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铁道英雄》航拍幕后分享


由杨枫编剧与导演,张涵予、范伟、魏晨、俞灏明主演的抗战剧情片《铁道英雄》于11月19日正式在全国院线上映。影片主要讲述临城枣庄一支“铁道游击队”奋勇杀敌、保卫家国的英雄传奇故事。志翔负责影片的全部航拍镜头。

 

以下内容主要由本次领队——志翔航拍张超口述,木木编辑整理。

 

Q1:这次航拍用的是什么机器镜头?为什么会选择这款?


《铁道英雄》讲述的是英勇无畏的铁道游击队抗战杀敌的故事,重要的剧情场景大多发生在夜晚,所以为了保证画面质量,航拍使用了多轴飞行器Z1挂载ARRI MINI LF摄影机,镜头用的是SP(Signature Primes),整套设备重约32公斤。这样的设备配置对航拍来说已是顶级。上一次我们使用这样的设备还是2019年拍摄《我和我的祖国》的时候。

《铁道英雄》片场,Z1无人机+ARRI MINI LF摄影机


Q2:镜头多不多?难度是怎样的?导演摄影对航拍的要求是什么?


这次拍摄多是常规镜头,难度不大,量也不多。有几个镜头我们可以聊一下。有一场戏是航拍煤矿工人劳作情况,现场有三四百号群演,要求无人机掠过他们头顶往上飞。这个镜头本身难度不算大,但飞手心理压力比较大。因为人多设备贵,摄影机、镜头、加上整套无人机,100多万的设备在几百号人头顶飞,万一出点事儿不直接玩完吗......


不过以前我也拍过不少这种大场面,2016年在集安市拍摄大鹏导演的《缝纫机乐队》,最后一场戏现场大约有2000名群演,当时还是用六轴飞行器挂RED SCARLET-X飞行。那会也有压力,但相对小些。所以对待这类拍摄还是有一定的经验和底气在。


另外一个镜头是夜航火车进站。拍车,其实对我来说已经不是新鲜事儿了,前几年拍了非常多的车广告,各种拍摄要求的都接触过。不过电影里的跟车航拍不像拍车广告那样,重在酷炫或者花样。电影航拍当中第一要素就是画面必须符合当下剧情的发展氛围,要与电影整体风格基调相符。电影航拍所有的镜头语言都是为剧情服务,并不需要展示过于花里胡哨的拍摄手法。

遥控跟拍车R5 、Z1无人机在片场



Q3:与相比以往,这部戏给你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熬夜吧......重头戏都在夜晚,航拍也是夜戏居多。进组不到一星期就开始熬大夜。每天下午三四点出工,凌晨4点左右收工,这样持续了26天。对经常在戏上的伙伴们来说,他们对这些早已习以为常了。但对于只偶尔熬夜的人来说,这种就太考验人了。


不单是考验身体,也在考验人的意志力。尤其进组后没多久,同去的好几个同事就都感冒了。可能因为是南方人,没那么快适应。加上三月份的北方依然很冷,晚上温度又低,连续性地熬夜,日夜颠倒,身体确实有点受不了。除了这个,其他方面都还行,技术层面没有太大难度,都在射程之内。


说起熬夜,我记得上一次这么长时间熬夜,还是在拍《地球最后的夜晚》,差不多熬了半个多月。但那部戏的技术难度太大,完全淹没了身体上的疲倦。70分钟的一镜到底、航拍接力,多种拍摄方式无缝衔接,对航拍、对整个剧组来说都是一次技术层面的大创新。只要一个节点出现失误,前面所有拍的只能作废,就得全部重来,所以整个组里上上下下压力非常大,导致我们根本没有时间来纠结熬大夜这件事情。

Z1无人机在《铁道英雄》片场


Q4:这是你第三次拍摄主旋律院线电影,前有《红海行动》和《我和我的祖国》,可以分别说说这三部戏中航拍的特点以及你的参与感受吗?



《红海行动》是2017年我参与拍摄的一个大制作项目,去之前并不知道是这部戏,去了之后才知道是跟林超贤导演合作。这之前我看过林导的《湄公河行动》,非常燃,非常炸,完全刷新了我对于主旋律电影的刻板印象。所以能有机会跟他合作内心很澎湃。


那是我们第一次在海上拍摄军舰,要拍出它的庄严与宏伟,航拍以大景居多,另外还拍了很多空镜作为CG镜头。虽是空镜,但因为是在海上,在移动的军舰上拍摄,跟在陆地拍摄有很大区别。风险更高,要考量的因素更多,比如军舰速度、风力风级、磁场干扰、海水的腐蚀性特点等。


导演对航拍的要求很高,尤其对无人机的负载、安全性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当时Z1已应用半年多,参与好几部戏的拍摄,性能、数据很稳定,实践效果很理想。Z1在海上连续作业30天,完全出色地体现了它在安全性和稳定性方面的独特优势。


Z1无人机在《红海行动》片场


《我和我的祖国》是跟管虎导演合作,当时也是带了Z1去现场,搭载的摄影机是ARRI MINI和MP(Master Primes)镜头,整套上天的设备重量是32公斤左右。无人机主要是拍摄带人物演员的剧情戏,夜航较多。


我记得有一个镜头是要求无人机围绕旗杆匀速刷锅向上拉升。在航拍中,有两类镜头是比较有挑战性的,一类就是,无人机跟着拍摄物体以非常非常缓慢的速度飞行。像这种匀速刷锅,均匀的飞行速度、飞行半径决定了拍摄主体是否一直处于画面中心。手稍微抖一下,画面主体就会出现明显的角度倾斜变化。


另一类就是无人机以非常快的速度跟拍。韩寒导演是一个特别有想法的导演,且想法都非常大胆。在2019年拍摄《飞驰人生》时,他要求无人机实拍大量与赛车高速对冲,紧贴车头、车门飞行等这种极具张力的画面来渲染氛围。所以无人机的抓拍、高速、贴车低地飞行也成为航拍的三大重点,同时也是三个难点,考验飞行技术,也考验飞手的心理素质。


PS:2022年大年初一,韩寒导演的第四部戏《四海》也即将上映,在这部戏里我们航拍主要是拍摄摩托车。无人机拍摄摩托车与拍摄赛车又有很大区别,这个等电影上映后我们可以再聊聊。


Z1无人机在《飞驰人生》片场


《铁道英雄》是我第三次参与这种主旋律大制作,还是挺感慨的!跟杨枫导演是第一次合作,在片场也深刻地感受到了他的个人风格。相对前两部戏来说,《铁道英雄》里的航拍,跟车或在贴着人群飞大场景拍摄,技术挑战不大,都是些常规操作。除了天天熬大夜有点折磨人之外,并没有技术上的担忧,心理压力小。


航拍组在《铁道英雄》片场




本文为作者 志翔航拍公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40977

志翔航拍公司

点击了解更多
公司拥有专业成熟的航拍技术团队,使用先进的影视航拍器材,为不同客户定制不同的航拍服务。成功参与了《我和我的祖国》《红海行动》《飞驰人生》《疯狂的外星人》《情圣2》《乘风破浪》《情圣》《心理罪》《我的宠物是大象》《刀背藏身》《大轰炸》《战神戚继光》《鬼吹灯之龙岭迷窟》《引爆者》《UTA不是流浪狗》《三重魅影》《我是处女座》《我们的十年》《消失的爱人》《情圣》《最长的一枪》《冠军的心》等多部院线电影的航拍,目前可提供大型多轴飞行器Z1/Z1PLUS挂载RED\\ARRI+MP/SP/Cooke等高素质镜头航拍。 详情可联系:15116324690 Q:912041211
扫码关注
志翔航拍公司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