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作创作中的七个“故事”基础架构

学习电影过程当中,特别注意影片的“故事”性。

下面为大家总结了七个电影剧作中通用“故事”架构核心。


一 善与恶


只要是人的存在,就有善恶。


善恶的东西是基本核心的叙事价值,是叙事的重点,我们怎么在故事当中把善和恶:合理的,合情的,合法的写的,这个令人回味,令人叹息,或者是令人叫好,都是我们需要大家学习和锻炼的。

善恶可以正着写:不是说没钱的人就是善,有钱人就是恶的。也可以反着写,有钱人是很善的,没钱人倒是反而很恶的,在艺术创作当中没有正规律的东西的羁绊;也可以反规律;不是说有钱的人,他的命运就一定是一帆风顺的,也可能写的非常曲折。


《聚焦》 导演: 汤姆·麦卡锡 主演: 马克·鲁弗洛 / 迈克尔·基顿


《聚焦》拿下了2016年第8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原创剧本”两座小金人。


波士顿环球报的编辑,偶然注意到了一起“神父性侵儿童”的旧案。敏锐的他立即指派自己麾下的新闻调查小组,去看看这堆旧料,是不是还能挖出啥新货。结果,让人瞠目结舌的结果真的出现了!这起看似小小的案件的背后,居然牵涉出了一系列超出他们想象的黑暗与肮脏!而这背后盘根错杂的势力,早已远超他们的想象!


“神父”代表着至善的形象,却被挖出“性侵儿童”至恶之事!当生命与正义出现冲突时,你该去维护什么?在这部电影里,有一群新闻人,告诉了你答案。


《归来》导演: 张艺谋 主演: 陈道明 / 巩俐 / 张慧雯


特殊年代“恶”的代表:逃跑回家的劳改犯陆焉识一心想与妻子团聚,却被亲生女儿告密,再度被抓。等到数年后彻底平反,陆焉识终于能回家时,才发现妻子已然失忆,不认识他这个人了。此后余生,妻子都在等一个“陆焉识”。她只记得每个5月号要去车站接他,只可惜她永远接不到。


而陆焉识则都用余生陪着妻子,纵然她再也记不起他是谁。这样的两个人,相对不相识,却也成全了一世的白首偕老。而相濡以沫,就是人间最大的一种幸福。


《绿里奇迹》 导演: 弗兰克·德拉邦特 主演: 汤姆·汉克斯 / 大卫·摩斯


这部改编自史蒂芬·金同名小说的电影,由《肖申克的救赎》的原本人马打造!


冷山监狱来了一个奇异的囚犯。他外表高大恐怖,举止却温和柔软。他寡言少语,却时常满眼泪水,浑身大汗。更怪的是,他到来后,冷山监狱发生了许多奇妙的事情。身患重病的人,因为他而痊愈。濒临死亡的动物,因为他而起死回生。


他是谁?他做了什么而被抓进来?他又为何在监狱里一心求死?在这方小小的监狱里,人性的极恶与极善,依次上演。


二 爱与恨


人有感情,就会一直纠缠于爱与恨!

无论出于什么动机,无论何种性别,可以对人,对事,对家,对国的爱与恨!

爱恨的描写,通常要进行充分描写,什么情况下产生了爱,什么情境下生成了恨,要阐述爱与恨动因是什么,出发点为何,也要让观众知道爱和恨的过程是什么,他殃及了谁,造成了什么,然后影响了什么。


爱恨情仇,是一个惯用的“故事”设定,这个“故事”,可以令电影在细节上有很多的呈现,现在的编剧的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就是在写爱和恨的过程当中,太过单一。


 《大话西游》 导演:刘镇伟 主演:周星驰 朱茵 吴孟达 莫文蔚


《大话西游》中,孙悟空与紫霞仙子的爱恨交织,曾经打动了多少人,紫霞仙子为了自己的爱情,她可以不顾一切。当孙悟空看到他心里留下的那滴眼泪时,终于明白自己爱着紫霞仙子,却为时已晚,因为那时的孙悟空已经不再年少轻狂,不能再为了爱情奋不顾身。 

三 贫和富


在社会告诉发展的当下,贫和富仍然是一个突出的对立矛盾。


为什么会一贫如洗?贫穷后会是什么样?为什么富,富了以后会是什么样?

穷人一夜成名,然后又一夜回到零点,就是就是我们要研究这个平和负的造成的原因所所带来的这个对人物命运的这种坎坷。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导演:丹尼·博伊尔、洛芙琳·坦丹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故事建立在“贫与富”的对立中而起。


影片故事线其实简单,但叙事方法把简单的故事渲染的丰富、曲折。叙事线索有三条,参加电视竞赛的男主角;警局里解释自己没有作弊的原因;闪回中展现的悲惨经历。贫民窟的脏乱差和男主角在类似淤泥中不染纤尘的成长和对爱情的虔诚执着,构成了影片的整体情节冲力。

 

四 生与死

 

生和死是我们每一个人生命历程中都要经历的。

有的人因宗教信仰,视死如归;有人心中认为:脱胎到世上,是来受惩戒的;那么电影“故事”中,要如何写生和死呢?

 

西方电影中有一个这个不成文的规律,就是当矛盾化解不开时,就让一个人去死去,抑或情侣之间某人,成为了病床上的植物人,这等于是死了。


五 情与仇


情和仇:是因恨得仇,还是因情得仇?抑或因仇得情,还是因恨得情。 

这个在电影“故事”写作过程当中,实际上是绑着人物而推进的,借而使得人物的描写是立体,饱满。


《寄生虫》 导演:奉俊昊


近期,人物塑造复杂化,反转化的电影中,韩国的《寄生虫》,是非常值得推荐的! 

寄生虫里边儿的几个人物,与故事的构架,从贫和富问题,到爱与恨,情与仇多线并推,形成共治,在整体电影结构当中发挥了细节烘托的作用。


六 男与女


男和女,是一个非常大命题,是一个共荣或者矛盾共体。

那现在电影,也出现了男男、女女的形象,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在写男,男之间,男女之间,女女之间的矛盾冲突和控制时,要符合中国的国情。


《断背山》 导演:李安

北京电影学院张会军院长采访李安导演时,特别谈到了关于《断背山》的创作过程。


李安表示:写《断背山》,是他发现两个男人之间的友情是能够长久的,当两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有钱的男人不会唾弃没钱的男人,也不会构成对他的心理压力,不离不弃。我也是为了争取这部分市场,我们在写作的时候,但是我在影片中,虽然会涉及,但尽可能的在电影当中还是要避开关于性的这个点;


七 权与贵

 

权贵之间,比如律政的题材,实际上权与法,就是权和贵的问题。

是否是贵就会有权?是否有权就一定会贵?在影片“故事”描写中:“贵族”包括领导者和管理者架构通常会指向“权与法”。

 

我们常说:合情不合理,其实在“权与法”的矛盾冲突中,都逃不脱一个16字法则,

即:合情不合理;合理不合情;合理不合法;合法不合理;

 

所有电影当中,对这七个方面16个字实际上都逃不脱了,有人戏言这就是人类的宿命。

当电影“故事”中,出现人类情感纠缠的时候,都会遇到这16个字,都会遇到这七个方面的问题,而“故事”的精彩与否,就是看作者将这个故事桥段,以及“故事”的延展过程当中,如何运用上面的“16字决”去解构这个“故事”了。

上述,总结了在电影“故事”创作中的“七大”基本核心应用。


故事”的中心是人物,而作为人物的生命与故事讲述者的生命是共通和贯穿的。


社会生活中最不幸的是,自己有时难以理解自己;

而社会现实中最有意思的是,我虽不是你,但有时却能理解你。

---这就是一个影视“故事”的魅力


故事的讲述可以帮助人与人,人与世的沟通,无论熟悉陌生,人们的情感总能在故事中平衡。


【精彩预告】

2021年,【中国摄影师社群】3月直播开讲啦!

⭐ 3月 开讲嘉宾: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主任:张先教授

3月16日 19点 课程主题:

续费请点击:c7o.cn/yEn


了解更多详情,欢迎扫码咨询:



本文为作者 幕后英雄—薄荷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5126
相关文章

中国摄影师社群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