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地影院停摆、长津湖撤档,暑期档提前结束?

8月5日 17:58

“(暑期档)开始了吗,不是已经结束了?”

在多个地区的电影院暂停营业,或加强限制后,一位西南的影城工作者对毒眸发出了无奈的调侃。新一波疫情反弹,加上此前惨淡的暑期档大盘,让刚度过复工一周年的电影院,前景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疫情进一步扩散后,8月4日,新浪电影等媒体爆出消息:中影、华影共同商讨,已经暂停江苏、湖南、河南等多个涉及疫情地区的影院密钥、硬盘供给。待当地疫情好转,由院线审核无误影院符合恢复营业标准,院线方可在平台申请恢复营业。

同日,微博电影博主@电影票房发布因疫情停盘、停密钥地区名单,截至8月5日下午,名单数据已达到了68个。毒眸8月4日晚间起,对表格中所列地区的官方通告进行了查证,并向多地影城多次求证后,所得数据与该表格内数字差别不大,而截至毒眸发稿前,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市、包括局部暂停营业的城市、地区已超过70个,并且这一数据有继续扩大趋势。

 

图源:微博@电影票房


影院的大范围停工,给本就惨淡的暑期档大盘,又泼了一盘冷水。拓普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暑期档累计票房53.73亿,比2019年同期的99.4亿缩水了近一半。观影人次也比2019年同期的1.48亿减少了一半左右。

一位数据分析师告诉毒眸,这样的表现甚至可以总结为“2021年不存在暑期档”:“工作日大盘经常只有四五千万,说明电影根本没有调动学生群体的观影热情。”

就在毒眸发稿前,《长津湖》官方微博正式发布了电影延期上映的通知。而在昨晚和今天的交流中,不少的影院工作人员还在表达对《长津湖》救市的期待,但随着电影撤档,暑期档最后的爆款希望也因疫情落空。

疫情影响的范围不局限于影院。在8月5日上午,第十一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办公室发布公告,宣布因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原定于2021年8月14日至21日在京举办的第十一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延期举办。


部分影院停摆,对于行业的现金流运转、大众观影习惯乃至未来的电影储备,都是一个巨大考验。而对电影行业而言,和疫情的长期共存,是这场风波之中更需要思考的长远命题。

 

疫情下的冷档期

此次疫情复发,对暑期档整体票房表现来说无疑雪上加霜。

上周末因《怒火·重案》《盛夏未来》两部高口碑作品带动,暑期大盘略有升温。拓普数据CEO程飞告诉毒眸,拓普后台曾预测《怒火·重案》有望冲击12亿票房,并能将暑期档推至高潮,但随着新冠病例接踵而来,大盘能保持常规水平就已经不易。

在程飞看来,最终《怒火·重案》能否突破10亿,需要考虑已经不只是电影本身的表现,而是“观察疫情是否严重,关停的影院是否能近期开业。”


不少影院从业者均告诉毒眸,防疫通知发出后,当天影院客流量肉眼可见的稀少。

郑州某影城工作人员巍巍所在的影院,《怒火·重案》和《盛夏未来》只放映了两天。这两部片子周五的上座率还不错,但在周六(7月31日)疫情防控通知发布后,“上座率直接断崖。”

“今天影院人瞬间就变少了。”8月4日西安市发布疫情防控升级通知后,汉中某影城员工徐亮很快感知到了变化,“所有的媒体都在转播新闻,通知全城都知道了,大家会觉得去人多的地方不安全。”

观众观影热情的降低,以及因多地区影院停业导致的票仓数量减少。使还剩不到一月的暑期档,更加后继乏力。

就在各地影院停业通知集中发布的这几天,国内单日人次及总场次也在发生着变化:拓普数据显示,8月2日(周一)单日总人次230.58万,等到8月4日,总人次下降到175.36万,总场次在2日之间也减少了2.14万场。 

图源:拓普数据

根据拓普数据和疫情实时监控系统,2021年在全国票房前十的省份中,除去安徽暂无确诊病例外,其他省市均已有病例出现。而当下疫情重灾区南京所在的江苏省则多年位居国内第二大票房省份,票房全国占比在9.3%左右,郑州所在的河南省,也常年位居全国省份票房榜前十,这些城市的票房缺失,对于全国票房总量具有重要影响。

影院在暑期档的整体表现,也影响着已经定档影片的心态。特别是对于被寄于救市厚望的、定档8月12日的《长津湖》。


在正式撤档前,多家影院从业者已经向毒眸透露,电影的发行人员曾私下沟通影院暂不开启预售。

相较于《长津湖》决定前的犹豫,早在8月2日,将于8月6日上映的《拯救甜甜圈:时空大营救》已经宣布撤档。

 

一个扩散的过程

影院停工并非8月才发生,南京、郑州等地早已在疫情和暴雨中暂停了营业。

南京某影城员工透露,在7月23日,南京万达影城建邺万达广场店已经停业。也有从业者告诉毒眸,南京市内影院最开始分区停业,7月27日,南京市《关于进一步严格疫情防控工作的通告(第6号)》发布后,南京市区影院全面停业。


多位南京影城从业者向毒眸证实了这点,上周五(7月30日)上映的《怒火·重案》《盛夏未来》在南京均无放映场。错过这两部具有一定卖相的影片,不少影城工作者都表示遗憾。

“我们也很惆怅,可能《长津湖》都赶不上。”南京某大地影院员工告诉毒眸,这个暑期档的票房收入早已“不及预期”。

对于郑州影院而言,疫情和水灾的影响叠加在一起。

7月20日暴雨导致城市内涝,使郑州影城陷入停摆状态。随后的灾后重建中,由于部分影城的设备因内涝而损害,影院复工时间及影厅开放程度并不完全一致,也影响了后续的票房的产出。

由于郑州市二七区首例无症状感染者的出现,在7月31日,郑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发布《关于做好全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市场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通知显示,全市A级景区将继续关停,其中并未对影院上座率以及是否停业做出规定。

但据巍巍介绍,上周六(7月31日)郑州市有关部门开始分区下发影院停业通知,“周日中午开始应该都停了。”郑州市内奥斯卡影城、万达影城均在8月1日发布停业公告,郑州市区内的多家连锁影院暂停营业。 


疫情对有些地区影院的影响是心理上的,体现的是对不可知未来的防风险考量。与南京、郑州等地因确诊人数较早且较多,而做出防疫反应不同,8月4日,在确诊人数为零的情况下,西安、哈尔滨也发布了影院停业通知。

8月4日,据华商报消息,西安多家影院负责人在下午5点左右接到上级部分通知,即日起西安市区全部影院关闭。当日西安市内的奥斯卡、万达、沃美、苏宁等影城均发布停业公告。


西安的疫情防控变得严格,首先与8月3日,内蒙古某县市官方发布的三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在行程轨迹中涉及西安多地有关。当地从业者透露,这或许是因为“9月15日第14届全运会将在西安举办”。

同样因为密切接触者过多而采集紧急措施的,还有哈尔滨。8月3日晚,哈尔滨市发布第26号公告,宣布“对一些容易引发疫情传播的场所和活动暂时关闭和停止。”

哈尔滨某影城员工告诉毒眸,8月3日下午就有影院收到通知,而后陆续开始关闭,“等到8月4日,很多影院已经关了。”在8月2号25号公告发布后,她已经有预感影院会关门。

8月4日的媒体信息显示,烟台、四平、娄底等影城也发布了暂停营业的消息。截至发稿前,毒眸查阅售票软件后发现,南京、郑州、哈尔滨8月5日以后的日期已不能购票,烟台、西安部分影城还有部分场次可选择。

在更大的范围内,影院的防疫措施也都上升到了更高级别。

8月3日,湖北省发布的《关于做好影院疫情防控的提示》中显示,武汉中高风险地区影院暂停营业,其他地区上座率不超过75%;据长春某影城从业者透露,长春地区目前的上座率已经调整为50%。

8月4日晚间,毒眸又向合肥、上海、贵州、昆明、临沂等低风险地区影院从业者询问当地影院情况,得知目前影院执行的《电影放映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指南》(第三版)上座率不超过75%。

 


长沙某影城工作人员则告诉毒眸,受疫情影响,影院收到的通知就没停过,“每天都发一次。” 

 

更长远的命题

“不知道”,在被问到这次疫情未来会对影院产生的影响,一位从业者婉拒了毒眸的采访,“最近的心情特别的不好。”

停工对影院造成的损失客观存在。身处郑州的巍巍就有很多同事离开了这个行业,“我们去年停工,发的是最低工资的80% ,扣了五险一金刚刚三位数,家里有房贷车贷的早就撑不下去。

也有从业者表现出相对的乐观。在暴雨后,郑州一位奥斯卡影城的副店长只复工了一天就遭遇疫情,但他还是感觉不会像去年停业那么长时间。虽然疫情期间只能发基本保障工资,但公司70%以上都是待了三年的老员工。由于影院用人本来就不是很多,裁员的可能性也不大。

影院毕竟已经对疫情反复有了经验,这次停工中不少从业者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慌乱。这与国内积累的防疫经验,以及包括疫苗在内的医疗等物资充足有关。

 

令影院从业者真正担忧的,是观众观影习惯的改变。虽然上周末《盛夏未来》《怒火重案》票房表现较好,但多个从业者均表示,这两部影片的上座率并不是很高。

“《怒火重案》上座率平均9%;《盛夏未来》上座率平均5%。”在上海某影院从业者看来,去年停工培养起来的观影习惯被消磨殆尽,影院重开一年了,观影人次还是“平平淡淡”。 


这种情况下,影院对《长津湖》等大片“救市”的想法非常强烈。贵州安顺某影城从业者告诉毒眸,高额的场地费用和比往年都差的票房,让自己“有点抓狂”,他期待能有像《八佰》一样的大片或者进口片来打开低迷的市场,“去年、今年积压的那些影片不要一味的看中档期,早上映早获票房。”

除了恢复供应,用户也在疫情控制的情况下才能回归。处于合肥某大学周边的影城从业者,就期待疫情能够尽快好转,让学校能够如期开学。

影城从业者的生存问题,也在引发关于发行秩序的担忧。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毒眸,影院停业后,“等再有大片上映,会不会出现一些小的影院,为了生存,不得不偷票房。”

为了应对“偷票房”事件,片方更多的采用“分段密钥”的发行策略,去年影院复工之际,作为救市之作的《八佰》片便以“分段密钥”的方式,确保票房不会被监管相对宽松的影城以不正当方式偷走。

今年暑期,《中国医生》也以“五天一更新”的方式来发放密钥,如果发现有偷漏报票房的行为,博纳方不仅取消该影院对于《中国医生》的放映,连同《长津湖》的密钥发放也一并取消。


而大盘整体的惨淡,影响的是制片、宣发、放映作为影视产业链条上环环相扣的三方。

在第2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中国电影产业高峰论坛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谈到了电影行业普遍的三角债问题,院线、发行和制作方相互欠钱。有些公司为了开工把别人的钱挪用,导致很多公司无法运转。

为了缓解债务,暑期档本来是各方回血的重要时刻,但在疫情和低迷的大盘面前,供需两端的运转都会受到现金流不足的影响。

“今天全国停业影城已经超过1000家,总场次只有20多万场,和春节档单日50万场比,跌幅不能说不大。加上没有大片振奋市场,电影行业可能真的没有足够的子弹应对疫情反扑一次了。”一位电影公司的高层告诉毒眸。

不过在经历了春节档在疫情反弹时破纪录的表现后,也应该对中国的电影市场具备信心。如果能够保证优质的电影供应,观众仍然会愿意回到电影院。在这之前,从业者们可能会面临一个相对漫长的等待和迷茫。

巍巍经历过一年前的停业复工,仍然选择留在这个行业。虽然目前正在隔离无法工作,但公司经营较为稳定,以及广州兄弟门店29天复工的经历,都给了继续等待的信心,“去年我也想转行来着,但是因为大学毕业就做这行,并没有考虑好转到哪个行业。”

(文中影院被访者均为化名)

 

文 | 陈楠楠

编辑 | 张友发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8420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相关文章

暑期档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