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东布洲国际动画周暨第十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

10月12日 21:05


今年是第三届东布洲国际动画周,也是第十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我们在延续传统的基础上,希望创造新的可能。


本届活动依然有传统的展映单元和论坛单元,其中论坛单元讨论议题延伸至动画创作、教育、产业各领域。我们新增了闭门会单元,将汇聚各领域精英,内部深入讨论行业真实的问题和对策。新推出的 TOPU TALK 更具实验性,将动画人的视角朝向远方,这次我们选择了哲学和独立游戏与动画的可能。热烈欢迎大家的到来,这是一个属于动画人的节日!


接下来就一起看看论坛单元下篇的预告吧。



【论坛预告】回到动画?——动画本体语言的现状与可能性


1905年的一天,一个男人在一面黑板上反复涂抹着,随着粉笔的转动,一些小人儿做出各种有趣的表情和动作,一旁的一台摄像机默默地记录下了这一切。男人名叫詹姆斯·斯图尔特·布莱克顿(J. Stuart Blackton),一位美国著名的艺术家,被他画在黑板上的这些有趣的画面就是被后世动画史学家们公认为是“世界上第一部动画片”的《滑稽脸的幽默像》。实际上,早在1900年,布莱克顿已经做过类似的尝试了,尽管他的作品非常有趣,但是这一笔一笔的创作过程实在是劳神费力。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可爱的布莱克顿先生穿越到2021年,看到了我们今天的动画,他会不会对种种由区别于传统手绘的新技术构建的视觉奇观而震惊到目瞪口呆呢?他是否会不禁发问:“这些不用画的动画,还能叫动画吗?”

 

或许现在的“动画”真的“太不像动画”了!可是谁又能说得清“动画究竟是什么”呢?动画的本体一直在被细微地改变和补充着。一百多年前,当埃米尔·雷诺(Emile Reynaud)的光学实用镜发明后,人们认为,相较于皮影戏、走马盘这类每次都要由人操作、带有明显的表演不确定性的传统“小把戏”而言,这种可以循环播放且初步具备了动画影像定义和生成机制的视觉实践完美地描述了动画的定义,然而,埃米尔·雷诺的实践也仅仅是奠定了动画本体的基础。在此之后,动画的本体和定义屡屡遭受“挑战”和“颠覆”,如探索动画叙事可能性的温瑟·马凯(Zenas Winsor McCay)、首个尝试赛璐璐作画并影响此后半世纪商业动画技术核心的约翰·鲁道夫·巴瑞、简化绘制工序,开创了至今仍争议不断的转秒技术的马克斯.弗莱雪(John Randolph Bray)、发明针幕动画的亚历山大·阿里克斯谢耶夫(Alexandre Alexeieff)、发明沙动画的卡琳·丽芙(Caroline Leaf)、尝试在玻璃上作画的大藤信郎以及为省点钱而采取了有限动画形式却没想到自此将日本动画独特美学推向世界的手冢治虫,动画本体在一位又一位革命者的手中发展、变化着。尽管就“Animation”这一词汇的词源意义而言,动画“创造生命”的本质从未有所改变,但随着3D成像技术、引擎动画技术、二维动画骨骼绑定技术以及VR动画的发展以及动画语言的影视化、互动性与媒介融合理念的普遍,曾经受限于有限材料、原始绘制手法的窘境不复存在了,但由此而催发的独特的空间叙事,充满魅力的绘画性,夸张的象征符号与不可思议的材料实验却在今天的技术与理念面前变得“边缘化”了,这些曾经表征着动画“独一无二”的本体语言似乎只能无奈地退居于少数的实验性的二维动画之中了。

 

那么,在以技术和商业观念为主导的时代,动画本体语言的意义、价值和未来在哪里?,它们还能散发新的光彩吗?当今的创作者们在自己的实践中又是如何思考这一问题的?当代动画专业教育是否对此负有责任或应作何反思和设计?20211020日下午15:30 -- 17:00, 第三届东布洲国际动画周暨第十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 -- “回到动画?动画本体语言的可能性策展人皮三将邀请策展人陈廖宇,艺术家柴觅,两位动画导演刘毛宁、沈杰,与您共同探讨当“传统”遭遇“现代”,何为动画本体!



【论坛预告】“动画纪录片”:一种影像创作潮流?当学霸女爱上差小子


大家好!我叫纪录片!很高兴来到CIAFF论坛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我现在真的很迷茫。


我从小出生在一个家教严格的家庭,我的爷爷奶奶都是革命年代的老一辈纪录片,那个时候的纪录片看惯了人世间的悲苦和战争的残酷并怀着满腔热血、家国情怀和理想主义投身于革命事业;我父母那一辈则正好赶上改革开放的大潮,亲眼见证了无数人们的奋斗和社会的巨大进步!至于我呢,从小就被教育身为纪录片一定要有一颗社会责任心!因此我从小就励志要成为优秀的纪录片!我努力学习,各科成绩都很优秀!我还拿过好多好多的奖项呢!老师们也都很喜欢我。我一直以为,我一定不会让爸妈失望,直到升上高中以后,我认识了他

 

他是个幼稚的有些可爱的男生,刚转到我们影视一班的时候,他一个朋友也没有,上课就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划拉着什么。有一次我问他:“你上课也不听讲,是听不懂吗?”他很惊异于有人跟他说话,迟疑地点了点头。我于是就说“你把书拿出来!我教你!”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心血来潮的要教他,而且还真的把他教会了!可是第二天,我发现他居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在我数学书的每一页上都画了一只恐龙!!我正要找他理论,他却让我把书页快速翻动起来。我照做了,我倒要看看他耍什么花样!没想到神奇的一幕发生了!!画在课本上的小恐龙居然欢快地动了起来,还玩起了杂技!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有趣的画面,也是那一天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动画。后来,我经常跑去教他,他也很努力。再后来,我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再再后来嘻嘻那段日子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了,我们经常躺在午后校外的沙滩上聊好多好多的事情。他问我:“你们纪录片以后都干嘛呢?” 我就告诉他,纪录片的意义就是用镜头去揭示社会现实、以最真实的态度和视角还原事件原貌以及如实记录个体或集体的生活面貌。看似冷峻中立的镜头后暗含着的是高度的人文关怀。他很认同我说的,然后告诉我,动画也是一种高度社会性的媒介,通过镜头、意象、符号等视觉修辞实现对人类问题、社会现实的高度反思与批判。

 

然而,父母并不同意这种观点,并且十分反对我们的结合。父亲认为纪录片是最严肃的艺术形式,而动画就是儿童玩具、杂耍和娱乐的通俗艺术而已。我哭着说动画不是儿童的玩具,还举了《路西坦尼亚号的沉默》、《和巴什尔跳华尔兹》、《永远胜利的V》、《拯救大师雷恩》等例子,告诉他们动画纪录片的结合是具有可能性的!动画与纪录片拥有的漫长历史与电影的发展史相比也并无二致。从诞生的那刻起,作为一种表达现实和艺术实验的形式,纪录片与动画同样是反映整体世界的文化、政治及美学等诸种社会思潮的精神状况的有力手段,同样具有文化和社会意义。母亲觉得父亲的态度太苛刻了,但她也觉得动画纪录片这种形式的合理性是值得商榷的。纪录片以“真实”为美学核心,如果过度使用动画的搬演、再现等手段必然会损失纪录片的真实性。尽管当代动画技术能够成为纪录片视觉呈现的辅助手段,但也仅应适可而止地停留在辅助层面。一旦逾越这层关系,纪录片的内核就会丧失。我想说,一种艺术理念总是存在被时代、技术发展颠覆的可能。新世纪以来的影像创作发展不但体现在频繁的技术更迭与具有全球化特质的文化景观中,还表现在不同艺术及学科之间的边界、领域的日益消失与融汇上。影像创作本身如此,而作为其整体生态的学科建设、电影节与美术馆、消费与商业模式等,都在不同层面对现实及艺术的理解和实验作出重要改变。与之对应地,动画与纪录片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呢?

 

我跟父母大吵一架就离开了家,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但我听说本次第三届东布洲国际动画周暨第十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坛邀请不同背景的影像创作者与评论20211021日下午 16:00 -- 17:30 “‘动画纪录片’——一种影像创作潮流”,主持人董冰峰邀请纪录片导演杜海滨、电影导演、艺术家雷磊以及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薛燕平,“动画纪录片”概念相关的学科教育、创作与策展等研究和实践领域展开积极交流。我得去看看!

 


【论坛预告】动画电影需要什么样的编剧 ▏论动画编剧的自我修养


我们经常会在一些关于中国动画产业现状的评论或相关论文里看到这样的建议:“国产动画要想发展,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内容输出,好的故事对于一部动画能否吸引受众而言至关重要!动画企业要注重创意,培养创新意识;要有意识地培养创新型人才,写出好的故事…”。小编私以为,这样的建议过于含糊且不具有针对性。这些年,“故事写的不好”似乎成了国产动画电影创作者们最常被扣的一口大黑锅。可动画人们难道不想写好故事吗?“写好故事”,似乎成了一个难以言说的困境。


中国动画电影产业正不断地向动画编剧们提出新的要求!身为一名动画编剧,除了文学造诣外,你可能还需要对基本的剧作结构有深入了解,最好再懂点叙事学。不过,拥有这些素质还远远不够!通过画面参与叙事是动画与文学最大的区别。尽管语言学方法能被用以分析动画文本,但这种语言学应当是由“动画语言”(角色、场景、画面等)重构的“动画的语言学”:“语词”是镜头,组成“语词”的“词素”是镜头要素、“语句”是由镜头构建的情节或情境、“修辞手法”则是镜头语言。因此,动画编剧需要对影视规律加以掌握,但仅此还不够,你可能还要深谙动画美学及其视觉修辞手法。尽管电影与动画的历史曾一度重合,但时过境迁,二者皆有了自身的剧作法则。相较于架构于现实景观并竭力塑造“真实感”的真人电影创作,“无中生有”的动画创作完全无视电影“真实”的假定性原则。高度写意的描写手法,形象、运动/表演、场景和空间的风格化、夸张和变形以及角色内心世界的具象化不仅常常作为叙事要素且兼具表意功能,甚至在“有限动画”等创作风格中,声音也参与了对语义的修辞。这也就不难理解那些身为动画人且个人意识、审美偏好和表现欲望强烈的导演们天天装着怎样奇奇怪怪的画面在脑子里了,也就难怪他们有时会一脚踢开编剧亲自操刀了。此外,你还可能是一位市场风险评估大师和消费心理学专家!你要面对很多影响着动画剧作的走向的问题:针对具有特殊文化、符号化消费需求的二次元群体,不同的题材、要素如何搭配使用?怎样的角色属性、矛盾关系和世界观设定更吸引人?针对儿童用户是否应注意题材与内容的筛选?合家欢电影怎样吸引全年龄受众?中国商业动画电影虽然在近年来获得了令人瞩目的票房成绩,但叙事上依然显现出选材单一、剧作模式僵化的问题。传说、神话题材的成功导致了同类题材市场盲目跟风、同质化现象严重等问题,反之对于其他尤其是悬疑、科幻、女性等题材鲜有挖掘,创作经验薄弱,身为动画编剧,既要对市场流行题材有敏感度,又要清楚地知道观众喜欢什么。


那么,动画剧作的困惑究竟在哪里?动画导演为什么最终选择自己编剧?传统电影编剧如何在动画行业试水?我们希望通过一些更加深入的讨论让真正的问题展现出来。2021年10月22日下午 14:00 – 15:30, 江苏海门第三届东布洲国际动画周暨第十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 -- “动画电影需要什么样的编剧?”,策展人皮三连同影视编剧王佳伟、《大护法》导演不思凡、隔岸小山文化传媒创始人吴晓宇、《伍六七》系列动画导演编剧何小疯、哔哩哔哩影业商务总监张静以及追光动画副总裁崔迪,就动画编剧这一职业入手,深度窥探中国动画电影产业的秘密!



【论坛预告】有了好电影,然后呢?▏宿命对决,一场改变中国动画产业命运的战争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记忆,小时候天天看的一部动画片却怎样也想不起来它的结局。怎么回事儿呢?很正常,因为我们根本就没能看到结局。在中国动画的“电视时代”,动画内容公司的生存状况极其艰辛。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动画产业链的单向度。在那个没有网络平台,没有IP运营意识、多元制播体系尚未形成的时代,动画产品的最终流向只有一处,那就是电视台。在我们的童年时代,光碟、录像带都属于动辄上百元的奢饰品,对于多数普通家庭而言,电视台就是唯一能够接收到动画的途径。电视台掌握着动画的命脉,是动画公司的唯一收入来源,也是支撑彼时动画产业链的唯一“中间帧”。如果用一个词形容当时的电视台,那就是“豪横”。国产动画本就不如海外动画来得“紧俏”,若非迫于国家扶持国产动画政策的压力,电视台也不愿意购入国产动画。可“事实上,即便是电视台需要大量的动画片,但为了自身利益也会常常要依靠自己行业垄断的特殊性极力压低动画片的收购价格,有的电视台甚至宁愿停播栏目也不愿付给制作单位播出费。” 在这本由中国传媒大学王翼忠老师2006年编著的《动画产业经营与管理》一书中,那个年代中国动画的困境被详细地展现了出来。在作者为当时的动画制作方提出的应对策略中,我们能够看到那时的动画人们有多么卑微:他们需要仔细研究各地电视台的习俗、播放时间,据此制作动画;必须仔细研究小学生作息时间,万万不可因冲突了孩子学习的时间而得罪了中国动画最大之敌————家长从而遭遇封杀;甚至需要与电视台相关部门建立起“兄弟般的友谊”、要对台里“负责人和业务人员的个人爱好、脾性、家庭都有详细了解”,就差拎两瓶酒去电视台领导家拜年了,即便这样也未必能为自己的动画找到销路。


不过,时代总是会变的。一方面,随着动画产业链的逐渐完善和媒介的发展,今天的动画内容方有了更多的选择。IP孵化、运营与保护的意识已然形成,随着国产动画技术与风格的成熟、市场权重与用户粘性的增强以及动画作品价值逐渐被人们接受和认可,对动画成品的需求变为了对IP的需求,相比于动画成品的单向延展,IP具备全方位开发、延伸的潜力。掌握优质IP的制作方就好比握住了一块香饽饽,不仅可以与多平台密切合作、寻求跨界获利机会,甚至可以自己扩大经营业务,开发衍生产品。另一方面,媒介环境的变革给予了动画内容方新的生机。高互动性、参与性、内容审核相对宽松的网络平台早已代替了传统的电视平台,制播体系更加完善。除播放平台外,内容方还可通过各种线上短视频平台甚至微博、公众号等自媒体对产品进行传播,扩大IP的影响力。于是在这样的时代浪潮下,内容方的动画人们不自觉地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既然我们有了更多的主动权,为什么还要事事、处处依赖于平台呢?”但平台也绝不是傻子。当前的动画平台方们深知传统平台用少量制作费锁定大量权益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面对挑战,他们非常清醒并且主动寻找出路。既然不能垄断IP,我们就成为IP的持有者!于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原本职权单一、只会购买版权播放动画的平台们摇身一变成为了动画IP的投资方,如腾讯、bilibili等平台早已不满足于居于IP战争中的被动方,他们或买断漫画原著,大力投资动画制作,或开发相关游戏与线下活动,通过对供给侧的投资、宣发、合作开发衍生品等手段直接并深度参与到IP孵化、研发和利益回收的各个阶段。近年来,由平台与制作方合作孵化的《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灵笼》等IP皆获得了巨大成功,平台也完成了自身从单一播放平台向集制播、宣发为一体的动画产业综合体的转变。

 

IP时代,动画内容方与平台方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融洽、微妙和复杂,一方希望依托IP获得重生,另一方希望控制整个产业流程,都希望描绘动画产业的“中间帧”。当“讨好”变成了“合作”,当“统治”变成了“渗透”,当残酷的竞争变成了智慧的博弈,内容方与平台方这场新的、无声无息却不可避免的“战争”会将中国动画的命运推向何方?2021年10月23日下午 13:30 – 15:00,江苏海门第三届东布洲国际动画周暨第十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 -- “有了好电影,然后呢?”,好传动画创始人大牛将邀请九五年动画创始人朱芷仪、中影动画开发部经理姚远、杭州画枚动画制片人贾雪雯、分子互动CEO徐博以及摔跤社动画工作室创始人蹇单将对中国动画的命运展开一次深入的探讨。

(撰稿 邓龙舸)

(审稿 论坛菌)



 王冀中.动画产业经营与管理[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6



主办
东布洲国际动画周组委会

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组委会


论坛投稿邮箱(E-mail):ciaff@topuiaw.com
论坛媒体联系微信(WeChat): Hi_CIAFF

论坛志愿者报名微信(Volunteer): Hi_CIAFF


-独立思考,趣味表达-



「导筒」微信号   directube2016 


福利 | “全球电影节官网,VFX&CG行业网站以及海外流媒体推荐”合集资料包分享


推广/合作/活动

加微信号:directubeee


本文为作者 导筒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9960
关于导演的演讲,访谈,电影课,展映活动,文字著作等等。
扫码关注
导筒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