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叶宁:电影产业人不能做温室花朵

1月14日 15:09

文 | 张颖

编辑 | 赵普通


叶宁在2020年7月创办了青崧影业,开始了新的电影征程。


在此之前,他已经在电影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几年。2002年进入万达,2008年开始接手院线业务,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叶宁参与了万达集团在电影产业上下游的每一次重要动作,一手带起了万达院线,又打造出品了《唐人街探案》《夏洛特烦恼》等优质项目;


2016年,他深入产业上游,在华谊兄弟负责电影业务。作为制片和出品人的叶宁,四年的时间里参与打造了包括《芳华》《前任3》《八佰》在内的多部爆款影片。


如今,十几年的电影履历已成过去。自立门户后,叶宁觉得自己仍然是个电影产业新人。“公司成立才几个月,很年轻,以前是打开窗户、隔着窗去看外面的风景,现在像推开门直接走进花园,躬身下场,做一个耕作者、孵化者。”


踏进“花园”的叶宁,对于做电影这件事,也不断产生着新的认知。“整个影视产业太薄弱,市场发展很快但产业跟不上,现在一旦冷下来就会发现,怎么(产业)这么弱?现在是中国电影产业的重塑机遇期,要赢得未来,就不能做温室中的花朵。”


毒眸主办的第三届文娱大会期间,叶宁表达了对电影产业的诸多观点,以下为叶宁专访自述。

专访叶宁:电影产业人不能做温室花朵

市场发展太快,掩盖了产业的薄弱


好内容始终是有关注度和市场的,这是我今年更坚信的一点。即使在疫情期间,院线停摆178天,优质内容依然有市场、有观众。


现在中国电影最大的问题,也是最大的机会,其实是优质内容的供给跟不上观众消费的需求。院线电影通过这次(疫情带来的)变化、停顿,可以很明显地发现,接近7万块银幕,上座率才10%左右,说明好的内容供给不够。


在这个情况下,所有的问题都直接指向一个终极命题:如何在中国复兴崛起的大时代背景下,去更高效更高质量的创作生产好的中国故事。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所有成熟强大的电影市场都面对和经历过的阶段,就是走中国电影的产业化之路。


走好中国电影的产业化之路,重中之重和突破口又是类型化电影人才和创作的产业化。过去的十年,中国电影市场获得了奇迹般的快速增长,这种高速增长掩盖了很多产业基础上的问题,产业太薄弱,比起市场的高速增长,反而是明显跟不上的。现在一旦冷下来,就会发现怎么(产业)这么弱?电影产业人不能是温室中的花朵。

专访叶宁:电影产业人不能做温室花朵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产业的薄弱核心问题是类型化电影人才和创作的薄弱。你问行业中的任何一个人,没有一个人不觉得缺好剧本和缺人才的,编剧缺、导演缺、制片人缺,现场专业工人缺,几乎每个岗位和工种都缺人,专业人才缺,创作人才更缺发现一个优秀的创作人才都像在寻宝一样。


而另一方面情况却是,中国高校中设有影视相关专业的有上百所之多,刚毕业的学生却往往很难在市场中很快上手成为骨干,甚而很难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机会。市场对于人才处于饥渴状态,而学校培养的人走出校门进入市场,往往却不好用或者用不上。


这种人才供需的不正常情况,所供的不适合所需的,就一定是产业出现了问题。例如,我们目前大多数的高校教育中往往不重视类型化创作、制作和市场的培养和学习,缺乏案例实践和讲授,没有前校后厂(学生前面在教室上课,后面就到摄影棚内实践),影视是实践的艺术,在这样场景下培养出来的学生不能在市场中快速上手是必然的。


为什么要强调类型化电影的创作?因为只有类型化,才可能有产业化,中国电影市场之大,做强必须靠中国故事的类型化。也只有类型化的成熟和强大,才更能反哺电影艺术,塑造更强烈的作者风格和艺术表达。


类型化是电影产业的基础和基本功,即使是去类型化的艺术电影创作,也是基于对于类型化的掌握和熟练。犹如绘画,没有扎实的写实功底和对于色彩、笔触技法的纯熟掌握,就说要成为一位抽象主义或者当代艺术的大师,那无异于痴人梦话,是违反创作逻辑和规律的。

专访叶宁:电影产业人不能做温室花朵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电影产业薄弱,表现在创作、技术、市场和法规等等各个环节都需要扎扎实实的工作,但其中最紧迫的突破首先应该是内容端,内容是种子,通过内容去联系能达成共识的优秀创作人才,尊重创作和制作逻辑,尊重投资,尊重观众,才有产业这一说法。


我们正在尝试和能认同这些的优秀创作者一道,从一个项目、两个项目……一步步地按照这个逻辑去摸索和打磨。举个例子,一个项目来了,都要先从剧本打磨开始。先把剧本结构和节拍梳理清楚,包括动机、结构、起承转合,主要人物和主要事件,之后再完善剧本的细节,这是类型化电影好用的创作规律。


项目创作阶段,对于剧本的打磨是不断深入和调整的过程,而且还必须同时考虑平衡顾导演主创风格、技术实现、成本和时间把控等因素,只有这些打磨匹配和平衡都基本上七七八八了,才能进入准备拍摄阶段。是不是可以不尊重这样的创作逻辑呢?当然你也可以没有剧本或者胡乱拼凑着就开拍,前些年这样的项目还真不少,但实践证明,这样粗狂的做法一定不能保证质量。


类型化的创作逻辑,就是为了更好的保证质量和生产效率。也有很多在具体项目实践中产生磨合出来的好办法,虽然没有类型化标签的整理和标识,但认真总结起来都符合类型化创作的逻辑。逻辑这东西,不管你是主动认知运用,还是被动摸索实践,符合逻辑的就一定会越来越有效,越来越得心应手,反之,违背逻辑的,一定会越来越迷茫和糊涂。

专访叶宁:电影产业人不能做温室花朵

接下来的拍摄制作阶段,强调和重视品控,是类型化电影制作阶段的逻辑。制作品控包括艺术品质控制、制作成本和制作周期品控。品控非常重要,然而以前电影品控更多是艺术品质的把控,缺乏有效成本和周期控制,带来不少恐怖的超支项目。


对于项目品控的不重视和执行困难,也正是电影产业薄弱的直接反映。这两年市场进入冷静期,越来越多好的项目开始强调品控,在项目实践中创造了很多适合具体情况的品控办法。这会是一个大趋势,市场中投资越来越理性,以后没有有效品控的项目和团队,轻易拿到投资的机会会越来越小。反观快速而默默成长的网生电影市场,头部的网生电影公司都已经有一套符合自己特点和要求的严格品控体系,已经形成他们的核心能力。


做电影产业,一定是尊重投资人,尊重观众的。尊重投资人,代表着尊重项目品控,尊重契约,遵纪守法。尊重观众,代表着在创作时有观众视角,尊重项目市场的宣发逻辑,尊重观众对项目的选择和客观评价。


在高速发展的市场中,人们往往缺乏对于常识的尊重和坚持,却更希望奇迹的发生,这无异于投机取巧。记得多年前上海电影节上李安导演说过的一句话很有道理,他说电影人首先要立志成为一个匠人,有匠心,尊重自己吃饭的本领,才有其他更好的可能,而做好手艺活没有捷径,一定要尊重逻辑,不断积累和实践。


类型化电影项目的逻辑与建筑项目的逻辑有很多相似之处。好的建筑师,项目不仅设计得漂亮,而且一定懂得每一个空间、每一个构件的功能和作用;不仅图纸画得好,还得能建得好,同时还能平衡项目成本、质量和工期;不仅能指导监督现场工人施工,能和施工经理密切沟通,不仅尊重投资人,还尊重和了解使用者的需求。

专访叶宁:电影产业人不能做温室花朵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好的导演不也是一样吗?他必须懂得剧本创作(图纸),拍摄中必须能平衡艺术、成本和周期(质量、成本和工期),能把控制作现场(施工现场),和制片人密切沟通,还能尊重投资,尊重观众体验。


网生电影可以产生优秀作品,成为中国电影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这几天关注到迪士尼一个重要的发布,12月11日迪士尼在线上召开投资人大会,一口气对外公布了50个电影和剧集项目,同时对外透露了Disney+、Hulu和ESPN+三家流媒体平台未来发展的细节。目前“Disney+”平台订阅用户接近8700万,加另外两个流媒体平台加起来付费用户已经达到1.37亿,到2024年,旗下流媒体用户总数达到3-3.5亿,其中Disney+预计达到2.3-2.6亿,并在同年实现盈利,同时迪士尼计划每年推出超过100部新内容。

专访叶宁:电影产业人不能做温室花朵

我觉得流媒体是影视发展的未来赛道,院网融合是必然趋势。


今天,大家已经完全融入和适应电商的运用场景,根据个人意愿和情景,在线上和线下购物中便捷切换,不再纠结一个商品是线上买还是线下买,而5年前大家还在就此喋喋不休的讨论,现在还讨论这个问题吗?不讨论了,因为不可逆转的趋势已经使消费者适应。只要把产品做好,线上能卖,线下也能卖,线下和线上是不可或缺的两种场景,目的都是为了连接消费者来把产品的体验做好。


所以我觉得影视内容,特别是电影,也是一样的。在内容强大的情况下,两个(形态)都会找到各自的定位,变成一个互补的生态系统,这对中国电影产业具有前所未有的意义,是真正能构筑我们产业化的机会。


这个生态系统是什么样的呢?我觉得能给观众带来深度体验的头部内容,毫无疑问更适合在影院放映,小屏替代不了这种沉浸感和仪式感。但是对于很多中小成本的类型化作品,网生一定是大市场,成为中国电影创作生产的腰部力量,通过这个腰部系统,再源源不断向头部内容输送人才和创作,进入影院的场景。

专访叶宁:电影产业人不能做温室花朵

腰部网生的内容,成本可控,类型丰富,专业高度分工,商业模式不断进化,形成符合中国特色的内容产业模式,成为年轻电影创作生产者的主要孵化系统,成为年轻创作者衔接市场和观众的主要渠道。


在腰部成长和成熟起来的优秀创作生产者,进入头部内容的创作生产,开创中国电影类型和艺术的更高表达,得到更大更多的资源和资金投入,不断突破中国电影的纵深边界和票房人次,这些头部内容更多在影院上映,有更高的质量保证和更充分的放映空间,更能保持观众对中国故事的深度体验。如果网生电影的内容体系能建立起来,中国电影才会真正有产业体系和系统。


好的电影不分网络电影还是院线电影,只要足够好,放到网上观众也会去看,放到线下观众也去看,是不同的场景而已,但前提得是好的电影。网生电影只要尊重创作逻辑,一样可以做出优秀的中国电影。


优秀的电影创作生产人才是稀缺资源,是需要不断实践积累和淘汰挑选的过程,健康的产业体系会孵化和帮助优秀年轻的创作生产者完成这一过程。一个年轻的创作生产者,在产业体系的孵化和培养下,是从低成本小项目一步一步向高成本大项目迈进的,特别是类型化电影,成本越大意味着专业配合分工、技术难度、艺术商业平衡难度就越大,年轻创作者没有前面中低成本类型电影的制作逻辑,就贸然进行大项目大类型,犹如拔苗助长,风险极大。这也是创作成长要尊重的逻辑。

专访叶宁:电影产业人不能做温室花朵

目前电影院面对网生融合,必然会有调整,但优质影院和服务永远是硬通货。第一个是结构优化调整,一些地理位置不行的店关停是正常的,留下好的银幕和地点。任何行业的连锁服务实体店,都会随着市场进行店面调整,这是市场逻辑。


第二个调整是服务,电影作为消费产品,现场的客户体验一定要跟上,影院服务要好。从这一点来说,影院是一个连锁服务行业,而且是文化服务行业,要让观众觉得有场景感和客户粘度。


第三个是影院放映的内容要多元化,除了电影以外,(电影院)还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交场景、仪式场景和深度体验场景。健康多元化的符合影院场景内容能放进来,影院的经营模式就会获得新的机会,这是个需要突破的命题。


所以到最后我们会发现,生存得好不好还是靠内容,最后都是内容为王的时代。

专访叶宁:电影产业人不能做温室花朵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观众在变,但对优质内容的要求是不变的”


一个好类型电影的创作者和制片人一定要有观众视角,如果没有观众视角,不能预见观众的体验和节奏,就很麻烦。


好的类型电影有几个环节,第一个剧本要好,第二个拍摄、制作要好,第三个市场宣发要好,第四个命要好。这四点有一个不好,电影都出不来,这个挑战是很大的,因为院线电影是ToC的,有一点不好就垮掉了。


时代在变化,年轻人的喜好也在变化,但是在创作的时候,类型结构永远不过时,类型化的表达方式会与时俱进。


中国人应该算是最会讲故事的民族了,我们独特的文字表达,可以说每个汉字都是一个故事,你看中国传统的戏剧曲艺,都十分懂得仪式感和观众节奏,说书先生的拍案木一敲,观众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聚焦过来了;中间再一敲,就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最后再敲一下,且听下回分解,留下兴趣盎然。每门手艺,如何练唱坐打,如何起承转合,如何和观众互动,一板一眼,可都是传承苦练的功夫啊。

专访叶宁:电影产业人不能做温室花朵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面对不同的时代或者观众,可能在创作上的语言和形式技法上不一样了,但观众对好故事的需求永远不变。现在中国电影观众变得越来越本真、越来越成熟了,他们喜欢看电影,就是喜欢看电影里的人物、电影里的故事,看电影故事里带给他们深深的共鸣和体验。所以现在平台评分9.0的电影,票房一般都不差,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口碑。


以上这些,就都是我鼓起勇气开始创业时的思考,经过这短短几个月,更坚定了这些思考和自己的选择。创业不易,创业后更能感受原来工作在一个体系和平台上是幸福的,因为已经有一套体系一帮人在帮助你。而创业初始,一砖一瓦、油盐酱醋都得从无到有,这份辛苦是不走出来体会不到的。


但是,短短这几个月的开始,已经使我有了完全不一样的认知和感受,犹如推开温室步入原野,大口呼吸,自由奔跑,活力重现。感恩原来万达、华谊工作带给我的经验和赋予我的能量,也很感谢支持和帮助我前行的这么多好朋友和伙伴们,现在青崧还是一颗小苗,我也是一个创业新人,重新出发,并没有太多包袱。

专访叶宁:电影产业人不能做温室花朵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造炉开灶,公司的进展比我原先预计要顺利好多,按照自己思考去实践的一些想法也已经开始落地,陆续开始的项目比原先想的要多,更重要的是业务和项目背后是一帮志同道合、很有能力的创作者。人家说“叶宁自己做公司了,在干什么?”一些业务和项目慢慢长出来后,大家会看见。


第二个更重要的是看不见的,以项目和业务作为切入点,落脚和尝试我的很多行业思考,大家都在做项目,但是背后做的逻辑不一定一样。


第三个就是长期的产业思维,把项目和业务做出来,成长壮大,就可以有更多整合和连接优质资源的可能性。


作为一个第一次创业的电影产业新人,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这个时代给了我们这样一种可能性和机会,坚定前行,做好刚才说到的,扎下根长出苗长成树,你就能得到这个时代越来越多的赋能,就有机会去创造无限的可能性。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3598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