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美男的荧屏消失记

9月19日 16:49

古装帅哥都去哪了?

“古装男主是一个很低级的职业吗?怎么现在谁都能演了?”

出现这样章子怡式吐槽的起因,是有网友发现近期古装网剧扎堆,但男主的颜值都差强人意。他们的发套勒紧头皮,五官也并不出色,却要在剧情中承受女主对其面容惊叹式的夸赞,看起来相当违和。

这种现象激发了观众的常年积怨——对古装剧男主颜值的吐槽,在近期成为比较热烈的讨论,网友甚至列出了一份“古装丑男101”名单,来控诉当今古装剧男主选角的“不忍直视”,《长相守》里的于小彤、《花千骨》中的马可均榜上有名。

《花千骨》中马可饰演的杀阡陌

网友们列出了童年回忆里的古装男主:张智尧的花满楼风度翩翩,古天乐的杨过取下面具时惊为天人,曾经被评为“天涯四美”的钟汉良、焦恩俊、乔振宇、严宽,都是英俊潇洒的正统古装帅哥。B站回忆二十年前古装男演员的混剪视频,播放量高达388万。

对比之下,现今的大量古装剧,似乎确实有些相形见绌。近期播出的《君九龄》,豆瓣短评的热门前十中,有6条都在控诉男主丑,吐槽男主角“丑出境界了”的评论有778人点赞。

现在的古装剧男主为什么出现明显的颜值下滑?在毒眸看来,这是一个演员、剧集制作和观众心理变迁三方面因素,所导致的共同结果:演员不合适,制作流水线,观众的要求也在逐年提高。

 

妆造造不出“古装美男”

不少被网友评价为“丑”的古装剧男主,其实日常生活、现代剧中的扮相甚至可以称得上帅哥,只是到了古装戏里,戴上发套、露出额头,就会显得与整个场景格格不入。

王鹤棣在新版《流星花园》中被选做道明寺,足以证明他有一张“花美男”式的脸,但《遇龙》里的白发造型质感不佳,也被放进“古装丑男”之列。被公认为帅哥的张震,在《宸汐缘》里扮演男主时却被认为造型老成,甚至成了初期“劝退”观众的主要因素。

 

《流星花园》中王鹤棣饰演道明寺

《遇龙》中王鹤棣饰演的尉迟龙炎

被公认的一点是,古装对演员面部条件的要求,要高于现代剧:男演员在古装戏中想要扮相英俊,既需要三庭五眼和谐、五官周正,也需要脸型流畅。

现代装打扮可以通过发型,或者是较重的舞台妆,来修饰五官和脸型的缺陷。近期被集中吐槽的《春来枕星河》男主罗正,在《偶像练习生》时颜值评价名列前茅,但在古装戏里将头发全部向后梳、缺少刘海遮挡,就凸显出脸部线条不够流畅的问题。

罗正在《偶像练习生》和《春来枕星河》中

古装戏的“帅”甚至还有形体要求。窄肩、溜肩的演员缺少了西装垫肩的修饰,容易显得头大身小。同时,古装戏的戏服层层叠叠,一旦演员不够瘦和薄,镜头中就会变得臃肿,饰演仙气飘飘的角色会十分违和。

《妖猫传》试镜时导演陈凯歌就曾说刘昊然“可以瘦一点”,最终呈现在荧幕上的白龙,是刘昊然减重20斤的成果。

事实上,不够帅气的男演员,并不是真的不能饰演剧本设定里的古装美男。妆发造型的水平,是最终影响古装男主颜值的重要因素。

绘本作家、古代服饰史爱好者“燕王wf”,参与过古装剧《清平乐》的礼服设计指导,她在接受采访时就提到,实际执行过程中会根据演员的形象做设计调整,听说有位演员脸型特别长,给他设计的时候会加抹额挡在额头上,或者让他始终戴个帽子。

因此剧组的妆发水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演员对古装的适应程度。在87版《红楼梦》时代,古装剧的妆造是“考究派”,对历史和原著小说进行了大量考证,审美也以端正古典为主。

到90年代后期,市场上的古装剧不再以正剧为主,戏说和改编自神话传说的古装剧增多,造型风格不再遵循历史,变得更为创意化,李寻欢的泡面头、林诗音的扇子头饰就出自这一时期。

在最近十年,古装剧拍摄更加流水线化,而造型上减少复杂的步骤可以缩短工期,许多不变的发型和妆容,也是挑选了演员最安全的妆发造型,很少有大胆的创新,但也很难再出现真正倾国倾城的妆容。

焦恩俊饰演的李寻欢

此外,剧情和人设可以增添男主的氛围感,男演员自身演技究竟有没有足够的说服力让观众入戏,也是需要被考验的因素之一。“影响观众觉得这个人是不是很丑的因素真的特别多,演员也需要加强自己融入角色的能力。”电视剧《长歌行》制片人鄢蓓告诉毒眸。

张若昀就不是传统意义上非常端正的“古装美男”,他的眼睛偏小,嘴唇较厚且线条圆钝,在《九州天空城》中初登场的天蓝色美瞳造型还被吐槽“杀马特非主流”。

但随着剧情进展,观众不知不觉接受了他所塑造的霸道总裁式男主,到后面也会感叹“越看越帅”“羽皇永远的神”。《九州天空城》豆瓣只有5.6分,是大部分观众眼中的“雷剧”,却不妨碍“羽皇”成为张若昀有代表性的古装角色。

《九州天空城》中的张若昀

但在演技难以做到跨越观众的心理壁垒时,仍然是选择符合角色人设的演员最为稳妥。鄢蓓就告诉毒眸,她认为古装剧男主和现代剧男主在选角时并不会有非常明显的标准区分,最为重要的部分,还是符合角色的人设。

“每一个演员一定是有他最适合、最擅长演绎的类型,演技特别好的演员可以适当的扩一些圈,但是你让他去到完全相反的部分,我觉得是很难的,也很难让观众代入,再强的演技可能都无法达到,”她表示,“你找一个完全跟角色不符合的人去演,演员和角色融合不了,观众就会觉得丑。”

 

流水线下,古装帅哥消失

在古装丑男的讨论中,有一种得到较多网友支持的观点是,曾经有不够帅气的古装男主走红,导致资方和演员自身都认为,不那么好看的演员也可以通过古装剧获得高人气。

在饭圈有种说法,古装剧更容易诞生流量明星。《古剑奇谭》曾让李易峰成为初代的流量小生,而《花千骨》这部标准的大IP仙侠剧,则成为国内首部突破200亿播放量的剧集,也进一步助推了赵丽颖的人气。

古装戏背景脱离现实的环境,朝堂后宫的斗争,抑或是江湖少侠的冒险,生离死别等极致化的情绪放进这样的故事背景中,非常容易打动观众,让观众对其中表现出色的角色共情,从而对演员留下“角色滤镜”。

种种因素的叠加之下,导致演员们对古装戏趋之若鹜,古装剧也出现鱼龙混杂的局面。数据显示,今年1-6月横店影视基地接待剧组有210个,同比增长了93.48%。

古装戏做到面面俱到本就困难。《甄嬛传》开播前,剧组耗费了半个月给演员进行培训,饰演温太医的张晓龙还身兼古代礼仪指导的职位,指导演员们的走路、行礼方式。

《甄嬛传》

《天盛长歌》甚至将礼仪的细节落实到了每个人物身上,在剧组关于礼仪的片花中提到一个细节,倪妮饰演的凤知微女扮男装回家见到母亲时,行的是女子礼节,而跟母亲起争执、坚决要留在朝堂后,离开时行的是男子礼节,从礼节的区分来体现人物当时的情绪。

但这是大成本古装剧才拥有的待遇,小成本古偶从拍摄时间开始就十分紧张。“历史向的东西确实做起来是非常难,周期很长,而且非常考验各环节,可能做一个历史剧的时间,偶像化的古装剧可以做好几部了。”鄢蓓表示。

更何况靠甜宠或剧情新奇取胜、其他因素并不出色的古装戏,确实有走红的先例。

2015年《太子妃升职记》用性别互换的设定夺人眼球,即使罗马鞋、薄纱装和随处可见的鼓风机看起来十分奇怪,依然捧红了男女主盛一伦和张天爱;《双世宠妃》表演浮夸,还有“上了火王妃得负责灭火”等羞耻台词,但胜在撒糖密度高,第一季收官时网播量破了30亿大关,第二季更是播出一小时就点击破亿。

《双世宠妃》

因此,设定新奇或剧情甜宠的小成本分账古偶大量出现,制作也变成了流水线作业。

当下被观众吐槽男主颜值低的古装戏,有不少是这类低成本的分账古偶。根据艺恩数据发布的《2020年国产剧集市场研究报告》,甜宠剧在2020年播出网剧总量中占比44%,多以30集以下的小体量剧为主。

低成本意味着服化造型预算偏低,演员咖位不高、颜值没有经历大众检验,两者加成之下,自然“踩雷”率奇高。等到演员走红成名,就会参演班底更加完备、投入更加宽裕的剧集,不会再选择这类甜宠古偶,导致整个品类容易陷入恶性的循环。

另一方面,剧集制作流程的市场化,也让演员选角有了更多的考量。

剧集生产走向工业化、专业化之后,以国有制片厂为核心的制作模式逐渐消失,制片人和平台话语权大幅增加,这也意味着剧集有了更多商业化上的考量,演员的流量、经纪合约等等,都成了必须要纳入选角的要素。

在这种考量之下,高人气但并不适合古装的流量明星,会出演古装剧的男主。还有从业者对毒眸透露,一些戏在挑选角色的时候,会对和平台签署分约的演员有资源倾斜。导致古装男主颜值不稳定的变量增加,观众的“踩雷”率也提高了。

 

没有那么多“四海八荒第一美男”

让观众控诉古装男主丑的另一个原因,是剧集和小说塑造的男主形象,和现实条件的“落差感”。

如今不少古装剧集都是网文改编,网络小说在行文过程中对主角相貌通常都有大段烘托,就算是起点男频小说,猫腻在《庆余年》中也多次描写男主范闲容貌俊美,比女人都漂亮。如今很多剧中,也都会先通过围观路人或配角之口多重铺垫男主让人惊叹的颜值。

但是,不少剧集中让路人感叹颜值的男主,出场后都显得名不副实,以至于有碍观瞻。

《长相守》改编自言情小说《木槿花西月锦绣》,于小彤饰演的原非白,在原作中有着“狭长美目”“纤长玉指”,作者用了大量诸如“飘然若仙”“出尘绝世”的词汇去形容男主角的超凡脱俗。但是,剧版最终呈现的效果,却是于小彤顶着飞扬的烟熏妆,服化呈现也并不够仙气飘飘,如此落差自然容易得到观众恶评,豆瓣评分仅有4.4分。

《长相守》中的于小彤

事实上,观众对于古装男主颜值的控诉,也是话语权增加和审美变化的一种体现。

在电视时代,剧集整体生产量较少,每年暑假电视台反复重播《还珠格格》《西游记》,观众不掌握看剧的选择权,只能跟随电视台的播出计划看剧。当时家喻户晓的演员们,没有出现专业化的粉丝运营模式,C端市场的潜力并没有得到发掘,观众的呼声也没有得到重视。

2001年,台湾偶像剧《流星花园》播出,以平均6.99%的收视打破了台湾电视剧的收视纪录,一举开创了台湾偶像剧的先河之后,也将这股梦幻的偶像剧风潮吹到了内地市场——观众开始对俊男美女的恋爱戏码津津乐道。

内地在制作纯正的校园偶像剧的同时,也将偶像剧风格融入到了其他的剧集品类之中,比如2005年开始播出的《仙剑奇侠传》,与同年的全民选秀节目《超级女声》一起,开启了真正的内地造星之路。

偶像剧的特色之一,就是“唯美浪漫”、以男女感情为主要的刻画对象,这对男女主演甚至配角群像有颜值上的硬性要求,简单来说,就是男主必须帅,女主必须美。

古装剧引入了偶像剧的风格特色之后,观众对于古装戏的审美要求,自然也是按照偶像剧的标准,去审视男女主的颜值水平。

随着网络的发展,人人网、天涯、博客、微博社区等网络社区开始出现,观众能够在网络上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对古装明星颜值的评价也成为重要部分,“天涯四美”就因此产生。

而韩流引入国内,颜值经济、粉丝经济初现雏形,国内市场发掘到了C端的力量,观众的话语权自然得到了提升。

长视频平台的发展,也推动了古装剧呈现出多样化的发展局面,观众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权,能够反向推动古装戏的“内卷”,不符合观众审美需求的剧集,自然会收获恶评。

“大家有时候会觉得观众很挑剔,是因为时代在往前走,不可能还让观众停留在原来的要求上,”鄢蓓总结道,“但是观众也很宽容,只要你把你的长板做得足够长,观众可能也不会对短板提出太大的要求,除非你的短板短得实在有点令人窒息。

 

文 | 龙承菲

编辑 | 张友发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9455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