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2014-05-28 09:22 17335
可能很多人还是不习惯一部几乎全是中国人电影里讲的都是英语。
1984年开始筹备,1985年选角,1986年贝纳多·贝托鲁奇这位意大利导演带着中、意、英等“多国部队”浩浩荡荡地开进故宫。这是第一部国外人在故宫拍摄的电影,而他们也是唯一一个进入太和殿拍摄的剧组。想想那会儿,上层还是比较开放的。
这个意大利老头从艺术而不是史实的角度拍摄的这部历史巨制魅力毋庸置疑。1988年的奥斯卡,《末代皇帝》9项提名,最终获得9个大奖,令人震惊。而导演自己又将如何回忆这部关于历史,关于童年,关于东方和西方的电影呢?
文章来源:http://www.dga.org/Craft/DGAQ/All-Articles/0801-Spring-2008/Shot-to-Remember-The-Last-Emperor.aspx
翻译:田浩
转载请注明来源影视工业网,感谢!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贝纳多·贝托鲁奇1941年生于意大利帕尔马,早年就已得到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的关注。24岁时他制作了成名作《革命前夕》,之后制作了一系列经典影片,包括《同流者》、《巴黎最后的探戈》、《末代皇帝》,后者在1987年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我很早就开始做电影了”,贝托鲁奇说,“所以我对摄影机、剧情、镜头有很强烈的感触,并能自如运用。”
在世的电影人或许没有人能像贝托鲁奇这样天生擅长富有表现力的镜头运动,在《末代皇帝》中,他实现了风格和内容的完美融合。它是首部允许在15世纪修建的故宫内拍摄的影片,这曾是古代皇宫。贝托鲁奇起初以为宏伟的皇宫跟制片厂搭的场景差不多,但当他在这个真实的外景地看到2500名中国军人(临时演员)时,他甚至吓得躲进了拖车里,并恐慌地想着“我在干什么啊?我这是疯了吗?”
尽管影片拍摄场景宏大,贝托鲁奇还是习惯性地不在前期做故事板和镜头设计,而是推迟到影片拍摄的时候。在这场戏中,导演奇迹般地只花了3天时间就拍出了童年溥仪在庭院和太和殿的加冕典礼。“我非常担心迷失自我,找不到走出去的线索,但每天却都能找到答案。当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时,答案就浮现出来了。”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这一镜头是少年溥仪坐在轿子里进入紫禁城,这里将是他长年被囚禁的地方。我们在黎明或日落时拍摄,光照是差不多的。但如果你注意画面右侧你就会看到三个女人走在红灯笼旁边。她们的头和手被一块木枷锁锁着,在中国这是一种刑罚方式。这一细节触及了中国人民千百年来所受的压迫。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这是我在紫禁城拍的第一个镜头,因此我想在镜头中表达对故宫的敬意。这是个简单的推车镜头,喇嘛们是我们在北京找的真喇嘛。我们在喇嘛们后方放了一台摇臂,拍摄他们黄昏时的祈祷仪式。我很喜欢服装设计师James Acheson设计的帽子,我想尽情地展示它。在背景中你能看到溥仪的轿子在栈桥上。我们想表达的是皇子从城外进城,而正如影片其他部分一样,你得从许多层元素中发现这些重要信息。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我们在北京电影制片厂摄影棚的水泥地面上搭建了这个场景。这是慈禧的房间,溥仪被父亲领到堂中鞠躬。实际上在紫禁城并不存在这种柱子上有各种龙和雕塑的房子。这是影片设计师Ferdinando Scarfiotti的创造,整合了他在不同寺庙中找到的两三样东西。我想让这场戏具有奇幻感,我用广角镜拍摄,大概是12mm,布光花了不少时间,因为龙是盘绕在柱子上的。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扮演童年溥仪的小孩是我们在加州的50名中国孩子中选出来的,我记得我们是在马尔蒙庄园露台上发现的他,他是个生于美国的华人。当我们去中国拍摄时,中国人对我说:“我们已经有10亿人了,你怎么还带中国人来中国啊?”当然这是个玩笑。这场戏中他显得很无辜,因为他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这是慈禧太后死时口中被塞入黑珍珠。慈禧由卢燕扮演,她有真正中国人的那种优雅高贵,能让人感受到中国人记忆里的慈禧。这便是让她来演的原因,你能从她的脸上看到这种特质。她的服装大概有50磅重,因为所有刺绣都由蜡雕刻,然后铸铝,最后再镀金。有传言说她演完之后住院了一个星期,但她真是一个伟大的演员,并且她喜欢扮演慈禧。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慈禧死后,孩子被加冕为新皇帝。这是在紫禁城太和殿拍的。政府不希望我们在那里拍,因为建筑都是木质材料,很怕火。最终,我们得到许可可以使用斯坦尼康,只有一名摄影师操作。政府不希望我们把推车、摇臂或其他灯光带进去。我们在那儿只待了一会儿,这也是我们唯一一天在紫禁城最重要的宫殿内拍摄。其他的太和殿内景都是在摄影棚拍的。但如果我们那天没有去太和殿实拍,影片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这仍是在紫禁城拍的,门帘后面就是外面的世界,门帘是既保障光照又阻隔室外内容的唯一方式。因此摄影师Vittorio Storaro把所有灯光都放在门外的院子里。黄色是太阳的颜色,所有的皇帝也都穿黄衣服。同样,黄色也是帝国的颜色,这让我想起了我的故乡帕尔马的颜色。那是种非常温暖,黄中带红的颜色。当我发现帝国之黄跟我的家乡很像时,我大为惊喜。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溥仪站在宝座上跳了几下,神奇的是无需教小演员怎么演戏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你得让他尽量远离摄影机,得尽量为他创造出他所熟悉的环境。没人知道小演员会怎么演,但小演员们并不抗拒摄影机,这点很关键。在此他像蝴蝶一样拍打他的手臂,模仿门帘的飘动。你知道,我得适应这种拍摄,因为拍孩子的时候你更像是拍纪录片。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他被黄色门帘吸引甚至蛊惑住了,他就像被吸进了那缕黄色中。他跳进黄门帘的动作是你没法教他的,不过他喜欢跳着冲进门帘里,他很开心,因为他是个无关政治的孩子。如果你能为小演员建立起“游乐场”,情况就会变好,你就能多多少少拍到你想要的东西。同样,这仍是一个斯坦尼康镜头。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黄色门帘被撑了起来,就像一顶帐篷。溥仪冲进这缕帝国之黄中,我想让他消失在黄色里。后来,溥仪结婚后与两位皇后睡在一起,他们盖的也是同样的布料。因此小演员开心地玩着门帘,或者更像是捉迷藏。这是我披露信息的方式,我认为在影片中披露东西的方式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在这场戏中我一开始只展现一些细节,然后你才会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喜欢保守秘密。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当溥仪从门帘中穿出来时,大殿外的场景就显现出来了。我跟Vittorio描述这是童年溥仪的重生,就像是太和殿生出了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便是皇帝。这也是为什么他冲入了文武百官中。衔接到这一外景是很困难的,因为这是一个合成的场景。我们拍的一部分广场镜头中并没有人群,但是整场戏大多数镜头还是有人群的。一台摇臂跟拍溥仪,然后升起来展现了院子里的文武百官。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这是从台阶顶上俯拍广场的镜头,展示了小孩和他要面对的整个困境之间的矛盾。我想表现溥仪有多小,而广场有多大。你立即能感受到非同寻常的孤独。那一刻我记得内臣指挥文武百官鞠躬的声音为镜头增添了韵律,也影响了剪辑的节奏。对我来说声音很重要,有两种情况是跟着声音走的——拍摄和剪辑,但却截然不同。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在此是小演员看到这一切时的反应,所有的临时演员,所有的服装。没有理由能解释为什么要从大全景切到特近景,没有理论来说明。我想这就像音乐,他听到院子里的名妓中间有蟋蟀声音,他就去看了看。我们试图让他像看一场比赛一样注视蟋蟀,如果他找到了蟋蟀还能得到奖励。我们得不断给小演员奖励。我对他说我会让他上摇臂,接着他就什么都愿意做了。他喜欢看监视器,以及骑在摇臂上,因此他才愿意做一切表演。
皇帝的新装:贝纳多·贝托鲁奇谈《末代皇帝》的故宫拍摄
这是广场另一端拍摄的俯拍镜头。我对Vittorio说:“我们能拍一个反打的镜头么?”他便拿着一台摄影机飞快跑到另一头,此时太阳已经下山了。我们不能等到第二天再拍这2500人的镜头,因此他说:“让我们看看我们能做什么。”我喜欢按时间顺序拍摄一场戏,因此你会看到这场戏中光线的变化。你能跟随阳光的移动,并且由于这是这场戏的最后一个镜头,光线是应该变化的。因此我说:“无论如何,拍吧!”我们只有大约五分钟的可用照明时间,但我们花了好几周来设计这场戏。
本文为作者 胡聪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50606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