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档教会了“多导演模式”什么?



导演“协作式”创作的新市场要求,是通过同一故事给予观众完整的情绪。

文/七月



相差2倍有余。


今年的国庆小长假落下了帷幕。在上映了8部新片的这个档期里,整个市场已经成功地输出了一部30亿+、一部10亿+的影片,拿下了近44亿的票房成绩,一扫暑期档以来的市场低迷。


但与往年国庆档不同的是,今年国庆档的这些影片之间呈现出了更加明显的票房差距:最大赢家《长津湖》与位居第二的《我和我的父辈》之间有着超过20亿的差距;而其他几部新片基本没能破亿。


其中,同样属于导演“协作式”创作模式的《长津湖》和《我和我的父辈》进行了同台竞争。不过,从市场反馈来看,延续了往年国庆档多单元创作模式的《我和我的父辈》似乎没能完全延续往年出彩的票房表现,反倒是《长津湖》极大地提振了市场信心;而在《长津湖》的对比下,《我和我的父辈》也没能充分展现出自身的优势,更多的是完成了基本盘。


近几年以来,导演“合力”逐渐成为了一种比较常见的选择,从主旋律影片到商业大片,从被动到主动。尤其是在疫情的长期影响下,这种创作模式能够提高项目的效率。但同一故事的《长津湖》和单元故事的《我和我的父辈》已经展现出来了两种“协作式”导演模式之间的不同,这足以让整个产业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市场到底需要的是哪种“合力”?



1

“一个故事”

“合力”的更多可能性。



虽然之前也有多位导演联合执导的国产片,也有一些影片获得了不错的市场表现,或者实现了不错的产业意义,但《长津湖》的突破仍然值得拿出来进行肯定。这当然不仅仅是因为《长津湖》成功打破了暑期档后半段以来的市场低迷。


对比《我和我的父辈》仍是同一主题下多位导演分别执导不同的故事单元来看,《长津湖》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影片虽然集结了导演黄建新、陈凯歌、徐克和林超贤进行创作,但多位导演“合力”讲述了一个非常完成且连贯的故事,同时传递了相同的感情和情绪。


实际上,《金刚川》之前已经实现了三个导演共同创作同一故事的发展进度,导演们各自发挥了长处,最终的完成度也还算不错。不过,《金刚川》采用了步兵、美军飞行员与炮兵的三个视角分别呈现这段故事,从始至终保持了同一视角的《长津湖》显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更多的升级尝试。


不难看出,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使《长津湖》长达3个小时,对于普通观众来说略有门槛。但是《金刚川》多视角导致的情绪“断层”,在《长津湖》时得到了有效的改善。



而从《长津湖》的内容来看,几位头部导演合作一个完整的故事,不同风格之间的融合并没有造成影片气质的混乱,整个故事的完成程度也是同类影片中较为扎实的:关于七连的群像塑造,都是沿着“为什么要打仗”的主线展开的,同时明确了伍万里等人物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实现的成长,注重细节的文戏给观众带来的代入感和情绪也是连贯强烈的。


可见,《长津湖》再次证明了导演“合力”的模式完全能够离开单元结构式创作,多位导演完成同一单片、表达同一情绪是可行的,这一模式正在越来越成熟;而这一模式的更多可能性也应该被市场和产业看到。



2

— “基本盘”

出现审美疲劳。



与成为今年国庆档最大赢家的《长津湖》形成对比的是,同样属于导演“协作式”创作的《我和我的父辈》并没能在这个黄金档期里争取到更多的市场空间,仅达到《长津湖》票房的1/3。


截至目前为止,猫眼专业版关于《我和我的父辈》的预测总票房落在了15亿左右。而从《我和我的祖国》的30亿+,到《我和我的家乡》的近30亿,再到今年的《我和我的父辈》,近乎砍半的票房成绩并不算乐观。


究其根本来看,作为“我和我的”系列的第三部影片,《我和我的父辈》的影片内容延续下来了同样的多导演单元叙事模式,连续第三年进入国庆档市场接受观众的考验。仅仅是这一点,足以给观众们带来一定的审美疲劳,这是这个系列出现票房下滑的最大问题所在。


尤其是,纵观一直以来的国内市场,观众对于单元叙事的影片接受度不算高;而这类影片的单元内容相互独立,并不是每个单元都能获得每个观众的喜爱,反而容易导致观众对导演们进行排名评价,这一问题在《我和我的父辈》中变得更为明显,也给影片的市场表现带来一定的消极影响。



不过,从《我和我的父辈》的大众评价来看,淘票票9.5、猫眼9.5、豆瓣7分算得上是不错的成绩。但关键在于,缺少惊喜的《我和我的父辈》没能顺利出圈,只能实现基本盘。


毕竟,率先提出了导演“梦之队”的《我和我的祖国》能够凭借着试水,吸引足够的关注度和话题度,大众的期待值也不高,反而更加容易收获惊喜;而《我和我的家乡》则是在国内市场经历了疫情冲击之后,刚恢复不久的时间点上映的,自带“救市”使命的关注度并不算低,加上更加流畅的单元结构创作也能带来一定的加分。


相比之下,市场和大众对《我和我的父辈》的态度有点“冷淡”。虽然吴京、章子怡、徐峥和沈腾都有着不错的市场号召力和影响力,但影片没能给到超出期待值的内容,也就无法拥有更多的话题度。再加上,同期竞争的《长津湖》热度十足,也会分摊大众对影片本身的关注。这一点从《我和我的父辈》的预售成绩就能看出来。



3

需要什么样的“合力”?

完整的同一故事和情绪。



对于接下来的国内市场来说,已经得到了市场验证的导演“合力”创作模式,显然会成为未来更多国产影片的优先选择,来满足项目推进更加追求效率的需求。这自然离不开当下市场大环境的影响。


具体来看,疫情给电影制作体系带来了长期不可逆的冲击,现金流受阻等问题带来的重重压力放大了市场上供不应求的矛盾,使得不少影片为了满足旺盛的市场需求,需要缩短之前的创作周期,更加讲究“时效性”。这一情况在短期之内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


以《长津湖》和《我和我的父辈》为例,两部影片均选择了协作式导演创作模式,更多看重的也是更稳定且效率更高的优势。只是《长津湖》更多是因为疫情带来的停摆,在影响了项目计划的同时还损失了上亿资金,重启之后必然要提高效率;而《我和我的父辈》作为同系列的第三部,需要实现“一年一会”的计划,也需要快速完成项目的推进。


只不过,在《长津湖》和《我和我的父辈》两种截然不同的导演“协作式”创作模式对比之下,接下来的市场到底需要怎样的导演“合力”,逐渐成为了整个产业需要进行思考的一大重点问题。



实际上,导演“协作式”创作从《我和我的祖国》开始,经历了《我和我的家乡》《金刚川》等,再到如今的《长津湖》和《我和我的父辈》,已经能够明显看出这种模式所实现的成长:从单元结构创作到同一故事创作,再到在一个故事里逐渐满足更多的情感需求。


而这种成长变化所体现出的是,对于接下来选择导演“协作式”创作的影片来说,整个市场更加希望这些影片能够通过一个完整连贯的故事,向观众传达同样完整连贯的情感。拥有完整的同一故事和情绪的《长津湖》与仍旧单元化叙事的《我和我的父辈》同台对擂展现出了差距明显的票房成绩,正好给整个产业带来了参考经验。



本文为作者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9791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点击了解更多
影响有影响力的电影人
扫码关注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