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拍摄喜剧?《生活大爆炸》导演给你指引

2013-12-25 12:27 11800
如何拍摄喜剧?《生活大爆炸》导演给你指引
情景喜剧就和科学一样,对于时间的控制至关重要。在《生活大爆炸》里,导演马克·森卓斯基详尽地计算了每个包袱的时间点,借此发挥出最好的效果。而他呢,还挺享受这一过程。
撰文DAVID KRONKE           翻译:林诗钊    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影视工业网,感谢!
原文地址:http://www.dga.org/Craft/DGAQ/All-Articles/1303-Summer-2013/Mark-Cendrowski.aspx

如何拍摄喜剧?《生活大爆炸》导演给你指引
马克·森卓斯基办公室(在华纳兄弟的摄影棚里)的墙上,挂满了他和演员以及客串嘉宾的合照,都是带框的。在这些照片里,导演正在说戏,而其他人都轻蔑地转着眼睛,不理睬他。这是他自己故意制造的一个玩笑,“看起来我就像是有史以来最笨蛋的导演!”森卓斯基大笑道。

这显然是森卓斯基乐于搞怪和创造的表现,可能他也想成为剧集里那几个角色的一员吧。他们一群书呆子,是加州理工大学的物理学家,社交无能,普通人类擅长的东西他们却总是上不了手。森卓斯基已经导演了118集的《生活大爆炸》。《生活大爆炸》的第七季也在九月开播。从开播至今,它已经两度被被提名为最佳喜剧类艾美奖,而森卓斯基也在2012年被导演工会奖提名。
如何拍摄喜剧?《生活大爆炸》导演给你指引
在参观第六季最后一集的片场时,我明显地感觉到森卓斯基对于他麾下的演员和剧组人员的尊敬。不请自来,他们(从Raj的扮演者Johnny Galecki到摄影棚的保安,皆是如此)都发表了一番对于导演的赞美。剧集的合伙创始者Chuck Lorre说:“如今,他已经进化成一名指挥四机位(four-camera )导演的典范了。他在片场营造了轻松愉快的氛围,因此大伙儿都能把注意力集中在手头的工作上,而不会因为表演什么的而感到紧张。”

说到拍摄的时候,Lorre又说:“拍摄的时候,他保持着一定的节奏,这样摄影棚的大伙们才不会跟不上他。在他的操控下,摄影机的运动可以说是完美无缺。对于抖包袱的时刻点,以及细节的处理,他的感觉很好。老实说吧,除了他总是穿着冰球球衣这点外,他真TM是《生活大爆炸》的最佳导演!”

话虽这么说,今天森卓斯基却打扮整齐地来到了片场。他穿着黑色的修身衬衫,戴人字纹的领带。在录影那天穿着正装的习惯,还要追溯到先前他当舞台监督的时候。他曾经为《 Full House 》和《Roseanne》做过舞台监督。当导演进到了指挥室,就得有个门面人物站出来面对观众,那人就是森卓斯基。“我们尽量让观众感觉我们这是一个不错的秀,是场不错的表演。每当要录制节目,我就会打领带,让观众觉得这是一个特殊的场合。”
如何拍摄喜剧?《生活大爆炸》导演给你指引
马克·森卓斯基,穿着冰球球服

此时,导演正和演员们和剧组人员排练着第六季的最后一集。在排练的间隙,他接受我们的采访,即使后面还有一场录影等着他,他都能从容应对。在监视器上过了一遍彩排之后,他终于开始了自己真正的工作:他和Kaley Cuoco(Penny扮演者)对着台词,让她尽量语调甜美地吐槽,然后他指挥摄影机控制员,让镜头推近点。看来,他在多任务同时操作上真是很有天赋。

“这也是当好导演的关键之一,在舞台上发生的一切,你都得注意到,”他说道,“也许你没办法一下子做好,但一旦有了什么瑕疵,你一定要知道的。我在做舞台监督的时候,我在舞台上,导演在控制台里,我得以看清舞台上发生着的一切。这训练了我对于细节的敏锐度。”

“他注意着任何事情,”第一导演助理Anthony Rich说道。Anthony Rich自己执导了几集《生活大爆炸》。“他的前期准备能力真是惊人,他很会把那巨大的能量传递给别人。你对别人以礼相待,别人便愿意奉献一切。”
还有一点,森卓斯基和Anthony Rich都觉得这点对于顺利的导戏是很重要的,其实很简单:把拍戏当成是夏令营,让大家又欢乐又忙碌。“拍戏的时候,我喜欢开心点的轻松点的剧组,”森卓斯基说,“所有人都能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你把所有人的情绪都调动起来,大家一起来拍这个喜剧,大家都会更加开心。我做过很多节目,也和很多导演合作过,好的坏的都有。我一直不喜欢那种所有人都紧张的一逼的现场气氛。我觉得,你可以玩得嗨,你可以犯错,然后从头再来。喜剧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Rich补充道:“我们想要那种欢快的片场,演员感觉不到拘束,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开心的气氛是这样人为制造出来的。如果有演员来了,这人今天心情不错,那么现场的气氛就会让这天很快地过去。如果有人心情不大,那么现场的气氛也会化解这样的负面情绪。”

森卓斯基发明了各式各样的活动来调动现场的气氛。甚至有一次,在拍摄期间,他来了一次准备已久的快闪舞蹈,剧组人员和舞者们从线外拥入,主演们在愣了一下之后,自然是加入了跳舞大军。这样突如其来的乐子,让摄影棚观众大感过瘾。
如何拍摄喜剧?《生活大爆炸》导演给你指引
用四台摄影机拍摄,导演就得在录影的过程中喊卡,因为现场的摄影棚观众都是通过监视器观看的表演。他们看到的都是粗糙的材料,很可能会减弱他们对于喜剧效果的反响。

“知道剪辑点在哪是很重要的,”森卓斯基说道,“现场观众所看到的,和后来在呆在家里的观众所看到的是一样的,我不会去乱拍一大堆然后说:‘啊,剪辑师总会搞定的嘛。’打个比方说,我心里清楚,这个包袱如果先给讲话人一个镜头,然后再切到反应镜头的话,效果才会好,我就会这样拍。这也是我们为观众所做的。”

在那天里,森卓斯基一直在做着微调。“我看着镜头,大概会这么说:‘这镜头太宽了;我们把他的反应镜头减掉吧。或者,这里一定要拍一个他的单人镜头,这样他们会笑得更厉害。’有时候,单单我让演员说出笑话的方式,就足以让观众发笑。在这里,我们是在为250名观众表演,他们可看着呢。”

森卓斯基坚信的是,导演的风格追求决不能盖过喜剧本身的内容。“为了保证观众听得动你的笑话,喜剧的视觉风格必须给喜剧的内容让路,”他说道,“我记得有一次我看了某一集《范戴克摇滚音乐剧》。那集里,有三个人坐在一张桌上,这个镜头有一分半钟,剪都没有剪一下。现在肯定不会有人这么干。现在都会分成三个镜头来拍,反应镜头,单人镜头,双人镜头,推进,摇开。喜剧里,是故事在有趣。是人物说的台词有趣,不是人物的反应有趣。把这些传达出来,一般都是需要三个镜头。”

“如果你过于追求风格而使用了过多的摄影机运动的话,你反而碍事了。”他继续说道,“你是在和喜剧对着干,特别是在《生活大爆炸》里,情节发展得很快,节奏很快。当时写剧本的时候,它的节奏和剪辑点就注定了它会是快速而密集的。”

不过,这并不是说导演的奇思妙想就没了用武之地了。森卓斯基的DGA奖提名就来自这集,“The Date Night Variable”。这集的场景设置在了国际太空站。
如何拍摄喜剧?《生活大爆炸》导演给你指引
要制造出太空站里的零重力环境,“实在是太难搞了,”森卓斯基说道,微笑起来。“我们就是在片场里拍好的。在这集之前,从没有这么多人来问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很多人以为我们是在Vomit Comet(无重力飞行器)里拍的,其实不是。建一个Vomit Comet(无重力飞行器)需要四周的时间,我们没那时间。我们把摄影机放在陀螺仪上,我们甚至没有用上金属线。你们看到的飘在空中的演员,其实都是跷跷板上,或者是被一个巨大的金属手臂拎在空中。”

话说回来,现在是下午三点左右。其他事情大概都搞定了,除了一场戏。演员之间有个反应镜头,随之抖出一个段子,但是有个东西挡住了他们。森卓斯基当机立断,让摄影机换了个角度,不改变演员的位置。预期的笑声达到了。

“每当我卡在了某个场景时,摄影师都会这么说:‘他们这样可以吗?’,他不会说:‘不行,他们不能这样!’我会顺着他的话往下想,‘如果要这样的话,我该怎么做?’我会听取别人的意见,知道他们对于这个段子要怎么讲出来的意见,然后再决定该怎么做。”

Gay Linvill是森卓斯基的助理导演,他是多摄影机摄影的老手,他拍摄过的作品有《我们的日子》( Days of our Lives,1965).对于森卓斯基,他如此说道:“我和很多人都一起工作过,没有人比得上他的技术。没有人能像森卓斯基一样那么快地取好摄影机的位置。他太熟练了,他实在是个行家。多摄影机摄影是最考验团队合作的了,他晓得如何管理自己的团队,他是个天生的老大。假设今晚他们重写了剧本,或者某个笑话没有处理好要重来一遍了,他就会开始;‘这里给个双人镜头;C摄影机注意啦;你到那里去拍个单人镜头。’这些他都会搞定。”在排练结束之后,森卓斯基回到了办公室。他对我们回忆起他的电影生涯。一开始他曾经搞过为时很短的单口相声。在《生活大爆炸》之前,他曾经导演过50多集的多摄影机的喜剧。在《生活大爆炸》之前,他最成功的作品是《老爸说了算》(According to Jim ,2001)和《是,老婆大人》(Yes, Dear ,2000)。

关于《老板说了算》,他说道:“我很自豪这样一部肢体喜剧会取得成功。Jim Belushi 和Larry Joe Campbell身体都很灵活,他们什么都愿意做。所以,就算有时候当时的情形并不需要这些,我们还是会试试他们的表演。我记得在第一周的时候,我到了那里,然后我看到Larry Joe正在练习怎么跳进一个垃圾桶里。他很卖力,尽管这个桥段并不会被写到剧本里。”

到了《是,老婆大人》里,森卓斯基遇到了不同的挑战:给两个风格完全不同的演员导戏,也就是Mike O’Malley和单口脱口秀演员Anthony Clark。“Mike O’Malley能演会说,而Anthony Clark的模样koi会让你觉得忍俊不禁,”他回忆道,“所以,手头就有了两个演员,一个乐意表演,另一个很滑稽,但是如果没有观众在现场的话就不会显得那么有趣。如何让这样两个人一起表演,是我的挑战。”

森卓斯基还为迪士尼频道导演了不少喜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想拍些给自己孩子观看的作品。这些作品都是在夏天拍摄的,那时候是情景喜剧的夏歇期,所以时间并不冲突。一开始森卓斯基是被邀请去拍《少年魔法师》的,结果他还拍了《汉娜·蒙塔纳》(Hannah Montana),《小查与寇弟的游轮生活》(The Suite Life on Deck)和《寇利进白宫》(Cory in the House)。

“当我和孩子们说我和Alfred Molina 和Betty White拍戏了时,他们只会大叫一声,”森卓斯基说道,笑,“当我说,我和Jonas Brothers(在《汉娜·蒙塔纳》里)拍过戏时,我才会真正地受到他们的羡慕,他们会说,‘哇,好酷啊!’”

不过,森卓斯基自己觉得酷的地方,是他和这么多自己心中的明星演员在一起拍过戏,比如Betty White啊,Bob Newhart啊,还有全球皆知的史蒂芬·霍金。在《恋上大情圣》(Ladies Man )给Betty White导戏的时候,是森卓斯基第一次在自己戏里遇上自己崇拜的明星。“第一次给她信号的时候,我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他坦白道,“但她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然后她献上了她的表演。”

Newhart在第六季的《生活大爆炸》里现身。“听说他要来,对我来说,就像是圣诞节的早上要来了一样。”森卓斯基说道,“他是我最喜欢的喜剧演员之一,能和他一起拍戏一起讲笑话,我真是连想都不敢想。我加进了些东西,最大程度地发挥了他角色的幽默感,因此他很欣赏我。”

把霍金请到一个电视剧里,更是完全的“不可想象”了。森卓斯基说道:“这就相当于请爱因斯坦来说一个单口笑话一样。这是世界上最大咖的事情,就像是把英国女皇请来了。”那集的彩排时,某剧组人员模仿了霍金的用电脑发出的声音(当然事先跟霍金说过了),“然后我们听到从霍金的椅子下面传到嗡嗡嗡的声音,我以为他在咳嗽,”森卓斯基回忆道,“其实不是,那其实就是他的笑声。”
如何拍摄喜剧?《生活大爆炸》导演给你指引
那么,导演会给像斯蒂芬·霍金这样的人物什么样的note呢?森卓斯基简短地思考了一下,说,“难道是,演得机灵点?”

其实,在今天的拍摄里就出现了许多拿霍金开刷的段子。第一个和霍金有关的段子得到了全场最大的笑声之一,到了第二个,效果就没那么好了。

“先出一个包袱,再出一个的话——我们会拿整周时间来排练,到时候才会进行顺利。”森卓斯基解释道,“你会进入某种节奏之中,第一声笑声音很大,然后就给了第二个笑声以时间。第二个笑声并不会离第一个太近。有时候演员会反应不过来,有时候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笑声。我得把他们控制在状态内,或者是改变那场戏的节奏。”

意料不到的笑声,迫使摄影机的运动也要做出调整。“我们事先知道笑声的时间点,所以操作摄影机的人知道在一次持续的笑声内,他需要花多少时间来摇镜头,摇到演员的反应镜头。这样的问题是一定得解决的。”
最后,关于霍金的第二个笑话被抛弃了。在两场戏搭景的间隙里,森卓斯基原本应该有一大堆的工作可以忙,但镇定如往常,他利用这么一点时间向我们解释了为什么不要第二个笑话:“第一个霍金的段子效果太好了,第二个就不大能超过它了。我甚至都不应该试那第二个。不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在摄影棚观众面前拍,他们会让你知道,你最好的到底是什么。”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2848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