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影,如何改变“一九定律”?


网络电影的下一步加速,关键在于内容如何实现类型化创新。

文/七月



回看2020年的网络电影行业,突如其来的疫情带来了不小的宅经济红利,整个行业因此获得了一定的加速发展,“破千万影片翻倍增长”、“提质减量关键期”等字眼成了最热的年度关键词。


与此同时,网络电影行业的“久病”依然存在。尽管整个行业明确提出了“内容精品化”的目标,但大部分影片的内容质量仍有提升空间,动作、奇幻等大热类型题材仍是绝大多数项目的优先选择。这带来的问题不仅仅是审美疲劳,单片单平台分账票房的天花板也多年未曾刷新。


显然,对于更关注内容的网络电影而言,接下来应该如何进行创新、提高质量,成了整个行业需要思考和探讨的一个重点问题,也是整个行业的未来发展需要迈出的“下一步”。


(左:总制片人张磊,中:制片人田宓,右:导演牛森)


通过对话《格斗武姬》的总制片人张磊、制片人田宓和导演牛森,能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重新了解网络电影从业者进行了哪些行业思考。尤其是,近日已在西双版纳开机的网络电影《格斗武姬》,其创作过程始终没有离开“创新”和“内容”两大关键词。这个项目的出现,很大程度上将给网络电影接下来的类型化创新带来更多的参考经验。



1

内容先行、商业后行


侧重点在于一剧之本。



回看网络电影的发展过程,从最开始的野蛮成长期到接下来的去“大”变革和提出“精品化”,再到如今迈入了提质减量时期,整个行业的发展较为直观。尤其是今年,网络电影行业更是实现了不小的加速蜕变。


根据《2020年中国网络电影行业年度报告》显示,2020年共上新网络电影769部,较2019年减少了13部;正片有效播放1000万以下的影片共530部,同比减少了103部。显然,在“提质减量”的大趋势下,整个行业已经充分意识到了“内容精品化”的重要性。


不过,以2020年分账票房TOP20的网络电影为例,豆瓣评分过及格线的只有一部,近半的影片豆瓣评分不足5分,尽管整个行业告别了粗制滥造的时代,但内容质量还有不小的提升空间。


对此,网络电影《格斗武姬》的总制片人张磊指出,由于网络电影的本质属性是商品,逃不开赚钱的最终目的,“大多数网络电影项目的侧重点往往还是商业先行、内容后行,可能首先考虑的是做什么内容挣钱,质量和创意很容易落后”。


(《格斗武姬》于凌的扮演者潘霜霜)


实际上,从动作类型的《格斗武姬》来看,创作思维已经发生了一定的转变,采取的是内容先行、商业后行的路径,进一步追求内容精品化。以剧本为例,《格斗武姬》的文戏必须过关,导演牛森透露,剧本至少进行了15、6次修改,“像女主是当下比较酷飒的独立女性,她的台词和行为要完全符合人设性格,且成长故事是完整合理、能引起共情的,希望给到每个演员的角色是他们能够相信是真实存在的”;到了动作戏,选拔的主演“像洪冰瑶是自由搏击的爱好者,基本都是有专业水准的”,并全部要求拍摄前集中式培训,而动作桥段设计也在拳拳到肉的“实打”基础上尽可能地创新,能够明显区别于传统的网络电影动作戏。


在张磊看来,先把内容质量和创意做好,并不影响“钱途”,“如今的市场决定了内容才是核心,没有好的内容,商业是跟不上的”。不难发现,《格斗武姬》这种创作思维的转变,某种程度上更符合网络电影追求“内容精品化”的发展要求。


与此同时,张磊对《格斗武姬》这个网络电影项目的定位十分明确,“通过内容来让观众认识我们的演员,而不是通过大咖演员来带动我们的故事”。这也是侧重点放在内容上的一种体现。



2

从“观众看不懂”到“观众没看过”

不重复市场已有的内容。


(近日,《格斗武姬》已于西双版纳举行了开机仪式)


对于网络电影而言,整个行业从爱奇艺率先提出了“网络大电影”的概念发展至今,类型题材扎堆、审美疲劳等行业困境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话题。


像是2016年左右的网络电影市场,在一部《道士出山》的引领下妖魔鬼怪盛行,魔幻题材影片成了热门;在近两年的市场上,大多数的网络电影主要集中在动作、奇幻、冒险等大热题材类型。


由此可见,对于网络电影行业的创作者们来说,他们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已经从较为早期的“观众看不懂”,变成了如今的“观众没看过”。如何实现内容创新,已经成为整个行业绕不开的发展路径。


从这个角度来看,《格斗武姬》的最大意义便在于,影片在类型题材和审美风格层面进行了一定的创新尝试:融合了现代化的赛博朋克元素,画风偏向于漫改风格,并在视效上参照游戏CG的形式进行呈现。


总制片人张磊表示,创作《格斗武姬》的初衷就是“尽可能地区别于目前的主流项目”。因此,包括他在内的主创团队希望,《格斗武姬》这个项目的试水能够在网络电影市场上打开一条新的竞争赛道,并能够推动更多新赛道的不断出现,“接下来可选的类型题材能不能更广泛一点,不再跟风市场上过度开发的重复去做”。



不仅如此,在上述创新的基础上,《格斗武姬》或许还能在挖掘新观众方面实现更多的价值。在导演牛森看来,网络电影创作者们不能弱化当下观众的审美,未来网络电影市场的主流观众肯定是看漫画长大的90后、00后,但这些审美超前的年轻观众很多还没能成为网络电影的受众,“《格斗武姬》的赛博朋克元素和漫改风格才是在努力跟上他们的审美,这种尝试很有可能会吸引到不少之前没有关注过网络电影的年轻潜在用户,比如长期看B站的群体会不会关注到《格斗武姬》的审美尝试”。


值得注意的是,《格斗武姬》在观众定位上也十分明确。制片人田宓提到,“商业属性决定了这个项目在覆盖了主流受众的前提下,才能够考虑培养一部分新用户”,所以《格斗武姬》是以当下网络电影市场主流的男性观众为主,兼顾喜欢动作这一类型的女性观众。而在后期的营销宣传上,《格斗武姬》也会主要争取女性观众中的这部分“喜欢”群体。



3

网络电影市场

正处于1:9的淘汰率

努力站到1的行列。


(《格斗武姬》的主创现身西双版纳的开机仪式)


尽管对于张磊、田宓这样的从业人士来说,三大视频平台在不断地升级分账模式,又有了疫情带来的“加速”发展,网络电影市场的“分账模式红利期才刚刚开始”,但题材集中化、审美疲劳等问题带来的是,整个市场的不少竞争力主要挤在这部分类型题材的有限大盘内不断内卷。


以单片单平台的分账票房为例,这一记录的最高保持者突破了5700万的体量,虽然之后上新的网络电影超过了1551部、破千万影片数量多达107部有余,但这一记录从2018年至今尚未被刷新。显然,网络电影这种有限空间内的激烈竞争,很大程度上导致分账票房的“天花板”难以被刷新。


与此同时,突如其来的疫情实现的加速不仅仅作用在行业发展上,还在于网络电影市场的优胜劣汰进程上。这一点往往有所被忽略。


对此,总制片人张磊透露,除了对比网络备案项目数量和实际视频平台上新数量,目前网络电影市场正处于1:9的淘汰率之外,高碑店的不少后期制作公司在疫情期间被迫倒闭,“行业主动进行这种加减法,跟有没有疫情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疫情加速了它的进度而已”。



因此,对于网络电影行业来说,如何在1:9的淘汰率中努力站到1的行列,成了接下来需要思考的重点问题。从长期来看,这决定着其本身能否在市场上拥有更多的生存资本。诚如张磊所说的,行业优胜劣汰带来的是良性竞争,真正的票房收割还是落在了内容本身,这固然是一件好事,“不够了解市场、没能用心做内容的早晚会被淘汰”。


尤其是,网络电影已经告别“低成本”时代,制作成本在600万以上的影片从2017年的1%上升至2020年的34%,制作成本300万以下的影片由2017年的94%缩减至2020年40%——“缺钱”已经不再是内容质量不佳的最主要原因。那么,未来网络电影行业的发展,更关键的在于内容上如何把类型化的创意打开。


在导演牛森看来,国内外都有过很多低成本、高质量的项目,“比如我刚看过的一部影片《活埋》,一位演员在棺材中仅靠一个打火机就能撑起来90分钟的内容,还很好看,所以成本只是一方面,创意和类型化才是关键”。《格斗武姬》已于日前在西双版纳正式开机,西双版纳的民族特色与赛博朋克元素的现代气息有着一定的对立性,两种不同风格之间的融合难度不小,“如果这点新东西能够带来足够的新鲜感,或许会在当下的市场上跳出来”。


由此来看,《格斗武姬》所做的尝试始终围绕着“内容质量”和“创新”两个方向,这极大程度上能够在探索未来的进一步发展层面,给网络电影行业带来新的思考和更多的参考经验。



本文为作者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4624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点击了解更多
影响有影响力的电影人
扫码关注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