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斌:无DIT,不拍电影。——专访浩瑞阳光DIT创始人丁海先生,了解中国DIT现状

2014-04-15 01:18 12210
什么叫DIT?数字影像的工程师,他们是了解数字影像的这些规律和技术,他们把数字影像拍出来,要转化,要保留,要保管,这个胶片的东西进行区隔一套独特的处理方式,来保证素材资产的安全和提高效率。《归来》是这么做的,《一步之遥》也是这么做的,我们也在里面做DIT工作,还有顾长卫导演的《微信时代的爱情》,也是这么做的



礼琅帛:Hello大家好!我是礼琅帛,坐在我对面的是浩瑞阳光的创始人丁海老师,丁海老师你好!

丁海:你好琅帛。

礼琅帛:非常荣幸今天邀请您来做这个采访,我知道您去年也来了NAB,您今年也来了,想问问您,今年来NAB有什么想法,因为我知道这两年4K越来越普及了,所以作为一个中国第一的DIT的专家,请您聊一聊今年的NAB有什么想法?

丁海:琅帛又见面了,每次来NAB我觉得都非常有收获,去年也跟你在一起看了很多NAB上的新东西,其实今年来和去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也看到了很多新的技术,新的理念,新的设备,来的这些人,我听说差不多有十万人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收获。我今年其实从去年开始,一直是在做DIT的公司,其实目的性也是比较强的,就想看看这一年以来,这个世界上在DIT这个领域,有什么新的理念、新的设备,还有新的技术。来了看了之后,觉得确实不虚此行,看到很多新的东西,很多厂商推出了自己的新产品,更加利于这个行业当中,影视行业当中素材资产的安全,还有对于效率性的考虑,也比以前感觉更往前走了一大块,收获蛮大的。

礼琅帛:所以说DIT是数字资产管理的新技术,它对数字摄影机,数字摄影的拍摄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对吧?我想问问您,因为国外这个领域里,据我所知,已经比较晚上了,我想问问您,您对国内这个行业,有一个什么样的了解呢?

丁海:怎么讲呢,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国内目前的状况,还是跟美国这个地方的电影行业,电影的技术,包括我们现在做的DIT的领域,还是有很大差距的,这个一定要承认。但是也能看到,我们国内很多很多人,有了这个认识,一定要抓紧时间去追赶,去学习,很多非常优秀的电影行业当中的负责技术的这些人,都纷纷来到了这里

你像一个摄制组当中的技术的老大,既要对艺术负责,又要对技术负责的摄影师,我看很多人也都过来了,你比如说摄影指导赵小丁,还有赵晓时这些人,在国内算是最顶级的摄影师,他们在摄制组里,既是技术的老大,又是对艺术要负很大责任的这样岗位的人,他们也来到这里,他们已经注意到了,我们电影行业当中这一部分,和国外是有差距的,就是和美国是有差距的,都是利用各种时间,各种机会来学习,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否则就会越拉越远,就谈不上追上了,就是越拉越远了。

礼琅帛:接下来,既然您提到了DIT,我们跟国外有一些差距,您觉得在这个领域中,我们要怎么样做,才能缩小这个差距,我们怎么做才能对这个行业有一个比较深度的把握呢?

丁海:是这样的,其实具体而言,我们讲的所谓差距,更多的是在我们的认识,我们的观念,更具体的来说,就是胶片的时代刚刚结束,数字电影的时代来临了,那么好多我们从业者,在观念上还是在认识上,还是不能够马上转过来,很快的进行适应,再具体来讲,他用原来在胶片电影时代的一些意识一些经验,再去做数字时代的电影,这就出现了很多问题,再具体举例,比如说我们现在做这个行业当中发现了很多,经常出现,但是又不能够被外界去知晓报道的这些事儿,比如说我们很多知道的,耳熟能详的,巨大的影片,其实出现了很多问题,你比如说那么多人努力去拍摄的电影的素材丢失了,而且无法挽救,这种现象很多,在我知道的,身边的朋友,都是在当时的摄制组里头,去做具体的工作,告诉我们这种问题,但是不说并不等于不存在问题,好多电影都丢过素材,那么多人的劳动成果没了,到哪去抢救都做不到,因为误操作,因为不小心,或者因为不懂这方面的知识,也没有这方面的认识,所以素材没了,那么辛苦拍摄的东西,这是一方面

还有在胶片时代,很多非常大的导演,如雷贯耳的导演,他们仍然沿用着他们以前一直用了二三十年的经验在去做一部影片,比如说在拍电影的时候,他一定等着全片去拍完了,再去看他拍到了什么结果,不能做到所见即所得,我在监视器看到的东西,最后的成果就一定是这样的,他没有这个意识,现在眼下正在拍摄的一部,非常大的导演的片子就是这样,他就不重视这些。他或者说没有一个人去给他耐心的去说,像赵小丁,他每年都来NAB,来了大概差不多有九年十年了,他每年把这种最新的理念,最新的技术带回去,他为张艺谋导演去拍电影,他为其他的一些优秀的导演也在拍电影,甚至是做监制工作,他就会把他身上先进的东西,或者说在国外已经形成模式,形成大家正常工作的一种习惯的东西,但在国内还没实行,他会带回去,但有些导演没有这么幸运,他遇到的可能是经验非常多的摄影师,但是他的观念还停留在以前二三十年积累下来的东西,胶片以前的一些做法,当然他们是非常有名的摄影师,那这样就出现了问题,效率的问题。他的习惯,让这个导演养成了拍完所有的电影,然后再一步一步的看他拍了哪些素材,得到了什么,然后再去一步一步的剪接

而我们为张艺谋导演去做了《归来》这部片子的DIT,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就是每天拍摄之后,差不多一个小时吧,就是所有的这些东西,导演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包括画面,包括声音,他就这样整合之后的一个结果,就会拿到他的面前。他就会看今天拍的是不是达到他满意的状态,如果没达到,明天还要补拍,或者找机会再补拍,如果达到了就过了。然后这些文件,又很快拿到了剪接部门,当天就拿到剪接部门就开始剪接了,等于这个片子一直在拍的过程当中,剪接是同时在进行的,也就是说,我们浩瑞阳光去倡导的一个目标,就是说影片杀青,所谓杀青就是拍摄阶段结束了,这个片子就可以试映了,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这就是数字时代能够达到的一种可能性,但是有了可能性,并不等于就实现了,需要有人去实现,谁来实现,就是这些DIT

什么叫DIT?数字影像的工程师,他们是了解数字影像的这些规律和技术,他们把数字影像拍出来,要转化,要保留,要保管,这个胶片的东西进行区隔一套独特的处理方式,来保证素材资产的安全和提高效率。《归来》是这么做的,《一步之遥》也是这么做的,我们也在里面做DIT工作,还有顾长卫导演的《微信时代的爱情》,也是这么做的,还有像陈建斌,非常有名的演员,他现在也在做电影,我们也帮他做整个DIT的工作,都是这么做的,尤其是陈建斌导演,他也是一位工作狂吧,拍的更快,他对DIT的要求也更高,就说一定要在他拍完,就全部剪完,果然他做到了,在我们的帮助下做到了。所以后来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以后没有DIT我就不拍电影了。我觉得看起来好像说的很轻松,但是确实是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在影片没有开拍之前,他在跟我聊天的时候,他说丁海什么是DIT,好神秘的名字,但是拍完之后,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就非常中肯的说,以后没有DIT我就不拍电影了,确实让人看到了跟以前不一样的效率,而且素材资产全组人的劳动成果,得到了很有力的保障,这在以前是不能想象的,数字影像时代DIT工作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环节。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48618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