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色师杂谈:Company 3高级调色师/电影色彩联合负责人Stephen Nakamura

9月2日 18:10



参与项目履历:

《永不者》(2021)

《新闻世界》(2020)

《誓血五人组》(2020)

《异星灾变》(2020)

《摘金奇缘》(2018)

《边境杀手2: 边境战士》(2018)

《异形:契约》(2017)

《X战警:天启》(2016)

《大空头》(2015)

《火星救援》(2015)

《法老与众神》(2014)

《X战警:逆转未来》(2014)

《魔境仙踪》(2013)

《普罗米修斯》(2012)

《加勒比海盗:惊涛怪浪》(2011)

《007:大破量子危机》(2008)

《拆弹部队》(2008)

《十二宫》(2007)

《无间道风云》(2006) 

《飞行家》(2004)

《加勒比海盗:黑珍珠号的诅咒》(2003)

《危险思想的自白》(2002)

《颤栗空间》(2002)



 什么启发你成为了一名调色师?

我之前在华纳兄弟旗下的影片拷贝公司工作,跟很多人刚开始一样,我最初是一名磁带操作员。当时的公司就有调色师,我就是在那里第一次知道了这个工种的存在。九零年代初期,我干过一阵子给动画电视节目制作母版的工作,参与过的项目包括《蝙蝠侠》和《狂欢三宝》,那时候我就清楚自己想要给真人节目做调色。


 你是如何学习、在哪学习调色技艺的?

我曾在Post Group做过助理。现在顶尖的一批调色师当时都在那里工作。我做了一阵子助理,学习到了什么是调色,最终我成为了电视剧《深海巡弋》的调色师。客户对我的调色很满意,于是很快我就接到了很多广告和MV的调色工作。


 哪些人是你一路上的导师,或者什么给你的启发最大?

我在Post Group给调色师们做助理的时候,他们让我充分了解了这份工作。私下我一直坚持自己做实验——比如把我喜欢的负片(放到Telecine机上)播出来,尝试我能不能把画面调得跟调色师那么好。如果遇到我不懂的地方,我可以向公司里任何一位调色师请教。


《新闻世界》(2020)


 你觉得职业生涯最大的突破点是什么?

2000年代初期,数字电影完成片制作相关的技术都还在开发阶段。我们当时用来做电视调色的工具——比如遮罩window、抠图键控和散焦——不能用来做电影调色。我当时在给大卫·芬奇的广告和MV以及他的《心理游戏》《搏击俱乐部》非院线版做调色。他的下一部片《战栗空间》(摄影:Conrad W. Hall)想要做DI,那在当时还是个新鲜玩意儿。但他想要像调色师一样完全掌控影片的完成片制作。


他鼓励我从Post Group跳槽到Technicolor,这样我可以担任《战栗空间》的调色师。我的反应就是“听起来很棒!”我可以和大卫·芬奇一起探索前沿新技术!后来又遇到纽顿·托马斯·西格尔也想新片《危险思想的自白》做DI。我在Post Group做过他几部电视剧的调色师,所以他希望我来做他新片的DI。我就是这么在这个全新的领域发展起来的!


 成功的调色师要具备什么关键特质?

一部分是看人的性情。作为调色师要和摄影指导以及导演合作,有时候甚至是和一大堆人共事,并且一直要有拿得出手的想法,同时还要能够快速给他人展示还有哪些调色选择。调色师要成功最不可或缺的当然是对色彩的敏锐感知。必须能感知色相和对比度的极微小的变化,还需要感知这些微妙差异对场景的情绪和意义有何影响。


一些人很快就能掌握,而另外一些人可能需要长一点的时间,还有一些人始终无法达到那个水平。有的人只能看出镜头太绿或品红太多或对比度太低而已。有些想成为调色师的人能搞定单独的镜头,却无法撑起一部3000个镜头风格要统一的电影。这样的人可能可以在业内做个几年,但之后还是得放弃。电影调色师这个工作不适合他们。


《摘金奇缘》(2018)


 成功的调色师/摄影指导关系应该具备哪些基本要素?

一定要有与摄影指导共感的能力。你得像一个变色龙一样。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风格——对什么东西应该用什么画面风格也有不同的想法。作为调色师,要用摄影指导的眼光看影片,这样他们就不会觉得每个场景都要调整了。


我开始给电影或电视剧调色的时候,一般会给几个场景做预调色。理想状态下,可以跟摄影指导坐下来共同打造镜头。可能他们会一直让我把脸调亮,或背景调暗,或加个暗角,或某个颜色饱和度调低。很快我就会摸清楚原来这个人是这样看待画面的,那我就知道他们对哪些风格比较有感觉了。当你和某位摄影指导合作了多次,你就能共感对方看待画面的方式和风格。


 你觉得色彩和调色对辅助一个项目起到什么作用?

很多事情都取决于具体的项目。有的电影在调色的时候会应用非常强烈的风格,那是其他电影不会创造的风格。也有时候一部电影需要的是把一切调得均匀而精致,就像胶片时代的配光师那样。


通常,项目拍摄的时候没办法等个几小时或等个好几天等到完美的拍摄天气,这时候就可以靠调色师来处理,增加需要的滤镜和渐变效果,很大程度上,我们还可以调节对比度和光线形状。


对于有很多视觉特效的节目,通常镜头来自多家特效公司,他们在制作的时候可能效果很好看,但要等到最终放映出来并且要符合影院放映的色彩空间,大家才能看到最终的效果。比如,可能天空的晴朗程度表明我们看到的树应该比目前的画面有更多直射阳光,这时候我就要把树抠图出来,然后用调色工具改变树的调色,可能增加一些对比度和饱和度让树更完美契合成片镜头。


《火星救援》(2015)


 对于有志向成为调色师的人,你有什么建议?

我认为现在是成为调色师的大好时机,想想如今影视、视频内容发展多么蓬勃。很多视频真的非常棒!还有那么多新锐导演和摄影指导在拍电视和拍电影。以前只有电视网、院线电影和一些有线节目,而现在光是YouTube就有一大堆精彩的视频,更何况还有各种各样的视频平台。现在时代可变了。


 你认为现在做调色助理以及到后期公司当培训生还有意义吗?还是你觉得未来趋势中从业者  更多是在家学习?

我觉得还是在专业环境中能让学习效果更好,需要一个环境让学习者可以直接向有经验的调色师请教,以及可以面向客户和应对任务截止时间的挑战。


《永不者》(2021)


 你最近看到的调色界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HDR就是最大的变化。一些摄影指导喜欢在我们做HDR母版的时候保留P3色域的那种感觉,而有些则真正会探索更明亮的高光、更浓烈的色彩和更深邃的黑如何从视觉上为故事叙述带来新的可能性。


另外,随着疫情爆发带来的另一项改变自然是远程工作。Company 3长时间以来一直具备让调色师与客户远程合作的能力,但过去一年中的远程工作都是因为现实条件的需要,我觉得这有好有坏。好在于,我可以通过远程模式和在片场拍摄的摄影指导进行协作。其实我最近就在我们洛杉矶的公司与远在罗马拍摄的Dariusz以及在英国的Tom Sigel一起合作一个项目。但另一方面,我觉得在调色室与摄影指导面对面一起查看相同的图像还是很有价值的,因为那对我来说是一种获得调色灵感的好办法,我能现场感觉到对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十二宫》(2007)


 摄影师Newton Thomas Sigel(美国电影摄影师协会)说:

“作为一名电影摄影师,你需要明确自己一开始想拍出什么效果,以及最终成片要达到什么效果。我觉得灯光师与调色师是实现拍摄构想的关键协作者。和某个人合作得越多,就越能够放手放心让对方拥有掌控权。Stephen Nakamura就是我合作多年的老拍档,我们之间有一种共同语言。 


和你所尊敬的艺术家一起进行创作,这个过程中你还可以得到对方的意见。我觉得作为摄影指导的“特权”之一就是可以接受别人给你的你喜欢的意见,同时礼貌拒绝那些你觉得效果不好的意见。我和Stephen合作的时候,我清楚自己会喜欢他的大部分意见。 


 《誓血五人组》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要确保数字调色过程中,还要保留利用反转胶片所拍摄的那部分的风格。我们可不想辛辛苦苦拍了16mm反转胶片,结果最终成片的风格却没有那个效果。我们也拍了一些数字镜头,还要把数字镜头的风格融入到影片中。我知道Stephen会在我去Company 3和他一起审片之前就把大部分调色工作搞定。 


《誓血五人组》(2020)

图片来源:David Lee/Netflix


另外,我们还在丛林里拍了很多户外夜戏镜头,唯一的光源就是月光。斯派克·李喜欢快节奏的拍摄,所以没多少时间布光,而且本来也没那么多布光设备。真的是丛林实景。我很清楚Stephen的调色能力,拍摄的时候我就知道调色一定没问题,如果没有像Stephen这样能够把风格调精美同时保持画面自然的调色师在幕后,我们的拍摄也不会那么快那么顺利。”


“Stephen和我最初是在第一部《加勒比海盗》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长片电影的数字调色还是前沿科技。至此之后,我们合作了多部电影,培养了极强的默契。他理解我的审美。我和无数导演合作过各种各样的电影,我把导演介绍给Stephen之后,他们到现在都还在合作。


我们还和DIT Ryan合作,他在片场创建现场文件,我在片场创建基本的风格,然后那些文件会发给Stephen,由他基于我们发的文件完成后期调色。当然,调色室里Stephen说了算,但他其实已经清楚我和导演追求的风格。


我知道他会想方设法达成摄影指导和导演的要求。Stephen和我与雷德利·斯科特合作的时候,我们追求的风格是很前卫的,视觉风格强烈而有冲击力,而Stephen很理解我们——他是我们创作大家庭的一份子。


我那个年代,胶片实验室能做到的操作相当固定。但现如今,可以分析、解构每一帧,什么都可以加window做抠图遮罩……现在的技术发展势不可挡!但这也带来了隐患,因为有可能让人操作过度。Stephen知道技术的应用应该点到为止,他懂什么是恰到好处。


就算是含有大量视觉特效的镜头,Stephen也十分清楚画面应该用什么样的风格来表现。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当一个镜头的窗外用了蓝幕之后,特效师可能会把蓝幕做成完美的窗外景致,但作为摄影师我们知道,窗外其实会过曝。现实中,窗外景致是无法得到完美曝光的,就算曝光了,看起来也很糟很假。但你把这样的窗外带特效的镜头给到Stephen,你可以放心,他知道怎么让画面效果完美平衡。”




| 原作者:BRITISH CINEMATOGRAPHER

|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本文为作者 GaiaDaily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9070

GaiaDaily

点击了解更多
致力于服务影视业,提供高质量视频的专业平台,通过云存储及后台转码技术为用户提供上传空间、高质量视频在线播放及文件分享、下载服务;以及各方面的影视科学技术与艺术等方面的知识共享,学习,交流。
扫码关注
GaiaDaily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