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苗与如少年般的北京精彩,飞驰在路上

6月18日 11:18

文 | 扣马

在《你好,李焕英》春节档上映时,片头出现的“北京精彩”四字LOGO,让北京精彩时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精彩)第一次出现在了大众视野。

 

虽然是新厂牌,但行业对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张苗并不陌生。作为资深电影经理人、制片人和发行人,张苗曾经操刀过《战狼2》、《你好,李焕英》、《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我和我的家乡》等多部爆款。就在去年年底,基于对整个电影行业的思考,以及华语内容生态环境2.0时代的变革决心,张苗创立了北京精彩。

北京精彩总经理、总制片人、总发行人张苗

也是出于对影视行业发展的共同认知,盈峰集团及华录百纳不久后完成了对北京精彩相应的增资扩股。用张苗的话说,这半年公司筹备了多个项目,“一埋头干了六个多月到今天”。但对外界来说,北京精彩的全貌还不得而知。

 

在6月15日北京精彩于上海举办的“精彩上新·精彩未来”项目片单发布上,张苗对公司的战略进行了更详细的阐述,其中包括“中国少年宇宙”在内的11个项目计划,以及面向年轻创作者的“精彩未来”战略计划。

 

北京精彩一方面布局新赛道和新内容格式,另一方面也在寻找IP的长尾价值。同时,将通过更加开放的“北京精彩会客厅”,来寻求和更多的年轻创作者对话,从而推进对于电影产业的革新。

 

2021年是疫情后第一个完整的电影产业年,行业在逐渐恢复元气,但未来的发展仍然需要更多的想象力与创造力,而此次北京精彩公布的片单矩阵,则为业内外带来了更多期待、联想与精彩。



用六部新片打造“中国少年宇宙”

 

在发布会上,北京精彩一口气发布了动画电影《雄狮少年》、《铸剑少年》、《逐日少年》,真人电影《敦煌英雄》、《排雷部队》和《太空春运》,共计六部作品,组成“中国少年宇宙”。

张苗分享“中国少年宇宙”系列片单

 

对行业来说,“少年”和“宇宙”都不算新鲜词汇。国产青春片一直热衷于对少年时代爱恨情仇的书写,而好莱坞成功的“漫威宇宙”模式也一直是内地影视行业模仿对象。但将“少年”作为组建IP宇宙的核心,可以说是北京精彩的一次创新。

 

之所以把少年放置于这个新宇宙的核心,张苗看重的是少年题材和大众情感能够建立的连接,他把少年看作人生中的一个特殊时期,“每个人都会经历少年阶段,这也是观众最大的共鸣甚至共情产生的源泉。”

 

在对少年时代的书写中,张苗找到的抓手是“成长”,这也是将几部电影连接成IP宇宙的枢纽地带。这几部电影涉及了不同的题材和世界观,但不变的是对少年成长的关注。

 

在他看来,大部分人都会怀念少年时代,并且喜欢看少年的成长。把这个逻辑再往前推一步,则是培养用户心智的重要过程。在《哈利波特》系列中,观众正是通过人物的成长,逐渐形成了对IP的忠诚度。

 

在“中国少年宇宙”的动画部分,《雄狮少年》是中国首部现实题材原创动画电影,讲述小人物逆袭、少年热血喜剧,主打“国潮”和“少年”两个关键元素;《铸剑少年》背景设置在宋代,讲述少年行走江湖、追求梦想的故事;《逐日少年》根据《追逐太阳的男人》小说改编,讲述一群热血少年在百年后的未来发生的故事。

北京精彩少年宇宙片单

张苗对动画领域长期看好,觉得这是一个“前途无量的赛道”。过去几年中国动画电影的票房天花板一再被打破,而少年题材和动画形式也天然契合。

 

而在真人部分的项目中,张苗首选了三个颇具制作难度的项目与大家分享。《敦煌英雄》发生的背景是国内影视作品很少涉猎的敦煌,充满历史和文化巧思及奇观,刻画了无名少年英雄的成长,再现了大唐归义军的恢宏壮举,由《长安十二时辰》的黄金搭档曹盾执导、马伯庸编剧;《排雷部队》作为主旋律军事动作影片,讲述共和国年轻军人为捍卫国土与和平挥洒青春热血的英雄故事,灵感来源于战斗英雄、时代楷模杜富国的故事;《太空春运》作为硬核科幻片,则少见地将科幻和春运这个具有普世性的中国情感话题以及喜剧元素结合在一起。

 

从这些释出的信息来看,“中国少年宇宙”确实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新宇宙。一个IP宇宙的建立往往需要情感上观众和主角的共同成长,内容上良好的叙事文本和视觉上风格化的世界观设计,这几个方面都能看到“中国少年宇宙”的尝试。

 

按照张苗的计划,这六部电影将在三年内陆续上映。《雄狮少年》在今年暑期档的票房表现,将是“中国少年宇宙”面临的第一个市场考验。


继续新类型、新赛道、新格式探索

 

在对电影的开发中,张苗尤其注意类型与题材的创新。这建立在他对电影市场的长期实操和观察上,内地市场过去五年最成功的几部电影,在他看来都算是创新题材,“《战狼2》、《流浪地球》、《你好,李焕英》,都是新类型的探索。”

 

此次除了“中国少年宇宙”的六部电影之外,北京精彩也一并揭晓了其他一些重磅影视项目——

 

《一闪一闪亮晶晶》瞄准的是国内几乎空白的歌舞领域,并用这种形式来传达最普世的亲情;《我的儿子不是人》则是创新“近未来现实主义”类型,讲的是这近五年的故事,更深刻的情感与近未来的危机、人性的刻度互相融合;《北京欢迎您2022》是通过以小见大的方式,来讲述北京在当下新的历史环境下包容、开放、友好的大国首都气质,用一部喜剧电影,在冬奥来临之际,为全国人民及全世界友人献上一张来自首都北京的新名片。

北京精彩探索的新类型

在类型的革新中,张苗对故事内核有着同一个要求,就是必须包含中国文化和情感基因。

 

这几年的市场已经证明,电影爆款的打造,需要和大众情感结合,否则就很容易变成华而不实的类型符号堆砌。所谓的中国故事并不是一句空话,当观众在电影院看到自己,就更容易为电影买单。

 

在之前的文章中,毒眸(ID:DomoreDumou)已经讨论过,如果要吸引更多增量人群进入电影院,还需要体察社会心理的深刻变化。中国的社会心理正处在变化时期,在此过程中需要文化产品进行回应。比如《战狼2》就迎合了大国崛起的时代思潮,从而成为爆款。张苗也希望北京精彩的电影能拥抱新时代的新表达。

 

除类型与题材创新外,北京精彩也更加注重多赛道、多格式内容领域的开发。

 

比如此次发布会也曝光了北京精彩的一些非院线电影项目:《蜂鸟行动》属于军事题材影片,张苗将其定位为超级网大,试图将网络电影和更成熟的电影工业结合;超级短格式的动画作品《观复猫》,则是一个每集3到5分钟,共100多集的短片计划,与马未都先生及观复博物馆合作,主打中国审美培养、中国情商和传统文化教育。

 

对于网络电影和微短剧等新内容形式,毒眸此前一直保持着长期观察。这两种内容都面临突破天花板的挑战,而瓶颈往往来自优质的影视生产力并不能和新形式更好结合。北京精彩这样的公司入局,或许也为这些新赛道提供了更多的积极因素。

做一家“影视2.0时代”的公司

 

影视产业急需迈入2.0时代,是张苗对当下中国文娱生态变化的判断。

 

在影视1.0时代,也就是过去十年,大部分电影公司设立制作中心、发行中心和营销中心,主基调则更加围绕电影生产和发行,来布局行业上下游。张苗在这个过程中参与了中国电影票房飞速增长的进程,也做出了多部爆款。

 

而在影视2.0时代,用户的内容消费习惯越来越碎片化和多屏化。如果考察用户时长,短视频和流媒体内容已经超过了大银幕。但从养成用户心智,并最终打造IP的角度,电影仍然是重要的内容形式。

 

院线电影、超级网大、短剧并行开发的同时,张苗接着要做的,是收割IP的长尾价值。在好莱坞的成熟模式里,内容IP的长尾价值往往通过乐园、玩具等衍生品实现。而在中国市场,随着新的消费娱乐的发展,消费品和线下实景娱乐都出现了新的变化。

 

所以在影视2.0时代,除了这些已经被验证的模式,张苗还希望公司能够收割内容、IP的长尾效应价值。

 

对于什么是衍生内容,他举了个例子。北京精彩所推出的所有内容,都会进行超级剧本娱乐的衍生开发。这是对现在流行剧本杀模式的一个升级,用影视工业的力量来完善和提高剧本杀的娱乐体验,“所以我也是一个线下娱乐的沉浸式体验的制片人。”

 

为了承接这套新打法,北京精彩在内部建立了区别于传统电影公司的组织形式。张苗在此前的采访中提到,公司的架构除了保持电影为龙头、以影视IP为核心、影视“制宣发”全产业链为生态的模式,还包括商务及IP运营中心、创作者及艺人经纪中心、产业基金管理中心和创新业务中心组成。

 

在北京精彩的项目开发中,张苗注重和年轻创作者的合作,《雄狮少年》是导演孙海鹏执导的第二部电影作品。这也和张苗过去的经验有关,他作为制片人和发行人参与的《战狼2》、《流浪地球》、《你好,李焕英》等,都是服务并与年轻创作者彼此成就的过程,在口碑与票房上也获得了市场的肯定。

 

为了进一步推进和年轻创作者的联结,在这次的发布会上,张苗宣布启动“精彩未来”战略计划,以“北京精彩会客厅”的形式与年轻创作者交流,“我会每个月抽出一天时间,在北京精彩备上清茶一杯,作为一个从业二十多年的电影工作者,希望和年轻的创作者一起聊聊天”,也许能碰撞出更多的内容火花。

张苗与北京华录百纳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方刚

在过去,各大电影公司往往通过项目合作和创投环节来寻找新导演,但靠项目寻找新人往往随机性比较大,电影创投则面临僧多粥少的激烈竞争。张苗希望用一种开放的方式和年轻创作者交流,“很多创作者也许等不到一年一度的创投,他们更需要一对一的交流。”

 

“北京精彩会客厅”正是“精彩未来”计划的重要环节。在张苗看来,电影行业从来不缺“能人”,但是缺“能人们”。产业创新的推进不能依靠一个团队作坊式的埋头努力,而需要和外部达成连接。

张苗与北京华录百纳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方刚为“精彩未来”启动仪式揭幕

张苗希望用一个开放的合作计划,让更多优秀的年轻创作者加入到北京精彩对行业的改变中来。之所以要扩大和外部的合作,也是因为他希望在影视2.0时代,打造一个更加面向未来的电影公司。

 

电影行业正处在变化前夜,全新的内外架构和公司理念下,这或许是北京精彩新的机会,如张苗所说,也是“时代给我新的机会”。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7403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