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电影节·电影产业之路】外来的和尚难念经,国际电影人对话,如何让电影本土化?

2014-04-18 01:24 1278
中外电影合作论坛,国际合作的本土化策略,如何让电影本土化,看看这些国际电影大卡们怎么看。稿件根据北京国际电影节官方发布稿件整理
【聚焦电影节·电影产业之路】外来的和尚难念经,国际电影人对话,如何让电影本土化?
主持人:张恂

嘉宾:美国导演,奥利弗-斯通。
墨西哥导演 阿方索-卡隆。
俄罗斯导演,季莫尔-贝克曼贝托夫。
法国演员,让-雷诺。
中国导演宁瀛。
美国派拉蒙公司首席运营官弗雷德里克-亨茨贝瑞。
万达文化产业集团副总裁,叶宁。
英国制片人彼得-泽宁。


【聚焦电影节·电影产业之路】外来的和尚难念经,国际电影人对话,如何让电影本土化?
主持人:我想问一问斯通导演,在国际合作中您怎么看待本土化的问题?

奥利弗-斯通:您这个本土化确切是指什么?是说中国和中美的合作吗?

主持人:不仅仅是和中国电影的合作,在国际合作当中,世界各国都可以进行合作

奥利弗-斯通:我明白了。我想大多数的这样一个国际电影合作实际上它里面很多的电影都做得不好,你比如说它只是说有另外一种语言就行了,如果是要做很多的深度的合作,钱很重要,没有钱你什么事都做不了,在国际合作当中我们看到了大量的例子,比如说像《变形金刚》,把中国的经历带进去。另外当美国的公司到中国来,选一个中国演员,本身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合作,而是需要更加深度的融合。并且,很重要的就是,你将美国的演员或者是法国的演员,拿到中国的电影来演,仅仅这么做并不够,并不能使他成为很好的演员或者成为一个很好的电影。所以有的时候是很难,电影当中的语言非常重要,你比如说中文的语言它只有在中文里面才是最精妙的,所以我非常喜欢看中国电影,但其实语言的精妙之处对西方观众理解起来很难的,这个合作不仅仅是盯着钱来做,而是有更深度的思考和合作。

主持人:斯通导演刚才说得非常好,因为在合作的过程当中我们的的确确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是一个简单表面的合作还是一个真正的实际的合作,这个里边有文化的融合,因为有很多文化差异,但是差异并不可怕,只要我们双方能够沟通理解这个差异是可以取消我们共同合作。斯通导演的确是非常有洞察力,善于抓住生活细节和瞬息万变的东西。有人说,好莱坞和世界电影里,您是以思维严谨、语言犀利、真实深刻著称,那斯通导演您如何用电影这个独特语言、独特手段来表达你独特的思想,然后传达给观众?

奥利弗-斯通: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想要说的是,我发现中国电影当时是在1970年代中国功夫电影,我非常热爱这些电影,还有的里面的孩子们还有电影里的形象和服装,但是今天这些东西都没有了。我们知道这些东西是真实的,这些东西让我们看到非常真实的中国一面,现在这些东西都没有了,所有的功夫片。像《卧虎藏龙》,我知道是中美之间合拍的电影,这个电影拍得非常漂亮,但是这个电影里面却失去了最初中国旧的魅力,我们知道这些东西失去了就没有办法获得了,我们在国际上看到有很多东西发生了变化,正是由于变化丧失了真实性,我们在这方面还是需要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我真的希望我们坚持我们所知道的东西,坚持关于一个国家的特色,我来中国的时候应该是1990年,我们当时试了三次想要到中国做电影,我是没有成功,我经常批评我自己的国家,所以我觉得我还是非常公平的,我既然可以批评我的国家,我也可以批评其它的国家。但,我每次来中国做合拍,都感到 非常困难,一方面想合拍,但又不愿意直视真实的面貌。

主持人:刚才斯通 导演说的这些,其实正是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本土化的问题。每一个不同的国家有它自己不同的要求,有它自己不同的特色,所以你到一个国家去合作,你一定要了解它的要求,这正好是我们今天的主题,斯通导演把这个话说出来了,正好我也跟大家来说一下。他刚才讲的这些,我觉得斯通导演有他自己独特的想法,他很想跟中国来合作一些有他自己想法的影片,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叶影片来表现,这个影片才能够被广大观众来接受。

因为在前一段时间也是有朋友过来咨询,说合拍影片你们有哪些的一切要求,那么合拍影片我们首先要让我们双方共同认可这个剧本,而这个剧本它一定是接地气的,一定是被中国人所接受的,不是说我想做什么我就可以做,因为在世界各个国家,你了解这个国家它的希望诉求是什么,你这样的成功性才会更大一些。合作不是简单的事情,我们有非常多的差异,语言不同、生活习惯不同差异,文化不同,所以我们要尊重彼此,不是说这个不能拍就是不好,它恰恰是在保护比如说我们的孩子,因为中国还没有分级,我们一定要搞清楚如何来本土化,如何来接地气这个问题,刚才斯通导演说得非常好。



【聚焦电影节·电影产业之路】外来的和尚难念经,国际电影人对话,如何让电影本土化?
主持人:我想问阿方索-卡隆导演,你是一个墨西哥的 导演,你空降到了好莱坞了,你所面临是需要研究本土化的问题,无疑你是成功的。但是很多人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打动和说服老板为你投这么多的钱来把你的梦想变成你和这个投资老板的梦想,然后变成你老板和观众的共同的梦想的?

阿方索-卡隆:大家知道我是来自于墨西哥的,后来我又发现了在美国的机会,在美国有很多好的电影,在墨西哥也有很多好的电影,我想说在墨西哥我所做的电影我是能够获得资金支持,而在好莱坞就取得资金的支持来说,有时候并不是特别容易,这也是为什么我需要经常在好莱坞这边要跟当地电影人去进行沟通

我认为老的功夫电影和《卧虎藏龙》完全不同的,我在这里有一点不同意奥利弗-斯通,老的功夫电影是魅力的,但在今天中国新的都市里头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他们受到多种文化的影响,只要这些影响他们能够从文化完整性角度来说是被这些年轻人接受我就同意,而且我也可以看到在墨西哥电影院里面,我有一个好朋友,他曾经也观察到了在他的墨西哥第一个电影中,有很多来自于现代化的多元素影响,像欧洲或者是美国等等这些新的元素对于墨西哥电影的影响,而且他也是在文化上非常诚实的反映这种影响,所以这一点对我们对话来说非常重要,当然我也同意刚才说的,我们在做合拍最重要的是沟通,沟通是双向的沟通,而且这种沟通只要当我们真正有内容去沟通的时候,这种沟通才有意义,而不仅仅说我们做沟通,却把沟通当做商业或者作为交易的一个借口,为了沟通去沟通。

对于中国而言,现在需要创建起自己的模式来,我相信有很多的模式都是非常具有竞争力的,可以与好莱坞电影竞争,有很多电影有中国元素是可以的,但是最为重要的是必须创建起中国的模型来,这个模型是能够与其它的模型之间能够相互映射,相互配合,对于中国而言最重要就是要把中国推介到世界上去,而非把世界带入到中国来。

主持人:上次阿方索-卡隆导演在《地心引力》上映的时候来到中国,去了姜文摄制组去探班,当时我和你通过电话,我也是说希望您能够到中国来进行合拍,您也表示这种愿望,那现在有没有什么想法,跟中国合作的?

阿方索-卡隆:到目前为止,自从上次通电话之后也没有太多的实质性的进展,我非常高兴能够上次跟你通电话,我也会在接下来的几天可能会去看姜文导演,我对中国文化非常着迷,一直都非常钦佩中国的电影,也许对于我来说,我跟奥利弗-斯通对功夫电影看法不一样,我们进入新的一代,我也希望在中国做更多的工作。我认为对于一个电影而言,最终电影,我想它就像一个国家一样,那电影它是国家,电影院就是语言,对于电影来说它是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下所发生的故事,对于中国文化背景下发生的故事,我非常地感兴趣,但是我会更为感兴趣是能够在中国以中文做一些中国的故事,然后再把我自己的个人视角融入到这个文化中来,对于我来说作为一个电影人,这就是我做事情的方式,我并不是说这个模式就被所有人遵循,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对这样的合作感兴趣,我会更加熟悉一点中国电影,我以后会看更多中国电影,我也会读相关的书籍,到目前为止,我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但是事情是我非常感兴趣。我想指出的是,对中国文化,我非常有好奇心,而不仅仅是看作金融交易。

主持人:刚才阿方索-卡隆导演所说的这一切正是我们鼓励和提倡的做法,合作之前首先要去了解,首先你要喜爱,喜爱中国文化,有了解中国文化的愿望才能拍出一部非常好看的电影。

我去年促成中国和墨西哥的电影,从美国工作完了以后我就到了墨西哥城,一早就落地了,然后我们直接到了那个小镇子,普埃布拉镇,我为什么要去那?在小镇子有一个中央有一个塑像,叫中国姑娘,据说当地有一种裙子叫中国裙,是1968年墨西哥政府矗立的这个像,关于这个像的传说有很多版本有很多说法,这就给我们创作留下很多空间,我也希望阿方索-卡隆导演和你的儿子再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在中国实现。


【聚焦电影节·电影产业之路】外来的和尚难念经,国际电影人对话,如何让电影本土化?
弗雷德里克-亨茨贝瑞:首先我认为本土化有很多不同的色彩,我们在提到合拍的时候,也许对于我们来说对于这个概念有所误解,在我们真正能够来做一个真正意义上最大限度的将世界各国的资源整合起来,而不只是中美之间合拍的时候,在今天我们所讨论的这个主题,毫无疑问我们知道有很多国家的元素,无缝纳入到其中。看看我们过去制作的电影,这些电影都是在全球范围之内所制作,我们的电影涉及到美国以外很多国家文化元素,我们也知道涉及到了中国文化元素有些镜头是在香港拍的,今天在合作过程中本土化必须在剧本程度上能够无缝纳进去。

主持人:您看来除了合拍电影还有哪些合作的方式,我们可以做呢?

弗雷德里克-亨茨贝瑞:如果我们来看一看这些制片公司来合作,我们不仅仅做合拍片,我们有很多合作形式,我们也可以通过发行来进行合作,众所周知的模型,我们在全球制片公司之间来做发行的合作,负责北美的发行,还有一家公司负责亚洲的发行,在世界各个不同的国家在制片公司在当地的发行,有很多的方式在不同的发行商之间进行合作

主持人:您到了派拉蒙做首席运营官,做全球计划, 派拉蒙投资了8部影片,一共投资了2600万美元,但是在全球拿到了10个亿的票房,这里边有一部影片,2012年拍摄的叫《心中的恶魔》,投资100万美金,全球是1个亿的美金,有小成本高收益的,也有大投入的。一个公司怎么样均衡生产,大中小型的影片,每年应该怎么排兵布阵,你在做这种投资打算的时候,从哪些方面做准备?

弗雷德里克-亨茨贝瑞:首先我想说的是,要实现这样的平衡是非常困难的,你的生产制作创意方面是非常困难的,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尤其对一个创意公司,非常大的风险,我们有时候多过于关注商业利益,而损失了我们的创意,我们当在做我们的部署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个两三四年的一个长期的规划,在时间上,我们会看很多的项目,这些项目正在制作,我们的这些经理人、电影人来对这些项目进行评审。我们是不能够来强迫这个过程去加快进行的,如果要是电影人他们不愿意加快,我们必须要平衡,这些电影人他们有什么样的理念,我们还需要与这个电影的机会去进行平衡。所以总的来说,我们想要做的就是,一方面我们是希望能够有非常多元化的电影,这些电影能够满足不同观众的胃口,另外一方面也会有一些项目,这些项目有可能是我们之前没有预想的,比如你之前提到过的,有时候你非常幸运,这个电影就大卖了,但是还有些电影,已经有了非常成功前面的电影,比如说《变形金刚》,或者是《谍中谍》这样的电影,我们知道在未来三四五年中,我们会在时间间隔中推出续集来,我们与导演、剧作人来进行部署,但是总的来说我们没有人为加快这个过程,我们能够做的最大限度对于每一个电影能够获取最大的成功的可能性

如果我们再回到今天这个主题,我们考虑一下《变形金刚》,我们知道《变形金刚》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品牌了,这个品牌在世界各国都得到了肯定,所以当我们谈到本土化,我认为这样的品牌,它实际上对于年轻人而言是具有非常大的魅力,无论这个年轻人来自于哪个国家都会非常有魅力,这个品牌不仅吸引了北美和欧洲也吸引这里的年轻人,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实现这样的目标,我们在推出这样的电影,我们能够在未来尽可能多做这样的电影,同时我们也知道我们不能只做这类型的电影,毫无疑问我们是希望能够在做项目的时候,将我们的项目进一步实现多元化,能够满足更多观众需求,而且这些观众不一定是北美观众,比如说像是垒球的电影强有棒球的电影,棒球只在美国和日本这样的国家非常受欢迎,这样的电影对于其它国家两说不是非常有吸引力,我们也会做这样的电影,我们的电影人就这些主题也能够做出非常棒的电影,我们不能够为了商业利益牺牲我们的创意,我们要有一个框架,为未来三四五年做规划,我们寄希望于我们能够把这些电影做好,但是我们没有任何保障。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季莫尔导演,2004年,您导演了《守夜人》,成为俄罗斯历史上最卖钱的一部影片,在本土的票房是1670万美元,超过了当年很多美国进口的影片,您站在本土的角度上,本土化的角度上来讲,你满意这个结果吗?如果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你怎么看待这个市场效果?

季莫尔-贝克曼贝托夫:您指的在俄国市场是吗?我当时还不是一个商人,我只是一个导演,我后来才成为一个制片人。所以我觉得当时做这个电影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过程,那么在当时俄罗斯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时刻,所以有很好的机会在 全世界播放这个电影,因为福克斯公司买了这个电影在全世界播放。这个电影,我两年之前在美国又做了一个电影,叫《林肯吸血鬼猎人》,我用了海湾的一些场景,用了3千人的士兵,他们是饥饿的,当时在海湾的地方,一些士兵他们看了这个电影,美国以前林肯总统变成了吸血鬼猎人,有些人开始有问题了,这个导演是谁?然后就有人问我,你拍这个 电影是什么目标?我还是想非常幸运的,我们虽然叫导演,但是有的时候我们在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间放了这个电影,我觉得这个《守夜人》也是这样一种情况,我只是说比较幸运的。

如果从商业角度来说,俄罗斯电影市场它是一个转折点,因为在这个电影之后,俄罗斯的观众就开始理解到他们有他自己的电影艺术了,而且他们现在是在问下一部电影什么时候出来。但是俄罗斯的电影工业不像韩国或者是中国的电影工业这么的成功,它发展速度没有这么快。戏剧很不错,但是电影工业还没有像韩国和中国这么好,在俄国面对很大的问题,导演没法跟美国电影导演,美国电影进行竞争,也有很多原因了。我同意阿方索-卡隆说的,他们不想做自己,他们想做别人,他们总是想做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总想做点美国人做的事情或者欧洲人做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他们的问题。

回到我们的论坛主题,首先我同意阿方索-卡隆说的好奇是我们作为电影导演的,来到这里唯一的原因或者说要我做墨西哥的电影或者我去美国做一个英语电影,完全是出于好奇。我从来没有说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美国的导演,而只是出于好奇,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要成为美国导演,只是觉得这是新的可能性遇见新的人,从他们那学到一些东西。

主持人:同一个问题站在不同的角度是会有不同的结果,所以在国际合作当中,双方一定要相互理解相互包容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去发展,这是非常重要的。我知道这次季莫尔导演也带来了一些合拍项目,18号会在项目推介会上来推介,另外我还知道在中国现在有很多的项目也是希望您能够来做导演,我希望您这一次不虚此行。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48721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