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公斤血、12400片伤效...《八佰》特效化妆重口味揭秘

作为一部现象级的电影,《八佰》无疑是一部当代中国战争题材电影巅峰之作。其中逼真的战争伤效,也让无数观众称赞不已。战争伤效是影视实体特效领域中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这项技术在战争片中究竟对创作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实体特效师们究竟应该如何参与其中的工作?


为此,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专程采访了负责《八佰》全部伤疤尸血的技术团队---北京笨鸟视觉公司,就《八佰》中的伤情血效一探究竟。点击这里可加入社群,观看更大大咖直播、专访



重口提醒!!!

正文图片、视频可能会引起身体生理不适,谨慎观看


笨鸟视觉公司,影视实体特效技术的新锐团队,参与了《八佰》、《解放终极营救》、《铤而走险》、《为国而歌》、《特化师》、《我们的战争》等数十部影视剧的实体特效技术服务。


撰文 / Lion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八佰》片中的战争场面、肉搏画面都让大家感觉很真实,整个伤效画面也让人特别震撼,对此想了解《八佰》在创作之初时的核心原则是什么呢?


薛松: 《八佰》在创作之初,导演便提出了清晰的创作要求——真实。

听管虎导演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我要真实,我们只有将一切还原,演员才能身临其境,把残酷的战争活生生摆在面前,演员才能从心底演出角色的内涵。”为了达到导演高标准的要求,摄影、美术、置景、道具、灯光、服装、化妆、特效化妆等部门,都严格考究那个年代该有的样子,1:1还原了那时的人文风貌,让演员能从“演绎”到“成为”。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特别严苛,所有幕后工作人员都秉承着一个信念:必须让自己相信这是真实的,才能让演员相信,让观众相信。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在《八佰》片中我们感受到了伤效写实给人们带来的感官刺激,震撼之余能直观感受到战争的真实模样,那战争伤效在影视题材创作里能取到什么作用呢?


薛松:伤 疤尸血是 还原战场真实不可或缺的元素,对表现战场质感、强化战争氛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也是刻画人物性格、推动剧情发展、传达正确情绪的关键点。

任何一个镜头,都应该传达出一种导演想让观众通感的情绪,对于死伤的设计,同样秉承这样一种原则,当观众看完一场死伤之后,应该产生什么样的感受?是同情?是心疼?是解恨?还是难过?不同的情绪传达,应该有不同的伤情设计。


比如小七月死的那场戏,导演希望观众看到小七月的死,能产生心疼的情绪,有一种情感共鸣在里面。按照战争的真实以及剧本的描述,小七月死时脸被打烂,这样在观众视觉感官上只会有惊悚和刺激,很难传递出悲悯的情绪进而引人思辨。


所以最后我们跟导演沟通商讨,决定减轻血腥,最开始制定的是小七月被割到颈动脉而死,但在测试时我们发现血效的喷涌效果会喧宾夺主成为观众的焦点,而不是小七月本身,这与我们想要传达的情绪背道而驰。


第一次的测试视频


小七月颈部伤效的雕塑作品


在进行了多次的测试修改后,我们最终采用道具玻璃+伤效假皮+埋管喷血的技术手段去完成,保留玻璃划破颈动脉的部分,但血被设计在碎玻璃下面喷涌,这样即能完整保留小七月的面容,也让观众的注意力能聚焦在小七月而非喷涌的血效上。




实拍时,看着镜头中小七月中枪倒地,嘴里流着血,眼含疼惜的看着小湖北,慢慢失神,战场的灰烬飘舞,缓缓落在他的脸上,战场上的少年,硝烟下的成长,用热血坚守故土,在这一刻明白家园的意义,每一个监视器面前的人都倍感揪心。


目光不止处,唯心灵可达。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在创作战争伤效的时候最担心的是尺度问题,过于血腥的画面会引起观众的不舒适感,也会面临审核问题,如何规避这些问题呢?


薛松:我们觉得在战争电影中伤效的创作需要基于三种真实,战争真实,艺术真实,技术真实。


《拯救大兵瑞恩》片中画面


从1998年斯皮尔伯格拍摄的《拯救大兵瑞恩》后,便重新定义了全球战争片最核心的创作原则——真实,包括《太极旗飘扬》、《血战钢锯岭》以及中国最为经典的《集结号》等,这些战争片史上的口碑佳作,都遵循着一个原则——还原真实。


我们要基于真实战争的模样去再现战争,但同时也需要弱化一些感官上让人不舒适,特别恶心和过分血腥的画面,子弹无眼,在战场上各种你不愿直视的死法比比皆是,电影是艺术,《八佰》是精神写实而非记录写实,所以在伤效创作中我们要找到战争与艺术两者间的平衡点,选择最合适的表达方式,并且在最终的伤效呈现上,你所用的一切技术手段都必须能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在还原战场真实的时候,对于真实的理解是什么呢?如何去把握真实的尺度呢?


薛松:战争电影所呈现的是战争美学艺术,因此我们需要在真实素材的基础之上结合外科医学、法医学、军事医学等理论,对血腥残暴的真实结果做适当的剥离过滤。这需要特效化装师能够对于情境架构与效果呈现有很好的把控能力。



在欧豪饰演的端午牺牲的那场戏,为了让伤情真实,为了保护演员表演情绪,让演员身处于真实场景之中,不用再靠想象去演戏,我们设计了端午肚子被打中后流肠的伤情效果。端午这个角色不仅是为观众传递情绪的关键人物,同时还是让小湖北在战火中的懵懂参与,逐步转变为内心坚定死守家园的一个关键因素,如果只是口吐鲜血的话不足以撑起这份情绪。


端午那场戏在他被机枪打中之后还有表演戏份,考虑到这一点我们设计的伤效是机枪子弹从他腰部擦过,然后伴随着端午的动作幅度伤口再慢慢撕裂最后伤及肝区域。因为在高度紧张的作战状态中人的神经是紧绷的,所以端午的感知和注意力都放在一心要打退敌机上,等到敌人被打走后,他微笑着转头时才感知到身体的疼痛。



设计流肠的效果是考虑到机枪子弹的口径,就算只是擦过创伤口也足以大到流肠,所以我们采用了道具肠+伤效假皮+喷血装置去实现这个效果,其中端午用饭盒扣住肠子这个细节是战场上真实存在的,以前的先烈们打战时但凡受伤流肠,都会先用饭盒扣住肠子不让它继续外流,随后才开始包扎处理。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在做真实的效果营造时,都有哪些技术手段来完成体现呢?


薛松: 在《八佰》中我们就大量的用到了伤、疤、尸、血;在血效的营造上我们又细分出了五类效果:喷、流、涌、溅、渗。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伤是一个很广泛的领域,在影视创作中如何去区分制定不同的效果呢?在《八佰》中都用到了哪些类别的伤效呢?


薛松:不管是特效化装还是电影,它都属于造假的艺术,只有熟知真实你才能做出可以媲美真实的东西,所以我们在真实素材的基础之上结合外科医学、法医学、军事医学、解剖学、血迹形态分析等理论构建了一套伤效体系。


创伤的范畴很广,仅只是表层可见的外伤也分皮下伤、浅创伤、开创伤、撕裂伤、枪弹伤、炸伤、烧烫伤、医学外伤、昆虫类和动物类造成的伤等;并且每一种不同类型的伤都需要把伤害武器、伤害力度、伤害速度、伤害位置、伤害时间以及周边环境等不同因素都需要考虑在其中。


在《八佰》我们设计的崩溅伤、擦划伤等就是基于对战场环境的考量,在战场环境中到处都是子弹、碎弹片,士兵的脸上除了炮灰和血迹外我们在演员脸上做了擦划伤和崩溅伤以及长时间处于战斗状态中没喝水的情况下嘴唇干裂起皮的妆效。


俞灏明崩溅擦划伤效


李晨的擦划伤效


另外还有小七月为了救谢晋元时留下的刀伤、日本军投入四行仓库内的毒气造成的毒气伤,老算盘被打断手指的断指伤、郑凯跳楼后手臂骨裂伤、老铁的脚部以及脸部被打中的枪伤、夜袭那场从水道里进入仓库内的日本兵背上的纹身、残疾演员的炸伤等等。


老算盘断指伤效


郑凯跳楼后的手臂骨裂伤


小七月刀伤


毒气伤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在《八佰》中伤疤起到的作用是什么?


薛松:伤疤起到的作用主要是交待人物经历,刻画人物性格, 通过在演员身上增加老疤、新疤、新伤等手段,交待角色本身的经历,让角色变得有故事,让演员隐藏在角色之后,让观众能够感受到角色的张力。


魏晨饰演的朱胜忠是一个脾气暴躁且还会画画的文艺生,但魏晨本身长了一张特别干净帅气的脸,为了让他贴近角色,我们在他脸上加了一块老疤,瞬间破了他原本的形象,看起来像一个有杀气但又有故事的文艺老兵。所以最后才会有很多观众看完电影后没找到魏晨在哪。



还有在剧中饰演雷雄的张承,起初他很质疑自己的形象觉得演不了老兵,确实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怎么也无法跟杀人如麻的老兵联系在一起,最后我们在他左眼眼尾处做了老疤,通过上妆技术把他原本的大圆眼,拉成了一个三角眼,再配合一些战场氛围伤效质感的营造,上完妆后张承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说了句:我相信我就是一个老兵了。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尸体包含哪些?《八佰》中用了哪些尸体?


薛松:尸体和伤一样包含的范畴太广了,尸体大范围的分类会包含有:机械性损伤造成的死亡;机械性窒息死亡;高低温及电流所致死亡;中毒死亡;急性死亡等。


在《八佰》中用到的尸体除了急性死亡没用到外其他的几乎都用到了,影片一开篇的焦尸、干尸、被炸断的尸体尸块、日军偷袭后从仓库内往外扔的高抛尸体、浮尸、战场上的陈设尸体、砍头尸体、和演员接戏用的尸体等。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尸块都有哪些?在《八佰》中起到什么作用?  


薛松: 尸块主要会用在战场的陈设以及演员被炸断的瞬间,需要整个被炸断过程的动态展示画面。用在《八佰》的尸块数量有200种,各种断手断臂断头断腿,我们会在左右、死时不同手势姿态上、尸块的长短上做不同程度的炸伤效果各种各样被炸得血肉模糊的残肢断臂以及身体上下、左右分解的尸块等,不同种类的尸块越多越能丰富战场效果。



阿邱的拦腰炸断伤效我们设计的也是与演员本人衔接的被炸假体。在他死的这场戏中,枪榴弹将他拦腰炸断,但人还没有死。要实现这个设计,就要把演员的真身藏起来,我们专门到实拍场景,找到一个灯光孔,做好支撑,又请置景组协助完成假地面的制作,经过数次演练,效果可以满足拍摄要求。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特效化妆据我了解的是上妆需要特别长时间,伤效假皮是一次性的,那在拍摄时全场都特别赶的情况,该怎么办呢?有没有什么应对的措施呢? 


薛松:在《八佰》拍摄现场每个部门为了配合拍摄,都做了特别充分的准备,我们也会担心特效化妆部门会拖全组后退,丝毫不敢怠懈,为了提高拍摄效率,我们就得解决常规的上妆时长久、假皮不能重复利用等问题,在经过多次的研究测试后,独家研制了伤效绑片、伤效服,可实现5分钟交装、能满足近景氛围伤效拍摄的同时还能重复利用,这不仅大大节省了时间也大大节省了制作费用,在伤效氛围营造上效果也很逼真。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特效化妆做的尸体尸块道具和常规的特道部门做的道具有什么区别呢?


薛松:《八佰》的全程拍摄用的都是IMAX 6K摄影机拍摄,为了防止穿帮,所有的尸体道具必须按真人的高标准去制作,不能有任何橡胶质感的尸体出现,所以我们尝试做了很多技术创新,其中包含硅胶配方调整、上色技法、毛孔级假皮精度、超写实肤色处理、按真人毛发走向手工植毛,以假乱真的细节还原、完全能满足IMAX 6K大特写的砍头效果。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我有点疑惑为什么要把血效单提成一个技术门类?好像出彩的都是伤效的逼真程度,不太会在意血效的重要性。


薛松:呈现战争的残酷不一定全是残肢断臂、各种各样不同死法的尸体,血效的营造也是很关键的一点。不同的致伤武器、不同的伤害程度以及不同环境下对于血液呈现的效果也会有不同的要求,至此我们归纳总结出了五类常用于影视拍摄的血效营造:喷、流、涌、溅、渗。



日本士兵动态割喉的测试视频


血流的效果大多会出现在外伤,只伤及静脉的创伤。


血喷的效果大多会出现在伤及动脉的创伤口,但动脉损伤也得区分是完全断裂还是部分破裂,完全断裂时会由于肌肉收缩导致管腔狭窄,会阻止部分血液流出;部分破裂时管腔不会变窄,血液会在压力的作用下大量喷出或流出。


在《八佰》中有一场砍头的戏,当头被完全砍下后我们营造的血效是大量的血流,这点是基于真实专业的血迹形态分析原理去做的。



血涌的效果大多出现在伤及肝脏和脾脏的区域。


血渗的效果大多出现在创伤口上衣物和包扎纱布上。


血溅的效果大多出现在伤及动脉和高速打击暴力以及枪伤等,在影视拍摄上血溅的效果还能渲染氛围表达情绪,最常见的如一个人残暴的砸击另一个人的脑袋、砍头的过程等这些不宜表现的残暴画面,我们会通过溅袭击者一脸血以及对周围环境做不同血效营造去表达情绪渲染血腥恐怖的氛围。


这些仅只是基础判断,更多的是要根据拍摄和剧本描述来营造真实合理的血液效果,如血液的大小、形状、位置、浓度、分布、出血速率、医学方面导致的出血、外伤出血等。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那血的不同效果你们都是怎么去实现的呢?


薛松:根据我们总结出的五种不同血效效果,我们会做不同的喷血装置来满足不同效果的完美呈现,这也是笨鸟独立创新的一点,在研究测试喷血装置时几乎各种各样带气压的东西我们都测试过,连小孩的玩具枪也没放过。


砍头流血效果测试视频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在《八佰》的整个筹备到拍摄的过程中,笨鸟视觉团队是什么时候开始参与筹备的?周期大概是多久?做了些什么?


薛松:笨鸟从2016年12月份介入测试到2017年9月9日正式开机,这期间我们参与了三个阶段的测试调整,一是部门内的单项测试,其中就包含道具尸体的质感、肤色以及毛发的多次测试调整。


二是跨部门的联合测试,在战争类型电影中,烟火爆破与特效化装的结合,是最容易实现战争质感的手段,能呈现出真实被炸飞的动态过程以及特别写实的残肢断臂画面,这在视觉感官和还原真实战争是最有利的帮助。除此之外我们还跟武术指导傅小杰老师有很多密切的合作测试。


三是进入苏州拍摄地后我们需要跟全组各部门密切的合作,同时还要解决全组不同部门的血浆问题,按照各部门的不同要求独立研发符合各部门规定的血浆。


从前期筹备测试9个月到驻组的8个月,一共耗时17个月,主要负责《八佰》片中伤情、尸体、血效、疤痕、纹身等的设计与制作。


与烟火部门共同测试的爆破效果视频


参照好莱坞进口血浆标准独立研发的血浆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在《八佰》中提到有残疾演员,残疾演员在片中起到的作用是什么?  


薛松:在拍摄残肢断臂时,如果导演想要画面连人带断肢出现的话,残疾演员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我们可以在演员本身缺少的身体部分做伤效处理,让它像是刚刚发生一样。


如护旗那场戏, 被打得残肢断臂的伤效设计、残疾演员的伤效设计,血效的呈现效果这些都是残疾演员起到的关键作用,通过设计我们能实现被炸断的全过程拍摄。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护旗那场戏我们在看的时候真的都觉得挺震撼的,想问一下在这场戏你们都做了哪些具体的设计呢?


薛松:在这场戏中我们 有幸能与八一厂的资深烟火师也是国内最著名的烟火爆破大师尹星云老师的团队合作共同解决人体炸断、动态中枪、爆头、残疾演员的假肢爆破等问题。采取了结合炸点的真人伤效、残疾演员断肢伤效和爆破用假人道具,多种手段相结合,与全组各个部门共同努力,完成了这场令人震撼的画面。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我们都知道《八佰》工作人员的数量、制作规模都特别宏大,所以很想知道特效化妆部门都用了多少人呢,能否用数字化的语言讲一讲大家都为《八佰》做了哪些工作? 


薛松: 特效化装部门驻组特效化装师 57 名、前期制作人员 48 名,拍摄期内,共消耗 4000 公斤血浆、 12400 片伤效、 431 种各类伤效模具、 25 具假尸体、 35 个残疾演员断肢假体、 4 具与演员接戏的尸体、 80 多张各类伤效绑片、 200 种尸块。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在《八佰》登顶2020年全球票房总冠军,这个殊荣是特别让人感到欣慰的,作为《八佰》幕后工作人员,17个月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大家一同走过,让你感悟最深的是什么呢?


薛松:《八佰》是一部因信仰而凝聚在一起的团队,为了完成好这部巨作,每个部门每一个参与《八佰》制作的人都拧成一股绳,全情忘我的投入,不再只是把它当做工作,而是发自内心的我在做我热爱的事,当你极致热爱一件事的时候,会有一个强有力的精神在推动着你,我要完成它并做好它。



《八佰》所有的演员,每一个人都特别敬业,为剧中角色都豁得出去,没有任何明星光环,包括群演也是特别认真去备戏,每一个人物足够真实,足够有血性,足够引起民族共振。到最后所有演员都不是在演戏,而是真实的活在那个年代里。



导演的高标准、高严苛;曹郁老师和林木老师的高超艺术造诣,画面美感的把控,认真严谨的态度;演员老师们的敬业;以及烟火、灯光、武行、服化道等各部门的严于律己的态度和专业领域的高超技术,所有人的辛劳付出都汇聚成了一张张票房数字,十年磨一剑,八个月的拍摄,建造一座城,还原一场战争,这场管虎导演坚守了十年的梦,终没负逝去韶华。


《八佰》是一场集体的奇迹,笨鸟视觉有幸能参与其中,微尽绵薄之力,实属有幸。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笨鸟实体特效对国产电影技术的期待?


薛松:真实的故事应该配以真实的血腥,不是给血腥暴力镜头就是在宣传提倡、颂扬战争,而是这些以技术展现的实体特效能让观众看到真实战争的模样,能对残酷的泯灭人性的战争产生深深的恐惧和厌恶。镜头之外的震撼之余,更祈祷和平,缅怀先驱,铭记历史。


愿《八佰》这颗满怀电影人信仰的种子,能生根、发芽。愿我们中国电影越来越好、越来越强、有越来越多优秀的视觉作品源源不断涌现。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1019
相关文章

特效化妆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