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生态打法”,在影视行业奏效了吗?



伴随着高度互联网化发展至今的内容行业,需要检验“互联网打法”的具体功效。

文/庞宏波



上影节从来都不止是“电影节”。


可能很少会有一个电影节会像上影节这样具有极强的产业价值,每一年的上影节更像是中国影视产业的一次“年中报告”。


继去年10月后,“腾讯影业·新丽传媒· 阅文影视”三驾马车2021年度发布会于昨日在上海举办,这是三家公司再度以“三驾马车”的身份亮相。


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CEO、腾讯影业CEO、腾讯动漫董事长程武在发布会上表示,未来“三驾马车”会从三个方向去努力:其一是现实主义题材,这是IP的“富矿”,也是三家公司目前投入最大的类型;第二是系统开发优质网文和动漫IP,如《赘婿》、《庆余年》;第三则是推动探索创意生态化与制作工业化,打造中国特色IP产业链。


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在一个以内容为主导的行业里一段时间内并无法完全赢得信任,“互联网生态打法”也和以创意优先的行业显得格格不入。


但是,无法忽视的是中国的影视产业早就已经铸就了高度互联网化的时代特征,这种特征不断发展成为了整个产业的基因。如今,很少有人再怀疑中国的IP开发之路和好莱坞存在着巨大的“路线差异”。由于中国市场网络化的高度发达,中国的IP开发必然需要线上到线下的“迁移”,而这和好莱坞传统的IP开发之路可能恰恰相反。


今年,是腾讯新文创战略的第十年。十年前,腾讯提出了泛娱乐和IP概念,并着手布局新文创生态。如今,大阅文正式启动升级,影视“三驾马车”深度整合。


作为互联网公司,“三驾马车”也不仅仅只是携手生产内容这么简单。实际上,“三驾马车”所肩负的更大的产业重任,在于证明在一个以创意为主导的内容行业,互联网生态打法是能够奏效的。



1

整 合

整合是一种必然。



早在2011年,程武就提出了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战略,此后腾讯逐渐布局了动漫、文学、影视等多个垂直文娱领域。在一定的时间段里,“文化”几乎成为了所有公司的“诗与远方”,布局文娱几乎成为了大公司无法绕开的必经赛道。


2018年,腾讯将“泛娱乐”升级为“新文创”,这似乎是腾讯加速整合文娱赛道的一个前兆。而随着程武接手阅文,在影视板块的深度协同基本上成为了定式。因为在程武看来,腾讯影业成立的初衷就是因为觉得行业不需要再多一家传统的影视公司,所以腾讯影业入场就表明了“不孤立做影视”的思路。而对于有着庞大作者群和用户群的网文IP来说,恰恰需要完整的链条来完成IP的“影视化落地”。所以,去年三家首度联合举办年度发布会,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整合后腾讯影业将不断提升主控主投以及自制能力,作为枢纽;阅文影视将承接阅文本身庞大的IP源头,更主动地链接产业,推动对优质IP的体系化影视开发;而新丽传媒则聚焦头部项目制作,深耕现实题材的布局。


而在6月3日2021阅文年度发布会上,程武宣布了“大阅文”战略升级。程武在这次发布会的演讲中,列举了IP生产无序的几种表现:开发环节没有协同,改编内核不统一,“人设打架”经常发生;IP被盲目开发,没有长线规划,让IP价值被白白消耗;人才缺乏,找到既懂IP内容又懂后续开发的团队非常困难。



也正因为上游IP开发面临的弊病,才决定了疏通整个IP产业链,进行更深度整合的必要性。在过去8个月的时间里,“三驾马车”已经呈现出了整合之后所带来的价值延伸。从实际结果来看,《赘婿》成为了年度超级爆款、新丽传媒联合出品的《你好,李焕英》成为了截至目前的年度票房冠军、《送你一朵小红花》和《流金岁月》等作品也热度极高。


程武接受采访时表示:“‘三驾马车’不是三个同质化的公司的拼盘,而是三个不同定位的团队。三者组成了一个联席创作委员会,《庆余年》《赘婿》以及已经宣布的《大奉打更人》等作品,都会由联席创作委员会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创作的探讨、研讨。”



2

内 容


内容依然是重中之重。


内容终究是检验“打法”的唯一标准。首先,影视本身是一个内容行业,一切生态布局的起点是内容;其次,内容也是检验生态协同效力的重要标杆。


《庆余年》是腾讯影业、新丽传播、阅文影视在内容制作上无法绕开的标杆作品。这部剧集在2019年底开播,豆瓣评分8.0,开播后在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同期播放量均排名第一,共计超过160亿次播放。同时,《庆余年》于2020年1月30日在浙江卫视白天非黄档播出,收视率也稳居同时段TOP3。


但这部爆款的背后,实际上是“三驾马车”在成型之前的一次完美试水。更重要的是,针对这一IP,腾讯影业在初期就制定了系列、季播的开发模式。去年,“三驾马车”发布会官宣《庆余年》第二季启动。


回看程武对于IP生产无序的演讲内容,就能发现《庆余年》的开发几乎是瞄准“痛点”的精准打击。因为对于IP来说,显然不是爆款的延伸。成熟的IP开发,需要有稳定的制作班底、延续贯通的人设以及长线规划。



在《庆余年》之后,“三驾马车”联手打造的《赘婿》再度成为超级爆款。这部剧最先由腾讯影业进行IP评估然后立项,然后由阅文提供IP版权并输出内容理解力,再到新丽传媒组建编剧团队进行改编创作、集合制片团队拍摄。三家公司基本上严格按照自身定位输出协同价值,而从项目开机到上线8个月时间也远超行业平均水准。


今年2月份播出之后,成为播放平台2021年首部热度破万剧集也是史上最快热度破万剧集,最高热度达10745,位居平台史上剧集热度第二名。这部爆款剧在今年“三驾马车”年度发布会上,官宣核心主创班底回归,并启动第二部剧集和开发网络电影。


“三驾马车”在两部爆款剧背后,一是协同作战提高了内容制作的效率,二是明确定位产出了优质内容。生态上的协同打法,终归在内容的标准体系里经受住了考验。


在今年的“三驾马车”发布会上,发布了包含《1921》、《人世间》、《心居》“时代三部曲”和《叛逆者》《赘婿》第二季在内的70个影视项目。在“大阅文”升级之后,内容源头势必会进一步打开,而“三驾马车”在经历了两次爆款剧集的磨合之后,对于下一阶段的内容开发来说,基本上已经有了明确的参考路径。



3

生 态

不止是“三驾马车”。



在程武的设想里,“三驾马车”并不是终点,而是起点。首先对于内部而言,IP开发影视本体内容固然重要,但IP后续开发同样重要。随着腾讯游戏业务和衍生品业务的饱满,未来也将会单独延展成独立的业务形态,从而增强IP的生命力。


实际上,在十二年前程武刚到腾讯的时候,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只有游戏业务。但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崛起,网络游戏用户有包含网络文学、网络动漫、影视以及一系列“其他需求”。这就是腾讯之所以提出“泛娱乐”和后续升级为“新文创”的背景。


所以,“三驾马车”协同开发影视内容,只是“新文创”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形成真正的联动机制以后,腾讯终究希望形成IP的生态链。程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通过我们在出版、在漫画、动画、电影、电视、游戏衍生,包括与线下的文旅结合,能够把这一系列的专业能力既能在垂直领域加强,又能够很好地整合起来,为合适的好故事添砖加瓦,能够造成更大的影响。”


其次,对于疫情之后的国内文娱产业来说,也需要看到生态协同的“希望”。所以,“三驾马车”既是腾讯新文创战略的内部实践,也是整个文娱行业希望能看到具有成功可能性的“样本”。


对于整个文娱产业来说,任何一个单一产业的粗放竞争阶段基本上都已经宣告结束,这就意味着单一产业形态逐渐将走向多维合作。在2020年度发布会上,程武也着重提出了“耦合度”。


但是想要让整个国内文娱产业资源完成一次重组,就需要有能够看到希望的模版出现。程武表示:“外部的合作伙伴有各种各样的压力的时候,我们需要有一支非常强有力的“子弟兵”,能够冲上去,攻艰克难,做最难的事情。比如说腾讯影业和新丽,就相当于我们内部的子弟兵,《庆余年》改编的很好。我们内部需要有这样的能力,在一些有难度的、或者是一些特定的领域里面,我们自己能够把这条路走通,也能够把这些示范展示给外部合作伙伴看,增强他们的信心。”


此外,对于不断升级的“三驾马车”,之后对于IP的开发也不限于内部消化,而是会寻求更优质的外部合作者。毕竟以网络为核心阵地发展起来的阅文来说,IP数量过高,远远超出任何一个生态体系内部消化的能力。


像是“三驾马车”内容的播出平台上,《流金岁月》、《赘婿》均在爱奇艺播出,剧集《一人之下》和优酷达成合作;在漫画领域,阅文有30多部第一批授权给了快看漫画;在有声领域,除了和腾讯音乐合作外也和喜马拉雅建立了合作;在出版方面,腾讯、阅文体系内有自己的出版社,但同时还跟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世纪出版社合作。



这种相对开放的IP开发形态,也更利于集合整个国内文娱产业资源的合力。而随着整个产业更加长线规划IP以及生态协同的不断深化,自然会大大提升整个行业的工业化和产业化水准。


移动互联网在国内内容产业的率先深化,实际上为中国IP生产提供了相比好莱坞截然不同的产业环境。这注定让整个国内的数字内容产业无法绕开互联网公司,而互联网公司的“生态打法”能否奏效对于国内IP开发的成败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本文为作者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7289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点击了解更多
影响有影响力的电影人
扫码关注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