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带着放大镜做综艺

6月14日 09:40

文 | 龙承菲 刘南豆

编辑 | 赵普通


“作为四大长老之首,她热爱开会,质疑所有人的厨艺,做好了又吃的贼香......她嘴上说着退出历史舞台,但她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她才是桃花坞,真正的掌权人!”

 

在最新一期《五十公里桃花坞》中,“桃花坞版的吐槽大会”成功点燃了节目15位参与者的激情,成为了当期节目的情绪高点之一。

 

在这档群居生活体验类真人秀中,节目组邀请了15位嘉宾入住北京平谷的“桃花坞”。几点起床,每天做什么,想要建设一个什么样的社区,完全交由他们自主决定。


十五位嘉宾阵容 


对当代人生活与社交的真实还原,以及通过群居生活实验的方式尝试给观众以突破困境的启发,是“桃花坞”受到喜爱的核心原因。

 

如果说其他真人秀节目中,嘉宾是在半开放下的情节下发挥,在桃花坞中,他们进行的则是几乎全开放的探索。无论是目标还是步骤,都需要他们自行讨论得出。

 

这也就决定了在建设过程中,反对的声音和放弃的念头十分常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逐渐“微妙”了起来。

 

但这些,不就是人们真实的生活吗?


桃花坞的“实验样本”


 

首轮被推举为坞长的陈陈陈,在第一期开篇就说过,来节目之前他已经写了共同生活话题的论文,而他参加这个节目,是恰好找到了机会,将这个社会实验做完。

 

所以,带着学术目的前来的陈陈陈,在第一期就摆出了十分积极的姿态,不仅自告奋勇拿下管理所有人的坞长一职,还组织所有人去做行为艺术。“十五人在院中排成一圈集体午睡”行为艺术失败之后,最新一期的行为艺术尝试,依然没有那么简单。


 

这次行为艺术被命名为“真心话大染缸”,所有人戴上藏有变声器的面具“畅所欲言”,在每个人说话的时候,其他人可以向其喷射颜料,通过喷射出的颜料视觉化地呈现出嘉宾们想法交融的过程。


但以张翰为首的“4人小团队”拒绝了参与这场行为艺术,而剩下11人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更像是一场“无差别喷射颜料”的游戏,嘉宾之间不痛不痒的交谈也似乎与陈陈陈期待的结果相距甚远。

 

其实,《五十公里桃花坞》本身作为一档群居生活体验真人秀,就是一场未知结果的行为艺术——它选择了足足15个艺人嘉宾进入这场实验,桃花坞成为了承载15种个性的场所。陈陈陈的行为艺术活动,是这场生活实验中各种个性得到放大和强化的一个环节。

 

而要让这场群居生活实验成功,在开始之前找对样本变得格外重要。

 

陈陈陈在第一期的后采中已经提到:“这是一个大节目,所以(节目组)选人的时候,已经做了一套样本的分析,每个人的样本非常各异。”

 

张翰是那个对规则进行“打破”的人。面对陈陈陈组织的第二次行为艺术,他首先提出这种突然的通知与之前开会时所提到的“8人通过才能进行”的流程不符,并质疑在如此多的镜头面前,所有人不可能真正“说真话”,那么第二次行为艺术会是“无用功”,似乎没有进行的必要。

 

在张翰拒绝参加之后,赖冠霖立刻跟上,周也和孟子义则在两方之间显得有些犹豫。年轻的小辈们个性并不强势,在社交过程中整体是从众的状态,但也会有种想避免尴尬、让所有人满意的完美主义。


其中的典型代表还有彭楚粤,因为烘焙房的1小时等待过程中宋丹丹和苏芒暂时离开,他会为自己没有做好感到焦虑。

 

以宋丹丹为代表的长辈组合,则会自觉承担起更多的话语权和“照顾众人”的职责。张翰和陈陈陈发生分歧之后,宋丹丹就从长辈的视角出发,想要组织一场谈话让两人消除心结。


节目刚开始,宋丹丹长辈式问话也曾引起热议

 

而郭麒麟、辣目洋子、李雪琴、汪苏泷四人则更多承担起群体社交中消解尴尬的职责,他们自然地集结在一起,承担起其他性格群体之间交流的桥梁,并通过插科打诨对社交中的尴尬进行消解。


比如,宋丹丹想要让张翰和陈陈陈说开时,就是汪苏泷和郭麒麟及时叫停,建议宋丹丹不要插手,让两人自己解决,避免尴尬的场面再现。

 

正是因为每个类型组的嘉宾都有他在社交中的功能性所在,因此才能在不加干预的实验过程中,自主迸发出具有代表性的化学反应。

 

同时,《五十公里桃花坞》在开场白时就这样写道:“每个人都是别人的镜子,你在人群中其实看到的都是你自己。

 

15种迥异的性格在同一个社区之中生活,当他们之间出现互动,观众能够从中找到在自己生活中似曾相识的画面,与节目中和自己性格类似的嘉宾产生共鸣。


在前几期节目之中,宋丹丹在饭桌上长辈式的“盘问”社交、漫长冗杂的开会流程、周也无意中被“落单”的难过等等,都在观众群体中收获了大量的讨论。一旦观众对节目中的嘉宾产生共情,就会更容易与节目产生情感连接,从而增加观众的粘性。

 

尽管节目尚未完结,无法预知最终的“实验”结果,但覆盖面广且合理的样本选择,似乎已经为实验带来了胜利的曙光。

 


“无规则”的魔力

 

除了少见的多达15人的嘉宾设置外,《五十公里桃花坞》另一个与常规真人秀节目不同之处,是它在规则的设置上十分开放,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规则。

 

节目组抛弃了常规的任务模式,只提出共同生活的时长和“建造理想社区”这一大的主线目标,而其余的支线内容,大到究竟如何建设、每个嘉宾们会去做什么内容,小到成员分组,全部由嘉宾们自行选择。


因此,也经常会有一些突发事件发生

 

一方面,这种设计更符合节目主旨的“理想化”。类似的经营类节目中,大多要求不能使用自带的金额,必须通过某些方式赚钱,还会提出每日营业要求等硬性规定。嘉宾们为了完成任务,始终保持在比较紧张的营业状态。

 

而在“桃花坞”中,不仅不限制嘉宾们使用自身的存款投入社区建设,而且建设理想社区的各个方面,都由他们自行讨论完成。嘉宾们不会因为完成任务的紧迫产生压力,再投射给观众,反而因为受到现实生活的限制较小,让整个社区生活充满理想化的色彩,更有浪漫的空间。

 

在第四期结尾汪苏泷当选坞长的会议上,“每周一次有形式感的艺术体验活动”的策划被通过,而如果加上了营业额等限制,恐怕很难完成这类艺术类的尝试。

 

另一方面,这种对规则上限制的减少,也是顺应时下真人秀节目的发展,催化嘉宾之间的化学反应。

 

毒眸(ID:DomoreDumou)往期文章《从利路修到《恰好是少年》,国产综艺一路“失控”》中曾经提到,国内的真人秀综艺已经经历了近十年的发展历程,在当下观众的眼中,“综艺有剧本”已经成为一个常识。而“无规则”意味着打破套路,更能展现综艺中明星真实的性格,也成为了现在综艺的一大趋势。

 

在弱规则的条件下,嘉宾的即时反应也更能体现真实性格。


孟子义在节目中有点“作”的特质被捕捉,并被郭麒麟一语道破:“老想跟你耍点小心眼,但是吧老让你看出来。”节目组没有回避她的“招黑体质”,反而因为真实的性格贡献了笑点,缓和了部分的口碑。


节目一开始,孟子义就坦诚自己是招黑体质

 

当然,无规则的设计有一定的风险。当节目对嘉宾的干预过少时,可能会出现嘉宾们缺乏动力的情况,节目也会缺少戏剧冲突。

 

“每个嘉宾他都要拿出自己最真实的状态,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你不可能做太强设计的要求。”总导演谢涤葵曾在发布会上告诉毒眸,“但是因为它又是一个在固定场所拍摄的节目,如果每期节目没有变化,这个拍摄场所又比较固定,那么你可能每期呈现的内容从画面上来讲,就会比较重复和单调。”

 

因此,《五十公里桃花坞》采用了双线形式,以刻画嘉宾们每天的生活线为主线,主线的背后又以“建设理想社区”作为大的目标,所有的活动、会议全部围绕这个目标展开。


节目组再在嘉宾们的小团队中,选取合适的支线进行着重刻画,让节目整体有轻有重,处于可控的“半失控状态”之中。

 


带着放大镜做综艺

 

在所有的方法论之前,找准当下人生活和社交中的痛点,才是一档生活类真人秀能打动人的基础。

 

《五十公里桃花坞》总导演池源曾在采访中表示,目前市场上大多数综艺模式都已经被观众熟知,要将综艺做出新意就需要“将综艺作为社会观察的一个切口”。

 

独居是这个“切口”的起点。根据央视网的报道显示,预计2021年,全国独居青年的数量会上升至9200万。

 

独居将社会切分成了更小的单位,加之传统的社区和邻里关系的瓦解,使得社会原子化趋势愈发强化。这给当代人对生活和社交方式都带来了重构。

 

人民智库《“空巢青年”心态特点与生存发展状况调查报告》


当代年轻人拥有了最大的个体自由,但也缺乏来自集体或他人的关心与协作。“独居女孩被困浴室超过30小时”的新闻之后,“自由”背后的代价与风险被重新审视。

 

在社交场合中,当年轻人感受到压力时,更倾向于采取“糊弄学”这类消极抵抗的方式,来对前人习以为常的社交尴尬说不。

 

“桃花坞”这场群居生活实验,恰恰是用放大镜将这些生活中的无助感与社交中的尴尬感呈现出来,并探索扭转现状的可能。


最新一期节目中,陈陈陈试图用面具和变声器构建线下的匿名场景,帮助大家敞开心扉。但即使戴了面具,心里的社交面具也始终摘不下来。


反倒是在广播站开业仪式环节,李雪琴和辣目洋子以脱口秀作为场景设置,轻松直白地把对所有人的真实印象融合在段子里说了出来。这说明,让当代人感到更舒适的社交场域,或许不是匿名,而是喜剧。

 

在开始实验之前,没人能预料这样的结论。不仅如此,一些既有的学术理论,也被节目组融合在具体场景中,试图给深陷困境的当代人一些理论层面上的启发。


比如“650说唱天团”一行人在第一期中首次与众人见面时,用一段土味rap和大家迅速拉近了距离。节目以旁白的形式引入了社会心理学家勒庞关于“人在群体中会释放更多本能”的理论进行注释,并援引了其他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案例辅助解释。



这可能是只想看一档综艺放松放松的观众能得到的意外收获,当你在生活中对于初次见面的多人场景不知所措时,不妨尝试这样的群体仪式来缓解自己的社交压力。包括与长辈之间的代际沟通问题、日常工作生活中的情绪敏感问题、面对隐形社会规则的适应问题等等,都在桃花坞中有所体现。

 

在经营生活方面,桃花坞建设的方向并非城市中那些庞大而无异的项目,而是一些诸如广播站、冥想屋、烘培房等更具有理想化气质、如同“白日梦”一般的浪漫产物,对美好生活的示范意义大于功能性。


将15种个性收纳于一个空间之中,但却仍然有信心不以规则去束缚他们的手脚,于是才能做到真实再现社会生活场景,在引发观众共鸣的同时向观众传达高于生活的追求。


在新一期的末尾,陈陈陈卸任坞长,新的坞长汪苏泷走马上任。这是一个阶段性的落幕,比起第一期时选坞长的混乱局面,如今桃花坞的气氛已经和谐了许多。这或许预示着,这项“群居生活实验”正在孵化出一个令人期待的成果。

 

桃花坞距离北京城区有五十公里,而你心底那个在生活和社交上的舒适区,距离你还有多远呢?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7240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