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当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在向工作室出售它的作品时,没有人喜欢Star Wars(星球大战)。这是电影《出租车司机》(Taxi Driver)、《荧光屏后》(Network)和《冲突》(Serpico)的时代;好莱坞迫切需要真实而尖锐的戏剧,而不是爆米花式的宇宙史诗。但这仅仅是问题的一部分。

正如这位年轻的导演已经构想的那样,《星球大战》是一个单纯用语言无法达到的电影;科学技术需要把电影普及到真实生活中,而这些东西在真实生活中不曾存在。最后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20th Century Fox)给了卢卡斯25,000美元预算来完成他的剧本,然后卢卡斯因电影《美国风情画》(American Graffiti)而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点亮了The Adventures of Luke Starkiller as Taken from the Journal of the Whills: Saga I - Star Wars(星球大战最初制作时长长的名字)的制作之路。然而,工作室并没有一个专业的数字特效部,所以卢卡斯只能依靠他自己。他会轻而易举的调整:他不仅帮助发明了新一代的特效技能,而且他还建立了一个传奇公司,一个改变电影事业的传奇。

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 Magic是在1975年夏天,在Van Nuys飞机场后面闷热的仓库里诞生的。它的第一批员工是在大学毕业生以及辍学生,他们有着丰富的想象力和灵巧的手指。他们被培训来创建Star Wars的生物,宇宙飞船,电路板和摄影机。它还没能够顺利地运行,甚至没能按预定运行,但是ILM的无经验的艺术家,科技人员,工程师熟练地工作把观众带进遥远遥远的星系。

事实上它今年四十岁了,ILM可以说是对于317部电影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这仅仅是故事的一部分:尤其是皮克斯Pixar开始成为ILM的内部分队。Photoshop技术被部分应用,是通过ILM的一个员工,在他不上班的时候来修补程序。数十亿的代码已经构建起来。在发展的道路上,ILM已经将触角加到海盗的胡子上,可以把男人变成水银,用电脑生成的怪兽和超级英雄获得破纪录的票房。然而是什么决定了ILM,不是标志性形象,感觉或者基调---这些都会随着项目而改变。相反,是坚持不懈的创新精神,这在这个采访中被一次又一次提到,是这种力量使工业光魔一直前行。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故事源起--忘掉工业和光吧,我们必须得创造出魔法

卢卡斯以前没有认真地考虑过他称之为“太空剧—梦幻事物”的这个想法—甚至已经雇佣了艺术家Ralph McQuarrie来起草他的一些想法—但是他却被科技限制拉了后腿。

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创始人):我知道它发展的很快,最终还以声势浩大的宇宙之战结束。但在那时,你不可能完成。我觉得‘我们必须把它弄清楚’。这注定是我的毁灭。

丹尼斯·穆伦(DENNIS MUREN)(创意总监):那时,只出现很少的电影,偶然,工作室会制作有特效的电影,像《大地震》 ,《火烧摩天楼》。但却并没有未来而言。

斯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导演,制片人):乔治说到,“在那时我要在一个月内弄清这个问题”
卢卡斯:我们雇了一部分人—基本上是小孩。几乎没制作过电影。

JOHN DYKSTRA(VFX主管):我们接到乔治的一个电话,我们在Universal lot的平房里见的面。他想要星球大战感觉起来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即视感,通过动作来达到那样的亲密感。

卢卡斯:我想在旧金山建一个工作室,但是那里没有电影处理实验室,所以John要我们坚持呆在洛杉矶。我们在Van Nuys建立了一个工业仓库,挨着机场。

STEVE GAWLEY(模型制作者/总监):那里不分室内外;我们的墙宽四寸厚二尺,Visqueen把它们合钉在一起。偶尔我们会因为音乐变得疯狂—最常听的是佛利伍麦克合唱团(Fleetwood Mac)的Rumours—而且你必须把它调小音量,因为墙是塑料的。

卢卡斯:我们有大概45个人一起为工作。平均的年龄是25或26。

CHARLIE BAILEY(生物和模型制作者):在那里每一个人都是工业设计师或者建筑师或者工程师。

GAWLEY:穿过这条街就是一个军事剩余商店。我们在那里买了很多使用过的,废弃的东西来在我们的模型中使用,因为我们尽量节省开支。

卢卡斯:我们制定相关的公司章程,当时我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命名这些东西呢?”我们是在一个工业公园。它们正在制作这些巨大的Dykstraflex机械来进行拍摄,这也就是我们名字中“Light”的来源。最后我说,“忘掉工业和光吧,我们必须得创造出魔法,否则我们就完蛋了,没人会要我们的电影。”

我们用了各种千奇百怪的技术来制造这个摄影机。我们制造计算机,从零开始设计制作我们自己的电子产品。--John Dykstra

DYKSTRA:这个仓库大概1,300平方英尺并且闻起来像一个体育馆的更衣室,比地狱还要热。如果你用6,000瓦特来照明一个模型,甚至会达到130度。
LORNE PETERSON(模型制作者,模型工作室总监):一些人发现了大水箱,然后我们装满冷水。我们会在休息时间泡在里面。

DYKSTRA:在一家剩余物品商店,我们从727得到一个紧急滑梯。你可以在上面撒点油,再在上面倒上水—就成了一个很好的玩滑来滑去游戏的道具。

GAWLEY:在那时的午后,我们会巧妙地避开我们的午餐去高尔夫俱乐部。一个小时之内我们会打出六个或者七个洞,然后我们在彼此间奔跑。

PETERSON:我们也买了一个氧气箱。我想到,“上帝啊,它似乎不能做任何事,仅仅闻上去不一样。”但是后来,在门厅的人们会问我,“就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

GAWLEY:工作室的财务人员认为我们应该停工。他们叫我们为乡村俱乐部。

DYKSTRA:我们的名誉并不是主要的,因为我们打破了很多的规则。但与此同时,当工作室的人们正在床上熟睡的时候,我们早在凌晨三点钟就到那里了。

PETERSON:拍摄进行的并不快。

DYKSTRA:在那个时代要制作如此多的镜头是不可能的,那时没有设备或者都用来处理胶片。但这种形式势不可挡的。它大概花费了大概一年的时间来使摄影机运行。

工业光魔40周年特辑短片:这四十年来,工业光魔已经开创了电影的未来—用想象和毅力创造出魔幻的世界,生物,甚至电影制作技术。工业光魔(ILM)迄今为止已经致力于300多部电影;包括处理过最令他们自豪的时刻。
卢卡斯:对于整部电影的预算是9,999,999美元。视觉效果预算是2,000,000美元。摄影机大概花费了400,000美元。

DYKSTRA:我们使用各种各样怪异的科技来创建摄影机。我们创建电脑。我们白手起家来设计和创建我们的电子工业。

GAWLEY:我们摄影机的追踪轨迹大概是3或4英尺宽,40或50英尺长。

DYKSTRA:能以我的名字来命名这个摄影机,我真的感到非常开心,但很明显的是这群人中的任何一个对这个系统都有贡献,这样才使戴克斯特拉数控摄影机(Dykstraflex)变的出名。
PETERSON:当乔治从英格兰拍完电影回来时很失望。

卢卡斯:这些人对于制作一部电影的关键本质不是很理解。你不能晚一天;那不能运行。将他们合成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马赛克。所有的零件都正好合在一起。

斯皮尔伯格:我看见过粗剪的电影。没有特效,仅仅是黑-白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新闻影片连续镜头已经被剪成星球大战实际发生的地方。

卢卡斯:我们有800个镜头需要审核通过。他们花费了一年时间和一百万美元而仅仅出来一个镜头—佳能变成了轰轰轰的机械。我说:“好吧,至少我们在路上。”这是在1976年八月。而电影在1977年五月上映。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第二死星Death Star II来自于绝地大反攻(1983)的模型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搬到新家--“我们在这里办公”
这部电影一炮而红—但是卢卡斯在它首映之后就去夏威夷度假了,所以直到一个星期之后他的朋友叫他回来,他才意识到这一现象的范围。当他返回的时候,他最终决定把他的萌芽状态的视效工作室迁移至北加利福尼亚,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跟随他迁移。

卢卡斯:在那之前我已经完全筋疲力尽了,所以我并不在意。但是稍后我开始说,“Gee,我可以做这个续集。”我在圣拉菲尔有一个地方,可以把办公室移到那里。

GAWLEY:二十人移了过来。我们任务就是再一次把它建立起来。

BAILEY:但我们是被包围了。在晚上那里不断有人往这里仍垃圾。这些家伙会像鲜花递送员一样进来。

CARY PHILLIPS(研发总监):肯纳绝对是个垃圾场。但是我却被灌输了“我们要在这里做大事”理念。

KATHLEEN KENNEDY(安培林娱乐公司共同创办人):Jerome的巧克力饼干店就在我们身后。时不时会飘来香味。

穆伦: John与卢卡斯是完全不同的。熟练于电子事物但是即兴发挥的类型。

DYKSTRA:我对于去旧金山并不感兴趣。我没有被邀请。

穆伦:我还没有从卢卡斯和其他人那里得到回复,所以我打电话给他的制片人,Gary Kurtz。它害怕和我说这些事情,因为他认为我和John是一起的。我说,“我不是,我愿意加入。”

PETERSON:四十年之后……

斯皮尔伯格:当今Oscars上最活跃的人物是丹尼斯·穆伦(Dennis Muren)

⇔J.J. ABRAMS(导演,制片人):与Deenis一起工作就像与Paul McCartney一起弹吉他一样。你无法相信你正在与他一起合作。

译者注:J·J·艾布拉姆斯(J. J. Abrams),1966年6月27日出生于美国纽约,美国电影电视制作人、剧本作家、导演、演员以及原声作曲家。2013年执导影片《星际迷航:暗黑无界》,同年宣布执导影片《星球大战7》。2014年制作电视剧《信徒》。2013年,接过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乔治·卢卡斯的衣钵,47岁的J·J·艾布拉姆斯作为好莱坞科幻新教父,正式上位。

MUREN: 《帝国反击战》是我曾经专注制作的电影中最棘手的一个。我们必须训练人们去做那些我们几乎不知道怎么做的任务。

卢卡斯:在《帝国反击战》里面最大的挑战就是Yoda。我们知道如何去驾驶宇宙飞船;我们不知道的是如何让人们相信一个2英尺的生物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而不只是一个提线木偶。

RON HOWARD (导演,制片人):我记得曾经去过他租赁的旧仓库,他们为制作《帝国反击战》所做的事情令人非常钦佩,你完全无法想象。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小孩在北极进入到圣诞老人的工作室一样。
斯皮尔伯格:这是一个四处闲逛的好地方:疯狂的音效科学家,疯狂的视效科学家,在建筑物中间我们曾拍摄M-80的鞭炮的镜头,并且震动了附近所有的邻居。我那时三十出头,那是我所体验过的最开心的场面。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来自电影《夺宝奇兵》(1981)的约柜
我听不懂他在讲什么,完全出乎我的想象。
鉴于卢卡斯和斯皮尔伯格的友谊,工业光魔ILM有一个非常严厉的规则,就是从来不拒绝这个导演的项目,所以后来就有很多的斯皮尔伯格的作品。那个时代也见证了工业光魔ILM转向数字特效的开始。
卢卡斯:我们先制作了《夺宝奇兵》,然后是《E.T. 》,《星球大战》。

穆伦:我们用了两年的时间来制作《星球大战》。我觉得那段时间的工作量足够做5部电影。Dragonslayer通过在我们致力于制作的定格动画上添加适当的模糊来使其比以前看起来更真实。

JOHN KNOLL (创意总监):这条龙看起来就像是活的一样。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穆伦:我们有一个Phil Tippett做的迷你版的龙,我们慢慢对它进行编程,而不是以某时一个帧的速度动画移动。因为这个我们获得了技术成就奖。我们称之为“动起来”。很多人依然认为它是曾做过的最好的龙。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艾德文·厄尔·卡特姆(Edwin Earl Catmull) (皮克斯总裁): 乔治一心想要把高科技带入这个行业,所以我们出人意料地得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译者注:艾德文·厄尔·卡特姆(Edwin Earl Catmull),美国计算机科学家,迪士尼动画工作室和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现任总裁,皮克斯的创始人之一。作为计算机科学家,卡特姆为计算机图形学作出了许多重大的贡献。
卢卡斯:我们开始有了专门的电脑部门:Ed, Alvy Ray Smith和很多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他们在工业光魔旁边的办公室办公,但ILM并不想将他们归入其中。

卡特姆:我在79年的7月加入。在最初的几个月,我在乔治的办公室工作,当时他在伦敦拍摄《帝国反击战》。

卢卡斯:我给了他一个我想要建造的一个清单:一个数字剪辑系统,单独为绘图而用的电脑。那是一台可视化计算机—Pixar。我们曾经用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星球大战2》的一些片段,他们把一个贫瘠的星球变得富饶。
卡特姆:目标就是获得理想的镜头,让你能够把电脑生成的图像与实景拍摄的素材相结合。那时最重要的就是电影《少年福尔摩斯》和《深渊》中的一些镜头。

斯皮尔伯格: John Lasseter在电影《少年福尔摩斯》中创建一个镜头,这一镜头就是骑士从一个教堂的肮脏的玻璃窗跳出来并袭击了牧师。

BILL GEORGE (VFX 主管):这个肮脏的玻璃男镜头让我们看到很多惊艳的事情,可以让你清楚地看到电脑制图法发展的前景。

很明显,是CG帮助创造了魔幻的诞生—但是当卢卡斯看到Pixar电脑作为你制作Yoda兵戈之战的时候,卡特姆和他的团队想要使用它来创建动画电影。最终这两部分分离开来:工业光魔ILM保留团队的科技为自己所用,但是却把计算机部分卖给了乔布斯成立了皮克斯(Pixar)公司。与此同时,工业光魔ILM的地位继续上升;不仅加强了了《星球大战3:绝地大反攻》的特效,同时还为《回到未来》,《茧》,《七宝奇谋》以及其他80年度最受欢迎的电影。

詹姆斯·卡梅隆(导演,制片人):工业光魔建立之后由很多投资者争相投资。如果你是一个大工作室正在制作一部大片,那么你就会去找工业光魔ILM。

BAILEY:在制作电影《天降神兵》时,我们做了大量的研发工作来寻找合适的羽毛。我们很多人一个星期花费100多小时。每一个羽毛都必须应用剪刀认真处理—有一些人被誉为“羽毛工人。”
卢卡斯:有时,我希望,漫威会制作新一版的《天降神兵》,你会发现它是一个好电影。一个数字鸭人会使所有事情运行起来。

KNOLL:如果你是刚到工业光魔的新人,它们把你安排到晚上工作---我的值班时间是下午七点到凌晨五点。在我空闲的时候,我与我的哥哥一起工作,他是一个软件工程师,并在密歇根大学取得博士学位。最终它发展成为Photoshop。

MUREN:在我们制作《捉鬼敢死队2》和《风云际会》的那段时间,似乎我们真的碰壁了。CG已经广为流传:如果每个员工都有十年经验才有希望,但是这并不能实现。

HOWARD:但是对于《风云际会》来说我们必须要做出转变。

卢卡斯:在剧本里,一个山羊可以变换成各种动物,并最终变成老妇人。

HOWARD: 我希望它按照狼人的方式进行转化,应用假肢,分解和剪辑的方式。丹尼斯·穆伦参加了我们的剧本讨论会然后说,“我认为我们做的转化可以更天衣无缝”它不会在摄影机下拍摄,他会在电脑中制作。”我当时不懂他在说什么,我还没有领会他的意思。

COLIN TREVORROW (即将上映的《侏罗纪世界》导演):当我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爸爸把我带进肯纳光学(Kerner Optical)公司来作为《捉鬼敢死队2》的临时演员。我并不清楚在那时是如何的特殊。

卡梅隆:将时钟拨回到1988。我开始制做《深渊》。在那个电影里有一个我曾想象的序列,但我却一直没弄清楚---假足序列,大型的水流穿过船只并扮鬼脸。当时我们对于CG完全没有经验。我们并不知道如何将它整合到电影中。

CATMULL: 皮克斯作为一个新公司,与工业光魔ILM一起竞标来做《深渊》的特效。但卡梅隆把这份工作给了工业光魔ILM,这可能是明智的,因为如果它不用电脑来解决这个问题,然后他们就知道他们会用其他方式来工作,尽管我们只有一种方案来处理这样的问题。

卡梅隆:丹尼斯·穆伦很好奇很兴奋,一点也不关心我认为工业光魔的员工怎么样。他帮助制作这种柔软表面的特性:流动、翻飞、非常复杂。它成为了视觉效果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E.T.模型,用于衣柜照明镜头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捉鬼敢死队2》中的魔鬼电子头(1989)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捉鬼敢死队2》中的魔鬼电子头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谁陷害了兔子罗杰》中作现场参考的玻璃钢模型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电影《小灵精》中的外星人Jetsamm木偶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电影《小灵精》中的外星人Carmen铰接式木偶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星球大战前传一:幽灵的威胁中C-3PO真人大小的杆动木偶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电影《人工智能》中蓝仙女(2001)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电影《天兆》中外星人的胳膊(2002)
圈外人--“我们无所不能,做我们想要的一切”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电影《深渊》,正如卡梅隆所说的那样,是他们与工业光魔的首次“约会”,第二次是用计算机上制作好莱坞有史以来最大的赌博场景,一群天才制作了这一场景。

卡梅隆:《终结者2》在那时是制作费用最昂贵的电影,而且它取决于液体金属的那个家伙。我们基本上使用CG特效制作一个100万美元电影的两个主要角色之一,。那是非常疯狂的一件事。

斯蒂芬·方梅尔STEFEN FANGMEIER (VFX总监):绘图部门虽然小但非常具有开拓精神。现在你可以买到所有这些现成的软件,但以前是我们亲手发明了我们想要的东西。

卡梅隆:Spaz Williams和 Mark Dippé帮助解决了这些问题。

MARK DIPPÉ (VFX 制片人):我们制作出了所有我们想要的特效,因为我们来自于ILM,所以人们才尊重我们。
乔治·卢卡斯:Steve Williams有一辆摩托车并且常打曲棍球,在他后来进来的人都希望成为“怪人”Steve Williams。Steve和Mark Dippé并不是戴着眼镜只知道在电脑前工作的书呆子。他们是些非同寻常的,捉摸不定的人,想出新科技和真正明智的好主意。

STEVE “SPAZ” WILLIAMS (VFX 主管):过去我常常用我的风笛来给我的机器奏小夜曲,所以它们不会破毁。
DIPPÉ:我们产生了如此多的噪音,他们把我们安排到一个旧的带有隔音门的混音房间。我们称它为Pit。
WILLIAMS:我们过去常常演奏贝多芬和艾利斯·库柏的曲子Love It to Death。

ALEX JAEGER (艺术指导):你会沿着陡峭的楼梯向下走一直进入到黑暗的,没窗户的房间。

DIPPÉ: Robert Patrick是饰演T-1000的演员,他同意当我们的木偶。其实他必须站在那里,就像十字架一样,然后化妆师小心翼翼地在他身上画线,所以我们可以在电脑上重新创作任何事情。我们要把他的脸数字化!那是如此的痛苦,但是他却当成是游戏。他一直这样走下去。

FANGMEIER:在卡车碰撞之后的场景中,T-1000出现了---当T-1000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我们想要有灯光来反射合金的肤色。
WIRED专访工业光魔40周年 改变电影行业的巨神(上)
电影《终结者2》
GARY RYDSTROM (声音设计师和导演):当T—1000穿过精神病院的大门时?结果是如果你正拿着一罐狗粮上下翻转,圆筒的声音就会从罐中爆发出来,是泥土、金属和吸力最完美的结合。这一声音特效花费75美分。

卡梅隆:看起来总是在最后5%的时候他们才组合到一起。你会看到这些线框,总会有这样的感觉,“我的天,我们从没达到这样的效果。”然后你就会从线框进入到灰色表面。然后你会想,“好吧,这样就很好了。”然后呢?你就会改变你自己。
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关注cgangs


精彩文章推荐:

1、不老的传奇工业光魔 一直在创造不可能!

2、《复联2》幕后特效全解析二 奥创的诞生到强大特效揭秘

3、《复联2》幕后特效全解析四 DNeg工作室打造首尔追逐战










本文为作者 Cgangs(强氧科技旗下网站)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65858

Cgangs(强氧科技旗下网站)

点击了解更多
Cgangs.com,强氧科技旗下网站。为用户提供新鲜的行业资讯、创意灵感、高端作品赏析、分享交流机会众多视频教学。 北京强氧新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作为Blackmagic Design中国区授权认证管理中心,秉承Blackmagic Design全球影视尖端产品及优良服务,以协助教育机构更好、更快的建立和完善的数字艺术教育体系为目标,促进教育机构的师资培训和数字艺术教育向更高层次发展,培养更多高素质、实用型数字艺术人。
扫码关注
Cgangs(强氧科技旗下网站)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