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宅男的玩偶之戏!——探究《环太平洋》的拍摄过程

2013-07-31 20:23 19844
本文内容来源自:华纳官方资料,望大家知晓!
以下是对于本片从机甲怪兽的设计入手,探究了《环太平洋》的设计过程以及思路,拍摄,音乐的全思路想法,专业知识较少,更多的是创作思路的再次从现,以及拍片过程的趣味故事。
在我小时候,每当我感到渺小和孤独,
我就会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猜想在那里是否有生命的存在。
后来我才发现,是我找错了方向。
​极度宅男的玩偶之戏!——探究《环太平洋》的拍摄过程
海洋的深处一直令人着迷,但我们一直以为它的美妙以及危险来自我们自己的世界。
这耐人寻味的前提就产生了《环太平洋》。在影片的一开始,太平洋地表的缺口释放出人类史上灾难性的威胁。
“从那个缺口来到人间的是比我们想象中更巨大更凶残的怪兽。为了对付它们,人类集结了所有资源,设计和制造出有史以来最大、最具活力和功能最多的武器。他们设计了“贼鸥计划”——高耸的25层楼高的机器人,由两名脑部神经相连的驾驶员来操作。
还有一点让我们疑惑的是在于我们不知道怪兽进攻的目的。它们想要什么?人类会作何反应呢?我们该怎样尽可能地对抗它们、保卫自己呢?
这时候你不能逃避它,因为它们不可避免地来自地球上的某个地方,海洋的诱惑一部分来自于它很好地隐藏了自己的秘密。那里有如此多的关于海怪、巨蛇及其他人们臆想中的生物的传说。鉴于巨大的威胁,“整个星球为此付出的赌注是巨大的,“但是如此巨大的赌注也意味着你必须找到一种方法
​极度宅男的玩偶之戏!——探究《环太平洋》的拍摄过程
关于设计
对抗怪兽的战争的全球性体现在不同国家对贼鸥的设计、颜色和标志的不同上。四个在作战中主要登场的贼鸥机甲是:来自美国的危险流浪者,来自中国的赤色暴风,来自俄国的切尔诺阿尔法以及来自澳大利亚的尤里卡突袭者。
制作人员在毁灭的化身——可怕怪兽的创作上也倾注了同样多关注。德尔·托罗招集了一些业内的顶尖概念艺术家来设计他所谓的“你能想象到的最可怕,同时又最雄伟的生物”,每个怪兽都拥有独特的外型和致命的能力。
贼鸥和怪兽被视觉效果魔术师赋予生命并搬上荧屏的工作是由著名的工业光魔公司(ILM)完成的。这是这家公司与德尔·托罗的首次合作。他们一起完成了在陆地、海洋及空中的史诗般战斗。关于工业光魔的制作解析见:这里
“我们希望人们被场面,声音和情感所吸引,”导演说,“但这一切都是为了表现主角的勇气。物理上看,人类在电影中是最渺小的事物,但他们的精神却是最大的。他们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英雄气质。”
故事的展开是利用了拥有全球最大的两个摄影棚的多伦多松林制片厂的摄影棚完成的。其中一个驾驶室的场景是建在一个大的万向架上,使得演员们穿上由莱加西特效公司制作的专门戏服并身处其中时觉得他们在真实作战。“我们希望把观众放到驾驶员座位上,它会让你拥有到穿上制服,挂上钩子和操控机器人行走的感觉。”
​极度宅男的玩偶之戏!——探究《环太平洋》的拍摄过程
怪兽
德尔·托罗负起了大部分塑造怪兽的责任。不夸张地说,他们是《环太平洋》最大的明星。“我爱怪物,”导演说。(这个可以参考导演旧作:《潘神的迷宫》)他与一支由概念艺术家、插图画家、雕塑家和设计师组成的精英团队协力构想了该片中的各种怪物。“我们有世上最好的生物设计师参与到怪兽的设计中。”
在一个被他们形象地称为“潜艇”的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他们一起设计了一切:从大小、形状和颜色到巨大生物如何移动和战斗。德尔·托罗说:“我们想唤起当人们遇到一头这样的怪物时所能产生的纯粹敬畏和恐惧。”
他设置已确定的参数:例如,任何动物王国的灵感主要限于蜥蜴、甲壳类动物和昆虫。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智囊团可以让他们的想像力像脱缰的野马,采取两人一组的方法来汇集想法。回顾这其中的一些过程,德尔·托罗介绍道:“盖伊·戴维斯首先开始一个设计,然后弗朗西斯科去尝试。西蒙·韦伯打底,然后大卫·蒙来雕刻。看到所有这些生物的迭代能保证我们使怪兽们形象各异。”
设计者给怪兽起了不同的绰号来展示他们最突出的物理属性,如刀锋头、斧子头、棱皮龟等。一些怪兽是邪恶的算计的,而另一些是更具原始能力。他们是活生生的武器,他们将盲目的本能结合了战术情报,使得他们能够在战斗中作出即时的决定,所以肯定会有一些意外。
每一个怪兽的附属肢体都是他们武器库的一部分,这使得他们更可怕。而且正如托马斯·图尔所指出的,“他们正在迅速进化。从每一次进攻中,他们学到一些东西,然后在火力和战术上不断进化。”
​极度宅男的玩偶之戏!——探究《环太平洋》的拍摄过程
贼鸥
《环太平洋》世界里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根据自己的条件找到一种方式来击败怪兽。这是贼鸥的、发明背后的整个想法。正如每一个怪兽都是独一无二的一样,每个贼鸥在设计和功能上也不同,它们拥有各自的武器。所以每场贼鸥与怪兽的战斗,都是一场完全不同的战斗曾经显赫一时的贼鸥舰队已经减少到四个幸存的机器人。导演想让这些巨大的战争机器全副武装出现,带着标榜击落敌人数的标记。它们的形状,颜色和勋章反映了他们的原籍国,它们的战斗风格也是如此。
德尔·托罗将美国贼鸥——危险流浪者的外观展现成“一个加入战斗的一流枪手。它看上去像一个装饰过的摩天大楼和约翰·韦恩的混合体。危险流浪者很有派头,在油漆工作和细节被做成类似于二战战斗机。”作为3号机,它被看作是个老贼鸥。虽然它已经翻新,但仍带有战争的伤痕……它的驾驶员同样如此。
俄国的切尔诺阿尔法是一个带有超大核反应器的T系列贼鸥。它无以伦比的肌肉使得它的步态很笨拙。这是尚存舰队中最古老和最重的贼鸥。 “蛮力和钝伤是它的名片,”托马斯·图尔说。
中国的赤色暴风是4号机。由于有三位驾驶员,它是唯一个三臂的贼鸥。它的行动方式就像一个巨大贼鸥练武术。乔·贾希尼指出:“随着电影的发展,它们所能做的将越来越多。”
抵抗军还有5号机:澳大利亚的尤里卡突袭者。作为最新型号,它拥有更快的速度和更好的机动性。“但它是一个澳洲格斗者,所以它比较逞强和虚张声势,就像是个在酒吧挑衅的家伙,”德尔·托罗打趣道。
虽然贼鸥只会在荧屏上存在,但团队还是设计了很多关于机器人的机械结构。从技术角度来看,我们打算根据图纸,由内而外地建造它们。”德尔·托罗透露说: “我们确定了活塞、继电器、转矩、变速器、发动机以及所有其他元件的详细工作方式。然后我们回到外部,开始想出通风孔和热绝缘外皮等。”
随着怪兽和贼鸥到位的设计,该轮到工业光魔公司,以视觉特效总监是约翰·诺尔为首的视觉效果团队,运用最先进的电脑动画,来使它们相互争斗了。
这是一个庞大而十分复杂的系统工程。每个效果的后续有其自身的挑战,不仅要赋予这些角色生命,还有表现它们与环境的互动:从模拟海水大规模的流动,到城市建筑和人行道的固体表面,以及完全进入有泥沙和浮游生物和热液喷口的水下。每次拍摄时都呈现出一种复杂多样的元素混合
战斗的庞大规模带来了一大障碍。诺尔说:“在速度和规模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因为如果你认为它有很大,那物理学原理将决定它们将需要更慢地移动。不过,如果他们过于移动缓慢,动作场面将不是那么精彩。所以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使它们在不用减小体积的情况下还能快速移动。不管是溅起的水面或是碎裂的混凝土地上,在不同的环境下,这将变得更难。所有这些事情必须是在一个可信的重力程度和机器人大小下进行电脑模拟,所以我们必须不断进行调整,使得整体运转良好。”你怎么表达出一个近80米高的怪兽或贼鸥并得到观众的认同:恩,它们确实有那么大。无论是在水中和陆地上,我们需要展现大规模。将这些在一个特定的场面里展现出来需要具体的效果。”
主要是由于机械的贼鸥与有机的怪兽同时存在的关系,显得把贼鸥放在运动中需要更复杂的过程,因为希克尔的团队要传达机器人运动的概念,同时又得避免任何太不规律的东西。
为了使战争看起来更戏剧,德尔·托罗决定无论是雨,雪,雾,烟或余烬,大气中始终得存在这种有形的东西。所以贼鸥身上的运行灯就会照亮空气中的微粒,生成辐射圆顶。
德尔·托罗还用机器人自己的的外围灯来达到良好的效果。他澄清道:“对机器人投射太多的光线事实上会让它们看上去变小了。”因此,通过限制照在贼鸥上的光源和增亮背景,让他们展现出了一个更有气势的轮廓。
特效团队经常在片场从已完成的东西中找到线索,特别是从驾驶室的拍摄中。贼鸥驾驶舱位于机器人的头部,在那里驾驶员完成贼鸥的一举一动。普莱斯解释说:“我们注意到演员们在驾驶室里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推断贼鸥的动作。正如驾驶员的动作可以通知贼鸥,演员的表演是我们的跳板。”
​极度宅男的玩偶之戏!——探究《环太平洋》的拍摄过程
驾驶室
重量约20吨,布景高约6米,虽然它很少站定。它建立在一个被称为“莫强大”的巨型液压平衡仪上。这个平衡仪可以提高,下降,翻滚,摇动整个布景和上面的人。陡峭的角度迫使整个结构甚至在未开动前,就几乎被提高到了舞台的天花板。
麦克默里讲述说:“最难的部分是用来支撑所有东西的钢材工程。因为当你加上人员和设备,还没算上水,我们在谈论的这些就已经是约七万五千磅。当你需要移动这么多的重量,还得快速移动,如何能将整体支撑住的方法就变得有点复杂。”
第二驾驶室坐落在一个较小的平衡仪上,俗称“摇捏烘烤”。它包含一个允许滚动运动的气囊系统。不过,正如它的名字所暗示的,它能够产生同样令人不安的地震活动。它还让布景比地面低,使得德尔·托罗可以在视线水平指挥镜头。
德尔·托罗说:“我希望冲突变得很激烈。所有这些设备提供了一个更直接和真实的互动,因为演员是真正的以物理的形式对影响作出反应。当他们打出一拳,装置会跟着他们击出那一拳,当它们被怪兽击中,力会把它们击向后方并真的震到他们。”
奈斯克洛尼针对不同的贼鸥,定制了驾驶室布景。所以根据哪个二人组在执掌,组驾驶舱得反复地重新装饰。设计师指出:“同贼鸥的外观一样,我们希望内部有自己的身份。所以我们使用的颜色和相应的图形,不仅代表了人物,也代表了他们的文化。他们也疼苦地显示了早期战斗的痕迹。”

照明是配色方案的一部分。纳瓦罗给布景配备了LED灯,它可以改变成不同的色调和图案,以进一步区分各国的驾驶室。
德尔·托罗概述道:“这个外部机器通过驾驶员的套装将贼鸥与驾驶员相连。所以他们的肌肉的一举一动传送到机器人的相应部分。他们得实际操作每一步和每一次击打,所以他们能面对面地战斗,让巨大的机器人对抗这些可怕的生物。这完全是身临其境的。”
最简单的方法是使用动作捕捉技术,这让演员能完全自由地活动。但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些能提供真正阻力的东西。”
重达几千磅的整个装置,通过固定在手、臂膀和背部的“飞行服”与人相关联。此外,演员的脚包裹在固定于平台上的厚重靴子,类似于在楼梯机上滑雪。在这与平衡仪之间,“演员们在里面步行,可能不会有演员用“有趣”来形容这个经历。查理·汉纳姆伊面无表情地说:“除非你迷恋穿着一身盔甲,在一个椭圆机器工作,并且每分钟有200加仑的水倒在你身上。拍摄驾驶室的戏你做不了任何准备。”
鉴于多次战争发生在太平洋里,水是一个重要的元素。特效团队负责大型水体的外部镜头渲染,包括贼鸥和怪兽的战场。然而,特效部门对内饰采取了更实际的做法。在驾驶室周围准备了巨大的喷水器,用来在适当的时候喷洒不同分量的水。
​极度宅男的玩偶之戏!——探究《环太平洋》的拍摄过程
服装
服装设计师凯特·霍利就驾驶员的特制套装的外观与尚恩·马汉以及莱加西特效公司的团队进行了合作。 他们就色彩协调方面与凯特合作,共同想出了一些非常有趣的成果莱加西特效公司负责制作套装。他们从对演员身体的数字扫描开始。马汉说:“这种方法是从石膏模型时代演变而来。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得到更加无缝的完美线条。你仍然有建模和生产各个部分的程序,但是在初始段这是一个更好的方法。”
套装的外部由轻质塑料和聚氨酯制作而成的模块化的碎片缝制而成。这是一个装甲制服,因此必须显得沉重。但事实上它不可能是沉重的。要么它真的很轻,但随后轻易会破碎,要么使它够坚固,足以承受磨损和撕扯,这是一个难题。最后的结果是套装约25磅,这比演员所希望的要重一点,但这不是太糟糕。
套装内衣是由印染的四向弹力面料做成的,这可以根据演。套装不能用传统的方式进行清洗。相反,它们被喷上抗菌喷雾,然后经过一夜的鼓风机来干燥。除了驾驶室装置,套装也包含角色的个人风格。对于森麻子的戏服,霍利说:“她在男性主导的环境下长大,所以我产生了个想法——让她穿上连体工作服和打扮的跟男孩子一样,这是有道理的。”
另一方面,斯达克·潘特考斯特明显不只是个男孩。吉尔莫对潘特考斯特看上去该啥样有一个清晰的思路,他选择了离开军队,但他现在是抵抗军的领导者。所以虽然他不再穿制服,他仍然体现了指挥官的所有素质。不管他的世界如何分崩离析,他精神永存。吉尔莫希望他穿西装打领带,完美的剪裁甚至没有皱纹。你让德瑞斯·艾尔巴穿上西装,那绝对没错。他看起来相当出色。而汉尼拔·周一身的古怪戏服的自由。 从鞋开始它们开始是金的。汉尼拔的服装如他的性格一样扎眼,与战时世界的柔和色调形成鲜明对比。以约旦·塞缪尔为首的化妆部门,用金牙、讨厌的疤痕和残缺的眼睛,完成了他的面貌。
对于碎片圆顶,霍利不得不走另一个极端。这曾是泛太平洋防卫部队的总部,现在是抵抗军基地。在碎片圆顶,色调以灰色为主,穿插着墙壁渗出的锈迹。吉尔莫希望衣橱里的铜锈能体现那里人的生活和工作
​极度宅男的玩偶之戏!——探究《环太平洋》的拍摄过程
拍摄,场景设计和音乐
多伦多松林制片厂充当《环太平洋》的制作基地。几乎接手了工作室的每一寸空间,包括所有的摄影棚。电影的取景范围需要很多不同的样子,从香港到东京再到各种室内,像碎片圆顶和汉尼拔的藏身处。
在影片故事发生的时间,他们试图表明社会和地理的一点改变。这是一个整体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引发的原因是出现在海岸的这些生物。不希望它看起来太超前,因为他们认为真正会发生的事情是相反的。当用所有的技术去创造武器攻打它们,同时其他的进步会慢下来。
碎片圆顶是抵抗军在水面上的堡垒,被表现成由于多年的战争造成了衰败。在碎片圆顶背后的整个概念是,他们已经迟暮。所以当他们努力保持一切运作时会有一种绝望感,在那里没有鲜艳的色彩,一切都褪色或泛黄,你可以看到锈迹和腐烂
最大的摄影棚之一安置着贼鸥项目控制中心-劳森特中心。潘特考斯特和天童在全息显示器上监控贼鸥和怪兽的战斗。墙壁上的数字大钟,不断提醒时间的流逝——从上次怪兽的攻击后增量越来越短。
到目前为止,最丰富多彩的布景是汉尼拔的香港书房,它被隐藏在一个毫无特色的药房的墙壁后面。当你来到这家又小又令人感觉压抑的店,但当柜台后面的家伙按下按钮,货架上就出现了个首饰盒,揭示背后的密道。 它把你带到个完全不同的地方。那里有一套圆形并独具特色的大理石地板和圆柱。瓶瓶罐罐立在货架上,它们随机地装着怪兽部分身体,用来在黑市上出售。
设计团队必须建设两个阶段的香港街道:怪兽攻击前和攻击后。作为一个在怪兽不断袭击的火线上的岛屿,香港的“环太平洋”是一个战区。那里有入侵警报提醒人们跑到地下用钢梁加固的防空洞。坠落怪兽的巨大胸腔比市场还大,那里到处有一种淡淡的蓝色污点,是外星怪兽洒出的血造成的。
在怪兽的一次毁灭性攻击后,所有都是关于重建,”监管美术的导演埃莉诺·罗斯·加尔布雷斯说:“街道都是用真正的混凝土制成的,因此我们带来了一个很大的挖掘机。我们叫它食人花,它基本上吃掉了布景。出于安全性和重量的考虑,一些增加的瓦砾得用更轻的材料,如聚苯乙烯泡沫塑料。但包括所有的粉碎或烧毁了的汽车的大多数东西都是真实的。”
奈斯克洛尼还设计了东京街道和小巷的废墟。在那里闪回的画面,我们看到年轻的森麻子(由日本童星芦田爱菜扮演)在奔跑。小巷是建在摄影棚里,但较大的街道是极少的外部取景:重新装饰上日本标牌的一条多伦多街道。
另一处取景是在安大略湖,在电影里成为阿拉斯加海滩。在影片的开始,罗利和他残缺的危险流浪者在这里上岸。著名的多伦多赫恩发电厂的部分区域被布景为构想拙劣的怪兽防护墙。在那里,潘特考斯特寻找罗利,要招他进入抵抗军。
《环太平洋》采用RED EPIC摄像机拍摄的。这是德尔·托罗第一次在他的电影里使用数码摄像机。电影摄影师吉尔莫·纳瓦罗和他的部门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从特效组制作的时而滂沱的人工降雨,以及在火热的灯光下产生的蒸汽中保护摄影机。
巨型绿屏包围着大多数布景,有需要的话 这样的背景可以通过视觉效果来延长。杰米·普莱斯还前往澳大利亚的悉尼和香港收集素材,以便工业光魔公司用于制作数字呈现的这些城市的天际线。特效团队还将数字重现利加福尼亚州的旧金山。这里是怪兽开始他们恐怖统治的地方。
“我们想要展现这是一个全球性事件,”德尔·托罗陈述道。 “这场冒险带你进入完全不同的领域,从人口稠密的城市到海底再到地球大气层的边缘。它也是一部每当你认为你想通了它却改变的电影。当你认为你知道如何战斗时,战争转移了。当你认为你知道了赌注的风险时,赌注却上升了。因此,像怪兽一样,行动在不断层进。
《环太平洋》行动的范围对作曲家拉民·贾瓦迪是一个灵感.。他的音乐融合了管弦乐队和民族风味的故事和人物背景。 “大机器人和大怪物自然要配上一个大管弦乐团,”他笑着说:“吉尔莫还喜欢通过电吉他把摇滚应用到乐谱里的想法。传统管弦乐队注入现代电子乐——新旧结合。”
故事的跨国性质还体现在音乐上,片子运用日本太鼓、中国二胡、俄罗斯合唱团和twangy吉他。这部电影是关于不同的国家为共同的事业走到了一起的故事。这意味着不同的音乐风格相结合
音乐反映了影片故事中的英雄们的共同使命,这部电影是关于团结友爱的。不是因为我们是伟大的,不是因为我们是不可战胜的,而是因为最终,我们需要彼此和接受每个人的唯一性。我们互相保护,互相支持。所以影片的出发点是团结、力量,以及人类的信念。
这部电影是一个鼓舞人心的冒险。小时候我们经常看类似的电影。我希望当看过《环太平洋》后,你会想成为一名贼鸥驾驶员。不管你多大年纪,你会想登上贼鸥,跳进驾驶室里,迎着怪兽头部,给它勇猛一击!”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795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