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写羞耻小说,被骂12年女流氓

10月14日 09:55


前几天刷到了一个特别有年代感的话题:


是宫洺哦!

[小时代]出续集了吗?


点进去一看,才知道是一部因为沙雕中二出圈的剧,评分还不低。



里面的“宫洺”上一秒还搔首弄姿,下一秒就变成秃头胖哥。



带着好奇心,我打开视频网站,收获了五味杂陈的观剧体验。


羞耻,上头,真香,还有点治愈。


像一颗奇异的怪味豆。



怎会如此?

 


这部剧归纳起来也简单,“玛丽苏小说成精了”


霸道总裁宫洺摇身一变,成为中二少女笔下的古巴比伦王子——


慕容杰伦。


八块腹肌,骁勇善战,英俊狂野。



有一个富可敌国的挚友兼侍卫欧阳文山。


显赫身份,高贵复姓,老玛丽苏了。


当然最苏的点还得是——


对普普通通的女主角忠贞不二。


美艳绝伦的九天龙女对他爱得死心塌地,但他看都不会看她一眼。



好绝的一部《爱在西元前》


当年狂听周杰伦的我,忍不住脚趾抓地,抠出一座巴比伦古城。


周杰伦作曲,方文山作词


谁没在不堪回首的中二期,看过几本羞耻的玛丽苏文学呢?


像陈美如这样在日记上写连载的“语文课代表”,也常见。


但当12岁的玛丽苏,照进24岁的现实,那真是妥妥的噩梦。


生日聚会上,陈美如少年时幻想过无数遍的慕容王子出场了。


披着战衣,穿着拖鞋,见面就是一个强吻。


“陈美如,我是你的王子。和我在一起,是你的宿命。”



然后把她放在肩上旋转270°,扛走了。


两个人独处,不由分说就要给陈美如擦脚。


还贴心地用了温水——


在嘴里含了得有一个世纪的鱼缸水。



“暖”都是给陈美如的,其他人可没这待遇。


骁勇善战的王子为了保护她,见人就拔剑,见电视和手机就砍。


所到之处,一片狼藉,跟拆家二哈没什么区别。



好在认错态度够诚恳:


是时候祭出一颗内脏了!


12岁时幻想的狂拽深情,就是这么格格不入。


陈美如受不住,往家外面逃,迎头就遇上了痴情女二九天龙女。


好家伙,日记里简直没一个正常的。


龙女比王子更绝,连拖鞋都没穿,毕竟她的设定是被关在水牢的落魄公主。


生平第二恨的是监狱,第一恨的就是陈美如。



这边龙女使出呼风唤雨技能,要对陈美如赶尽杀绝,王子可算发挥点正经保护作用。


然而三个人的场景,尴尬升级。


龙女追着王子表白,王子护着陈美如拒绝。


“你能选择爱我或不爱我,但我只能选择爱你或更爱你。”


“有些爱的歌,你只能静静地听。有些爱的人,你最好远远地看。”


救命!这是什么羞耻台词!


我的反应,跟落荒而逃的陈美如一模一样,真实yue了。



不过,对陈美如来说,日记成真还唤醒了她的另一重噩梦。


一个延续了12年的噩梦。

 


刚开始看剧的观众,可能跟我一样疑惑过。


曾经喜欢幻想的女孩,长大后怎么就做起视频“鉴黄师”了?


“我喜欢我的职业,因为手中像握了一把手术刀,可以精准地切掉那些过度的欲望。”



成年后的陈美如,过着“带发修行”的生活。


唯一的闺蜜形容她:


“看电影先看最后一秒,看小说先看最后一页,进商场先找安全出口,婚礼上不笑,葬礼上不哭,玩儿过山车都一副肾上腺素缺失的死相。”


总之不仅禁欲,害怕意外和失控,连情感也麻木掉。



触发事件发生在12年前。


有天上学,陈美如错把日记本当成作业交了上去,被班主任,也就是她的二舅妈处罚。


以碾碎一个敏感的青春期少女自尊心的方式。


她被迫在课堂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一字不落地念出了日记的内容。



“这就是伤风败俗的黄色文章”,二舅妈说。


“慕容王子瞎了眼,不爱美艳绝伦的九天龙女,却只爱黯淡无光的陈美如”,班里的同学嘲笑说。



这种羞辱感是刻骨铭心的。


陈美如回家哭着求闺蜜帮她把日记烧掉,让幻想出来的人物通通消失。


12年后,她还会在噩梦中还原当时的场景:


全班同学人人都拿着她的日记,像课文一样朗读出来。


小镇她也不愿意回,因为连临街的肉铺大叔,都记得她是“写色情日记的陈美如”



可陈美如整本日记最露骨的描写,也就是“情到浓时,共赴巫山”。


实际上,12岁的她压根不知道那是个啥。


因为日记成真后,每当她准备跟王子发生点什么,两个人就会瞬移到真·巫山。



所有人,都过度放大了一个中小学生的“性幻想”。


何况对陈美如来说,在日记里幻想,也是一种寻求安全感的下意识。


珍妮斯·拉德威在《阅读浪漫小说》中说过,浪漫小说能让人从日常制造的紧张中脱身,创造出独属于个人的愉悦时空。


那时候的陈美如,是刚来到巫山小镇的转学生。


住在最害怕的二舅妈家,最疼她的人是太姥姥。



剧里没有交代她父母的信息,但照她的境遇也能猜个八分。


普普通通的,缺少足够爱护的,向往爱情的女孩,在玛丽苏小说里找到了安全屋。



谁曾想,却成为她最羞耻的存在。


“对我而言,幻想有罪。”



幻想有什么罪呢?欲望有什么罪呢?


被羞辱感折磨的陈美如,出于自保,选择了自我阉割。


把别人的错误,归到自己身上。

 


所以当日记里的人物个个“成了精”,原样出现在她面前,她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谁让你喊他慕容杰伦的,他凭什么有名字啊,叫妖怪!”



再加上天降王子的原始设定,完全不能适应现实社会,给她惹了一箩筐的麻烦。


比如,看她工作电脑上的黄色视频,别的没看懂,就学会了按摩。


结果被推荐到了视频网站首页,给陈美如的公司造成巨大损失,害得她被老板骂“女流氓”



“我到今天,还在为自己幻想的春梦承受代价。”


但好在,与12岁时的幻想对象朝夕相处,也逼着她一步步面对过去的自己。


并以此为坐标尺,校正自我的位置。


王子带有她12岁的中二,也带有她12岁的真诚和勇敢。



在这种感召下,24岁的她像蜗牛一样:


从封闭自己,到探出触角,到受伤缩回壳子里,再到重新打开。


最大的转变是从两个人荒谬的辟谷之旅开始的。


陈美如饿到暴走,被她的慕容王子拦下,因为她教过他要“谦逊有礼”。



于是,有了全剧最充沛的真性情流露。


“什么谦逊有礼,都是我装的,你看不出来啊。


真实的我十二岁以后就不见了。


这就是现在的我,我总假笑,我脾气很大,我特别容易烦,我看不上一切。


我烦所有人类,我就想自己一个人呆着,只有我一个人。


我不喜欢过生日,推销员不要给我打电话,同事结婚不要给我发请柬,邻居在电梯里遇到也不要跟我尬聊,不要跟我说话。


结婚过年都不要串亲戚,也不要问我现在做的什么工作,我不想跟你们说。


我平时不高兴,我不想假装我自己很高兴。


我现在凭什么要让我这么饿,我就是想吃口饭。”


一通发泄之后,粉红泡泡来了。


慕容王子靠出卖色相,偷偷给陈美如要来两个鸡蛋吃。



也许是这时候,陈美如意识到了:


对爱的渴望和饥饿一样,都是本能。


是本能,就没什么好羞耻的。


还有机缘巧合下促成的“见家长”。


桃李满天下的二舅妈对待学生还是严厉得不行,但早就把陈美如看作自己的骄傲。


做了一桌子饭菜招待,席间忍不住喃喃:


“小时候管她管得太严,有些事儿做得不妥当,我心里都明白,只是没说过。


我一直怕她被我伤着了,情感观不正常。”


然后给陈美如撑了娘家人的腰:


“既然人家都管你叫慕容杰伦了,那你就得有个王子的样儿,善待我们家公主。”



成长过程中以爱为名的伤害,也许会随着时间流逝。


但成长的源动力,一定来自努力破壳的自己。


这也是我喜欢这部剧的原因。


它没有王子拯救灰姑娘的戏码,而是一个普通女孩的自我拯救。


12岁的陈美如有一个装满星星的口袋,点亮了24岁的陈美如差点干涸的星河。



很惊喜地发现,编剧团队中也有一个“美如”,让我更加确信陈美如的存在。


制片人朱墨采访


所有像陈美如一样有过玛丽苏羞耻的女孩们,试着和它握手言和吧。


要记住,它不是灾难,是礼物。




影迷互动


你有过玛丽苏/杰克苏幻想吗?


请到文章末尾评论区留言

与更多影迷分享你的观影感受



推荐阅读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40055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