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到出圈”,我眼都不好了

9月20日 21:38

很多人最近的快乐都是国产古偶剧给的。


大家惊喜(?惊讶)的发现,在你没给它眼神的时候,古偶剧早已经狂飙突进,大力向沙雕剧进击了。


还是在人审丑点上蹦迪的沙雕剧。



比如这部“丑得很出圈”的《君九龄》


只见男主出场,以一个肥臀靓仔的优美姿势,在长达7秒的死亡慢镜下从楼上飘然而至。



英雄救美?不。精准“社死”。


是你吗?张茱萸大师?是你吧。



比如这个,“小傻子”文学,台词一讲,龇牙咧嘴,血盆大口。



想看小甜饼的吓哭了,吓得人只想多吃两碗饭压压惊。


Oh dear天爷!古偶剧怎么了?


既然冠以“偶像剧”之名,俊男美女得有吧。但目前现状是,不好意思,美女有,俊男无。


行。古装美男也可以没有,但剧情、人设加成下的“氛围帅哥”也可啊。


然鹅。


事实证明,资本对“古装美男”的审美,早已与观众离心,向着俩反方向狂奔拉不回。



当下古偶:《古装美男》无;《山海经》有。


以前古装剧:就连《西游记》里不知名的妖怪都辣么眉清目秀。



真不怪现在的观众苛刻。


毕竟,谁还不是在那个古装美男“神仙打架”的年代成长起来的呢。


因为见识过美,所以再不能捂上眼睛、闭上嘴巴看粉丝尬吹。


1994年,焦恩俊27岁。


抱着成为“一代打星”、“李小龙第二”的初心入行十年,却跑了十年的龙套。


彼时,距离他以《小李飞刀》李寻欢一角红遍大江南北还有四年。


这一年,他终于遇上了适合他的一个角色——《七侠五义》里的“南侠展昭”



演过展昭人数千千百,能以“古装美男”之名被人深深记得的。


也只一个何家劲,一个焦恩俊而已。


一身红装、剑眉星目、丰神俊朗,焦恩俊与古装初缘,便成就了一代人心中的“白月光”。



后来,知名武指袁和平筹拍古龙剧《小李飞刀》


他几乎对焦恩俊一见中意,摆了酒席,以诚意请人,将彼时琼瑶旗下的焦恩俊“借”了出来。


与他搭戏的,全是绝色美女。


被评选为“台湾第一美人”的萧蔷、惊鸿仙子俞飞鸿、婴儿肥尚未褪去的贾静雯、只有17岁的范冰冰。



但在如云美女中,最终这部剧公认的“第一美人”头衔


观众却颁给了泡面头浪客焦恩俊。


“一门七进士,父子皆探花”的李寻欢是彼时荧屏难见的潇洒浪子形象。



焦恩俊眉目如画,身姿挺拔,浪客本浪,侠客本侠。


他动作戏刚硬,飞檐走壁,飞刀出鞘,一招一式,强劲有力。



情感戏柔情,一头卷发,白衣飘飘,玉笛在手,情绪来了吹上两曲,能让万千少女倾心以付,一万个风流。



焦恩俊的李寻欢,一时成为女孩子们“泡面头美男”审美之鼻祖


不仅在后来的《宝莲灯》里本人又“致敬”了一把这个发型;



而且也不知影响了后来多少“泡面头男神”。


同列“天涯四美”之一的钟汉良之顾惜朝(《逆水寒》)



《武林外史》黄海冰之江湖赏金猎人沈浪;



《倩女幽魂》聂远的七夜;



《萧十一郎》的吴奇隆



《风云》何润东的步惊云;



《水月洞天》于波的童博。



而即使你不吃这一款,“泡面头”之外,也有美得各具特色、分门别类任君挑选与采撷。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天涯社区网友们评选出的“天涯四美”


钟汉良的顾惜朝(《逆水寒》)


悲情忧郁而惊才绝艳,让人爱之怜之;



乔振宇的欧阳明日(《雪花女神龙》)。


性格清傲而诡谲,端坐于轮椅之上,静若处子,点尘不惊;



严屹宽的李建成(《秦王李世民》)。


疏朗而兼具野心,高贵而注定悲情;



霍建华的白衣道长徐长卿(《仙剑奇侠传3》)。


让白衣飘飘的禁欲系道长美出了境界。



有趣的是,“天涯四美”前三席成型较早,而霍建华的“白豆腐”一角入选还是踢掉了焦美人的李寻欢一角而来的。


据说,一是因为考虑年龄;二是因为选“四美”,选的都是让人心心念念意难平的配角们。


所以,焦叔出局了。


但焦恩俊的古装之美,早已深入人心,“四美”不足以概括之。


于是,“四美”之外,粉丝们又叫出了“南古北焦”的大名。


“北焦”自不用提,所谓“南古”,当然是“美得平平无奇”古天乐



古天乐在95版《神雕侠侣》中饰演杨过,被很多人称为“颜值界的bug”,比美就从没输过。


况且,只有白古版杨过才能让人相信这句话: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



是啊,那是个“神仙打架”的年代。


张智尧的花满楼未入“四美”,谢霆锋的花无缺“不值一提”。



佛祖可以柔情美如画;和尚也可以禁欲而俊朗。



就连《西游记》里的男妖精们,也各个眉清目秀,甚至绝色深情。


金翅大鹏雕和朱紫国王



“古装美男”审美降级,可能从同一个角色身上体现得最清楚。


以前的段誉: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翩翩贵公子,不让人讨厌的“傻白甜”。



现在的段誉:


厚刘海、圆耳钉,脸平平无奇且形体差得要命的“村头二傻子”。



可审美降级也就算了,最怕还要摁头认帅哥。


以前的美男们,大家都知道他是美男,但从不刻意卖弄,反而极尽“平凡”之能事。


这才有了“平平无奇古天乐”的梗。



这梗出自古龙剧《圆月弯刀》


古天乐演完杨过接着演丁鹏。这天,丁鹏到客栈吃饭,三招击败崆峒派掌门,六招打败独臂刀霸。


楼上的几位江湖人士正讨论丁鹏,贡献经典名言:



“看他的样子平平无奇,没什么特别。”


有趣有趣。其实原著丁鹏确实长相平平,结果找了古天乐来演,台词没动,就闹了笑话。


绝不独此一家。


吕颂贤版的《笑傲江湖》,同样台词里被人瞧不上,一句“平平无奇”为美貌代言。



严屹宽在《聊斋之胭脂》里,更被人用以“獐头鼠目”来形容。



李寻欢就更好笑了,一边风流绰约,一边念着奇怪的台词——


“望着我这个年华已经逝去的中年人,如此不起眼。”



这不就有了:


平平无奇古天乐,獐头鼠目严屹宽,年华已逝焦恩俊,全班最丑郭富城,邻家男孩梁朝伟。



以前的美男们,好像都是“凡尔赛大师”。


而今的平平无奇们,却都是“四海八荒天下第一帅”、争做“浮夸卖弄第一人”。


开头提到的《君九龄》,男主从天而降,油腻兮兮的一通“英雄救美”之后。


还要再来一通油气泼天的“自恋式演讲”:



您要真“人美”,或人设风流倜傥独一家,您自恋也就罢了。


但关键是咱只能在台词里、在您自个的嘴里叭叭叭的听见您的魅力呀!淦!


《逢君正当时》,男主设定是所谓“京城第一美男”


“美男”出场,排面给足。一顿“犹抱琵琶半遮面”,路人女们纷纷夸张鸡叫“哇好帅啊啊啊啊啊啊。”



和女主初遇,女主一脸荡漾搭配内心OS:“天呐!这个男子长得好帅呀!”



这个铺垫,这个造势,这个氛围。


您不给出来一张“天涯四美”水平的脸怎么好意思?


结果呢。


男主出场,仿佛听到了大家梦碎的声音。



啪叽一声,滤镜碎了一地,那颗对“古装美男”期待的心已破裂难粘。


资本喂屎,选角不考虑适配度,只喜欢找“流量爱豆”来演。


有的妆发造型又不合适、更不用心,更别提花心思打磨剧本和角色了。


各种原因,造就了古偶剧场场“灾难”。


但以前不懂啊,为何就一个敢拍,一个敢演了。经过次次地铁老人看手机式震撼之后,终于明白——


因为人家剧方“普却信”啊,睁眼说瞎话大功修行良好,台词按头帅哥百试不爽。


最近,“天下苦古偶丑男久矣”的舆论与吐槽大势。


正是因为观众被喂屎、还要被按头认帅哥。着实被恶心太久了呀。



可既然只会拍“活在台词中的古装美男”,您咋不去搞广播剧呢淦!


当年,焦恩俊演《宝莲灯》的二郎神,帅到人神共愤。



观众看了谁不喊一声心疼,谁不发出终极郁闷:“嫦娥姐姐怎么回事,是不是眼神不好。”


就连演嫦娥的演员颜丹晨后来都说:


“哎呀编剧是怎么回事啊,焦哥那么帅我怎么会不喜欢他呢!”



可阅遍全剧,你硬是找不到利用美貌来浮夸卖弄的场景。


2021年的今天,金庸剧《新天龙八部》又翻拍开播。


打开第一集,就是乔峰——乱中出场、救下小孩、摘下面具、自报家门的耍酷卖帅一条龙服务。


被救孩他娘内心OS:我问你了吗??


其用力之刚猛,仿佛从头发丝到脚趾甲都在叫嚣着:“快夸我,帅不帅!”


于是,你知道。


当有一天乔峰都开始油腻耍酷吹起头发了。



那么,所谓的“美而不自知”(不卖弄美貌)便再不存在。


当然,我不是说美貌不可以“卖弄”。


前提是,荧屏上真的有美貌,而非被按头美貌。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9473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