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第一炉香》好看与否,都请继续期待许鞍华

10月25日 21:07


由许鞍华导演,马思纯、彭于晏、俞飞鸿、范伟等人主演的电影《第一炉香》已经正式全国公映了。



本片的幕后阵容堪称豪华。导演许鞍华、摄影指导杜可风、音乐总监坂本龙一、服装设计和田惠美、音效杜笃之,可以说是集合了两岸三地以及世界知名的电影人共同加盟,让影迷的期待值达到顶峰。《第一炉香》也是许鞍华继1984年周润发、缪骞人主演的《倾城之恋》和1997年黎明、吴倩莲主演的《半生缘》之后,第三次执导张爱玲的作品。


经验丰富的女导演拍摄女性作家的代表作,一切都再合适不过了,但是本片的男女主演,却引发了影迷们的一致“声讨”,使得本片还未上映就在某些影评网站上骂声不断。有网友直接称彭于晏太过健壮,没有原著中乔琪乔的阴柔,和马思纯搭戏如同“给马思纯卖课的健身房私教”。



而对于女一号马思纯的攻击炮火更为猛烈,有人说她的身材如同“虎妞”,和彭于晏搭戏就像演《骆驼祥子》云云。更有人说本片应该直接改名叫《第一炉钢》才符合两位主演的身材特征。笔者综合网友在前期的评论,发现骂声主要集中在两位主演与原著形象差别过大上,那么他们在片中的表现真的像网友说的这般一无是处吗?许鞍华导演以及强大的幕后阵容真的会因为主演而失去所有色彩吗?我们今天就来说说《第一炉香》和它的导演许鞍华。


《第一炉香》还是《第一炉钢》?


有人曾在评价许鞍华戏言道:她的电影口碑和投资成反比。


这句话当然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张口就来之语,不过纵观许鞍华导演的职业生涯履历,也不难发觉出这种说法的道理。


算上《第一炉香》,许鞍华导演近十年连续三部以民国作为背景的电影,票房和口碑都遭遇了滑铁卢。虽然《黄金时代》和《明月几时有》在两岸三地的电影节展上收割了很多奖杯,但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近些年的佳作了了。



此番《第一炉香》上映两天,票房收获大约1200万人民币,豆瓣评分也跌至及格分以下,只有惨兮兮的5.7分,似乎又一次印证了上文所说的那句戏言。


主演的选择无疑是大败笔,也是《第一炉香》被称作《第一炉钢》的重要原因。片中马思纯那从头到尾的无定乱飞的眼神、总像是在撒娇的音调,和彭于晏努力想要演好纨绔子弟但是奈何气质实在是不搭的样子,一直在折磨着观众的观感。尤其是彭于晏对着窗户对着自己父亲大喊:“Daddy,no”,让多少人想从影厅里夺路而出。



张爱玲在原著中所表达的女性悲剧是极具宿命感和批判性的:人性终究敌不过物质的腐化,纵使它的内里是肮脏不堪的,还是要去追求享受它的快感。而女性又是男权社会下的弱势而又感性的一方,如果有人在后面轻轻一推,她们必然会在物质与爱情之间迷失自我。本片想要表达这层意味,但是每一次戏剧张力该起的时候,主演们的表演实在是无法撑起剧力。单靠俞飞鸿、范伟、秦沛等配角卖力演出,也无法填补本该是主演们填充的空缺。



本片的优点都是来自于非演员的部分。《第一炉香》的故事的背景就是旧香港的上流社会的生活剖面。这个阶层每天的生活就是一群有钱有闲的男女在一起,白天游泳、打网球,晚上聚会打牌、唱歌跳舞,似乎他们每天都有无穷无尽的游戏去玩。影片为了贴合这种设定,建筑、服饰,还有装修细节,都事无巨细地还原出那个时代奢靡的质感,而本片要做到的,就是要让片中的建筑美到让人无法注意到内里的腐朽。就好像那些光鲜的舞会,个中暗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肮脏交易。而正是因为上流社会的浮华,才让葛薇龙最后放弃回到上海,继续留在姑妈那里,并且一定要和乔琪乔结婚,她明知道这是个“PUA”的局,也欣然接受。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值得一提的是,本片是坂本龙一首次为大陆电影配乐。而教授的配乐还是一如往常的简约而不简单,单一的旋律不断变奏,几乎是悄无声息的,游刃有余地穿梭在影片各个角落之中,还增添了一丝鬼魅之感。而杜可风的摄影自不必说,他喜欢玩味光线,这次在外景鼓浪屿给了他很大的空间,潮湿的绿色与纸醉金迷的黄色在他的手中玩出了全新的感觉。



原著中,葛薇龙与乔琪乔的婚姻悲剧除了有对女性的PUA之外,还有时代的悲剧:1941年末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沦陷,落入日寇之手,他们还会经历另一番冲击,《第一炉香》片中的一切觥筹交错,不过都是战争阴影下,末日前的狂欢。他们接下来的命运会怎样,张爱玲没有告诉我们,不过那个战火纷飞的时代,就是许鞍华导演曾经拍过的《倾城之恋》的故事背景了,也正好与早一周上映的娄烨导演的《兰心大剧院》的故事背景遥相呼应。


好好拍电影


就在两个月前,以许鞍华导演为主要拍摄对象的纪录片《好好拍电影》在流媒体平台上线。本片与之前看到的侯孝贤(《侯孝贤画像》)、贾樟柯(《汾阳小子贾樟柯》)和杜琪峰(《无涯》)的纪录片不同,她没有在镜头前唱卡拉ok,也没有说出很多所谓的供日后影迷们截屏的“金句”,她只是在诉说她的生活,就像她中后期的电影(《天水围的日与夜》《桃姐》)那样。



比如她会在结束国外的工作之后,兴奋地小跑着回到她在香港、和她母亲住在一起的小小的家;她也会跟好友张艾嘉说,她希望自己能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喝酒、唱歌和跳舞”上。但是这只是“希望”,她不敢在生活中这么做。因为她早年和施南生一起出去,喝了几杯后忍不住给他们背诵了莎士比亚的话剧作品。在那之后,许鞍华的好朋友们就不想让她喝酒了。



或许《好好拍电影》感动了观看它的无数影迷,如今它的豆瓣评分已经飙到了8.9分之高。所有这些对许鞍华的赞誉掩盖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她是香港与她同代导演中最聪明的一个。她在香港大学获得了英语和比较文学硕士学位,之后去了伦敦电影学院深造,在那里她的论文是关于阿兰·罗布-格里耶(法国“新小说”流派创始人,同时也是一位电影大师,其中最著名的编剧作品是《去年在马里昂巴德》)。在那个注重片场实践和师徒传承的香港电影黄金年代,许鞍华是少数的“学院派”和知识分子型的导演。她早期的电影非常有思辨性和批判性,在《投奔怒海》《千言万语》《胡越的故事》等片中,许鞍华透出了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激进气质,她对现代社会的敏锐观察与犀利批判,让人很难想象这些影片出自一位女导演之手。



许鞍华也是香港电影金像奖历史上获奖最多的导演:她创纪录地六次夺得最佳导演的殊荣。另外,她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获得终身成就奖的女导演。在与她的同辈导演的比较中,许鞍华不像徐克或吴宇森那样是一位富有视觉表现力和想象力的电影导演,她也没有把自己局限在一个特定的风格或主题中。相反,许鞍华导演拍摄了一系列不同风格的电影,且尤其以表现香港当代社会的电影见长,如《男人四十》《天水围的日与夜》《桃姐》等。它们思想深刻、富有人情味,在柴米油盐中就展现了人生的真谛,但是这些影片却常常遭到大众的冷遇。这也不难解释了许鞍华导演当年对张大磊的《八月》的喜爱。



在纪录片中,许鞍华导演是希望影片在票房上取得成功的,因为毕竟获得融资是多么的艰难(与杜琪峰和徐克不同,她从来没有自己的制作公司的支持,也没有加入嘉禾这样专门的电影工作室),当她的电影票房不理想时,是多么的令人失望和沮丧。刘德华在她1982年的电影《投奔怒海》中出道,许鞍华导演算是他的贵人。他说许鞍华曾经找过他,目标是拍摄一部商业电影,他对这个前景也非常兴奋。但是,当许鞍华滔滔不绝地讲述她的电影想法时,刘德华意识到她想拍的都是 "许鞍华电影"。


所以,对于许鞍华导演来说,《第一炉香》这一城一池的成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74岁高龄的她还在“keep rolling”,还在好好拍电影。


-FIN-

往期精选

23 October 2021


本文为作者 导演帮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40366

导演帮

点击了解更多
中国导演聚合社群
扫码关注
导演帮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