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工业网公开课]“给摄影师最好的专业建议”分享会-杜杰 & Max汪大勇(现场视频&文字)

[影视工业网公开课]“给摄影师最好的专业建议”分享会-杜杰 & Max汪大勇(现场视频&文字)

“给摄影师最好的专业建议”分享会,
一位是活跃在创作一线的电影摄影师杜杰,
一位是投入到美国洛杉矶电影工业拍摄行列的台湾摄影师Max(汪大勇),和大家一起敞开心扉聊,
关于合作、职业生涯、机会的选择与判断、如何思考与学习...

◎ 关于摄影师 杜杰
[影视工业网公开课]“给摄影师最好的专业建议”分享会-杜杰 & Max汪大勇(现场视频&文字)

◎ 关于摄影师 Max(汪大勇):
[影视工业网公开课]“给摄影师最好的专业建议”分享会-杜杰 & Max汪大勇(现场视频&文字)

〓  观看现场视频  〓

[影视工业网公开课]“给摄影师最好的专业建议”分享会-杜杰 & Max汪大勇(现场视频&文字)

(一)摄影师 & 合作



(二)关于技术、判断与选择、思考与学习



(三)Q & A




〓 阅读文字实录 〓

杜杰:大家好,影视工业网让我过来跟大家聊聊摄影这些事儿。Max是我挺好的一个朋友,他之前做灯光师,请他来是因为他有一些在国外工作的经验,他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影视工业网之前发布过一篇文章——关于88位电影摄影师,他们在职业生涯中,获得帮助的一些想法和建议,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种观点值得适用,我们先选一篇文章来聊一聊。

一.摄影师 & 合作

1. 做摄影师是一个沉淀的过程

现场遇到比较极端的状况,或者是你遇到一些困难也好,或者说你实际工作中有这个机会,或者你得不到机会也好,或者是你得到一个比较难的机会也好,把这个东西看作成是一种恩赐,你得到了挑战的机会,突破极限的机会。我觉得这就有点儿像长跑比赛,比如说你跑一个5000米的长跑,当你跑到3000米的时候,是你最累的时候,只有你一直在突破,一直遇到一些困难,一直遇到一些不太顺的事儿,才说明你在进步,你在成长。当你遇到一些困难,或者是一些挑战的事儿,其实你是需要积极的心态去面对这样的状况,所以你要保持冷静,你要保持镇静,不要慌乱,即便你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要表现得知道怎么办,我觉得做摄影师其实是一个过程。我个人的经验也好,或是体会也好,从一些小的片子《绿草地》开始拍,然后慢慢接触到比较困难的工作,像《疯狂的石头》;我到目前为止,遇到最难的一件事儿也好,可能是《无人区》啊!但是你过了那个阶段,就不像之前那么难了,但总是要经历那样一个阶段。

2.摄影师需要传递安全感

制片也好,美术也好,演员也好,当然最重要的可能是导演,你要给他们一种安全感,你不要说你不知道。你还是得表现出来,你对这个事情是有控制力,如果你在现场很慌乱,或者很手足无措,或者是情绪失控了,我觉得这是个比较糟糕的事儿,因为现场摄影师是需要给大家安全感的一个角色。

3.摄影师也可以充满幽默感

其实做一个摄影师并没有绝对的,比如说你很爱说,或者是你很有幽默感,或者你很快乐,你同样可以是一个摄影师,所谓做电影这个圈子,其实有很多种人,也有很多种导演,有的导演他对摄影很懂,他可能需要一个执行力很强的一个人,也可能他需要在现场活跃气氛的一个人,但他不希望整个摄制组很死气沉沉的,他希望大家都高高兴兴。如果让我在现场做一个开心果,或者是让大家都很放松,我现在正在学习。我们上一个片子《分手大师》,有一个老外叫Will,所有跟他接触的人,都会很开心。所以真的要有那样一个人,非常非常好。包括我前面有一段时间,我看摄影师杂志上说,布达佩斯那个导演,他就说,他选择的那个摄影师,是因为那个摄影师能让大家感觉都很放松,很开心。最好的是你发现你自己的长处,不要把它回避,然后做你自己。

我觉得做摄影师,像在北京吃烤鸭,你说你要去全聚德吃,就跟你说便宜坊比较好吃,然后你要去便宜坊,跟人家讲说,鸭王比较好吃。所以讲到最后,没有一个标准的东西。基本上我拍广告比较多。像刚才杜老师讲说,现场摄影师要装的很镇静,永远不要跑来跑去,要装得很稳定。记得我第一天拍片,我的大师傅跟我讲,不要让我看到你用走的,你去什么地方,都得用跑。所以500种讲法,我是觉得到今天为止,这个东西都是很多人一辈子找出来的结果。这个结果可能每个人找出来的方法不一样,这跟烤鸭一模一样。哪家烤鸭都不一样。我跟杜老师有一个蛮大的好处,我们俩不太聊艺术上的东西,其实杜老师有他美学的看法,我有我美学看法,我们两个通常聊得蛮简单的,蛮喜欢的。大家的看法不一样,有些摄影师跟人讲他拍之前都准备好。那教父摄影师说他到现场,他其实不知道怎么拍。他是天下最大的控制狂之一,他都觉得不知道怎么拍,其实每个人的看法会不一样。而且在某一个时间看法会不一样,几年前我拍电影的时候,分镜描写得非常非常清楚。我自己会写7、8份分镜表,那现在我拍电影,其实现场看了再说。然后我自己会准备分镜表,但是不会准备的那么详细。

反而去测试很多方法,现场再看方法一、方法二、方法三,都试完了,导演问我说,我们先看吧,所以现在导演觉得我准备的很松散,但是现在我蛮喜欢松散这种方式。跟过两年,我又开始准备的非常详细,其实跟每个人年纪各方面都会改变。然后另外一点,杜老师有在讲,导演安全感的问题。其实做摄影师很容易是现场经验最多的人,其实灯光师比我们经验多,但是我们两个人可能现场经验最多的人。那你在做艺术创造,甚至说我现在有一个想法,要怎么打灯的时候,灯光师很友善的一些建议,有时候让我觉得非常讨厌。就是我觉得这样打,你就照着打就好了,后来看了一圈之后,发现我这样打会出人命的,然后他的建议比较好。所以导演跟我们的关系也很类似,我们要跟导演建议。但是同一个时间之下,导演如果要坚持,这也像是女朋友,女朋友你不能强调,你朋友开车,你坐旁边,讲差不多就好,不要再继续讲下去,讲下去就会出人命,我觉得导演的安全感,其实是蛮重要的。

尤其是这个事情拍广告的,到拍电影可能三个月,他的安全感保持,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是台湾人,我师父的师父是李屏宾,兵哥永远在现场,永远是非常稳,你在旁边看他5分钟,他这个人站在那边就舒服,然后兵哥讲话永远非常非常舒服,他是一个类型。那我的师父也是台湾非常有名的广告摄影师。他老人家一开嘴,绝对是周边人全部被他吓死,我们两代做法不一样,但是两代都很成功。我师父其实非常非常厉害,但是因为他做人比较难,所以他通常准备比人家多。兵哥的话,他让大家都很稳定,各种不同方法,所以杜老师准备这些东西,其实有空大家可以上网看一看,很多很多事情,很多很多讲法,跟很多很多讲法是相反的,所以就多看看,多看看谁讲对谁讲错,没有结论,这个事情还继续走。所以你们自己看一看,看完了之后,自己心里怎么想,等3、5年之后再拿出来看。

4.摄影师怎样与人相处跟合作

我自己觉得首先你不要去做一个坏人,在现场的时候,经常让每个人感到一种被尊重的感觉吧。拍完一个片子也好,或者是拍片子的过程也好,不要八卦,或者背后说你的同事也好,或者是导演也好,或者是什么人也好,你永远也不知道,谁可能是你下一个老板,这个我也有点儿体会,好像一个特别小的事件,或者特别小的一个决定,就可能改变你的轨迹。如果机会来了,还是要抓住,有可能的话,就给你器重的人一些机会,比如说你认为某一个摄影师也好,或者某一个朋友也好。所以我觉得其实在这个圈子里,你要早点儿交朋友,你给别人机会,别人就会给你机会。这是跟人的合作,大概就是这么几项。

遇到好导演,就尽量多拍,完全是运气,有些人运气很好,有些人运气蛮不好的。这个就是命啊!但是在全部都是命的情况下,还是要尽量努力,因为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大家认为是全世界最大的摄影师之一罗杰狄金斯,可能你找他以前,他不想干了。好像在洛杉矶工作十几年,工会卡都拿不到,后来科恩兄弟要找一个没有工会卡的摄影师,所以他就上了。所以这个命来说,当然这种是比较大的成功故事了,告诉我们没有工会卡就算了,但是这种事情刚刚好,只是说总是要准备好,等到运气好的时候,我这辈子运气好过几次,但是好像有几次运气还不错,可是你没准备好,那东西来了,你一样搞砸了,搞砸了这个就没了。反正这辈子都一直在后悔这个事情,与其后悔,不如你多做一些准备,你看会是什么状况。

5.摄影师要有时间概念

拍片的时候,不管说你是几百万的片子也好,还是几千万的片子也好,或者是几十万的片子也好,其实是每分钟都在烧钱,如果说你不能保持一个高度的注意力,或者是长时间的兴奋度也好,其实是比较糟糕的事儿。你不应该找个借口,我这要上厕所,或者是怎么样的,我觉得这个事儿都是不对的,你不能上厕所,如果你不把着这个机器,如果你甚至碰不到这个机器的话,你就应该说,你跟你的摄影师也好,或者是你跟你的助理说也好,或者你跟你的周围同事说也好,你说能不能给我把个机,我要上个厕所,那这时候,因为现场随时都有可能开机,或者随时都有一些突发的状况,你不能说我当时干嘛去了,不应该是有这种借口的,不光是对自己的一种要求,也是对整个团队的一种要求,摄影这个部门跟其他的部门可能不太一样。就是你在现场的一种状况,或者你在现场干的一些活,摄影好没好,灯光好没好?它不像说美术部门,比如说我提前一个月把这个景拉好,然后现场我一些简单的陈设,或者演员前一个小时化完妆了,然后现场稍微化一下就好了,他可能3分钟或者5分钟就把一个问题解决了。

但是当你去调一个灯也好,或者你去调整一个机位也好,它是需要时间的。你为现场布好光,然后关掉一半儿灯进行拍摄,我的理解就是说,你可能是把很多种效果在这个片场做了,你比如说,你有逆光,有测光,有什么光,你可能有几种不一样的方案,把这个光打得很满,但是当你说,你在片场的时候,导演说我不喜欢这个光效,或者说我想换一个角度来拍,有一些基础的灯光,可能就不需要再去调整了,你可能会更快去争取一些时间,比如说最早拍《疯狂的石头》的时候,我们在一个特别紧的期限里面要完成一种比较多的镜头和戏,比如说用了很多民用的灯在去拍摄,当你需要这个光的时候,那个灯在画面里出现也不穿帮,可能这个时候有这个光,它就对了,把一些,比如说我们穿帮的一些专业的灯具,比如说拿到画外看不到的地方,这样拍摄的时候,你就会解放很多演员的表演也好,或者是机位也好,这个做法在我们拍《厨子、戏子、痞子》的时候也用过,比如说《厨子、戏子、痞子》当时也是特别紧的一个事儿,最大的问题就是关于时间和灯光的问题,我们要拍一个年代的戏,这个年代的戏是在一个料理馆里发生的。

演员又只有那么短的档期,他们还要去拍电视剧,导演给演员很多的空间,比如说他们怎么去演,他们现场有很多即兴的做法,比如说你把灯支得满屋子哪都是,或者怎么样的话,可能那个时间和周期也好,或者是预算也好,或者是演员也好,可能都会是比较大的损失,所以我们当时就设计了一些,比如说我们会把实景的房子,外面拿黑布完全包起来,也就是把所有的灯打起来,晚上的灯也打上,白天的灯也打上,然后拍白天的时候,就把白天灯打开,晚上的灯关上,然后拍晚上的时候,就把晚上灯给关上,然后还设计了屋顶上,也有灯,但是这个灯要穿帮的时候,我们就会有一个景象把它挡起来,或者怎么样的,就是想一些快的招,包括最新拍的《分手大师》,演员有很多即兴的表演,这个时候需要有一个侧重点,有些东西需要往后靠一靠,如果说你觉得你做这个事行,那你就要告诉你的导演,或者你的制片,或者谁也好,让大家知道,我这个东西需要10分钟,你答应10分钟,就要真的10分钟做到,要不然就不要说。在现场有一种好的效率和时间概念的话,其实也意味着所有人的休息,如果你快的话,你今天能把今天的镜子做完,或者是你能拍完,那大家可以早点儿休息,你天天拍18、9小时,20个小时,那这个东西最后做出来肯定也是有问题的。如果你能有一个很强时间概念的话,不光是你的摄影组,剧组其他所有的同事也好,或者是制片方也好,都会有一个好的结果,所以我觉得做一个摄影师来说,应该是有一个特别强的时间概念。

6.摄影师需要良好的心态

包括我,包括Max,包括我们之前的一些前辈,都是会被替代的,所以要保持一个好的心态,就是你要保持一个比较平常的心态,你可能没有机会,但是你可能会被替代。不应该太被那种得不到的机会,或者是我怎么就被另一个摄影师给换掉了,或者我怎么被开除了,这种事受影响。你不可能左右别人的想法,如果你遇到一些困难,你可能也正处在一个比较好的阶段,比如说在上升期也好,怎么样也好,找一个时间想一想,我有什么,我还需要准备什么。我哪还不行,我的优点在哪里。我觉得这样的话,你才能保持一个好的心态,保持一个好的状态。大概这就是关于第一项,摄影师及合作的两个话题。

现在中国一个蛮特殊的状况,演员真的很厉害,举例说,前面拍一个化妆品广告,演员是10点种通告,下午一点多到,一到之后,他们经纪人跟我们聊说,可不可以早两个小时走。这在中国现在是蛮正常的状况,那刚才杜老师说速度的问题,就变得非常非常可怕。其实每一条都来不及,都不可能,你每天要去想,不可能的状况下要怎么搞,我是不是要再调一台机器,或者我怎么样不要修灯,可以去打。刚才写说,很多摄影师当年可以拿到活,就是因为他手脚快,今天能够拿到活,也跟手脚快有蛮大的关系,所以如果你们想做摄影师的话,建议你们自己买一只手表戴在手上,没事儿一直看,因为全世界人都跟你讲10分钟,这个现场很好笑的,你跟助理说,高角度换低角度多久,10分钟,这个灯拿到那边多久,10分钟,所有都10分钟,但是这个10分钟定义不一样,你自己要能够抓,就是每个人跟你讲10分钟的定义,你跟人家讲10分钟的时候,你要跟他讲清楚,有一些副导演你跟他讲10分钟,他当半个小时用。有些副导演,你跟他讲10分钟,就是10分钟。所以现场这个时间观念,也是蛮可怕的事情,所以自己抓好自己的标准,之后再来做。像现场助理幻灯都在算时间。最主要的是大家知道,下一次尤其电影的时候,前几天都在算时间,这组人手脚多快,把这个抓出来,抓出来之后,该骂还是要怎么样要搞清楚。以后答应别人的,你跟人家讲10分钟,你人到现场,那个会出人命的,你那个压力整个变大,没做好也得做。然后一急事情出问题,机会就太高了,所以现在建议大家没事干,如果说你们想干摄影的话,带只手表自己算时间,看到什么事情,自己大概心里面有一个底,因为这个事情非常非常可怕,而且我觉得现在中国,好像越来越……长这么大,两件事情没做过,一个是预算够的片,一个是时间够的片。

其实是这个比较无序的社会现况,没有一个标准。比如说如果国外有哪种专业的辅导演员,他知道这个东西是规矩;比如说我打这个灯需要半小时,这是最少的。但是在国内很多人不知道,他觉得怎么还没好呢?但是我们尽量能改变这个局面就尽量改变,不一定能改变得了,那你改变不了怎么办?你得想一些自己的办法,让这个事情有效率,或者有序的完成。

二.关于技术、判断与选择、思考与学习

关于技术

1.对技术的态度

杜杰:做摄影是一个技术活,就是你总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个技术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些小绝活。比如说Max,他对镜头就比较痴迷,喜欢在镜头前面加一些玻璃,或者加一些什么样的纱。他喜欢很独特的一种,比如说俄罗斯镜头的一种趣味,他好像对镜头就会很亲近在里面。Max:我很喜欢玻璃啊!

但是有的摄影师,不一定是这样的,我所关心的就是,我们怎么去面对技术的态度,而不是讨论某种技术的优劣和时髦。美国摄影师杂志,其实很多时候是关注技术的介绍,我觉得这个特别好,特别好在哪呢?其实你是了解了一种技术的动态,你比如现在在用虚拟摄影机,地心引力,他们也会有虚拟摄影机,你原来想,它是这么运用技术的,对待技术,更多的是你要理解它做这件事情的动机和原则,就是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做这个事儿的原则是什么?而不是说去模仿说,这个东西现在挺时髦的,用一个银板打就很帅,然后现在用一个灯打就很漂亮,用12头就怎么怎么样了,或者是大家都在用宽银幕就对了,我觉得其实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所以关于技术,我觉得讨论的是对技术的一种态度,技术确实不应该成为一种障碍,某一种限制可能也是一种突破。因为这个限制对你来说,是有的,对别人来说,一样是有的。

不是说这个东西说我没有这个东西我就做不到,我觉得好象不应该是这种态度,重点是你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了,比如说我们拍《绿草地》的时候,是特别难的时候,全摄制组只有12个人,每天都各种状况不断,你怎么去运用你手里的元素,比如说你怎么去运用你的三脚架,你怎么去选择构图,你怎么去控制演员,你怎么去调度演员,所以没有问题,只有解决方案,关键看你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你应该尽量有一个提前的预见,一个判断,我们拍《赛车》的时候,里面有一段,高杰来到这个李法拉他们家,然后用了一个打火机,这个打火机开始爆炸了,爆炸了以后,把里面有几个坏蛋都给炸飞了,或者炸死了,或者炸怎么样了,有这样一个镜头。因为不可能让演员在那里面真的被炸到,那是不可能的。这里面有可能涉及到很多的环节,比如说,我们需要拍两次,需要把这个人合到这个背景里面去。需要到适当的时候,现场有那样的光要闪,爆炸的速度跟演员的速度是不一样的。爆炸的速度可能比如说,从起爆到爆炸完可能是0.5秒,或者是1秒,或者3秒,但是飞的话,这个演员从这儿飞过去,他再快也得10秒或者是5秒,或者是8秒,那么这个东西怎么去合成,怎么去弄,摄影机能不能捕捉到这个瞬间。当你的摄影机比如说,你走到这儿以后,你想拍这个爆炸,结果比如说,管爆破的人,他可能是那边会爆炸掉,或者是这个可能拍不到。

因为你每次,你推这个轨道的时候,你都可能不会很准,你没有磨声探处,你没有说你每次都可以复制这个条件。然后我们就当时做了一个测试,同步的一个爆炸的装置,轨道上有一个正极,摄影机上有个负极,这边会有个灯泡,然后走到这个点的时候,把这个灯接亮,接亮了以后,你就会发现这个炸点,这个位置,就是在摄影机构图的某一个位置,可以确定准确的这个点,然后当走到下一点的时候,你希望走到这儿的时候,那个地方爆炸,然后再把那个灯弄亮,保证你在拍摄的过程中,当摄影机走到那个位置的时候,都能捕捉到那个炸点。然后再去,尽量一样的速度去拍一次人,因为这个场景炸掉以后就没有了,只有一次机会。并不是说你没有那个磨声探处,你就不用走到这一点,可能是需要你想这个办法,你可能提前10分钟你想不到,那你是不是应该提前一天,或者提前一个礼拜想这个问题,解决这种问题。我们拍《石头》的时候,它有一种比如说,黄渤或者是那个大道在那个,在一个很小,大家可能都看过那个片子,就是很小的一个管道,这个人在里面走的时候,可能都得这样走。

这样的话,其实你在里面是没有办法铺一层轨道的。但是我们又希望说,不是说那个人从远处走过来,离近了看到这个表情,而是能一直看到这个人的表情很蠢,很痛苦,这样观众才能更有一种兴奋点。那你没有这个轨道怎么办呢?其实我们当时用了一种特别简单的做法,就是上面有一个窗帘的轨道,最长可能是两米多吧!然后上面放一个摄影机,然后如果这个轨道穿帮的话怎么办?就是下面弄些水,正好也可以把那个轨道给它漫住,就是不穿帮,然后就可以跟着这个人一直在拍他的表情。所以我觉得有的时候是特别简单的做法,像他说的似的,两个毯子拖着那个走,可能就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不一定是一个做好的设备。如果说,你真的是不能实现,我实在没有办法这个东西了,也要想好一个替代的方案,好的态度要真实的讲出来。

2.对技术的选择

我记得当时我毕业的时候,出了一个片子特别有名,叫《女巫布莱尔》,当时完全是用DV拍的。我看完这个以后,感触特别深。我觉得说,我们上电影学院的时候,我们是掌握了胶片,我们是有了一个很强的优越感,是说这个东西是别人碰触不了的。你只有学过应用,你只有了解技术,你才能在这个行业有更好的地位和发言权。但我后来觉得,可能不是这样的。当时我就写一个论文,就是关于DV的一种应用。反正毕业的时候,差点给我不及格。论文的大概意思就是说,没有一个说对和错,其实只是你怎么去选择而已。那个东西选择对了就对了,《女巫布莱尔》如果你用胶片拍,可能就不是现在的《女巫布莱尔》,有可能是另一个片子。它其实它自己本身的一种独特的质感,那个时候包括有,也开始用DV在拍。当时那时候还没有高清出现,都是标清的。所谓的技术也好,所谓的审美也好,当时在流行什么东西,或者是现在流行什么东西,其实不是很重要,关键是你怎么去看待这个技术,这种态度,勇于去突破这个事儿,刚入行的时候,对每个人来说,那个经验都不是很丰富,他可能面临的状况比较少,很多时候就需要依靠你的一种直觉,比如说你为什么去那么做,你可能很好这一口,你觉得这就是对的。那就真的按照你本心里特别想的那个想法去做。我们拍《疯狂的石头》的时候,拍完以后,很多人说,你们是不是在模仿盖里奇,其实我们没有模仿盖里奇,甚至我印象中我都没怎么看过这个片子,当时做那个的时候,完全是靠一种直觉,就觉得那样好玩儿,拍起来觉得很high。选择那种机位就觉得很对,剪完以后,就有那样一个东西了,我觉得完全是发自一个直觉。

技术跟审美其实是仁者见仁的一个事儿,这个对可能对你来说是对的。或者说对这个片子来说是对的。比如说戈登威利斯他拍的时候受了那么大的争议,但是他是目前为止最有影响力的一个摄影师之一,他可能也没有德国奥斯卡,但是他选择了他做得对的事情,他有一个好的判断。我也在拍一些片子的时候,受到过导演的要求,比如说你要把它拍得漂亮一点,你要把这个片子拍得漂亮一点。尤其是拍一些广告,拍一些MTV,经常你会遇到这样一些问题。就是说你能不能拍得漂亮一点,你能不能拍得好看一点。我更希望你在拍一个片子,你在选择这个技术运用也好,或者是一种判断也好,真的是在为这个片子讲故事,而不是在做所谓流行的一个东西,因为这个流行东西很快就会过时,以我个人来说,我不是太赞成这样的做法,但是这个完全是我个人喜好的问题,其实对我来说,不见得是最好的选择。反正我觉得这个东西,在拍广告的时候,面临的问题会比较多。

Max:拍漂亮做功德嘛,怎么讲,他方法还是很多,现在反正国内喜欢这种东西嘛,流行不流行,那这个东西,反正一个东西重要,你会觉得恶心,这个东西应该太流行了。你就自己多看,可以去买到意大利版,广告比别的摄影晚两三年,然后平面摄影的话,所有里面最快的一本是意大利版,如果有机会的话,大家可以去翻一下,那个东西,现在你在里面看的东西,大概3年以后,是蛮牛逼的东西,所以可以看一看,流行不流行这个很难说。反正现在知道说,如果没有拍漂亮,被换掉的机会还蛮高的。

3.技术运用需要清晰的动机

杜杰:你不应该是一个茫然的一种状态,应该是一个有知有觉的一个状态,你应该是有一个提前的准备。你应该了解你手里的工具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你要调一个菜单需要多长时间。总体来说,一是你做事情要有目的,你不是盲目的。你要知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判断&选择

我们选择这一行必须要明确的一个立场,这个作品首先是个导演的作品,也许说你的摄影在里面不是突出的,但是如果这是一个好的电影的话,它一样会给你带来你所需要的一些东西,不管是你的工作机会也好,因为观众进去以后,还是看的这个故事,最终需要对这个片子负责的也是导演。所以我觉得要选择一个好的导演,选择一个对的导演,如果你真的遇到一个跟你脾气很对,或者你认为是一个好的导演,或者潜在成为好的导演的话,你要经常促成跟他们的合作,哪怕你不是做摄影师,做摄影助理我觉得也是可以的。你要做一个你感兴趣的事儿,这个剧本你要感兴趣,然后你要对这个题材感兴趣,当然现在其实我也能经常接到一些我不太感兴趣的一些工作,如果你需要一直有身体充满能量的去迎接下一个工作的时候,除了休息以外,你感兴趣的一个事儿可能是最重要的。

可能不完全是这样的,但是我觉得这个分阶段,也可能比如说现在你们刚开始做的时候,什么活都要接,是工作都要做,但是有时候也不完全是这样,尽量去选择你认为对的人。如果说两个同等的机会,哪怕给你的报酬更高一点,这个报酬低一点,但是你认为这个更和你的胃口,更能做你的作品的话,我觉得还是要选择稍微低一点这个。只有这些都对了以后,你才能有最好的作品。

只要与别人合作,你总是会遇到你需要妥协和坚持的这种问题。比如说我最早没有什么工作机会也好,到现在我有了更好的工作机会,其实这里面差别并不是很大,到目前为止,我觉得也没有很明确的原则,要怎么样,现在这个行业并没有一个很有趣的,或者是很专业的一种规则,大家来去遵守。你应该去怎么样,你不应该怎么样。所以现在很多时候,越来越觉得这个分寸需要你去惊醒,适当的时候需要去让一步的,但是这个分寸要视很多的情况来去确定。当你说,你遇到跟一个演员说,必须把她打漂亮的时候,如果不打漂亮,你就有可能被解雇的时候,你可能就得去做这件事儿。总体来说,这个事儿判断与选择,我觉得需要有一点智慧的,而且需要你一直去注意的。

反思&学习

反正这段时间我的感触比较多一点,因为这段时间我没有工作,一直在家呆着,一直在等一个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机的一个活。反正你在那儿一个人枯坐的时候,其实就会经常想一些,你之前做的一些片子,或者是你合作的一些人,或者你当时在现场做的一种判断,一种决定是不是对的。我是觉得有时候,你花这个时间什么都不干,你去准备,你去让自己去学习,去看一个新的电影,你再去回想一下,你反思你自己之前的一些问题,我觉得你花费的这个东西,总是会比你得到的东西要少一些。这里面可能还有一点,就是说你的重点在哪里,如果你要学习的话,可能还是要选择一个重点。你反思的时候,不管说你对你之前工作的反思也好,还是说你到了一个片场也好,你要面对整个剧本也好,你要选择这个剧本最重要的东西,或者说最难的东西。

聊这个话题我觉得特别对,其实一个伟大的电影,不一定是有伟大的摄影。有时候你可能摄影师要甘于在那个幕后,你不是跳到前面,别人看到你这个电影说,你这个摄影很好,故事很糟糕。如果说独立时代,杨德昌的电影,如果用王家卫的摄影来拍,它会是好电影吗?可能不是个好电影,可能那个摄影太靠前了,可能你需要的是一个纪录感的一种风格,但我现在遇到我这个新项目的时候,我会有一个很大的野心,比如说这个片子有比较多的钱,有很大的腕,也有很大的空间。但是有时候,你需要反思,或者是去判断,你要控制你那种欲望。导演说,我这个东西,我想拍的就是纪录片的单元,虽然我用的可能是最大的腕儿,其实现在对我来说,是最近的一种感受吧,我觉得你要做一个导演作品,而不是摄影师的作品。这是我觉得如果说我们要学习,或者去反思之前的一些做法,或者是一些经验也好,这是比较好的两个前提。

Q & A 时间

1.当接到些不感兴趣的小行活时该如何处理?

杜杰:没有大电影和小电影,只有好电影和坏电影。这个说明一个态度,其实你只要接下这个活儿来,你就要对这个事情负责,没有一个说这个东西就比别的差了。就跟我最早接郑老师那个戏一样,可能连放都没放,或者怎么样。但是如果当时我就是把它当成一个活来干,那最后可能你就不会有新的机会。你做一个事情的时候,你要有一个你的目的,你的想法,你的动机是什么。你也许说,你对这个项目可能并不感兴趣,那你是不是可以在这个项目里边儿,把你的团队磨炼一下。你是不是可以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更冷静的,更旁观的角度看待你的角色,关键是一个态度,你不要把它当成一个负担,你总要找到其中的乐趣。你说这个东西,我跟一个烂人,跟一个烂片在拍,好像不完全是这样。可能我遇到好的人吧,就是我能接到一些好的机会,慢慢就这么做,所以就不太受太多的干扰了。但是也有一个什么状况呢,然后你认为不太理想,但是过两天有更好的导演,或者有更好的作品去找你。然后这个时候你必须做一个决断,你怎么办。反正我觉得这种事儿,还是要有信誉吧,就是你要做前面的事儿,不能说有了新的机会来了,就要怎么样了。

2、对刚入行的摄影师而言,拍摄前需要做作大量的分镜头吗?

杜杰:每个导演其实状况都不太一样,有的导演就不需要分镜头。你说,你需要准备什么吗,他可能就说,你不需要准备什么,现场发挥。你比如说像宁浩那种,他就是他分一个,我也分一个,然后就是再商量。我觉着整体来说就是你不能太固执,你要记着这是导演的作品就可以了。

3、新设备层出不穷,摄影师应该倾向使用它们拍摄吗?

Max:没有啊,没有绝对的,你可以用iPhone拍。
杜杰:当然了,这是你手里的工具,你依靠这个工具跟大家说话,包括跟观众也好,跟导演说话也好,都是靠的这个东西。比如说导演比较喜欢前后景都很实,那你就不能说我要选择机位来拍,这个肯定是不行的。我觉得完全是看具体的项目,和具体的事件,你也可以说,这个片子里面,一半用DV,一半用iPhone。对技术的态度,我觉得不应该完全追求一种所谓的什么。

Max:我蛮认同杜老师的说法,但是这个是决定的时候,你放开来决定,然后跟导演不一样的是,你决定完之后,你要去做这个事。第一,做这个事情可以做生意,我可以拍得很好,但是家呢有很多里面的状况,所以你有很多事情不能做,然后里面有很多东西要做测试。你光做测试,我们做两个多礼拜。决定,就是说决定的方式我跟杜老师决定的方式是一样的,就是放开来决定。但决定完以后,如果你决定负责的时候,你就要负那个责。5D也可以,iPhone也可以,但是iPhone你要去做测试。iPhone好像还有几个你要去试,最傻的是,决定以后什么事都不干就开始了,那就麻烦了。我个人一直喜欢玻璃,我不喜欢机器,我一向不在乎机身,我觉得镜头比较能改变一切,但是我一直在测机器。我下个礼拜还要去测,但是我一点都不在乎,但是在乎不在乎,是我测够多,所以我可以不在乎。你可以很放开来大气的决定,但是你必须要非常小气的做测试,去让你的大气是实在的。

4、数字时代,作为摄影师如何看待DI调光?

杜杰:我觉得这个不能说是存在什么好和不好。你肯定要了解你手里的工具,不管是胶片也好,是数字也好,还是DI也好,你得知道有一个,你手里的东西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如果你要拿一个短跑运动员让他长跑,你知道是什么后果。所谓技术,其实是永远没有止境的一个东西。如果是菜单的话,比如说你要拍Raw格式,比如说阿莱Raw,它就是一个无压缩,完整记录的,你怎么操作意义也不大。如果说你在片场,你拍的那个东西,它不是有品质,或者说是你想要的那个东西的话,调还调不出来。其实原有的东西没有丢掉,只是说有些东西变简单了。差别是在说,你的软件上,就是你对一些事情的理解也好,或者是你的品位也好。

Max:以前广告都留给后制作,但是那个曝光上还是有一定的要求。现在曝光上还是有一定要求的。其实日子没有那么好过了,都可以改,通常这个事情对我们影响其实并没有那么大。你还是得做到你自己的最低标准,要不然的话还是不行的。

杜杰:我遇到过这样一个情况,DI的时候我没去,可能就发生了状况,控制不了。你只能说前期提供尽量好的条件,后期能做成什么样。它是调成一个冷的,调成一个暖的,调成一个饱和度高的,饱和度低的。拍《石头》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后期那个时候在香港做自转胶,我也没有去。但是那个时候就出来了,反正在电影院看的跟你看DVD颜色是不一样的,但是最后也没有说差内容。

Max:就是我们能管的我们多管一点,管不了的,你的工作你该去还是要去。

5、作为摄影师如何跟导演沟通剧本?

杜杰:这个有点儿像我平常学习怎么去看一个电影,首先我是一个观众,我先看这个故事好不好看。看完这个故事,我可能对这个故事很感兴趣,或者对整体的印象非常有意思,他怎么去控制这个东西,哪个镜头给我印象最深,我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学习的,不是说上来先去抓那个技术,而是第一感受。剧本好像也是这样,你先拿到这个剧本以后,读这个剧本有没有意思。你只要一读,它就会图象化,就跟你读小说或者读书是一样的,你读这文字,就能想出,他们那个时候说话是什么表情,在一个什么空间里,最后这个电影给你什么样的感受。比如说它是忧伤的,它是很搞的。这个东西在剧本里,并没有特别确定的一种描述,你也可以完全把这个理论理清,你认为有问题的东西,和导演聊。这个事儿得看情况,有的导演就很脆弱。比如说你的反对意见,对他是很大的一种伤害,或者他对这个东西不能接受,那你就不能说;你非得一定要怎么说,可能你就得想办法委婉一点说。有的可能你熟悉的导演,或者是你很信任的导演,你可以知无不言,该怎么说怎么说,把你的想法表达出来,好像没有一个特别确定的东西。有的导演就希望你给他一个很明确的东西,比如说你怎么想的,怎么把它系统化。但是也有的什么都不用准备,这个状况不太一样。

6、作为摄影师如何看待电影的真实性

杜杰:有生命力的东西才真实,或者是有魅力的东西才真实,而不是说你真的给一个真实它就是真实。比如说它这个东西就是一个很难看的瓷砖,或者是白地板,或者是一个很没有趣味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指向性。然后这个场景,这个演员表演也很苍白,它也有可能就是一个真实的状态。你可能拍的就是一分钟在那呆着的,然后你想表达的就是他的一种无助,你认为这个东西就真实了,我认为那个东西不是真实的。真实应该是有你的感受,你表达的那个东西是有魅力和有趣味的东西才是真实的,那个东西才能传达给观众,而不是说你给一个所谓的真实,就是真实的。就得是有你的观点吧,这个观点当然也可能是在一个画面里,也可能是一个故事里,也可能是一个表情。比如说演员在那儿哭,哭得稀里哗啦的眼泪流得都不行了,但是你觉得那个演得很假,因为那个东西它本身没有走心,它并不是真的。眼泪是假的,所以这个真实我理解是这样的,这个可能是一个比较粗的概念。

7、实际工作中摄影师如何优化地解决问题?

杜杰:就是你需要看到这个东西,然后它给你最早的一种感受,最早给你的一种感触。其实也有一种说法,你到了现场以后,你要先给人打光,而不是给这个产品打光,那你就知道,原来其实是有一种方法的,你做这种事情,最好是清楚你的重点。比如说对你来说最难的事儿,你要执行一个最难的镜头,这可能是一个重点。但是也有可能,这个片子是某一个段落最重要的东西,你要把150%的力量用在这个上面,剩下的力量要平均一下。你在现场调一个灯,可能这个灯对你整个的影响没有那么大,而人家正等着你打光呢,这个就很糟糕。所以我觉得需要一个比较辩证的看待这个重点的问题,你还是要确定这个重点是不是对的。你可以跟人讨论,你也可以问导演,你说这个是怎么样的。然后你可以求助于别的部门去帮你,说制片你能不能多给我一点时间;你也可以说,美术师你可不可以在这个位置上开一个口子,我在这个位置上需要一个机位,或者是一个灯位,是要看具体的状况和人和情景而定。
汪老师:更简单的方法,先看这件事划不划得来,划得来就做。杜老师讲的中心思想,在这个地方展现多高,导演能用这个镜头机会有多高,你算一算再做这件事。

杜杰:而且我觉得其实很多时候,是需要你一直在提醒自己,就是你适当的时候得跳出来,你不能一直站在那个位置上。你得想说,我是不是不应该这么做,太执迷一个东西就一定说是怎么怎么样,有时候是好事儿,有时候是坏事儿。但是有时候,这个山头你必须就得拔下来,那就得干,就得看这个是不是最重要的。

8、拍摄时如何巧妙地运用音乐?

杜杰:音乐其实很有魔力,很多话是没法表达的。我现在也遇到过这种状况,比如说你在描述一个具体的场景,或者是一个剧本,一个具体的情节,或者是你想表达的一种效果来说,有时候你会说,有一种无法言传的感觉。但是音乐它有这种能力,它能让你产生这样的感受,导演会说,那你听听这个音乐,这个是我那个片子的调子。然后你听完之后,原来是这样一个节奏和这样一个感受,可能也许你说的并不是那个画面,也不是说的那个摄影。我遇到过这种情况,我觉得是一种交流方式。然后另外一种片场的时候,我们会找一些参考音乐,比如说演员听着音乐演得很high,我们拍的时候,也可以根据音乐的节奏来去拍。当然拍电影的时候,我们也用到过MTV这种方式。还有就是你看回放的时候,你需要加一些气氛的烘托,你可能说,这种东西也许配这个可能会很好玩儿很有意思,然后你看的时候就很有感觉。其实是对你所要对画面传达的情绪很有帮助,让这个东西更是那个味道,而不是一个中性的味道。

Max:我拍广告,我是蛮喜欢在现场听音乐的。拍电影比较少用到,这个有点像加辣椒,加不加辣椒是大厨,也就是导演决定要不要加。如果他这边已经跟我们预告要加辣椒,我们有一些反应可以做出来,这个主导权是在导演这里。音乐上的沟通是一种蛮好的方法,但是我们几乎没有主导权去做这件事情。然后现在上海有几个比较好的灯光师,其实你给他打灯,可以放音乐,给他讲大概的意思。这种状况也是可遇不可求啊。

--------------------------------------------------------------------

『 特别要感谢的人 』
我们的协办方:[影视工业网公开课]“给摄影师最好的专业建议”分享会-杜杰 & Max汪大勇(现场视频&文字)中国传媒大学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
我们的支持合作伙伴 :[影视工业网公开课]“给摄影师最好的专业建议”分享会-杜杰 & Max汪大勇(现场视频&文字)



本文为作者 影视工业网公开课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51574

影视工业网公开课

点击了解更多
旨在集合影视制作工业化流程中最优秀的创作者,通过公开课的形式分享传播成功的经验和最前沿的思考; 我们期待这样的分享传播能够给行业带来工业化制作的基本常识;同时期待能够在国内推动对工业化制作流程中各环节的基本认知和尊重; 以期对国内影视制作的工业化生态环境的优化有所帮助。
扫码关注
影视工业网公开课
相关文章

汪大勇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