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电竞需要“劝退”,而篮球不需要?

1月24日 18:47

文 | 刘南豆

编辑 | 张友发


“教练,我想打篮球!”


来自三井寿的一句肺腑之言,一度成为了多少青少年热血涌动时的沸点。时间来到21世纪20年代,这句话被化用成“教练,我想打电竞!”的频率,在逐渐提高。


上周日,一个充满戏剧冲突的话题#电竞劝退业务成功劝退九成青少年#,登上了微博热搜。它起源于红星新闻对成都翼之梦电竞教育的一篇报道,在共青团中央的官博转发后,引发了网友的围观。

为什么电竞需要“劝退”,而篮球不需要?

简而言之,电竞劝退业务是指让想成为电竞职业选手的青少年们,通过模拟体验职业训练环境认识到自身不适合参加高水平电竞运动,知难而退。


据2020年《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报告》调查显示,在未来的择业选择上,“游戏玩家”是17%的未成年人未来想从事的职业,超越了曾经的热门答案“医生”“科学家”等。


想打电竞的少年们越来越多,真正能达到顶尖水平的人却向来有限,于是电竞劝退业务应运而生。在外界的想象中,作为戒网瘾学校的替代品,电竞劝退业务采用了更加平和的疏导方式,是时代进步的体现。


然而,这项业务的发展现状与前景却并不如想象中那般明朗。在事件之外,或许更应该思考的是,在自我正名的道路上狂奔的电竞赛事,为什么仍然需要专门的劝退机制?


从“戒断”变“劝退”


劝退业务的前身,其实是更加偏激的网瘾戒除。


目光拉回2008年,彼时名噪一时的“劝退者”,是杨永信。


在当年,一部名为《战网魔》的央视纪录片,首次将杨永信与他的网戒中心带入公众视野。他是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的医生,使用电击疗法治疗网瘾号称从未失手。


随后,央视新闻调查节目曝光了网戒中心真实面目,对其电击疗法的实际效用与人道性提出质疑。

为什么电竞需要“劝退”,而篮球不需要?

2009年,卫生部发布通知,叫停电击疗法。而“网瘾”的概念,随着时代的发展,也越来越少地在媒介话语中被提及了。


据学者何威、曹书乐梳理的从 1981到 2017 接近四十年来的《人民日报》的游戏报道,发现其态度倾向从 1989 到 2001 年间没有一篇正面报道,到2012至2017 年间负面报道占比仅有 13%。


取而代之的是以电子竞技作为全新的提法,并逐步为其正名。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正式列为体育运动。2022年,电子竞技将成为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电竞越来越为大众所接受。


从“污名化”到“去污名化”的改变,有多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过去流行的游戏形式与如今有较大的分别。从以《热血传奇》、《魔兽世界》为代表的角色扮演游戏演变到如今以《英雄联盟》、《绝地求生》为代表的公平竞技类游戏,电子游戏的爱好者们不是在“被动沉迷”而是在“主动提升技艺”。


其次,第一批的“网瘾少年”们如今已到为人父母的年纪,成为了社会中掌握话语权的群体,他们基于自身的认知与利益诉求,会对游戏与电竞的发展抱持更大的宽容。


比如,英雄联盟S10全球总决赛亚军队伍SN中的Bin选手,他的父亲也是一名英雄联盟玩家,从小就带儿子一起去网吧打游戏,并且为他的职业梦提供支持。这样的故事,放在10年以前,是完全无法想象的。

为什么电竞需要“劝退”,而篮球不需要?

而在电竞逐步被正名的大背景下,防沉迷工作也自然剥离了从前的对抗式因素,转而成为温和式的劝退。


据成都翼之梦电竞教育负责人侯旭对毒眸所述,这项业务开始于3年前,彼时的初衷只是为行业选拔优秀的电竞选手。但在业务开展过程中,他们发现了许多家长存在劝退的诉求,而事实上电竞选手的成材率本身也极为有限,于是便顺水推舟,将劝退与选拔作为主营业务的一体两面来呈现。


具体到做法上,在为期三个月的训练课程中,老师们会在第一个月里以游戏作为共同语言,尽可能与学员成为朋友,逐步了解其沉迷于电竞的内在因素,成为孩子与家长之间的沟通的桥梁。


由于职业选手训练的重复性与枯燥性较强(如吃鸡类游戏的选手会训练一整天开车,枪都不能碰),与普通玩家自由游戏的体验大不相同,许多学员都是自主选择放弃。如果待满三个月,机构会颁发一个正式的评估报告,让学员与家长能够客观地认知到自己能力几何。

为什么电竞需要“劝退”,而篮球不需要?

目前,电竞劝退业务推广范围仍然十分有限。据了解,翼之梦电竞教育2019年全年招收学员100人左右,在2020年因疫情影响线下课程一度处于停摆状态。毒眸从业内其他电竞教育机构了解到,大部分机构尚未开展有针对性的电竞劝退业务,在发现选手天赋有限的情况下,往往会引导他们向赛事ob、赛事运营等岗位发展


据侯旭介绍,市面上更具备竞争力的,实际上是民办教育机构开设的电竞类专业。这类民办教育机构,以学历作为卖点,吸引家长将爱玩游戏的孩子送去其中的电竞专业,消耗无人管教的两到三年青春。但由于其课程开展的专业性有限,大部分孩子都是单纯地在玩游戏,与接近职业选手的目标背道而驰。


值得一提的是,侯旭在采访中表示,时至今日,许多戒网瘾机构仍然没有灭绝,并且其招生能力远超电竞劝退业务。戒网瘾机构虽难以在公开渠道进行宣传,但其招生方式却是通过发展下线,介绍学员拿回扣的形式,在熟人关系之中进行推广的。据侯旭亲眼所见,在成都周边的一家戒网瘾机构中,当期就已经有400名学员。

为什么电竞需要“劝退”,而篮球不需要?

时代在进步,媒介话语在变迁,但在许多人们看不到的角落,蛮荒仍在持续。


从“殿堂”下“人间”


不是每个想打电竞的少年都能成为Bin,自然也不是每个想打篮球的少年都能成为三井寿。那么为何对于篮球、足球等传统体育项目来说,从来不需要专门的劝退业务呢?


核心在于,传统体育项目各级赛事体系分层明确,且体力活动客观上不具备长时间沉迷的条件。


在传统体育项目中,青少年有触手可及的渠道参与竞技,难以造成认知偏差;而电竞近些年的飞速发展,仅仅是集中于顶尖头部赛事的,在基础性赛事推广上远远不足,因此普通玩家没有一个验证自身实力与天赋的平台,容易产生认知偏差。


另外,电子竞技需要消耗体能较少,对于一些自制力不足或者意图逃避现实的孩子,能够长时间沉迷其中,而体力运动会因体能殆尽而被迫停止。


以篮球为例,根据2019年提出的《中国篮协赛事认证实施方案》,我们可以看出,除了最顶尖的职业赛事之外,它也有广泛的专业赛事与业余赛事作基底。

为什么电竞需要“劝退”,而篮球不需要?

而反观电竞少年们,侯旭曾提到,许多前往翼之梦的孩子们只是在小区或者学校的圈子里水平较为顶尖,就开始认为自己能走职业化道路。


试想一下,如果电竞领域同样存在广泛的基础性赛事,可作为青少年业余爱好参加,一方面能让青少年意识到“山外有山”,另一方面也能快速发掘天赋亮眼的选手,类似于电竞劝退这类业务存在的必要性也就自然被取代了。


尤其是在移动电竞逐步兴起之后,从前办电竞网吧赛还需要一个网吧的电脑设备,如今只需要手机就够了。设备门槛的降低,为基层赛事备好了发展的土壤。


而各大头部游戏IP也逐渐开始重视对基层电竞赛事的布局。在2020年王者荣耀电竞战略发布会上,王者荣耀发布了LBS线上战队赛以及城市联赛,将推动大众赛事的发展作为重要战略方向之一。

为什么电竞需要“劝退”,而篮球不需要?

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联盟主席张易加曾在一则采访中表示:“不同部门、不同班级之间通过王者荣耀对抗建立联系,激发所在集体的荣誉感。这跟以前去办班级篮球赛的道理一样,只不过现在有一个更低门槛的选择。电竞项目参与度很高,不管老板、员工,不分年龄性别都可以组队。”


英雄联盟也在游戏内上线了冠军杯赛,玩家可以自由组队,在规定日期参与比赛,体验职业战队一路过关斩将夺得桂冠的快乐。


在一周前落幕的第五届中国体育产业嘉年华上,爱奇艺体育CEO喻凌霄表示,“坚决反对电竞是体育,不管你有没有加入亚运会。”


这句话遭到了不少业内人士的批评,但从另一个角度反思,和体育相比,电竞确实还只有金字塔尖的顶级赛事,缺乏民间赛事的沉淀,还没有成为大众社会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


或许,只有当电竞真正从殿堂中走入寻常百姓家,变成与路边打球别无二致的民间竞技形式,才能真正弥合它与传统体育之间的落差。游戏与电竞的正名化,还有很长的路走。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3825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