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的张子枫在想什么|专访

5月7日 20:44

文|李清莉

编辑|赵普通

前段时间,张子枫一直在想一件事,就是怎么能让自己的脑子保持思考状态。

“我特别不爱思考,前阵子我觉得自己的大脑根本没有在思考,我说不行,怎么能这样呢?怎么才能让自己继续思考起来?”说完这句话,张子枫笑了,眼睛又弯成了好看的月牙。

毒眸(ID:DomoreDumou)见到张子枫时,她正在为了当晚《秘密访客》的首映礼进行妆发。走进房间,张子枫正窝在椅子里,边和同事说话,边由着化妆师在脸上“创作”。


这一天的行程很紧张,除了接受采访,还要进行其他的活动拍摄,可以说这是她今年的常态,因为仅上半年,就上映了3部她参演的电影作品。





看到陌生人出现,张子枫有一瞬间还是会有些不太自然,就像是儿童时期见到陌生人的害羞。这个瞬间,会让人觉得她还是印象里那个没长大的女孩儿,但很快她就将自己调节成了“营业”状态。

很多人都喜欢叫张子枫“妹妹”,是因为她身上总有一种邻家少女的氛围感。今年,她也开始走出“妹妹”这个角色。

在《秘密访客》中,她再次饰演一位姐姐,这个角色话少、敏感,是一个比较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女生,但心思特别细腻。“她话太少,比我话还少。”

从小在外人看来,她总是比别的孩子更沉默,实际上,在她的心中有一个自己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其他同龄人会好奇的问题,张子枫一个也不少。比如怎么能让自己保持思考,看完书为什么总是记不住。

张子枫已经演了十几年戏。在戏中,她度过了童年、少年,来到了19岁。“角色给了我很多,让我不断地体会各种各样的人生,它们也在弥补我缺失那一小部分生活。”





天赋与危机

时间回到2009年,因出演《唐山大地震》中的小方登,张子枫被大众熟知。一向苛刻的冯小刚都称赞她:“如果张子枫演的那23秒不成立,就没有后面一个家庭32年的故事。”

地震后,眼睁睁看着妈妈救走了弟弟,小方登的震惊、无奈、委屈都聚集在了短短几十秒的眼神当中,就是这几十秒,让张子枫拿到了第3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新人奖,也让她成为了百花奖有史以来年龄最小的获奖者。




从那开始,张子枫就一直在被所有人夸演戏有“天赋”。但对她来说,“天赋”两个字总让她充满危机感。

“因为它对我来说,是一种抓不到摸不着的东西。我不知道它是什么,在哪里,什么时候会消失。”这种听得见却摸不到的感觉对她来说并不好,她总害怕这种“上天的眷顾”会在某一天不知不觉地消失。


在这样的紧张感中,张子枫一直很努力。为了演好《我的姐姐》中的女护士,她到医院连续实习了十多天,虽然不能上手工作,但每天都会跟着护士们观察她们如何工作,观察病人的状态,观察难以被人注意的小细节。

《秘密访客》开场有一段姐弟俩四手联弹的片段。开拍前,张子枫和“弟弟”荣梓杉一起接受了很长时间的培训。


“因为戏里的设定是姐弟俩会很多特长,”张子枫介绍,“我在开拍前学了钢琴,还有网球,还去上了画画课。”也是因为这部戏,她开始对画画感兴趣。





张子枫喜欢用“真”的,真听真看真感受,戏中需要的技能也真的去学。


《秘密访客》的导演陈正道和张子枫合作过3次,他曾在接受采访的时说过:“张子枫演戏都是靠‘真’的,调动真的情绪,发自内心地去演。”所以和张子枫合作,会让陈正道觉得自己的创作欲得到激发。

而这种真,在张子枫看来,是有一部分靠感觉的东西在里面。她总说自己有些时候是在靠直觉演戏,在她理解的角色之下,靠对角色的感知作出反应。


也许这就是别人口中的天赋,但她觉得,只有这些还远远不够。

电影中有郭富城、段奕宏两位影帝,因为是厉害的前辈,她一直担心自己演得不好。


她发现段奕宏会将角色思考得非常深入,细节做得很到位,在拍摄时,也擅长把控整场戏的节奏。“段奕宏老师演戏非常稳,对于我这种演戏节奏特别乱的人来说,很多时候都是他在把控节奏。”

张子枫认为这是一种真正的能力,而不是像她一样,更多的依靠感觉处理。

饰演的角色话很少,对张子枫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或许是因为进入角色,后来她听说,拍这部戏的时候自己的话也很少,在片场每天跟大家说话不超过10句。




成为张子枫

因为演员这个职业的特殊性,张子枫对于“外面”的生活缺乏体验。在理解角色的时候,这种体验的缺乏就变成了焦虑,好在,张子枫有不错的共情能力。

但共情能力带来的也并不都是好的一面,尤其遇到负能量和一些极端情绪,张子枫就需要在其中寻求一种平衡,既不让负面情绪过多侵蚀自己,但也能在需要时及时调动出来。

在采访中,“平衡”是张子枫最常提到的词,只是至今为止,她还没有找到一个满意的方式,正如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对她来说都还没有答案。

虽然从小就生活在聚光灯和众人的目光里,但她觉得自己很幸运,母亲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将她保护得很好,她觉得自己一直有自己的生活,只属于张子枫的生活。

在自己的天地中,张子枫喜欢拍照、喜欢画画,对木雕也有浓厚的兴趣,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尝试。张子枫没有特别学过拍照,她觉得这只是和每个人一样的,“把生活中的某一刻记录下来的冲动。”





有段时间,张子枫每天回家都会路过一条河,她会找准河面上的一个波光,将它拍下来,然后每天都找到那个地方,拍一张照。

因为拍摄《秘密访客》,张子枫爱上了画画,没事儿的时候她就会画几笔。“这都是些可做可不做的事儿。”张子枫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它们会帮助你成为张子枫吗?”

“会吧,我觉得它们会让我更完整。”

有一阵子,张子枫疯狂的想去学点什么,她觉得自己应该掌握一些演戏之外的技能,这样在未来的人生中总会用到的,对外界的事情应该知道的越多越好。

但最近她的心态又变了,“我只希望自己不要停下来,去寻找一些能让我感受到平衡的事情,哪怕是无意义的事情。”

提到未来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时,张子枫想了想回答,“我感觉自己不是一个目标特别明确的人”,随即又歪头乐了。

当她坐在电影院里,回看自己过去塑造的角色时,张子枫很清楚地知道,“那不是我。再看到他们的时候,更多的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老朋友。”​​​​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6515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