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赐小仵作》摄影指导李博:以后的项目中适马镜头依旧会成为我的好伙伴

7月5日 09:36

用心不一定会被看见,但是不用心一定能被看出来。这句话能很好地解释现象级网络剧《御赐小仵作》的热度,也能解释为什么流量甚至明星不再是出圈的保障。


在一口气追完了没有明星、低成本制作的《御赐小仵作》后,我们联系了摄影指导李博老师。这是李博老师担任摄影指导的第一部古装剧,追求自然、真实的风格给夜戏的拍摄带来了非常大的挑战。好在在 RED MONSTRO 8K VV 和适马大光孔电影定焦镜头的搭配下,李博老师实现了真实烛光照明拍摄的可能。


这是李博老师第一次使用适马电影镜头,超大光孔、各光孔状态下的优异表现、圆润的焦外、小巧的体积、齐全的焦段都给这次低成本的拍摄带来了非常大的帮助。


希望这篇近 5000 字的幕后采访能给你将来的拍摄带来帮助,也能让各位摄影师们看到适马在生产电影镜头上的“用心”!

拍摄中的李博


李博,摄影指导,先后在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获得本科、硕士和博士学位,美国查普曼大学访问学者。除了在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进修班、国际班担任讲师,也参与过多部电影、电视剧、商业广告创作。



本文图片均由李博老师提供,文字略有整理。


《御赐小仵作》成片截图


适马:《御赐小仵作》剧本花了3年时间,您是什么时候看到剧本的?当时剧本处于什么状态?


李博:我和导演与制片人第一次见面后就聊得不错,当时看到了所有剧本,基本已经定稿了。



适马:播出后的优异表现,和你当初接到这个项目的预想有不一样的地方吗?


李博:有的。我们这个剧确实定位是小成本的网剧,每天拍摄工作量都很大。本来以为不会在网剧市场上溅出什么的水花,没想到播出的时候被大家评成了一匹黑马,也真是非常感谢观众朋友们。



适马:拍摄了三个多月,筹备用了多久?您在筹备期都做了哪些工作?


李博:我以摄影指导的身份进入剧组筹备大概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第一次赴横店看景后,对各个场景有了大致的了解,之后我就根据场景和剧本开始选择拍摄器材。


这是我第一次做摄影指导的古装戏,我想尝试用更真实的打光方式,尽可能追求些电影质感的画面。于是我在北京测试器材的时候,就希望找一台在低照度环境下拍摄效果优秀的摄影机,以及大光圈的高速镜头组。我在测试器材、做前期筹备的同时,就将上述想法多次和导演进行讨论,也获得了楼导的全力支持。我们确定了影像风格和一些特定场次戏的拍摄方法。


摄影组合影


适马:这是一部古装剧,而且是探案剧,在影像风格上您和导演、美术指导等主创都有过哪些讨论?


李博:在影像风格上我给导演看了《权力的游戏》 、《李尸朝鲜》等影片作为参考,还有《神探夏洛克》的一些特殊镜头段落,导演对我提的一些想法还是比较认可的。因为我们毕竟是小预算的网剧,所以那些很复杂的镜头调度、特效设计完成起来确实不太现实。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用最小的成本来做出最好的效果。


当时我给导演看《神探夏洛克》中关于心灵宫殿的设定,想将这个想法用在王爷和楚楚二人分析案发现场的场景重现部分。这个想法我和楼导一拍即合,后来我们在参考《神探夏洛克》的基础上又加入了很多新的更适合《御赐小仵作》实际拍摄条件的想法,于是就有了最后大家看到的呈现。



适马:选择适马电影镜头搭配 RED MONSTOR 8K摄影机,是出于哪些考虑?


李博:其实虽然确定用Monstro 8K摄影机,但是由于预算的原因,并没有考虑使用全画幅的镜头。当时全画幅的镜头在市面上并不多,基本只有ARRI的SP和蔡司的SP,价格都很贵,而且很多焦段都不全。所以我们当时选择的是用传统超35镜头拍摄6K的分辨率。就是虽说用全画幅的摄影机,但是整个项目都是按传统超35画幅来拍摄的,有较大的损失。后来接近开机的时候,星光影美的蔺总告诉我适马愿意提供一套全画幅电影头赞助我们使用,于是对镜头做了测试,可以说我立马对这套头产生了极大的好感。


现场设备


最大光圈够大。这就让我预想的真实烛光照明更加可行,而且在光圈全开的情况下镜头分辨率下降在可接受范围内。我们这次拍摄的项目是网剧,放映终端是手机或电视,我个人认为一味地追求高分辨率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优秀的焦外虚化。尤其是蜡烛的光斑会在画面中形成非常好看的纯圆形。这对我来说这比六角形、八角形的焦外光斑更为自然舒服。这个焦外的形状是很直观的,导演和制片人在现场看到后也非常认可。


体积小巧。因为拍摄中我经常会使用斯坦尼康、手持等方式,所以我也很看重体积小巧的镜头为现场拍摄所带来的便利性。


镜头焦段齐全。我觉得这点非常重要,特别是14mm的全画幅镜头,体积非常小,和UP的比如12mm镜头比起来,就更明显了。14mm全画幅基本上等同于超35画幅的9mm左右,这样的拍摄角度和透视效果是非常有冲击力的。在超35画幅的镜头群中,能完成这样视角的镜头也是少有的。


其实我平时使用相机拍摄的时候,就接触过一些适马的高性价比镜头。比如APSC画幅的30mm DC DN和16mm DC DN。我用这两只小镜头拍摄了不少优秀的照片(拍媳妇且让媳妇满意的那种)。所以我也并不奇怪,适马电影镜头也能有如此高性价比的表现。


现场工作照


适马:根据您以往的项目,在镜头选择上都有哪些考量以及为什么?


李博:我认为镜头的选择不能完全照搬教科书。可能有些摄影师就特别喜欢某一种镜头的风格,我个人会根据项目本身和创作偏好来综合考虑。我的经验是,在对器材的选择上,项目题材、画面风格、拍摄预算等多方因素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在评价一款镜头好坏的时候基本会从分辨率、反差控制、眩光控制、呼吸效应、色彩表现、焦外表现等方面入手。但是其实在艺术效果面前,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次要的考量。比如老蛙的探针24mm微距镜头,这个镜头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是其他镜头完全做不到的。那损失点画质对我来说就是可以接受的。同样,因为我认为这个项目里圆形的焦外光斑更好,那再好的分辨率如果焦外是八角形的也是不行的。当然,预算才是镜头选择上的最大考量(笑)。



适马:您说镜头测试结果和您预想的不太一样,是否和您之前没有实际使用过适马电影镜头有关?


李博:对,其实因为现在品牌在宣传卖点的时候会用很虚的一些概念,比如“复古的色调“、“迷人的色彩”、“柔和的焦外”等。这些判断的主观成分非常大,所以真的要到一个统一的环境中将几种不同品牌的镜头放到一起才能对比出来。可能从特定项目出发,A比B确实更好,但是我们也要考虑预算能否承担价差 ,来获得这种多出来的“好”。又或者有些优点是在品牌宣传页中并没有被重点提及,但是在测试中可能会特别出彩。这些都是需要在镜头测试中去发现的。


《御赐小仵作》成片截图



适马:剧中有不少夜戏,您在拍摄和布光上做了很多取舍,这方面的过程和经验能不能和大家详细聊一聊?


李博:我参考的影片有美剧《权力的游戏》系列和韩剧《李尸朝鲜》等。权游在我心中有非常高的位置,我是铁粉。影片的整体风格非常内敛,没有过多花哨的东西,打光也是在真实的基础上再加入造型感、戏剧感,非常值得学习。


冷兵器时代,在没有电的情况下,夜晚或者比较暗的室内只有火把、蜡烛这些光源,所以想要在其中再加入情绪性的创造是不容易的。所以如何利用好烛光、利用好冷暖反差就成为了我这次项目照明的主要研究对象。


由于从前摄影机感光度的限制以及LED灯具普及程度还不大,所以传统的古装戏是很少用真实的烛光做照明的,都是打一个比较亮的底子光,然后再给演员的脸上单独补光。这样蜡烛哪怕出现在画面中,其本身的亮度都被其他光吃掉了,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就是个摆设。所以这次我希望蜡烛光能够真正有照明的作用,同时在场景中出现。也就是说蜡烛本身的闪动会真实地反应到场景中,反应到演员脸上,来加强这个戏的时代感。只要是内景和夜戏人物脸上的照明,我都是用这种闪动的光来做的。在古装探案剧中,我认为这种闪动的效果可以加强悬疑感,提升氛围。基本上,我觉得这是一种真实感与戏剧感双赢的处理方式。当然,这么做多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会担心不太符合网剧观众的观看习惯,好在楼导也对这一方式十分的坚持,我也算是吃了颗定心丸。


《御赐小仵作》成片截图


适马:有些摄影师会忌讳光孔全开,适马电影镜头在全开的状态下表现如何?


李博:光孔全开一定会降低镜头的分辨率,这是物理规则决定的。但是现代镜头制作工艺的发展让光圈全开的分辨率下降有了很大的改善,适马这套镜头在光圈全开的情况下镜头分辨率下降在可接受范围内。我刚也提到了,因为《御赐小仵作》是一部网剧,是在线上平台播放,所以我个人觉得一味地追求高分辨率意义不太大,或者说这并不是我的主要考虑因素。


在本片中在可能的情况下我都会尽量开大光圈。但是在景别很紧,或演员动作幅度比较大的时候,为了保证焦点,还是会将光圈收一些。网剧拍摄进度紧,我们的主要演员也都很年轻,拍摄经验相对少一些,现场给焦点员测试焦点的时间也很有限。这样的拍法确实也给了焦点员很大的压力,但我们都是在压力中慢慢进步的嘛,哈哈 。



适马:除了大光孔,全画幅分辨率,拍完这部剧之后您对适马电影镜头都有哪些新的认识和好的印象?


李博:首先,我对适马这套全画幅电影镜头的焦外表现非常满意,尤其是焦外光斑的圆润形状我个人非常喜欢。其次这套镜头的高性价比也征服了我,在以后的项目中这套头依旧会成为我的好伙伴。


《御赐小仵作》成片截图


适马:接近2天一集的拍摄速度对您来说压力大吗?最大的挑战有哪些?


李博:挑战肯定是大的,这是我第一次做摄影指导拍摄古装网剧,对整体光线的把控上有一个摸索的过程,同时也需要更多时间在现场和灯光指导进行沟通。这次项目中我们还尽量尝试了用调光台等设备进行灯光的调节,但是这些东西在两年多前还是比较新的,同时在灯具架设上我也一直在做探索。到今年,灯具的数字控制已经普及开来了,但是在当时只有超大制作的剧组才用得上数字控制。我也算是个技术迷吧,所以虽然是低成本的项目,我还是想了很多办法来实现这些尝试,当时自己也掏了不少钱来买新的设备去配合。


其次就是拍摄内容多。为了配合探案题材,我有很多想法想要突破一下。比如从正常的场景穿越到王爷和楚楚想象的空间,或者日景与夜景在一个镜头内的转换。这些东西在现场都需要时间来试。在这方面楼导非常努力给了我们尽可能多的时间,但也不可能不考虑进度。所以我觉得我主要的压力,来源于想在有限的时间内用新的技术去完成有创意的想法。我只能说我尽力了,不过要是再拍一次,又觉得现在能拍得更好一些。


现场工作照


适马:导演说“过去我们拍电视剧,有些东西相对模式化。比如镜头进光,画面上的光斑、眩光,这些东西是要处理掉的。但网剧不一样,网剧有时候就是要眩光,觉得眩光好看。”,对于这个问题您是怎么看的?片中哪些场景用了眩光,以及您对适马电影镜头的眩光风格有何感受?


李博:技术的发展总会有一种循环,就和时尚一样。有些技术缺陷一直是工程师们想要极力去掉的,但是当画面变得过于完美的时候,又缺少了某种“质感”。这时候创作者们又反过来去追求这些曾经的“缺陷”。在摄影系学习的时候我印象很深的一堂课,就是《拯救大兵瑞恩》的摄影指导贾努兹卡明斯基会专门寻找发霉的老镜头来营造一种特殊的画面风格。


适马的这套全画幅电影头在眩光的处理上做得不错,特别考虑到其价位。但是依然有一些问题存在,比如当画面中有很多蜡烛的时候,会在镜头中形成一些蜡烛的鬼影,这是光线在镜头中的镜片间反射所导致的。有时这会给我们带来一些麻烦,但有时这些鬼影又出现得恰到好处。我觉得这种度的拿捏是非常个人化的创作选择,没有对错优劣。



适马:这是您和楼导的第一次合作,有哪些感受?


李博:楼健导演是一位非常有经验的导演,我觉得他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那种。我作为一个年轻的摄影指导,在和他合作的过程中,真的受益匪浅。我非常感谢他能够认可我对画面风格的定位,并在预算十分有限的情况下,同时给我很大的创作空间。而且现场楼导对于年轻演员的状态把控,也让我对导演的创作有了更深的理解。



适马:这次设备从星光影美出的,您跟星光影美合作的多吗?


李博:我从在北京电影学院上学的时候就和星光影美的蔺总认识了,和他们公司的员工也都关系挺好的。我有很多项目都是从星光影美出的器材,蔺总一直很照顾我们这些年轻人。


我觉得星光影美还是很勇于尝新的。这次使用RED Monstro VV 8K摄影机,就是蔺总在他的办公室给我亲自讲解PPT、播放样片并组织测试的。后续在设备测试和现场拍摄,他们的服务都非常好,设备保养到位,有任何需求也都快速响应。


现场工作照


适马:《御赐小仵作》第二季是否已经提上日程了?接下来还有哪些拍摄计划?


李博: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如果有的话,得问问楼导还想不想再带着我,哈哈哈。我其实从疫情过后到今年五月一直在拍摄。最近因为家里有小宝宝快出生了,我暂时推掉了所有的项目,陪产的同时也静下心来好好补补课,学习学习。希望以后参与更多有意思的项目,有更多的好作品带给大家。


导演楼健和摄影组合影


END



本文为作者 适马电影镜头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7717

适马电影镜头

点击了解更多
100%日本会津匠心手作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