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发功,北文戴帽

5月4日 00:05

文 | 夏晓茜 张友发

 

4月30日,A股上市公司北京文化公告称,公司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处理,4月30日停牌一天,5月6日开市起复牌,股票简称将变更为“ST北文”。

 

戴上“ST”帽子,意味着财务异常。1998年4月22日,沪深交易所宣布,将对财务状况或其它状况出现异常的上市公司股票交易,进行特别处理(Special treatment),会在简称前冠以“ST”。

 

北京文化更名“ST北文”的原因包括:会计师事务所在其给出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中出具了否定意见;北京文化董事兼副总裁张云龙和另外一名独立董事王艳,无法保证公司2020年度年报和2021年度一季度报告的真实性。

 

北京文化停牌,则被认为和郑爽有关。

 

日前,前男友张恒举报郑爽在北京文化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的项目《倩女幽魂》中,收取了1.6亿元高片酬并用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税务局和广电局随后宣布展开调查核实。

 

《倩女幽魂》更名《只问今生恋沧溟》《倩女幽魂》更名《只问今生恋沧溟》

 

事情发酵后,国家电影局相关负责人在4月30日强调坚决抵制“天价片酬”,影视从业者应继续深入贯彻《关于深化影视业综合改革促进我国影视业健康发展的意见》,切实落实有关严格片酬和合同管理、规范纳税方式和税收管理等要求。

 

从年初的代孕事件算起,这是郑爽第二次掀起娱乐圈风波。

 

从“明星公司”到“ST北文”,北京文化的发展更令人唏嘘。国内电影票房TOP4的作品中,北京文化参与出品了《战狼2》《你好,李焕英》《流浪地球》。昔日的爆款捕手,如今却变成了二级市场里的问题公司。

 

毒眸(ID:DomoreDumou)采访到接近世纪伙伴的知情人士、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北京文化前员工,试图了解这家曾经光环加身的公司,为何戴上了“ST”帽子,以及巨额亏损的迷局。

 

原世纪伙伴内部知情人士告诉毒眸,郑爽天价片酬及其税务设计不是其独立能做到的,阴阳合同有两种可能。“一是设计合同的两个制片人,把郑爽和北京文化骗了;二是北京文化的管理层,根本就知道这个合同是4800万合同加1.12亿投资,而且认同了。”

 

 

​ 

 

被停牌的北京文化

  

北京文化为何戴上了“ST”帽子?北京文化公告对此的解释是,会计师事务所在给出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中出具了否定意见。

 

一位来自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师告诉毒眸,否定意见意味着这家公司的财务问题很大。

 

如果会计事务所出据无保留意见证明公司没问题,但证监会查到公司存在问题的话,事务所会被处以审计收费的5倍的罚款,也会影响到自身的信誉。“所以一般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就是因为这家公司问题很大。”

 

“这在上市公司中是不常见的,A股上市公司有几千家,每年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估计也就几十个,而且一般都是很出名的问题公司。”

 

而负责审计北京文化的苏亚金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也在公告给出了具体解释。

 

北京文化原子公司世纪伙伴对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的投资,随世纪伙伴出售而转出,而舟山嘉文未能提供会计账簿、凭证、资金流水等会计核算资料。“我们未能对该项投资期初余额实施必要的审计程序,无法对该项投资的期初余额及其对本年度数据和可比期间数据可能产生的影响作出准确判断。”

 

审计师告诉毒眸,不能提供相关的核算资料,可能意味着财务造假。

 

在去年4月29日晚间,娄晓曦在微博账号“世纪伙伴”发布消息,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举报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

 

其中就提到,北京文化存在利用舟山嘉文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到体外,在通过《大宋宫词》和《倩女幽魂》项目向上市公司输送业绩7800万元的情况。但这一举报的调查结果目前还没有披露。

 

 

同一天,北京文化发布了更正后的2018年年度财务报表,将营业收入由12.05亿元调减为7.41亿元,同时将营业成本降低了2.52亿元,由此多确认了4.64亿元的营业收入。

 

虚增的收入,刚好与没有播出过的《倩女幽魂》和《大宋宫词》披露的收入吻合。北京文化自曝造假后称已经报警,而涉案人娄晓曦身在境外。

 

北京文化的公告还指出,张云龙和王艳,无法保证公司2020年度年报和2021年度一季度报告的真实性。

 

上述审计师指出,“独立董事是要承担责任的,首先要跟公司保持独立。独立董事说不能完全保证年报真实性的话,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知道这个公司有问题;第二他不知道公司有问题,公司的一些内幕交易已经把他排除在外,他不清楚。”

 

而在停牌之前,北京文化刚刚交出一份并不理想的财报。

 

根据2020年年报,北京文化2020年度实现营业收入4.26亿元,同比下降50.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7.67亿元,亏损额较上年同期有所收窄。但算上2019年的亏损23.06亿元,两年亏损总额已超过30亿元。

 

 

虽然押中了2021年春节档的大爆款《你好,李焕英》,但由于采用保底发行的模式,超出保底金额的大部分票房被猫眼娱乐、儒意影业等公司分得,《北京文化》来源于该影片票房的营业收入仅约在6500万元左右。 

 

财报显示,2021年一季度,北京文化仍然亏损约2689万元。

 

 

​ 

 

迷雾中的阴阳合同

 

停牌风波的核心,或许还是《倩女幽魂》项目。

 

2018年初,世纪伙伴制片人杜月向公司推荐了《倩女幽魂》,由周征源做承制方,北京文化为投资方。

 

据《每日经济新闻》消息,2018年春节后,《倩女幽魂》项目已经拿到了IP版权的许拍证。有了许拍证,投资方开始和导演、演员签约。

 

原世纪伙伴内部知情人士告诉毒眸,这个时间并不准确。“很长时间才能拿到,当时还没有对历史古装人物的改编剧做限制。”

 

《倩女幽魂》剧照 图源:微博《倩女幽魂》剧照 图源:微博

 

今年4月26日,张恒在微博上实名举报,世纪伙伴承诺郑爽的1.6亿元片酬通过“阴阳合同”的方式实现。

 

其中,4800万元是通过“阳合同”形式,由北京世纪伙伴与郑爽个人签订合同支付;剩下1.12亿元通过“阴合同”的方式,由乙方向郑爽母亲刘艳实控的“上海晶焰沙科技有限公司”增资1.12亿元。

 

为什么片酬是1.6亿元、制片人和演员之间如何商议,就成了大家关注的重点,具体细节也许只有当事人清楚。

 

《倩女幽魂》演员进组时,是国内影视行业“税务风波”正盛的时候。

 

2018年6月,五部门联合发布通知,要求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

 

随后,爱优腾和六大影视制作公司联合发布声明,要求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不得超过5000万元。

 

影视经纪行业也处于高压状态。根据税务总局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影视行业纳税人自查申报税款117.47亿元。

 

原世纪伙伴内部知情人士告诉毒眸,当时演员进组,都需要出示补完税的”感谢信“,没想到会有人敢顶风作案。

 

该知情人士还提到,郑爽天价片酬及其税务设计不是其独立能做到的,阴阳合同有两种可能。“一是设计合同的两个制片人,把郑爽和北京文化骗了;二是北京文化的管理层,根本就知道这个合同是4800万合同加1.12亿投资,而且认同了。”

 

按照公开信息,4800万的片酬合同是囿于5000万的最高片酬限制,制片人和演员双方协议下产生的。

 

原世纪伙伴内部知情人士称,片酬问题有几种方法可以避免,需要思考的是怎么做最安全。“第一,做假合同,但上市公司不能骗人;第二是敞开投资缺口,既然觉得人家能值1.6亿,就投资多少钱给人家。”

 

除了规避限薪令,1.12亿投资上海晶焰,也可以减少纳税额。据《财新网》报道,通过增资的方式,公司获得的是实收资本和资本公积金的增加,是现金流增加,而非收入,因此并不需要缴纳所得税。

 

针对此次风波,毒眸通过多个渠道向北京文化进行信息确认,并尝试联系漩涡中的两位制片人,但目前尚未得到回复。在投资者公开提问中,北京文化董秘也没有对郑爽事件给出具体答复。

 

投资者问答投资者问答

 

在《倩女幽魂》高片酬猫腻尚未厘清时,出品公司世纪伙伴和其母公司北京文化的矛盾也备受关注。

 

2016年,北京文化斥资13.5亿收购了世纪伙伴,后者的核心团队包括影视制作人边晓军、著名编剧严歌苓、著名导演张黎等,而实际控制人为娄晓曦。世纪伙伴也因此成为北京文化剧集业务的主要抓手。

 

而在高管内斗后,2020年4月29日,北京文化以4800万的低价转让了世纪伙伴100%的股权。

 

低价出售世纪伙伴,是另一个谜团。

 

据原世纪伙伴内部知情人士回忆,娄晓曦跟宋歌打仗,互相举报并都立案。在2020年上半年,宋歌发起董事会卖掉世纪伙伴。

 

2020年4月29号,北京文化公告称,将世纪伙伴出售给北京福义兴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知情人士称,“这是一个两人公司,注册资本才101万的商贸公司,北京文化着急了就卖了,娄晓曦是世纪伙伴的法人兼董事长,都不知道这回事,实际上就没跟娄晓曦办过交接。”

 

 

​ 

 

蝴蝶效应


直到如今,《倩女幽魂》已经很难上线。

 

2020年8月左右,《倩女幽魂》筹备上线宣发。原世纪伙伴内部知情人士询问过制片人周征源,对方说,“不好卖”。

 

知情人士称,因为郑爽代孕风波,该剧难以上线。“本来就约好了几家平台开始要播,就没这样播。在2021年的1月20号以后,就没让播。”

 

剧播不了,谁受损?按照此前签订的协议,世纪伙伴要返还平台支付的费用。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当初卖剧签合同时有“不可抗力条款”,其中一条为:因国家法律、法规等因素,内容无法正常播出的,世纪伙伴要将平台方支付的全部费用退还,平台方剩余未支付的费用不再支付。

 

对于北京文化来说,频频遭遇监管问询、确认财务造假,已经声誉扫地。又加上“阴阳合同”风波,外界对于这家公司的观感应该已经到了最差的阶段。

 

除了剧集和艺人经纪业务大不如前,据毒眸从北京文化前员工处了解,去年北京文化电影部不少员工,已随前北京文化电影事业部总经理张苗离开。

 

2020年底,张苗成了一家新的影视公司——北京精彩时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企查查显示,2021年1月,北京精彩还获得了上市公司华录百纳的增资扩股。目前,华录百纳持股比例为46%。

 

 

就在4月22日,北京文化宣布6亿转让《封神三部曲》25%的份额,意味着公司已经无法独自支撑这部“东方指环王”带来的投资压力。

 

这部国内最大投资体量的电影,预计2021年暑期上映,能够取得多高的票房,还未可知。

 

《封神三部曲》剧照 图源:豆瓣《封神三部曲》剧照 图源:豆瓣

 

北京文化的待映项目中,不乏名导和大制作电影,如《诗眼倦天涯》《刀背藏身》《流浪地球2》《749局》等。从这些项目来看,北京文化项目库存仍然有爆款出现的可能性。

 

但公司内部来看,财务造假、高管内讧、人才流失后,看不清北京文化将会去向何方。

 

对于影视行业来说,第二轮税务整顿或将到来。

 

4月28日,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已受理郑爽涉嫌偷逃税问题,正在依照税收法律法规进行调查核实。同时,北京市广电局也已启动对相关剧目制作成本及演员片酬比例的调查。

 

4月29日晚间,国家广电总局表示,已责成北京市广电局对电视剧《倩女幽魂》制作机构涉嫌违反制作成本配置比例有关规定启动调查。

 

同时,国家广电总局要求北京市广电局、上海市广电局等配合税务部门对有关公司和郑爽签订“阴阳合同”、拆分收入获取“天价片酬”、偷逃税等涉嫌违法行为进行调查,如有违法违规情况将严肃处理。

 

这或许是郑爽煽动的更大风暴。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6455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