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银幕vs流媒体:全球影业如何在2020年被彻底改变?

1月21日 17:04

文 | 陈镔

编辑 | 张友发


在百年一遇的“黑天鹅”冲击下,全球影视产业格局迎来巨变。


2020年,多国院线在时关时开中艰难求生,不仅票房倒退回数十年前的水平,独属于大银幕的窗口期也摇摇欲坠,将电影发行的主阵地拱手让出。


与此同时,受益于“隔离令”和好莱坞片商的集体转向,流媒体平台的订阅用户和收入齐升,取代院线成为当之无愧的领头羊,牢牢占据行业未来的主导地位。


全球影视产业发展的路线图,在短短一年之内便写下全新篇章。


院线票房一落千丈,流媒体占比超3/4


根据MPA的年度报告,从2005年到2019年,全球院线票房从231亿美元升至422亿美元,进入新世纪以来接近翻番。虽然年增长率基本维持在个位数,但在亚洲、拉美等新兴市场的带动下,整体依然维持平稳上涨的态势。


与此相对,于近年纳入统计的数字播放/流媒体收入开始飞涨,从2015年的166亿美元飙升到2019的487亿美元,首度超过同期的院线票房,同比增幅长期维持在30%以上。

大银幕vs流媒体:全球影业如何在2020年被彻底改变?

在2020年,线下影院关门和线上渠道扩张互为消长,导致全球影视格局发生剧变。


据估算,院线票房蒸发逾70%至115亿美元,已退回到数十年前的水平;而数字播放/流媒体收入则暴涨超四成,696亿美元的预估值不仅创历史新高,更达到同期票房收入的6倍以上。在震荡之中,全球影视产业转变为流媒体一家独大,市场规模占整体比重超过3/4,院线票房则被挤压至12.6%,仅比连年萎缩的影碟销售/租赁略高。


流媒体崛起之势不可阻挡。迪士尼在线下乐园关门时曾一度承压,但随着旗下的流媒体平台加速增长,公司收入和利润在暴跌后逐渐回暖,走出一条先抑后扬的曲线。而专注线上业务的Netflix则稳扎稳打,全球订阅用户数已迫近2亿关口,成为2020年最大的赢家之一。

大银幕vs流媒体:全球影业如何在2020年被彻底改变?

这一趋势也体现在资本市场的涨落上:流媒体龙头Netflix年内涨幅接近64%,与苹果、亚马逊等科技股等量齐观,成为投资者最青睐的标的之一。


年初曾走势疲软的迪士尼,在稳步推进流媒体战略后也涨势惊人,全年累计涨幅达到22.25%;尤其在12月的投资者日宣布全面拥抱流媒体后,迪士尼市值一举突破3千亿美元,稳坐传媒公司的头牌位置。


相比之下,院线股则遭到大量抛售,其中AMC的股价跳水了逾七成,Cinemark也大跌近50%。


流媒体的强势表现延续了之前的增长趋势,院线渠道关闭又促成消费习惯的加速变化,让线上和线下的相对均势被彻底打破;与此同时,用户观看场景的迁移刺激更多玩家加入战局,争夺受众注意力的流媒体大战进一步升级。

大银幕vs流媒体:全球影业如何在2020年被彻底改变?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海外市场上的流媒体平台已接近10家之多:从2019年末开始,包括苹果、迪士尼、AT&T(华纳)和康卡斯特(环球)等巨头纷纷入场,各种流媒体服务犹如“下饺子”般涌现。但新入局者并未就此止步:1月4日,Discovery刚上线旗下的流媒体服务Discovery+,意欲在用户争夺战中分一杯羹;而多年前由派拉蒙母公司推出的CBS All Access正经历改版,预计将于今年推出全新命名的派拉蒙+。


虽然流媒体市场已变成竞争白热化的红海,但“限聚令”带来的独特环境依然让各方受益: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2020年排名前列的流媒体平台都实现高速成长,总体本土订阅用户同比增长50%以上;平均每户家庭订阅的流媒体数量达到3.1项,而2019年则为2.7项。当然,不应忽视“昙花一现”的失败者Quibi:在4月份上线后,主打短时长剧集的Quibi战略失策,用户增长率难以覆盖巨额投入,最终在短短半年后便宣布关闭服务,成为流媒体大战中唯一的掉队者。


好莱坞片商齐掉头,窗口期存续待明晰


此消彼长的格局带来的重大变化是摇摇欲坠的窗口期。


早在全球影院刚开始歇业的4月份,环球影业便不顾院线的强烈反对,决定双线同步上映《魔发精灵2》,成为首部“零窗口期”的好莱坞电影。但彼时北美仅有部分汽车影院仍在运营,《魔发精灵2》绝大多数收益来自线上点播,对窗口期的实质冲击尚且有限。

大银幕vs流媒体:全球影业如何在2020年被彻底改变?

面对行之有年的窗口期限制,迪士尼则采用不同策略绕过既有规则:从5月开始,迪士尼新作《阿特米斯的奇幻历险》、《花木兰》和《心灵奇旅》都选择跳过影院,直接在旗下流媒体平台迪士尼+上线,只在院线渠道保留了《新变种人》和大量重映影片,规避了对窗口期的直接“挑战”。


但对窗口期的最大颠覆者,却是曾被视为院线“救星”的华纳。在其他好莱坞厂商多次撤档之际,华纳在暑期档维持了《信条》的公映计划,为全球影院重启提供了及时的内容供给。但迄今《信条》的全球票房仅为3.6亿美元,对比影片2.05亿美元的制作成本,华纳在院线端预亏恐超1亿美元。


在《信条》票房表现低于预期后,华纳的战略转变开始浮出水面。11月份,华纳首先宣布《神奇女侠1984》将在旗下HBO Max与影院同步上线,成为第一部在流媒体和大银幕同步上线的好莱坞巨制。进入12月,华纳再度在行业内掀起轩然大波,宣布2021年的所有17部影片都将在影院和流媒体同步首映。虽然此后受到来自院线、联合出品方和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等的连番批评,但华纳并未对这一计划有所松动。

大银幕vs流媒体:全球影业如何在2020年被彻底改变?

无独有偶,迪士尼也在12月的投资者日中发布消息,未来每年将制作发行100部作品,其中80%优先投放到迪士尼+,公司战略全面倒向流媒体。但迪士尼尚未变更《黑寡妇》、《丛林奇航》的院线公映日期,未来这些重磅影片的动向仍将牵动行业神经。


在行业格局剧变的背景下,位于下游的放映商也积极采取行动。7月份,AMC影院率先与环球影业敲定协议,将窗口期从75天大幅缩短到17天,并对院线后收益的分成作出规定。在解除后顾之忧后,环球影业接连将《疯狂原始人2》、《世界新闻》等新片投放大银幕,成为院线票房复苏的重要支撑。这是院线首度同意对窗口期作出调整,预示着大银幕的独享放映权已不再牢固。

大银幕vs流媒体:全球影业如何在2020年被彻底改变?

除了在窗口期长度上作出让步外,院线还提出更为针锋相对的方案。在华纳宣布2021年所有新片推行双线发行策略后,北美前十大院线之一的CMX影院便指出,如果流媒体和影院同步上映成为常态,势必将影响到影院的票房收益,因而原有的分账比例就需要调整。即将片方的票房分成从57%下调至27%(相当于上世纪70年代的水平),才能让院线维持足够的利润率。


面对资金实力雄厚的好莱坞片商,缺少内容杠杆的院线处于相对弱势地位,从利益分成的角度切入不失为明智之举。但这一谈判策略能否取得预期效果,仍将取决于院线渠道的恢复状况。


不可否认,影院和流媒体的消长之势早已明晰,但在2020年的极端环境中被急剧放大。未来影院观众的回流将缩窄这一差距,但全球影视产业格局恐已永久改变。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3772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