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华晨宇的手机”,算侵权吗?

5月4日 00:00

文 | 符琼尹

编辑 | 何润萱

 

若你以P图的方式,模拟了明星之间的微信对话,并发布至社交媒体平台,会有法律风险吗?华晨宇工作室以实际行动告诉你:会。

 

一位网友于今年4月18日,以“多了个手机”为由头,在微博发布了多张模拟的微信对话截图,包括华晨宇与张碧晨、邓紫棋及其工作室的聊天记录,涉及了孩子、工作室反黑等等内容。

 

三天后,该网友收到了华晨宇工作室的律师函,称她制作的截图“严重侵犯华晨宇先生名誉权,且这种公开发布、扩散、捏造、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已违反有关法律的相关规定”。

 

 

这一告,刺激了豆瓣小组的讨论,毕竟这样的创作在豆瓣各个明星相关的小组,屡见不鲜。

 

2020年左右,把“捡到一个手机”作为开端,以真人明星的名字和部分现实情况进行创作,并最终以微信对话界面呈现的“捡手机文学”开始在豆瓣流行起来。

 

华晨宇工作室这次发律师函,是首次让这个小范围的同人创作产物被正式检阅和讨论。有网友发出疑问:“捡手机也告的话,踩组岂不是全员法制咖?”

 

豆瓣拉踩小组(踩组)的“捡手机”文学豆瓣拉踩小组(踩组)的“捡手机”文学

 

玩梗和侵权的边界,尚待厘清。以豆瓣“自由吃瓜基地”组的讨论为例,在一篇1067条回应的热帖下方,热门讨论多数认为此事“小题大做”。评论“华晨宇工作室的人都没上过网吗?”点赞数破万,“有啥好告的”点赞数破7000。

 

 

但也有不少帖子提出这一创作存在的问题,“真的会有人以为是真的聊天记录”“编造的微信号的真号主被骚扰了”。

 

当同人创作“下沉”到微信对话这样的真实场景,创作的尺度该如何把握? 

 

 

 

 

“捡手机”的诞生,感谢微商

 

仅看这一张又一张P出来的微信聊天界面截图,也许有人会发出疑问:就这?为什么能叫文学?这要从2016年对话体小说的流行开始说起。

 

这一年,曾在中文在线任职的刘颖发现,很多学生作品由于缺乏社会经验,内容与实际脱节而得不到编辑的推荐。

 

与此同时,日韩和美国流行起了一种新类型小说:以聊天气泡的形式展示小说对话内容,界面类似手机端的QQ对话,加以简单的场景描写和心理描写,还能加入表情包和图片等工具。刘颖由此看到了其中的机会,创办了对话体小说平台“话本小说”。

 

这种创作低门槛、互动感强,且更有“梗”的新小说类型,逐渐被更多人关注。2017年,市场上一时涌现出近30家对话体小说相关的创业公司。一批00后被对话体小说俘获,截至2017年底,每天有5000人在话本小说上发表8000个新章节。

 

“话本小说”某部小说的界面“话本小说”某部小说的界面

 

在对话体成为一个小众范围内流行的创作模式后,创作者也在尝试让“对话体”发生在更多场景里。

 

2016年,一种对微商,以及对捡手机文学来说都意义匪浅的工具出现了——基于微商在微信朋友圈的宣传刚需,“微截图”等可以模拟微信截图的软件相继面世。

 

“微截图”软件说明“微截图”软件说明

 

想让对话体发生在微信界面,以加强真实感的追星女孩,就这样找到了快乐老家。

 

绝大部分的微信对话体同人文,都能看到微截图等截图软件的水印。据一位同人文爱好者对毒眸回忆,她大致于2017年前后,在同人文创作者聚集的Lofter上偶尔能看到一些模拟自家爱豆微信对话聊天的创作,但数量都不多。

 

一直到2020年,以“我捡到一个手机”为由头的微信对话创作才开始在聊韩娱的豆瓣韩式泡菜小组大范围出现。毒眸该小组检索“捡手机”,出现了1123条相关结果。

 

随后,聊八卦的豆瓣拉踩小组、聊音乐类综艺的新世代音乐功夫季SUPERKUNGFU、嗑CP的豆瓣嗑组偶陆续出现捡手机文学。截至发稿前,Lofter上对的“捡手机”标签也有5006次浏览,209人参与。

 

Lofter上的“捡手机”标签Lofter上的“捡手机”标签

 

一位创作捡手机文学的写手告诉毒眸,捡手机文学创作还是有一定难度的,“脑洞不够时,很难想出来,剧情也要跟着现实情况的发展做调整。”有灵感的时候,一篇一小时就能写完,但没灵感的时候,可能需要写一天左右。

 

在毒眸看来,捡手机属于较为轻体量的同人文创作范畴,类似这样的“小甜饼”也是近年来兴起的同人文品类。

 

除了捡手机外,还有模拟论坛发帖的论坛体,通过知乎问答来说故事的知乎体,还有设定场景为在直播的直播体。“一方面是现成格式易写易读、易涨热度,一方面也见出整个同人cp受众在使用娱乐网站上的重叠性。”北大网文研究小组“媒后台”曾分析道。 

 

 

 

 

玩梗和侵权的边界在哪? 

 

在华晨宇工作室给“捡手机”的网友发律师函之前,豆瓣拉踩小组上的“捡手机文学”正火热创作中。

 

目前,最热门的创作之一为“北海文学”,对象为正在拍摄的电影《中国维和警察》的四位主演:王一博、黄景瑜、张哲瀚、谷嘉诚,因其拍摄地在广西北海而获名。

 

 

律师函事件之后,各个小组的捡手机文学都有一定程度的减少。网友们也在讨论中发现,用真实明星来模拟对话界面,确实存在一定风险。

 

有网友在微博发言称,身边一位朋友最近微信经常被陌生人添加,并询问“你是不是华晨宇”,只因与那位写手模拟的微信号一致。广大网友搜索微信号并添加的行为已经对这位真实机主造成严重的干扰。 

 

 

还有网友提出疑问:大部分模拟的微信对话都带有制图软件的水印,即使没有,也会在微博开端上以“我跟TA打了一架并抢过了他的手机”“我捡到了前面帅哥的手机”“手机充着电突然变成了别人的手机”等无厘头的开端进行描述,“真的会有人以为聊天记录是真实的吗?”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米新磊律师对毒眸说,从法律角度评判,包括捡手机、论坛体、直播体在内的同人创作,侵权风险还是很高的,“虽然很多时候它是小范围内的自娱自乐,但它确实是虚构捏造,不懂这个圈子文化的人很容易认为这是事实,那可能就会侵犯明星的名誉权。”

 

侵犯名誉权分为两种情形,侮辱和诽谤,诽谤即捏造事实,造成社会评价降低。只要艺人方觉得对自己造成了诽谤,就可以用法律手段进行维权。“部分创作对明星的形象还是有潜在的危害的。”

 

有网友提出疑问:如果我微信改名为华晨宇,把我朋友备注为张碧晨,然后把我们两的对话截图发到网上,会构成侵权吗?米新磊告诉毒眸,仍然有可能,只要对明星构成了诽谤。

 

“按照TA设定的场景,很容易对公众造成误导,让观众误以为这是现实。即使是带着明星的制图水印,开篇足够无厘头也有可能会,因为也相当于在传播诽谤言论。”而如果出现了像上文提及的,因捏造的微信号而对真实机主造成困扰,还属于侵犯了这位机主的隐私权。

 

玩梗和侵权的边界何在,答案就呼之欲出了:是否对明星构成诽谤。但比起法律判定的边界,更复杂的、更难厘清的,是这背后体现的主流文化与亚文化的交融。

 

“过去很多亚文化和主流文化其实是平行的,没有太多接轨。但近几年来各个文化领域的饭圈都在扩大,很多过去小圈子的文化在慢慢跟主流文化在对接、交融,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引发一些法律层面的问题。”米新磊对毒眸说。

 

法律有边界,但文化是流动的。许多小圈子的文化,过去或许本没有侵权,但玩梗的人多了,就构成了侵权。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6452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