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比特人》电影配乐和音乐创作,中土大陆之声

2013-03-11 15:11
孙太勇、微博好友 等人看过
一直觉得音乐是相当抽象的表现形式,之前在影视工业网也少有关于电影音乐解析的文章,此文章从电影场景表达和选用乐器风格等方面电影配乐和音乐创作做出一些简单阐述以及视频making of,推荐给感兴趣朋友。

电影配乐
《霍比特人》原创音乐 霍华德·肖 电影音乐家
霍华德·肖(Howard Shore)曾为许多经典电影如《沉默的羔羊》《七宗罪》创作过音乐。十年前为《指环王》三部曲的配乐的他获得了从事电影音乐创作22年人生第一个奥斯卡奖以及无数其他音乐奖项。此次他继续回到《霍比特人》的制作团队中,通过音符再带领大家重启一段意外之旅。“我对于回到充满想象的中土大陆,怀揣由来已久的渴望,我二十多岁的时候,读过托尔金的所有小说,当然也包括《霍比特人》。他对于大自然和绿色生命的热爱,深深感染了我。”

霍华德·肖和彼得杰克逊
肖和杰克逊曾多次讨论过如何在每一段情节中发挥音乐的作用,以及他们期望达到的效果。在主人公比尔博·巴金斯热爱的家乡夏尔,音乐象一首抒情诗般动人。肖使用了民间乐器来表达,比如便士口哨和扬琴。贯穿着比尔博的历险之旅,主题音乐随着人物的经历不断变化,跌宕起伏。

而甘道夫出现时的音乐,表达了对于历险的召唤以及他给比尔博的生命即将带来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肖还为矮人们谱写了代表他们的主题音乐,凶猛中带着悲伤,而为领队的索林·橡木盾运用了充满孤独感的法国圆号,以示其失落的国土,埃尔波尔。

回到瑞文戴尔和精灵们的所在,作曲家找回了盖拉德丽尔夫人的专用主题乐,主要以女声合唱和弦乐为主。在庄严的圣白议会情节,音乐又回响起令人不安的预兆。随着一行人马行进,充满冲击力的节奏预示了地妖山洞的到来,以及随后而来的咕噜的主题小节,表现了其常年生活在地下的悲惨境遇。

“我认为选择音乐的基调跟选角很相象,很重要的一点,是把音乐跟每个人物的精髓特征结合起来,也同时配合故事情节的递进。”

电影歌曲
看过小说《霍比特人》的读者知道,矮人们通过歌曲表达心情和历史故事。影片中也有许多原著小说中提及的歌曲,化作音符谱写成曲。“书里提过很多首歌曲,基本上是每人一曲,代表着他们各自的身份。所以,我们想谱写一部分作为矮人族文化的一种体现。”制片人兼编剧之一弗兰·威尔士说。

《霍比特人》电影配乐和音乐创作,中土大陆之声
《磨钝刀子》是其中较为典型的一首以合唱形式演绎的歌,他们边唱边在袋底洞里把比尔博的盘子扔得满天飞。为这首歌的作曲是惠灵顿的作曲家史蒂芬·加拉格尔。到了晚上,理查德·阿米蒂奇饰演的索林·橡木盾开始深情吟唱那首萦绕心头,久久无法拭去的《迷雾山脉》,歌中叙述了矮人们曾经辉煌的过去,以及后来遭到掠夺的领土。这首歌是由大卫·唐纳森,史蒂夫·洛奇,珍妮特·罗德迪克以及大卫·朗共同作曲完成。

在影片末尾出现的演员表时间,观众们会听到由新西兰音乐艺术家尼尔·芬恩演唱的《孤山之歌》,他也是著名的挤屋合唱团和分裂尖端的幕后推手。根据《迷雾山脉》的旋律,他与大卫·唐纳森,史蒂夫·洛奇,珍妮特·罗德迪克以及大卫·朗共同谱写了《孤山之歌》的旋律。

这首影片的主题歌最终在艾比路录音棚录制完成,由伦敦爱乐乐团伴奏。霍华德·肖的说:“有一种独特的美,那声音与中土大陆有着水乳交融的感觉。”

影片中根据人物谱写的各个主题旋律将贯穿《霍比特人》三部曲,包括接下来会陆续与观众见面的《霍比特人:史矛革的苍凉之地》以及《霍比特人:去而复返》。

making of music


电影音乐片段


更多霍比特人幕后制作内容请见:霍比特人幕后专区
本文为作者 大雄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204
拍片帮App是由中国影视制作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影视工业网(107cine.com)出品的影视职业供求平台,致力于解决从业者在拍片过程中遇到的一切问题。作为一个效率工具,拍片帮通过数据算法,结合商务社交机制,能够将影视行业职业供求的撮合效率有效提高80%。
扫码关注
大雄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