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2014-01-06 12:17 15926
在他的极富开创性和影响力的香港故事片《辣手神探》中,吴宇森为当代动作片创造了独特的风格,成为标志性的典范。,因为有了《辣手神探》才有了后面的《无间道》。从动作场面看,《辣手神探》不逊色于任何一部吴宇森的作品,吴氏的暴力美学已达到顶峰时期,各种实验色彩被吴宇森尝试的尝试表现得淋漓尽致,长镜头,军火库以及各种各式的武器轮番运用,构造了港产枪战片史上最为壮观的一次视觉盛宴。

文:Jeffrey Ressner    翻译:吉而达
原文地址:http://www.dga.org/Craft/DGAQ/All-Articles/1301-Winter-2013/Shot-to-Remember-Hard-Boiled.aspx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对于电影中的枪战镜头,赛尔乔·莱翁内(Sergio Leone)、山姆·毕京柏(Sam Peckinpah)、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以及其他的动作片导演都有各自的风格。但很少有人能够挑战吴宇森高分贝、大量伤亡人数的震撼视觉艺术。80年代,他拍摄的香港犯罪动作片代表作,包括《嗜血双雄》(1989)和《英雄本色》(1986),都为动作电影谱写了新的一页。但令他真正抵达巅峰之作,非《辣手神探》(1992)莫属。影片讲述了一名警署侦探力破非法军火集团的故事。

侦探"龙舌兰“袁浩云(周润发饰)在影片开始时,在香港的一家茶楼与敌人展开了交火,之后,在影片长达半小时的爆炸性高潮中,又在医院与数名非法分子斗智斗勇。然而在影片开拍时,剧本与我们所看到的并不相同,没有确定的角色,甚至没有一条可靠的故事线。当时,导演听说香港一家古老的茶楼要被拆除了,所以他想要以胶片的方式记录这座古建筑的美,以留给后辈这一掠影。于是,吴宇森与他的团队被授权可以对这家著名茶馆为所欲为,最终他们也的确几乎将其炸了个粉碎。

导演希望将开场六分钟的枪战场景拍成一种“战争电影”的感觉,而他曾经作为舞厅舞蹈老师的经历给予了他许多灵感。吴导精心设计了由慢动作的转身、跳跃、滑动和旋转组成的枪战场景,被评论家们赞颂为“子弹的芭蕾舞”。这都归功于吴宇森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香港著名武术指导郭追的过人技巧,以及吴导的长期合作伙伴——摄影指导黄永恒的出色工作,他开创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拍摄流程,为这一流派建立了一个全新的标准。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这一精心设计的镜头直指男主角“龙舌兰”(周润发,坐在左前方)与歹徒(背景处)之间的关系。我用低角度拍摄,以此来呈现整间茶楼,同时使用了一个大概18mm的广角镜头,以及一架轻便式阿莱(Arriflex)手持摄影机。在拍摄茶楼的戏份时,我们使用了两架或是三架摄影机,我个人不是很喜欢手持式摄影机,因为它们总是容易晃动,所以我们只偶尔在这样的场景中使用它。其中,茶楼的场景里包含了大量的动作戏,但是我从未在我的香港电影中使用过故事板,也没有事先排练过几次。我只会与演员及剧组工作人员进行一些预排,来在脑海中勾勒出大致的轮廓。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这一幕是整场枪战戏的开始。此时周润发正跪在地上,用之前在击碎一个鸟笼时,在其下发现的歹徒窝藏的枪支与敌人相互射击着。我们有五天的时间来拍摄茶楼的场景,因为他们在周末就要摧毁这个地方了。我知道许多导演通常不会这样做,但我喜欢在拍电影时按照故事发生的次序进行拍摄,甚至是在一些特殊场景亦是如此。因为这样,每一个场景的开场就会为之后的部分做好情感上的铺垫。所以我通常会从第一个场景、第一个镜头开始拍。这样当我拍完第一场动作戏时,下一场就总是会比上一场更好。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此时男主角的双腿被射中了,同时在画幅的右下角正飘着浓烟。在动作戏中,我喜欢一些爆炸性的东西——如浓烟或是烈火。有时若是没有浓烟,我会使用烟火迸发出的火花来取而代之。我喜欢将一切事物都炸到灰飞烟灭的感觉,通常在拍摄枪战戏之前,我都会环顾整个餐馆来寻找爆炸物。若我只是看到桌子上的一堆纸,或是菜单,我也会炸飞它。若我们在厨房附近,我就会问,“将一个玻璃杯炸碎如何?”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当我们拍图中这样的贴地镜头时,我们并没有使用三脚架,而是将摄影机放在一个小箱子上来得到想要的低角度效果。摄影指导黄永恒当时就处于枪火的包围之中。在拍摄这部电影时的确发生了许多令人难以想象的事,但由于我们无所畏惧的摄影团队,所有这些都被我们一一克服了。如果我看到爆炸现场依然有燃烧着的火苗,我会让永恒扛着摄影机跳进火堆里,而他也会和助手在五秒钟内将摄影机从三脚架上卸下,拍下这一镜头。这时他会一只手握着摄影机,一直手拿着一条湿毛巾在头部上方甩动,纵身跃进熊熊火焰中。这些家伙可真有种!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在这个镜头中,整座茶楼浓烟袅袅。Lau Hon-Cheung,我的一个好朋友,是全香港最好的特效师。他会使用能找到的一切事物来制造更多的烟雾——火药、烟火、香,甚至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张纸。我们从未用过干冰,但有时我们会使用一个制造烟雾的机器,但这不不多见,因为这些化学品实在是熏得整个工作团队十分难受。更多时候,我们只是燃烧一些纸张和火药。虽然我们总是走在冒险与实验的最前端,但在我所有的香港电影中,从未有一个工作人员受过伤。有时演员会在小爆竹的爆炸中得到点淤青,但没有比这更严重的了。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对于每场动作戏,我们都会寻找最实用的工作计划。但记住,在来到这个茶楼之前我们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或是剧本,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利用这个地方。然而当我们走进这座古楼,看到这些台阶,突然间我的脑中灵光一现,于是我问武术指导:“让男主角手持双枪从扶梯滑下是不是会很酷?”于是我们设计了这样的一个场景,就像新闻中真实发生的那样,惊慌失措的无辜人群被枪杀。同时,我们的男主角也必须是个硬派角色,像是《肮脏的哈里》(Dirty Harry)中的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般,绝不低头。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这是一个以周润发为主观视角出发的移动镜头,他正从扶梯滑下,冲向持枪的歹徒。我们使用了一个轻便式手提摄影机,摄影师当时系着安全带,由后面的人在他从扶梯滑下时拖住他以保护他的安全。而大多数时候,即使我们并不需要移动摄影机,但对于每个镜头我都会使用轨道车。因为当我们对一个演员实行跟拍时,例如,他们或许会作出一些移动或是他们的位置并不完全准确,这时我们便可以通过轨道车来作出即时调整,让它跟随演员们移动来得到完美的拍摄角度。这对于特写镜头或是整场动作戏都适用。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是用几秒钟的时间来展现袁浩云从扶梯滑下的过程。所以我们在楼梯旁建一个很高的站台,这样摄影师就可以站在上面通过晃动摇臂来控制安在它末端的摄影机,就像是握着钓鱼竿那样。我们只在晚上拍这段戏,从下午五点左右一直拍到第二天早晨,大概持续十二个小时。当时楼梯就在街道旁,所以我们必须比平时采取更多的保护措施以确保行人的安全。他们有时会叫来警察和火警,但不幸地是,警察们都是我的头号粉丝,所以我们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图中,我们又回到了茶楼的楼梯上,用18mm的镜头和低角度进行拍摄。我喜欢使用低角度,尤其是在狭小的空间里。你会在景框内得到人身的移动、背景以及整个空间,十分完整。此时周润发正要踢开门,他正在掩护他受伤的同伴,这是一个怀疑镜头,观众会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幸运地是,我在拍摄这些动作戏时,灵感总是源源不断。我很疯狂,我才不去管什么逻辑。逻辑有时真是个无聊的东西。当我拍电影时,我为所欲为。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我喜欢将武打动作设置成舞蹈般的效果。当你跳舞时,你会感受到身体运动的美。那种滑动、慢动作、翻转等等。在上图的镜头中,一个歹徒藏在门后将枪持到手腕的高度,所以“龙舌兰”就知道他会以很低的高度滑进室内来避免被枪射中。有些香港导演不知道该如何拍摄动作场景,所以他们就全权依靠武术指导。但是一部伟大的电影都只是坚持一种风格,这就是为何我喜欢自己设计和编排动作的原因。而对于舞蹈电影,我对它们敬畏不已,其中《西区故事》以及所有鲍勃·大众(Bob Fosse)的作品都是我的挚爱。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图中这名歹徒正从烘烤桌上方跃过,这又是一个以广角镜头拍摄的低角度镜头。这看上去有点儿暗,整间房都是,但我喜欢使用这样的自然光。此时与真实时间相混的慢动作镜头是十分重要的,这些我从山姆·毕京柏(Sam Peckinpah,好莱坞西部片大师级导演)那里偷师到了许多,《日落黄沙》(The Wild Bunch)、
《惊天动地抢人头》(Bring Me the Head of Alfredo Garcia)和《亡命大煞星》(The Getaway)是我最爱的三部。我喜欢他通过慢镜头来表现死亡瞬间的美丽。在我拍自己的电影时,他的作品总会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我们已经在厨房放好了面粉,这样就如图中那样袁浩云全身满布着面粉在桌面上翻滚,此时正是他用枪指着歹徒头部的特写镜头。我在脑海中剪辑了这个场景,这样我就能让摄影师知道每个镜头需要多长时间,有时甚至包括会用到多少个镜头。虽然在电影开拍的初期并没有剧本或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但我知道我想拍什么。这些动作戏或许看起来很困难,但事实是每个镜头都是一到两次就过了。我不喜欢拍同一个镜头超过三次,并且我总会用第一次拍的。就是这么自然。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周润发正要杀死这名歹徒,他的手指扣在扳机上直指歹徒的头。这是一个充满力量的时刻——意义非凡。当一名刑警杀死一名歹徒,这就变成私人恩怨了。我想要告诉观众,这个角色并不是完美的。他会做其他刑警想做,但却永远不会去做的事。在拍摄这部电影之前,我在做测试期间遇到了一个刑警,他很像影片中的“龙舌兰”,帅气、年轻、果敢。他从不让坏人好过,他因为暴烈的个性和热衷于暴力而闻名,而这也正是使他变身为“辣手神探”的原因。
用镜头创作暴力美学,吴宇森告诉你第一港片神作《辣手神探》如何拍摄
这场戏的最后一个镜头是个特写,“龙舌兰”开枪爆了这名歹徒的头,鲜血溅在了他的脸上。当我们商讨这场动作戏时,周润发想到了这个点子,他总是充满了各种好点子。他说,“这样如何?让这些面粉糊满我的脸,就像是京剧中的面具那样,而当鲜血溅到脸上时,就会让这一场景看起来更悲剧化。”我立刻爱上了这个点子,因为我最热衷的就是能引起强烈共鸣的高视觉化效果。最后的特写镜头效果非常好,因为它帮助深化了周润发的角色特征——他是个硬汉子,他永不言弃,无所畏惧。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28753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