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齐聚,重启2020!

即将过去的2020年曾经被按下暂停键,一场突入其来的疫情席卷了整个文娱行业。但暂停也不是一件全然的坏事。在历经了几年的高速运转之后,影视行业早已经到了重启的边缘。这一年没有最好的开始,但却在重启之中焕发生机。“重启·2020毒眸文娱大会”便是2020重启的见证者。


12月14日,“重启·2020毒眸文娱大会”在北京JW万豪举行。现场来宾皆为文娱行业各个领域的领袖精英,以及关注文娱行业的投资机构与各界读者。众多覆盖电影、剧集、综艺等多个领域的重量级嘉宾齐聚现场,围绕“重启”的主题,分享了各个领域在2020年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行业重启,不破不立

今年是行业重启的一年:影院有序复工、《八佰》斩获30亿+票房、“迷雾剧场”带领悬疑短剧成为新的风口、院网关系被重新改写……正如Sir电影&毒舌电影创始人何君女士所说,在行业突发的情况下,有一些人和机构率先找到并按下了重启键,拿到了机会牌。因此,2020毒眸文娱大会以【重启】为主题,观照着各个领域的“领先者”们。


同时,何君也向大家分享了今年行业的四个重启:第一是院网关系的重启。《囧妈》登陆西瓜视频、《花木兰》开启线上付费点播、华纳兄弟取消窗口期;第二是作品类型的崛起。今年的悬疑题材、姐姐题材以及网生电影都有着亮眼表现;第三是影视作品打开方式的重启。今年短视频的使用时长首次超过即时通讯,短视频也将改变电影营销的格局;第四是人才储备的重启。在所有云模式的内容中,最被看好的是网络视听+教育,考研人数增加了100万左右,其中有10%的考生选择了艺术类,这意味着在经历了疫情之后,文娱行业的人才储备进程将会加快。


Sir电影&毒舌电影创始人 何君


在毒眸联合阿里影业灯塔发布的《中国电影用户趋势报告》中,同样可以看到文娱行业重启的决心。报告以“决策的价值”为主题,这个“决策”既有用户的观影决策,也有片方的供给决策和宣发决策。报告指出,在整个文娱行业都遭受重创的今年,依旧有4.7亿的观影人次,这证明了行业在逐渐复苏。此外,大家最关心的影院恢复情况,也同样令人振奋。1月份,产生票房的影院数量有11079家,而到了今天,这个数字是10564。这意味着影院挺过了180天的寒冬。今年的票房数据在会前定格在176亿,预计将在年底达到200亿。电影行业已经在危机中,正式迎来了重启。此外,作为电影预告片领域的首个奖项,第二届《预告片大赏》盘点了2020年营销效果最优秀的预告片、电影特辑、电影MV及电影花絮短视频。数据显示,视频物料对兴趣转化依旧十分重要,是片方宣发决策中的重要一环。


文娱行业的“抗风险能力”真的很差吗?

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文娱行业,各个领域都在积极做出应变。同时,这也是对抗风险能力的一次考验——疫情之下,如何自救,如何重启?


对于这个问题,新丽传媒高级副总裁、新丽电影CEO李宁表示,“虽然对于新丽这种相对轻资产型、以原创内容为主业的公司来说,市场波动带来的冲击较小。但随着互联网视频的高速发展,我们也要应对整个市场带来的变化。从院线电影到网络电影,从电视剧到网剧,从传统的网台的剧到单网的网剧,都是随着市场的变化而变化。未来阅文和腾讯影业、新丽形成了三架马车共融的联合团队,但我们依然没有背离对内容的注重,内容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所以疫情对我们这些专注做内容的公司来说,影响反而会小一点。”


新丽传媒高级副总裁、新丽电影CEO李宁


核心竞争力同样是青菘影业创始人叶宁强调的方面。在他看来,核心能力和抗风险能力是正相关的关系,“ 第一,要么你有技术的赋能。技术包括平台的迭代、算法,以及很多垂直细分的玩法,我觉得已经非常复杂了。另外一个核心就是内容赋能,内容是一个终极赛道。在影视方面,如果掌握了电影内容生产的产业化模式、类型化模式,就能拥有很强的核心竞争力。如果一个公司掌握了这两个核心能力,再不断迭代的化,它一定会成为巨无霸公司,并且拥有自己的生态系统。”


青菘影业创始人叶宁


五元文化正是靠着这种“核心竞争力”,在2020年抓住了悬疑剧的风口。对剧集公司来说,强绑定平台是增加抗风险能力的有效措施吗?五元文化联合创始人马李灵珊给出了不同的答案:“电影和电视剧不太一样的是,中国电影是2C的行业,但是电视剧是一个2B的,在今天电视剧+网络就几个发行平台。而且我们也不会把精力放在短剧上,或者集中在某一个赛道,而是每个阶段都想尝试做更新的东西。”

五元文化联合创始人马李灵珊


而在电影行业,华人文化集团公司副总裁应旭珺认为,电影内容本身就具有风险和不确定性,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议题。她从实操层面给出了几点思考:“对于内容公司来说,第一是类型的分布,不同赛道和不同类型要有所侧重;第二是现金流的安排非常重要,虽然内容为王,但是更‘为王’的是现金流,一定要安排现金流;第三是要注重网生的内容。网生的内容将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我也不觉得网生的内容永远是一个2B的,未来肯定会是2C付费的模式。”

华人文化集团公司副总裁、东方梦工厂总裁、华人影业总裁应旭珺


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合鲸资本创始合伙人霍中彦给文娱企业提出了一些提升抗风险能力的建议,“电影行业的脆弱有两点,一个是疫情期间不能开工,第二是渠道太依赖线下不能开张。但不用太高估疫情的短期影响,因为生产不是问题,渠道才是问题。现在的电影过于依赖线下,我们投资人习惯用十年的视角看问题,线上化是不可逆转的,而且有加速进行的趋势。我觉得对传统电影杀伤最大的是另外一些东西,有可能是游戏和短视频。也许再过一些年,传统的电影会成为古典艺术形态,就像我们现在去剧院看歌剧和音乐会一样。现在电影的体感已经越来越游戏化,段视频的普及也不断强化用户对内容的即时反馈诉求,这才是生产者可能面临的挑战。”

合鲸资本创始合伙人霍中彦


“狠人”齐聚,重启2020

在行业全面重启的背后,其关键是来自各个领域的“狠人”们。下午,毒眸也首次开设了2020年度十大狠人的演讲专场。他们来自电影、剧集、综艺、电竞等各个领域,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2020年率先按下重启键的人。

新军突起,Z世代领航

在2020的年度十大狠人中,Z世代是一股不能忽视的中坚力量。有的是始终关注着Z世代成长的资深从业者,有的则是文娱行业的年轻血液。


二两是当之无愧的2020年度最狠影迷——今年她总共进了85次影院,观影数量超过600部,时长达到1000个小时。她是电影最忠实的观众,也是千万热爱电影的年轻人的缩影。


“在毒舌观影团(西安分会)两周年庆的时候,我们的活动选择了《一秒钟》这部‘写给电影的情书’。电影中有句台词是‘电影可以放了’。在这一刻,我好像回到了FIRST的露天放映场,回到了济南的电影院,也回到老家那间我第一次看电影的剧场。看电影的时候,我哭了。在今年,电影是我生命中失而复得的一道光,也是我大学迷茫期的一个转折点。现在,它是我的热爱、我的美酒、我的骨血、和我的生活本身。对我来说,坐在电影院,能安安静静地看完一部电影,就是2020最开心和幸福的事情。”

最狠影迷 二两


同样在电影这一领域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记录的还有这位“狠人”,他是毒舌电影抖音号背后的操盘手曹斌成。电影行业从来不缺探索的维度,而他在早已一片红海的短视频竞争中,成功抢滩。历时11个月,毒舌电影抖音号达到了4700万粉丝,获赞8.5亿次。


“我们讲的电影和故事,不止是在娱乐,也不仅仅是传播,更是在改变一些人的态度,甚至人生。我们服务于用户的使命,不止是一个电影的解说者,打发时间的娱乐号,更是一个能够传输优秀价值的内容号。正如毒舌电影抖音号的slogan‘看电影,可以改变人生’。这个slogan,我从3月份起写下,再也没想过新的。因为这就是我们的使命。”

《毒舌电影》抖音号主编 曹斌成


说起Z世代,B站是不能绕过的部分。当《后浪》在央视播放,当“爷青回”成为现象级的热词,当《风犬天空的少年》两周点击破亿,当说唱有了新世代,B站掀起了Z世代风潮,“破圈”也成为2020年互联网热议的话题。在获得这些成就背后,答案到底是怎样?给两亿年轻用户宣传B站的杨亮在演讲中做出了解答。


“整个B站品牌、内容运营都是在视听语言的指导方针下去运作的。如果我们困在短视频、长视频、电影、电视剧、综艺这些品类概念上的话,我们是永远无法把我们自己做出新的东西出来。我们今年做过很多事情,大家有印象的话,比如我们做跨年晚会,比如我们做《后浪》,比如我们做《说唱新时代》,比如我们做《风犬少年的天空》。各种各样的形式都是我们的品牌行为,都是通过视听语言的形式,向用户、市场传递我们的信息。”

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 杨亮


聚焦女性力量

和Z世代一样,今年同样不容忽视的是女性的力量。无论是电影、剧集还是综艺、电竞,几乎文娱相关的各个领域都有女性的身影出现,「她」力量正在逐渐被人看见。


众所周知,电竞是男女比例悬殊的一个行业。作为这一行业为数不多的“女性力量”,潘婕已经陪伴着电竞行业走过数十载。目前,由她创立的LGD电子竞技俱乐部成立超过11年,拿到超过260个世界比赛的冠亚军;目前旗下有五个不同的游戏分部,六个战队,旗下有100多名全职的职业选手。


“在DOTA战队拿到世界冠军时,有很多人问我能否保证其他的游戏项目也做得好?我的目标用户是整个电竞行业的用户,这些年轻人以前可能喜欢玩刀塔,也有可能现在喜欢英雄联盟或者王者荣耀,或者射击类游戏。对于我的俱乐部来说,要扩大我们的品牌,就要保证在各个项目上的运营能力,要保证在各个游戏分部都能遍地开花,取得好的成绩,不断加强我的品牌。所以我给自己定了一个战略,这个战略是横向要不断的扩充电竞项目,纵向上是不断的增加我的收入,也就是品牌变现这一部分。”


LGD电子竞技俱乐部CEO 潘婕


今年夏天,《乘风破浪的姐姐》热播,一群30+的姐姐掀起了“姐学狂潮”。张萌也出现在其中,以演员的身份参加女团选秀,她以一个个舞台向观众证明了自己的“反转魅力”。不仅如此,张萌还有着另一重身份——电视剧制片人。


作为演员,她入行16年,参演剧集40多部;作为“姐姐”,今年她一共上了173次热搜;作为制片人,由她担任制片的《穿越火线》今年在豆瓣获得8.1的评分。


“前几年,我们就有《心术》《离婚律师》这类的作品。但那时,市场的风向还没有吹到现实题材,不过,我们对市场的判断是,现实题材一定会在未来占领观众的心,用作品影响大众,推动社会的前行。后面我还会深耕现实主义题材。同时创新类、年轻向题材也是耀客的另一个产品线,比如电竞剧会是耀客未来的一个重要品类。

演员、制片人 张萌


今年的剧集市场类型丰富,除了女性、电竞题材之外,不容忽视的便是悬疑剧的风潮。而这背后也是一位女性。由戴莹操盘的迷雾剧场,让悬疑剧完成了从小众到走红的跨越。她大胆启用辛爽、陈奕甫等年轻导演,同时也给了张颂文、王景春等一班“老戏骨”更多表演的机会。迷雾剧场吸引了超过6800万爱奇艺VIP会员观看,中剧的崛起重启了整个剧集行业,短剧集成为了可供选择的、新的创作语境。


“迷雾剧场重启了内容的全新的创作模式,让用户和内容创作者有了更多的选择,也让内容更加走向精品化;同时,还重启了平台、用户、内容的关系,快速形成了品牌印迹。剧场初期的时候是剧带剧场,当时迷雾剧场还是0,大家不知道它代表什么。代表好的品牌?好的口碑?好的品相的作品吗?但是随着《隐秘的角落》出圈形成爆款,大家对迷雾剧场有非常强的认知,慢慢播到《沉默的真相》的时候,已经从剧养剧场变成剧场养剧,大家开始对迷雾剧场的内容形成强期待,会觉得迷雾剧场代表品质,我觉得这就是非常好的良性的循环。”

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中心中心总经理 戴莹


电影市场也不缺女性力量。2020年,在线发行出现了巨大变化,原因在于供需关系。电影行业用户需求和内容供给、内容供给和市场容量之间出现了矛盾。而在线发行给了这些矛盾解决方案。爱奇艺作为国内PVOD单片付费模式的开拓者,爱奇艺电影中心总经理宋佳和团队一起率先尝试了电影在线发行的新模式,激发了电影的更多产能。


“一部电影无论是院线发行还是线上发行,都是中国电影产业里面不可或缺的一分子。为每一部电影作品找到最适合它的发行渠道,不断地拓宽新的增收空间、扩大市场规模,为用户持续提供更多、更高质量的电影作品,让用户离不开电影,才是电影生态真正的成功。我相信今天经历的所有是在见证电影历史,我也希望未来能够用科技的进步给电影带来更多的机遇,希望我们作为电影的从业者,能够始终保持探索的勇气。”

爱奇艺电影中心总经理 宋佳


电影行业的年轻化进程

站在2020年末回望,今年是电影行业发生巨变的一年,也是在重压之下,更加年轻和热血的一年。

 

作为今年电影行业复苏之后,全球首批正式在线下举办的电影展,FIRST电影展有效推动了电影在2020年的回归。作为该影展的创始人,宋文一直坚持用电影节的方式去发现中国年轻导演,并为电影爱好者提供一处文艺片的栖息地。多年来,从FIRST电影展走出诸多口碑佳作和忻钰坤、张大磊、顾晓刚等备受瞩目的青年导演。

 

“乌托邦的概念是什么呢?我觉得应该和很多电影人一起撑起这个电影人乌托邦的世界。另外,我也希望乌托邦里面应该有像匕首一样的力量,解决市场上的痛点,同时激励着创作者。我们这个月的月底有360多个项目报了FIRST剧情片实验室,我们大概会选十个,陪伴他们跑八个月。前两天我的同事老在听声音碎片乐队,他有句话,‘沙漠里不长虚弱的草,大海里没有无名之辈。’这句话很好,很能形容FIRST这片土地。”

FIRST青年电影展创始人 宋文


电影节复苏,网生电影也在今年迎来了“逆袭”。作为这场“逆境重启”之旅的见证者,刘朝晖的人生也经历了三次“重启”。今年,投入近4000万成本的《倩女幽魂:人间情》,截至目前,获得了2020年度单平台最高票房,这不仅代表了刘朝晖人生的第三次“重启”,也代表了今年网生电影的重启——从“网大”到“网生电影”,每一次更名都是它逆鄙视链不断突袭的不屈进程。


“网络电影在2020年迎来了全新的局面,有人把这个局面归功于三点:第一就是网络电影的发展确实到了一个新阶段,长达六年的努力,确实有了成果的积累;第二是疫情让一些更高规格的资源看到这个行业的价值;第三是《倩女幽魂:人间情》以最大的勇气和魄力去完成了一次破圈,完成了一次行业探顶,也倒逼了头部的其他公司,甚至平台,开始新的探索。这就是我们最开始做这个项目的初衷。”

吾道南来创始人&CEO 刘朝晖


而除了年轻影人,也有资深从业者“重返年轻”。作为前乐视影业的CEO,张昭在今年重新投入了创业。由他所创立的橘品影业,正是“Z世代中国故事品牌化的讲述者”。张昭认为,中国的电影产业已经迎来了巨大的历史机遇,就是关于2035年的远景思考。而十年之后,Z世代将成为主力消费群体。因此,在张昭的职业布局中,“Z世代品牌电影”将成为电影行业未来的重要补充。


“今天演讲的主题就是Z世代,对他们讲述什么故事非常重要。一个人有很多需求,你满足他什么需求要想清楚。在我看来,真正的需求就是第二、第三档的需求:社交需求和尊严需求,这是现在内容产业未来十年可以发力的需求点。如果还是关注安全需求、生理需求,那就还是停留在娱乐行业,而娱乐性并不是电影这个行业的本质,这个行业的本质是能满足你的社交需求和尊重需求,这才是最最关键的点。Z世代正好是需要这些需求的一代。简单来讲就是做新赛道,这个赛道是针对年轻用户的品牌电影。说句政治正确的话,培养中国建设的力量,数字化。”

橘品影业董事长、创始人 张昭



他们是2020年度各个领域的“狠人”,在疫情来临之时,他们或积蓄能量,或及时应变,或顺势而为,或逆势而行,而在即将到来的2021年,可以预见的是,拥有千千万万个“狠人”的文娱行业,将会焕发出全新的光芒。


收拾身心,自作主宰。以重启之姿告别2020后,我们将继续拥抱变化,整装待发。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2970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相关文章

重启·2020毒眸文娱大会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