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远程”与“虚拟”了没?—新冠疫情时代下好莱坞电影制作的进化

2020年初,全球都被笼罩在新冠疫情之下,彼时似乎一切都进入了停摆状态!而电影制作行业更是深受影响。但是,电影人不会甘于停滞,他们运用最新的技术,又让电影制作“机械组”重新高速运转起来了。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

拍摄的第一天,一切都准备好了。用于虚拟拍摄的动作捕捉舞台与LED幕已经就绪,预渲染的内容已加载。防疫措施都已设立:一次不超过十人留在片场;在室外安排好了服化道部门专用的帐篷与拖车。现在只有一个问题——摄影指导刚发现他曾暴露在病毒环境中,即便目前还没有出现任何症状,摄制组还是采取了最谨慎的应对措施:他不能来片场。(电影主角般的免疫力是不存在的!)

因此出现了一套新的防疫方案。摄影指导通过视频连线监看拍摄,并打电话给现场制片提供意见——现场制片会通过对讲机将意见传给助理导演,助理导演又会将意见传达到导演和工作人员。拍摄工作得以继续进行,日程保持不变。


上述例子发生在一部小型独立电影的制作过程中。在当下的新环境中,电影制作人们正将一些尖端科技应用在工作上。然而,最终,一部好用的旧手机依旧是不可或缺的。

如今“远程”是从前期到后期的所有制作环节中最重要的词之一。

远程会议、勘景、监看、浏览每日样片、调色、剪辑——高清网络交互连接性能的提升使得上述所有工作环节都有所裨益。

同样的优先级也适用于片场——诸如远程调光板和远程镜头控制之类的现有技术,当初是为了效率和便捷而设计的,现在则可以用来保持剧组工作人员与演员和其他部门之间的安全社交距离。电控头甚至摇臂都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

虚拟制作技术的突破性进展,在此前被用于扩展故事的世界,如今则可用于减少演员和剧组工作人员可能承受的健康风险。在人员不多的情况下,依靠一个不大的动作捕捉舞台,也能拍出宏大的世界。并且这些技术已经开始被应用在规模较小的制作中。


《后翼弃兵》:Light Iron与远程调色  伊恩·马克斯

热门网飞迷你剧集《后翼弃兵》由史蒂文·梅兹勒(Steven Meizler)任摄影指导。在新冠肺炎大流行迫使电影工业近乎全球停摆时,该剧才刚刚开始在纽约Light Iron公司进行调色。


Light Iron公司为网飞迷你剧集《后翼弃兵》提供远程调色。


《后翼弃兵》主要是在柏林拍摄的,同样身处柏林的Light Iron的每日样片调色师亚历克斯·加西亚(Alex Garcia)手头配备有一套Outpost片场每日样片处理系统,并在拍摄地附近的Cine Plus办公室工作。


本剧的主要摄制工作是从在多伦多的为期五天的拍摄开始的,当地的每日样片调色师雅各布·多福诺(Jacob Doforno)使用的是早前在柏林做摄影测试时加西亚创建的同一个Colorfront Express Dallies项目数据库。加西亚说:“感觉就好像我们在同一个场地里工作——即便我们实际相距数千英里。”


当封锁规定于三月份生效时,Light Iron公司就已经在利用Streambox和T-VIPS等工具向远程工作流程模式转变了。负责本剧离线剪辑和最终调色的工作人员原本在纽约的Light Iron公司租赁了设备和空间来工作,但居家办公令使他们受到了影响。不过仅用一个周末,Light Iron公司就将最终调色师史蒂文·博德纳(Steven Bodner)和剪辑团队转移到了异地,继续他们的远程工作。


Light Iron给博德纳配备了成套支持4K HDR流程的工作环境,包括一个lackmagic Design的DaVinci Resolve调色台和50TB 的加密存储盘。影片最终采取4K HDR杜比视界技术完成,工作过程中则用到了Streambox Chroma+和Moxion来远程监看HDR画面。




文本框: 图片由查理·格雷(Charlie Gray)拍摄,由网飞提供。

在前疫情时代,Light Iron公司的远程工作流程是以最终调色环节为中心构建的,调色师身处一个城市,导演或摄影指导身处另一个城市,如此远程协作。“感觉我们在过去九个月里比过去九年实现了更多的增长和变化。”费林说:“现在我们正进入这样一个时代。我们的公司设施成为了媒体文件的存储中心,不管身在何处,创意人员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外围设备连接到那里。”


Light Iron已经在纽约市推出了额外的远程离线剪辑租赁服务,并计划在今年进行有针对性的区域扩张。Light Iron公司也开始部署Outpost遥控系统,这使得Light Iron的每日样片调色师可以远程控制整个片场Outpost系统,不管地理距离有多远。


“远程后期制作将会继续存在。”费林说:“借助最少的带宽,调色师、剪辑师和每日样片团队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开展工作,减少片场或办公室的人员数量(这是疫情时代的要求), 同时实现快速周转。随着我们更好地实现互联互通——比如推出5G——更多的大门将会打开。”


展望未来,费林预测,后期制作会演变成兼有远程与实地的模式。客户们还是会回到公司的设施来,因为相较于近来摄影指导和导演预览调色成果的厨房柜台或家庭办公室这样的场所,公司提供的环境是校准过且完全可控的。


与此同时,“我们喜欢探索新技术,以及它们如何能让我们更好地合作,”费林说:“最困难的部分是,随着更多技术的发明,我们不得不每24小时重塑自己。让我们看看未来六个月会发生什么。”


Arri公司 整合先进技术 诺亚·卡德纳


阿诺莱德电影技术公司(以下简称“Arri”),作为摄影机、镜头和灯光设备的顶级制造商,长期以来一直从虚拟制作中获得极大的收益。在迪斯尼综合流媒体平台Disney+的开篇大作电视剧《曼达洛人》中,就已使用Arri的Alexa大画幅摄影机在多面LED幕墙上捕捉镜头内的视觉特效场景了。


Arri灯光通过数字多路复用(DMX)和无线协议进行远程控制,让虚拟布景与远程操作实现同步化。最近,Arri在其位于加州伯班克、德国和英国的设施中都搭建了拥有LED幕墙的摄影棚,以协助其研发工作。

“我们清楚这种创作过程的转变所带来的优势,因为它将我们的摄影机和灯光都纳入了一套综合性的技术方案中,”Arri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以及ASC协会会员格伦·凯纳(Glenn Kennel)说,“我们一直在追踪很早就采用虚拟制作的客户,并且支持工业光魔公司(ILM)为《曼达洛人》设计和制作的特效,但直到新冠疫情才真正提高了我们对虚拟制作的兴趣。”




文本框: 图片由Riot Games公司的大卫·李(David Lee)拍摄。

ASC协会会员兼Arri战略业务开发和技术营销副总裁史蒂芬·乌卡斯-布拉德利(Stephan Ukas-Bradley)补充道:“在伯班克搭建的影棚有一面25英尺长的弧形LED幕墙以及两面8英尺长的侧墙,整个影棚的高度是15英尺。


这些LED幕墙都是安装在带脚轮的支架上的,这样便于我们灵活地移动它们。这个影棚并不是作为商业用途的设施,而是为了让创作人员参与进来,证明这种拍摄方式的作用。同时,有了欧洲的影棚,我们还可以比较不同地区的制作团队的工作经验,看看自身瓶颈在哪里,希望能解决这些问题,让一切变得更简单、更经济、更有效地工作。”


Arri还致力于提高人们对其产品远程功能的认识,这为规模较小且分散的工作人员提供了便利。凯纳解释道,一旦设备在某个实景被设置好,并连接到安全的网络,视效总监就可以远程指导、加载图像以及控制摄影机。


Arri摄影机接入协议(Camera Access Protocol)使其合作伙伴计划中的开发人员有能力通过互联网连接或捆绑式蜂窝网络控制Arri摄影机的许多方面。“我们还必须保证适当的安全性,然后才能在这种环境中完全启动远程工作流程,”凯纳说,“内容制作者和摄影棚当然都非常注重其图像的安全性。”


Lux Machina公司洞察行情并做出改进  诺亚·卡德纳

Lux Machina是一家专门从事虚拟制作的技术咨询公司,并且通过提供LED屏幕和基础设施(影棚和对工作人员的监管与运作)来推动实时视觉特效的应用,比如包括奥斯卡和艾美奖在内的颁奖典礼现场直播,《遗落战境》、《侠盗一号》和《游侠索罗》等剧情片,以及《曼达洛人》等电视剧。

“英雄联盟”2019世界锦标赛四分之一决赛LED舞台由Lux Machina设置。


“在新冠疫情期间,我们已经进行了三四次完全用LED幕墙来拍摄制作,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Lux Machina联合首席执行官菲利普·加勒(Philip Galler)说,“(我们正在追求的)一种拍摄新途径是与技术公司在LED影棚方面进行合作,帮助它们实现研发目标。人们会设想LED在镜头内能做什么以及不能做什么, 或者搭建一个LED影棚的难易程度,或者它的预计成本。所以我们在培训以及引导人们了解整个制作过程上花了很大一部分的时间。”


加勒指出,这场全球大规模爆发的疫情使它们公司对整个行业有了意想不到的理解和改进。“多年来,我们一直要求制造商改进的东西终于实现了,比如HDR和高帧率,比起现场直播,这些技术对电影制作而言更为重要,”他说,“除了改进技术,它们别无他法,但在这之前没有人愿意为之投入过多精力。在某种程度上,是这次疫情所引发的行业危机促使拍摄工具得到进一步改良。


“由于我们过去都习惯比别人工作更长时间,因此这个行业还有一个巨大的心理健康问题。而这种远程工作的情况迫使我们很多人来思考如何使生活与工作之间实现更健康的平衡。我们已经找到了适应在家工作且有效投入到主要制作过程的方式,我希望这能帮助我们解决一些心理健康问题。



文本框: 左上图由XD Motion公司提供,左下图由Mels制片厂与后期制作公司提供。右下图由Dimension Studios和DNEG公司提供。

“几年前,”加勒补充道,“我会说制作过程中有些角色永远不能远程完成,但现在我想我们已经意识到我们没道理再用以前的工作方式了。”



Mels Studios将重心转向虚拟制作 诺亚·卡德纳

一开始,面对新的防疫安全要求和规定,位于加拿大蒙特利尔市中心附近的Mels制片厂与后期制作公司(Mels Studios & Post-Production)发现自己大部分的常规制作业务都在大幅减少或者完全陷入停滞的状态。于是,Mels寻求创新,找到新的支撑点。

Mels制片厂与后期制作公司在某个影棚拍摄虚拟制作片段。


2020年10月,Mels搭设了一个LED幕墙摄影棚用于虚拟制作,打造镜头内的视觉特效。拥有电子游戏工作背景的Mels总裁马丁·卡里尔(Martin Carrier)带头支持这项新的电影制作技术。“甚至在这次疫情带来的危机爆发前,我就看到了实时游戏引擎技术的巨大潜力,比如Epic Games游戏公司的虚幻引擎(Unreal Engine),这种技术会以一种非常动态的方式为电影制作带来生命力,”卡里尔说,“我们有一个摄影部门、多个后期制作及视觉特效团队。虚拟制作积极主动地将这所有的领域结合在了一起。”



Mels的合作对象是Epic Games游戏公司以及加拿大演出灯光和舞台设备公司Solotech,后者提供了艾比森(Absen)M2.9 的LED显示屏,厚度为2.9毫米。Mels从一个用以验证可行性的屋顶场地开始尝试这项技术,然后迅速转向迭代到了更大版本的LED摄影棚。“这项技术突然打开了那扇门,让我们可以拍摄更具异国情调的场景,而这些场景的拍摄成本过高,根本无法通过其他方式实现,”卡里尔说,“它在剧本方面则释放了更多的创造力。”


Mels提供的虚拟制作是一项整体承包的服务,还可以将外部供应商整合到它们实时的准备过程中。“对于刚接触用LED墙来打造镜头内视觉特效的制作者来说,拍摄前必须做大量的准备工作是他们要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卡里尔说,“这项技术完全颠覆了传统视觉特效的呈现方式,但非常值得,因为一旦你在现场拍摄,你和你的摄影指导就可以确切地看到镜头内所呈现的效果——而不是等待几个月才开始的后期制作。”


在考虑若疫情最终结束,制作者对LED幕墙和镜头内视觉特效的兴趣是否会减少时,卡里尔建议Mels全力投入,争取有个好结果。“我们最近合作的一位摄影指导在(虚拟制作)摄影棚里说,‘在一天结束时,我可以确切地看到每个镜头的效果是如何呈现的,这是我在绿幕上永远不会看到的。’这让人很难再回到过去,因为艺术家们要在作品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他们希望对自己呈现的影像更有把握一点。”





邦腾科技:远程但可控 诺亚·卡德纳

邦腾科技(Brompton Technology)是一家为直播活动、广播电视和电影行业开发制作视频处理产品的公司。视频处理架起了游戏引擎和实时渲染画面和LED幕墙之间的桥梁,因此在LED幕墙虚拟制作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邦腾的全球团队包括位于洛杉矶的区域技术经理肖恩·谢里登(Sean Sheridan)以及位于英国的技术项目经理亚当·卡拉韦(Adam Callaway),两人对于公司的虚拟制作业务来说不可或缺,并且在新冠疫情期间与客户保持着稳定的合作关系。“新冠疫情对虚拟制作的积极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卡拉韦说。

“由于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我们很快便找到了解决方案, 可以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继续为客户提供服务,”卡拉韦继续说道,“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我们现在完全采用虚拟技术来运营关于我们处理器功能的培训课程。我们在伦敦建立了一个远程影棚基地,而我们的技术团队从世界各地都可以访问。例如,肖恩可以从洛杉矶控制它,然后给澳大利亚的客户进行演示。(这场在全球爆发的疫情)改变了我们的运作方式,也带来了新的挑战,但我们已经迎难而上。”


谢里登补充道:“要支持新的虚拟制作和电影市场,更多的是要进行思维方式的转变。随着LED屏幕越来越多地被应用到这个市场,我们希望这项工作能够继续下去,但也希望看到我们其他领域的业务回归。”




DNEG和Dimension Studio扩展现实 伊恩·马克斯


2020年初,双重否定视觉特效公司(DNEG)的联合创始人 兼创意总监、(电影《星际穿越》、《盗梦空间》、《黑暗骑士》)视觉效果总监保罗·富兰克林(Paul Franklin)开始制作一部故事短片,他打算将其导演成一种沉浸式的扩展现实体验。


通过英国的非盈利机构Digital Catapult——一家早期采用先进数字技术的政府机构——他联系到了Dimension工作室的联合总经理史蒂夫·杰利(Steve Jelley),杰利帮助他利用Epic Games游戏公司的虚幻引擎和LED摄影棚技术来开发其虚拟制作项目,在Dimension Studio与DNEG自己的虚拟制作团队的合作中,两者作为同一个虚拟美术部门,实时管理现场工作流程。


在Dimension Studios和DNEG公司合作的短片 《Gunslinger》的拍摄现场。


对于富兰克林来说,这种合作关系似乎是天作之合。“Dimension在现场演出和虚拟现实方面有大量实际操作的经验,”他说,“而DNEG的经验主要是确保数字内容适合制作,以及色彩科学、摄影机和镜头都能协同工作。”


富兰克林制作的核心是想要融合两种不同的场景:一个内部的物理实景和一个扩展的虚拟现实场景。“虚拟制作可以让我在片场通过LED摄影棚的技术实现这个想法,这样做的好处是演员可以亲眼看到其视觉效果,”他说,“它影响了你的拍摄方式,也影响了他们的表演。”



XD Motion公司的机器人技术辅助继续拍摄

鲁比什·阿卢埃(Rubis Allouet, 法国XD Motion公司营销助理)


利用机器人拍摄电视节目,是针对新冠疫情导致拍摄条件受限的情况所采取的一种很好的拍摄手段。我们目前最流行的技术方案是采用Arcam机器人摄影系统及其软件IO.BOT。最近,我们要将一位电视节目主持人从巴黎的演播室“瞬间移动”到图卢兹的拍摄现场,在利用3D对象的同时,共同呈现一档演示节目。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使用了两台Arcam机器人摄影机,巴黎和图卢兹各一台,不过都是从图卢兹进行远程控制。该技术方案包括多项摄影机追踪技术,每台摄影机都接入到同一个实时的3D 图像引擎中,使虚拟现实效果进一步增强。


简而言之,Arcam要在绿幕上拍摄那位主持人,去背图像, 然后实时传到图卢兹的摄影棚,在那里添加3D元素。第二台摄影机是将图像和3D元素同步到一起,创造出一个逼真的虚拟环境。这些数据都是通过4G和5G网络传输的。这也是我们的一大优势:我们与目前所有的电信运营商都签订了合同。

Arcam机器人的六轴机械臂技术使其具有极强的稳定性和可操作性。我们既可以完全有规律地重复相同的动作,也可以快速、轻松地任意编写新的程序。


尽管禁止聚集或四处拍摄,但在遵守法律的工作环境里,这种瞬间移动的效果可以应用于许多不同类型的节目(无论是采访还是调查)。



TRP Worldwide公司的蓝幕和绿幕优势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行业对我们的需求量可算得上是个天文数字。2020年1月和2月是我们有史以来销量最高的月份,当时我们预计2020年将会是战绩辉煌的一年——直到整个行业都碰了壁。到了年底,情况才有所好转,蓝幕和绿幕被广泛使用。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我们发现很多大型直播活动都把它们的活动主体放在蓝幕或绿幕前,这样制作人员就不必与观众共处一室。现场只有一个小团队和一些灯光师。

如今随着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不断增加,很多人都不再四处出行,实景拍摄也可能受限,所以他们会更倾向于选择在一个可控的环境里,在影棚拍摄。因此很多拍摄都会在蓝幕和绿幕前完成。有时会用到LED幕墙,但那成本太高。绿幕和蓝幕更划算。我们习惯于做复杂的定制项目。在我们收到的咨询里,客户提出的需求常常没有明确的形状或尺寸。但不管是什么,我们都能做到——这是我们的标准。我们不仅做背景幕布是专业的,还专营控光物料:柔光布、反光布、控制器、色彩校正织物和LED 灯具配件,比如Snapbags和Snapgrids两款光控制器。最重要的是,我们会努力了解客户的需求,并开发出合适的工具来帮助他们。

希望我们的朋友、同事和客户在这个特殊时期保持健康。

本期内容为《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的专栏文章,超级详细的带你到拍摄现场,下载影视工业网幕后英雄 APP,免费阅读完整的中文版《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加入【中国摄影师社群】,免费获取《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原版杂志。

添加【学院君】好友,了解更多摄影课程详情 微信号:liqianqian170

本文为作者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5711
相关文章

虚拟拍摄

查看更多 >

中国摄影师社群

查看更多 >

ASC专栏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