要么设立了外出的申报制度,更有学校完全禁止学生随意外出。

 

针对这些相关要求,《中国新闻周刊》在微博上发起了一项投票调查,其中有77万受访者投票认为高校“不该封闭”,仅有4万人认为应该封闭。调查数据悬殊的背后,除了学生们对于相对宽松的校园管理的诉求外,也折射出了各行从业者对于相关连锁反应的担忧,其中就包括刚刚复工不到两个月的电影产业



一位在武汉光谷大学城附近的影院经理告诉毒眸,在疫情防控的要求下,影厅上座率等方面的限制,已经使得影院的收入大幅下滑。而9月份又是影片相对空白的时期,即使最近有《信条》《花木兰》两部大体量的进口大片将陆续上映,但依旧缺少能调动大批观众观影热情的影片。

 


如今又遇到了高校封校,导致大学生观影群体的缺失,让他对9月的票房也充满了不确定性——往年在这一时候,影院都会选择和学校合作,经常会组织学校教职工人员、学生在开学期间参加集体观影,但由于目前武汉不少学校都采取了完全封校的措施,所以今年相关活动也都全部取消。

 

类似的问题在其他城市亦有凸显。

 

按照以往,9月北京房山区大学城附近的新影联美亚东申影城,都会因为开学而迎来一个观影人次的小高潮。根据拓普数据显示,在9月大盘较冷的情况下,该影院2019年的月度票房排行榜中,9月以83万的票房收入位居月度第二,观影人次全时段为21290次,位居月度第三。


同时,毒眸也发现,该影城去年9月的非黄金场的上座率是8.27%,票房为60.52亿。这一不算低的数据,或许和大学生的上课时间、课程安排比较灵活有直接关系。对于附近的很多高校生而言,可以自主的利用闲暇时间走进影院。


图源:拓普数据

 

不过今年该影城自8月1日开始复工后,由于附近的高校暂未开学,目前又处在学生陆续返校、出校受限制的情况下,所以过去一个多月里,影院票房收入大多数情况都在1万元以下。截至毒眸发稿日,该影城9月的全时段日均票房也只有1.1万,低于去年同期的2.77万。

 

一线城市的高校附近影院会受此影响,二三线城市则更甚。据毒眸了解,贵阳市大学城目前也都是封闭状态,大学城附近的三家影院中,只有两家正在开门,每天观影人数不到200人,日均票房不到2000元,收入十分惨淡;而昆明等地大学城附近的影院,则一直尚未开业。

 

高校封校,会成为影市行业复工的“黑天鹅”吗?

 

目前虽然没有公开数据统计显示在校大学生用户在市场里的具体占比,但通过对几部热门影片的受众画像分析就可以看出,该群体的力量是不容忽视的:灯塔数据显示,影片的“想看人群”画像里,《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学生占比为12.74%、《我和我的祖国》是15.99%、《八佰》则为14.66%。而考虑到中小学生的购买力相对有限,大学生应该是这一人群的主要构成。


图源:灯塔专业版

 

事实上,早在2015年的时候,腾讯娱乐就曾调查称,目前中国电影的三大主力观影人群分别是都市白领、小镇青年和大学生;而2019年上海商学院市场营销系组织的一项针对在校大学生的全国调查也显示,在校大学生年消费市场规模超过4000亿元,美食聚会、看电影与旅游是在校大学生的主要娱乐方式。

 

而在其他一些娱乐措施受限的情况下,今年学生的观影意愿其实更高。猫眼研究院的数据报告显示,今年暑期档的受众群体里,学生群体占到19.2%,去年同期这一数据是16.2%。此外,报告还预测称,开学对市场的带动作用将会更为明显。这也意味着,学生在行业复工过程中,起到的作用是很难被替代的。

 

因此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封校必然会对票房产生影响。“把全国近百万的学生封住不动,就算每天10个里面有一个想看电影,每天就会减少10万人次,如果以平均票价30的话来计算,每天就会减少300万票房。”一位影院经理向毒眸估算到。

 

不过这种算法也并不精确,因为据毒眸了解,目前各地封校政策并不相同——

 

包括武汉体育学院在内,武汉一些学校采取的是完全封校制,禁止学生外出,具体何时解封暂没有明确消息;包括西安外国语学院在内,西安等地的一些学校则采取限制外出制度,每班每周可以有一定额度的“外出资格”,学生需要提前向辅导员申请;而包括北京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在内,许多高校采取的则是申报制度,学生有合理需求则可以在小程序上申请出校,由辅导员进行审批。


某高校的出校审批通知

 

相比于前两种模式,后一种模式显然要更为宽松,但这并不代表封校不会对学生观影产生影响。


毒眸随机采访了北京某艺术类高校的十余位学生后发现,多数人表示虽然申请的门槛不是很高,但由于必须提前申报、具体过批时间也未知,会大大降低他们观影的积极性。“除非是特别经典的IP,或者遇到自己喜欢的影片才会‘冒险’出校。”

 

“离学校很近的一家电影院关门了,现在看电影要去比较远的地方,本来就比较麻烦了,还要想办法找理由申请,就更不想去了。”有学生告诉毒眸,其所在学院的外出审批由学院辅导员负责,一般得提前一天进行申请、辅导员每天同一时间批复,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其观影选择上的灵活性。

 

“灵活性”,其实也是封校政策所带来的最大不确定性。此前,多位影院经理都告诉毒眸,目前国内大多数人群在做观影决策时不是“计划观影”,而是典型的“冲动型观影”。“原本看不看电影对他们没什么影响,但一旦电影话题炒起来了,就会跟风看。这个‘跟风’是中性词,不存在褒贬之分。”

 

长春的一位影院经理也表示,观影群体中70%以上都是属于“冲动型观影”。“或者可以说,一部电影如果由影迷撑起的票房范围大致是在1000万—3亿区间,那破圈后如果能带动冲动观影人群,则能助票房拓展到7—10倍,其中影响这一变化的因素包括演员阵容、制作班底、片方宣发强度等。”

 

以9月7日为例,灯塔专业版所显示,当天的预售票房只有800万左右;到了当天下午17时30分,全国票房收入为3589万;而截至当天22点,全国总票房已经突破了6000万。由此可见,在工作日当中,真正有计划提前买票的观众是少数,更多观众是在闲暇时临时选择买票观影的。因此在出校时间不确定的情况下,大学生的冲动型观影人群也会有不少缩减。


图源:灯塔专业版

 

“暂时没有什么办法。”面对这种情况,一位发行从业者有些无奈且直白地告诉毒眸,由于近期上映的影片里没有专门针对学生群体作品,而特殊时期包括高校路演在内,很多针对高校的营销活动也无法展开,根本无法全面调动学生群体前来观影。“即使有个别学生晚上‘逃’出来观影,那也是杯水车薪,所以综合看,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等待限制的放开了。”

 

影院端方面,目前同样没有太多解决办法。在往年,很多影院都会选择和高校的超市、学生会进行点位合作,在校园的展棚位进行宣传、或者发放观影优惠卷,爆米花、可乐券等活动吸引学生走进影院观影。“不过疫情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类似的活动了。”武汉地区的某影院经理表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类似的打算。

 

但在重压之下,也仍有一些影视行业从业者对市场前景表示了乐观。


在他们看来,封校只是暂时的,再加上9月一直以来都是一年中的票房淡季,会选在此时定档的商业片都相对较少,今年虽然有《信条》《花木兰》两部大体量海外片,但前者观影门槛较高,目前出圈情况不甚理想,后者可能会受限于口碑困境,所以目前学生群体观影积极性相对较低也很难完全归因于封校措施。

 

相比于此,他们会更关心国庆档的影片和票房。迄今为止,已经有《夺冠》《急先锋》《姜子牙》三部在今年春节档撤下的影片决定重新在国庆档上映,以及《我和我的家乡》《一点就到家》等新片的配合,既有了质量过硬、宣传众人皆知的影片,也有针对国庆档量身打造的新片,因此不少业内人士坚信,现在的低迷不会影响到国庆档的火热。


 

这种行业自信,一部分原因是也来源于影片较高的映前热度。根据灯塔专业版显示,《夺冠》《姜子牙》以190万和178万的想看人数领跑国庆档影片,而想看的用户画像里,学生占比均在20%以上;《一点就到家》的故事内容本身是在讲述青春梦想,很容易受到以大学生为代表的年轻人的青睐,如今在影片的想看画像里,20—24岁的年龄占比高达40.7%。

 

而一位北京某高校的大学生也告诉毒眸,他对于《夺冠》《姜子牙》两部影片期待已久,一是好奇前者的演员阵容、后者的封神IP故事;二是因为他相信两部从春节档从撤下的影片在质量上也不会太差。因此之后即使申请外出多么麻烦,他也愿意去贡献票房。但在此时,他最迫切的期盼仍然是封校状态能早点结束。

 

也正是因为有着很多学生群体在观影上的支持,一位发行人士相信:“除非说是国庆七天长假,全国所有高校封校不放假,在这种情况下,封校是会对电影市场产生更大的影响,否则我相信国庆后市场将会大概率迎来正式的复苏。”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0648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