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志强:当电影遭遇重拍,用什么保证品质?

孙太勇、微博好友 等人看过
江志强:当电影遭遇重拍,用什么保证品质?
关于江志强就有这么一个“传说”,说是有人问江老板你拿那么多钱拍电影,干嘛不去赌博,你们香港人不是比较喜欢赌吗?江老板回说:拍电影就是赌啊,打麻将那些太小了。视拍电影为赌博的江老板,这次将目标瞄向了7月16日将要上映的《捉妖记》,用他的话说“《捉妖记》是我第三部冒很大风险的电影,这次我心里也没有底”。

广电总局于2014年9月底下发了第100号文件“劣迹艺人封杀令”,一纸命令,让诸多影片的上映之路开始困难重重。半消失了的《一个勺子》,将近60%重拍的《捉妖记》,刚刚定档的《烈日灼心》,还有我们已经看到的《道士下山》《小时代4》,都是一纸命令下的“倒霉鬼”,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影响。这次《捉妖记》也要面对这个难题,这也是所有电影人几乎没有面对过的问题,电影需要重拍。

江志强,安乐影业老板,被称为“亚洲第一制片人”,从李安的《卧虎藏龙》,到张艺谋的《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以及李连杰的武打收山制作《霍元甲》,再到《北京遇上西雅图》、《风暴》、《寒战》这些电影的背后他都是真正的幕后推手,全香港每年票房的一半收进他家的18座电影院,就连北京的文艺青年们都是受惠于他的百老汇moma影院。当电影需要重拍,那用什么来保证品质?这次关于《捉妖记》的赌博,江老板将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电影市场的挑战,更多的是面对行业从未遇到的难题,还有在难题下对电影品质的保证。影视工业网独家对话江志强,一起聊聊电影重拍以及关于《捉妖记》的那些事。

影视工业网|幕后·深度:【特别策划:当电影遭遇重拍,用什么保证品质?】特邀主持人宋小白,制片人、编剧。2005年开始青年导演的扶持工作,十年时间扶持帮助了约有三百多位青年导演。2007年创办“影想放映”活动,两年时间一共放映推广了70多部作品。从2009年开始,前后担任“九分钟原创电影大赛”、“影像新势力”、“影像心浪潮”等活动的总制片,总策划,总监制。编剧作品有:《惊魂游戏》、《面魔》、《NP完全问题》、《爸爸是献给孩子的神奇之旅》

江志强:当电影遭遇重拍,用什么保证品质?
导演许诚毅与电影人物概念设计图

一,关于《捉妖记》,找懂的人,做最厉害的东西
特效做不好,怪就怪老板,不能怪特效公司,特效就是讲究时间和钱。

宋小白:《捉妖记》是许诚毅导演的第一个真人电影,当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有什么样的信心,会做这样一个项目?

江志强:许诚毅他本来叫我拍动画片,我说我不拍动画片,因为我不懂。他想拍一个中国的东西,那我们就用特效来做一个和真的一样的,可以有感情,可以与人沟通,也能够让人爱上他的。这个他懂啊,许诚毅就说我可以啊!我相信他可以。

为什么相信他?第一,我对他的创作很有信心,他能够在梦工厂呆二十几年,做到梦工厂的一把手,所以我相信他有能力创作出很猛很厉害的东西,这个我对他充满信心,因为他不是一个新人,他的作品大家有目共睹。他唯一缺乏的是怎么找到好的团队,找到好的演员,这个是我的强项。我很有把握能够给他写一个好的剧本,给他配好的演员,所以我从来对他都很有信心的

当时项目确定是有很大的风险,但是我有想有计算过。通常我不会花这么多钱,但是这个项目没有这么多钱拍不出来。当然是可以花三天,花两个月去做一个妖,但是两个月做出来就是五分钱的特效,《捉妖记》这个妖,如果归到一个人去制作的话,需要一千年的时间才能做出来,也就是一千年才能完成这个电影,许诚毅他不懂得做五分钱的特效,他只懂得做一千年的特效,所以我们追求的都是这样的东西,这是我对他的信任。

宋小白:在具体创作上你们是怎么分工,像在妖怪的形象上,是以许导为中心?

江志强:以许导为中心。因为我请他就是这个意思,我懂的话就不找他了。一定要找懂的人,做最厉害的东西,我是百分之百相信他的判断。

整个制片的创作里面,我给导演很大的创作空间。当然其他很多的宣传上面就是我做主了,他也不会干预,也会积极的配合,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强项,他也很相信这个东西。我会给创作者空间,如果你给创作者绑脚绑手,那么你找他干吗?这也是我做监制的原则。

宋小白:《捉妖记》特效都是在大陆完成的吗?

江志强:我们请了工业光魔的人(Jason Snell 特效总监与Rebecca Ramsey特效总制作人) 来做我们的特技总监,由他们来监督,视觉特效制作公司是BaseFx,他们也是《变形金刚》的特效制作公司,我们的要求就是按照《变形金刚》的特效来做

特效做不好,怪就怪老板,不能怪特效公司。许诚毅告诉我,有很多人打电话给他说:许诚毅我有一个电影想找你拍,是一个西游记的题材,我们想现在是7月份开,春节上片。因为很多中国老板都以为做特效很简单,其实是根本不懂。7月去拍一个《西游记》可以年底上映,这是没有特效的《西游记》,但是当你看到这个电影花了三年才出来,肯定是有好的地方,特效就是讲究时间和钱。

宋小白:《捉妖记》在观众定位上是什么样的?

江志强:我们的观众是6岁到60岁。我们最重要的是希望能够做到13岁到33岁的女性,因为我们觉得在看电影的群体里面,现在她们说的算,所以先主打她们。

然后喜剧很重要。因为观众现在大部分人还是觉得电影是一个娱乐。现在中国的生活很紧张和美国不一样,现在的美国人做很多事情以及不需要用脑了,他们已经有了职业的规律,白天9点到5点用脑,其他时间都不用脑,中国人现在不是,很多都是用脑用到半夜。当可以放松的时候,他肯定会选择去看一个娱乐片。我估计再过10年、15年,生活没有这么紧张了,事物的发展肯定就会有另外一个规律,看电影会追求另外一类电影。生活稳定了,人们就会追求心灵上面的东西了,现在大家每天都在干活干活,想的都是生活,需要去逃避。
江志强:当电影遭遇重拍,用什么保证品质?
电影《捉妖记》剧照

二,重拍不是靠钱就能解决的
这个电影我们追投了7000万,65%的电影重新拍,艺人的档期都需要调整,很多问题其实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

宋小白:当时做重拍这个决定的时候,用了多久?

江志强:一个月。我们10月9号收到消息,11月1号就确定不等了。理由是什么?我们等的话,所有的员工是不是都要解散呢?导演是不是要回美国休息一年?如果不等,他们还是要生活嘛。我们运气好的话,等半年这块可以给打开了,但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百分之百完成,当时还有三个月的后期,这个电影只有两个档期可以放,一个是暑期,一个是春节。按照这个档期来算,我们最快明年春节才能上,你想想明年春节有五、六部大片,我们不是一个出名的IP,谁都不知道什么东西,所以11月我们就确定了,就争取赶紧拍。

宋小白:在投资上做了哪些调整?

江志强:我们追投了7000万,本来这个电影到2014年12月就完了,可是现在一直拖到今年6月份才做完,500个工作人员6个月的时间,65%的电影重新拍,演员免费没收钱,但500个工作人员怎么生活啊?

这个电影刚开始是没有其他投资人的,没有投资人的原因,因为拍这个电影的时候,都没有一个固定的预算去拍,因为都不知道投多少钱,做特效很没底,后来出来这个问题,所有的要从头来过,所以这帮朋友就非常帮忙,他们就问我要不要帮忙,要不要我投一点。当然这些都是我们确定补拍后,才才定的。

宋小白:《捉妖记》重拍用一个月的时间去思考,当时市场上成功的把握率是有多少?

江志强:没有把握率,当时想的是这个戏是不是就完蛋了。重拍不是说想重拍就能拍的,因为你要所有演员回来拍,还要导演愿意重拍,以及很多合约上的问题要解决,还需要有大量的钱,所以纠结一个月不算多,因为真的是没有把握的事情。比方说我们要重拍,如果百合正在演一个电视剧,要演到年底,可是戏里面有两个人的对戏,必须要等百合,你怎么办?所有演员要重新搭这个档期过来,是非常有难度。景还要重新来搭,当时还没有摄影棚,中影摄影棚都给了《长城》,冬天没有棚怎么拍戏,所以很多很多困难。都需要一个一个去解决。

宋小白:面对这么多问题,这个项目没有被放弃掉,推动你去做这个项目的动力是什么?市场回收怎么办?

江志强:当时我就想,我不想这帮人很遗憾,做一些对不起他们的事情。我觉得这个电影如果彻底失败了,就感觉对不起他们。做这个电影不是钱的问题,是人的问题。为什么今天我坐在这里,就是因为我对人家很好,人家才对我很好。我今天刷了很多卡,我要慢慢慢慢一个一个还给他们,百合当时其实是有很多很多的理由拒绝我的,可就是因为我以前对人好,所以百合愿意和其他老板讲,我要帮江老板完成这个事情,你可不可以拖后两个月。因为我和井宝合作过《黄飞鸿》,井宝听说我有困难,就说我帮你做。

当时完全没有考虑回收的问题。到今天终于能上映,我已经很感激了,半年前,我坐在那里,这个电影还能不能上我都不知道。今天我拿到了拷贝,过两天要上片,这对我来说其实是很大的风险。

宋小白:经历过“劣迹艺人”这个事情,如果一个项目再碰到这个问题,从制片公司这边有什么建议吗?

江志强:没有。第一,你叫演员赔,你觉得三个亿他能赔给你吗?他会赔吗?他有钱赔你吗?然后其实也不是钱的问题,是机会的问题。比如说一个项目他需要演员一定要保持好的形象。可是他做了那些被禁止的事情,你杀了他?那是没办法的。保险都不会赔。将来只有一个方法,演员犯错是演员的问题,跟电影没关系。

比如说这个演员他吸毒、打人、犯罪,抓了他,但是他演的戏要正常放啊,因为你罚了演员以后,这个形象不好,很多人就不看他了,这样基本上制片公司也不会找他拍戏了,因为没有人喜欢看他。为什么找他拍戏呢?这个人去戒毒所戒毒以后,还是要重新投入社会的,比如说想继续做演员,有一个老板给他拍一个低成本的艺术电影,他演出的非常棒。慢慢的观众对他演技有认可,还是觉得这个人还是该过了,他把钱赚来之后回馈社会,这不也是一个好的例子?政府没有干预到他的电影,但是干预到他本人,中国应该继续打击吸毒人员,但是他们的作品不应该受牵扯。不是我们制片公司吸毒啊,我们违法应该坐牢,可是我们制片公司没有违法啊!

宋小白:那有没有可能是通过比如说:在和演员合作的合同上,加一些限值合约进来?

江志强:现在演员很厉害,太难找了,他们就是爷,你找到演员帮你演戏就已经高兴的不得了了,还要什么理由呢?你看《路人甲》是非常好的电影,但是没人看。
江志强:当电影遭遇重拍,用什么保证品质?
电影《捉妖记》剧照

三,追求IP是短视的行为,创造IP我才有快感

我不会去追求网络IP,这个对我没有什么快感,中国电影是需要平衡,要平衡一些有质量的电影

宋小白:在制片问题上,在大陆这边你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江志强:《捉妖记》审查上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我们经常拍戏都清楚的,我们在考虑剧本的时候,有考虑过审查上面有哪些东西是不能要的。我们本来想过要用《山海经》这个片名的,但是电影局不允许,有些规范还是有探讨过,要闯关,但是其他的没有,只是出了柯震东的事情而已。

在大陆拍电影最大的问题是哪里呢?是没人告诉你哪些是可以还是不可以。没人说得出到底怎么办,如果有人跟你说了还好,你可以根据这个来,因为官方不讲,他们从来没说过这个电影禁止上映,现在很多这一类的东西,投资电影,但不允许发,这方面还是要进步。

宋小白:因为您在大陆这块做电影很长时间,您看大陆和香港那边,目前状态下,尤其在影视创作上,不管是环境上还是工业上,你觉得现在区别大吗?

江志强:基本上香港好的工作人员都跑到大陆来了,可以说百分之八九十。香港有很多人才,但是都聚集在北京。他家在香港,每个礼拜回去,但是他在这里干活。你看徐克、尔冬升他们都在这里干活。

宋小白:我能不能这么理解,咱们拿好莱坞作为标杆的话,咱们大陆,不管是安乐也好,哪个公司也好,其实在工业体系上,都是落后很多?

江志强:非常多。

宋小白:因为我知道现在好多好莱坞人才也在往咱们中国走,这个落后原因,主要是什么?你可以举例来讲。

江志强:我觉得我们的工业有些事情是蛮短视的。在上海电影节,大家都一窝蜂去抢网络IP,追求一些简单容易赚钱的途径,但其实美国人不是这样的。我就不追求简单,这个对我没有什么快感,这类电影在商业上是赚了很多钱,你牛逼,但是我不觉得你是好导演。所以中国电影是需要平衡的,要平衡一些有质量的电影,我去年拍了两个电影,都是在中国很难找到,像《狼图腾》,现在哪一个导演愿意花七年拍一个电影?我不觉得悲观,还是有人愿意做这个事情,还会有,但是不是一天两天出来的,但是还是需要有人去闯。

很多年前大家都不相信中国电影,我就拍《卧虎藏龙》,大家都不相信有市场,我就拍《英雄》,以前没有春节档期的,我帮李连杰拍一个电影叫《霍元甲》,我放在春节,因为我觉得春节有票房,可是当年春节是没有票房的,因为大家回家很辛苦,还辛苦去排队,休息一下算了。我拍《不能说的秘密》是为了学生,我说学生看电影的人居多,可是后来我们走去看大学区的影院,没人看,为什么没人看呢?大学生都在网吧看盗版,学生没钱。但是时代不一样了,当时是我太早了,往往都跑在大家前面,但是这个事情是对的,我从来都觉得,今天不好,不代表明天不好。

宋小白:讲到现在,想问一下,您刚才讲到网络IP电影,因为电影现在面对的都是一些新生代,您这么多年制片人工作下来,您对大陆年轻一代导演的观察是怎么样的?

江志强:我找很多新导演拍戏,但是现在去找新导演,他们会告诉我我很喜欢你,但是你要排队才能见到他,现在新导演太多机会了,现在华谊兄弟有两个新导演,两个新导演戏的成本都是1.5亿到2亿的,(注:《命中注定》与《罗曼蒂克消亡史》),五年前谁想到,给你一千万,嘿嘿嘿笑了,现在新导演很幸福。不要去排队了,你明白吗?

宋小白:新导演安乐也是走在前面的,之前安乐确实支持了很多新导演。

江志强:对!我不觉得很骄傲这个事情。其实我在海外的经验,我看到的事情比人家早而已,我很早就知道中国富起来之后,春节放假一定去看电影,不然怎么可能呆在家里,因为香港就是春节票房特别好,我是过来人,知道这个情况,只是我跑的太早而已

宋小白:说一下现场的观众,因为院线这块,对中国的观众,想听听您的看法

江志强: 越来越年轻。我感觉的是越来越年轻。他们看的很开心的,我们看的不一定很开心,我们年纪大了。年轻观众追求的东西,跟我们追求的不一样。你可能觉得电影应该是这样,但是观众不认同你的想法。所以你看《跑男》为什么这么卖座呢?它是有道理的,就是有一批观众不去追求电影怎么好看,他追求一个半小时的过瘾,这个电影很过瘾我就看一下,其他的不是大问题,什么电影的故事啊,我不是要看这个东西,所以现在的观众很不同类型。每个人追求的爱好不一样,分类比较清晰。
江志强:当电影遭遇重拍,用什么保证品质?
电影《捉妖记》发布会,导演许诚毅,江志强以及诸位主创

四,新人的出路在哪里?如何找钱、找掌舵人?

一个编剧我会给500万,你们也很容易找到我,但是怎么打动我,这个也需要你们的努力。

宋小白:像《捉妖记》这个项目,刚才听您说时你们给他找这样一个项目,让他孵化,我想了解一下,这个项目的剧本前期阶段,它的孵化过程大概是什么样的?

江志强:剧本是袁锦麟写的。

宋小白:他一个人还是有一个团队在做?

江志强:故事是他跟导演两个人定的,我也参加,但我参加都是鞭策,让他快点儿,写好一点。

宋小白:我有一个问题,安乐拿《捉妖记》作为一个例子来讲,安乐公司从创作项目,它整个流程会是什么样的?我有储备很多项目,还是怎么样?

江志强:没有这个条件。我们通常都是找人,找到一个编剧,如果题材容易写的,写到一半就找导演。往往都看一看。很多电影是导演写好剧本过来的。美国公司手里面会有很多的储备,但是中国没有,像安乐现在只有五个,有一个是做好的,有三个都是写了一半的剧本

宋小白:我遇到很多编剧,都说给的钱很少,这会不会是原因?

江志强:一个编剧我会给500万,不是一坐下来就给你500万,我会要求你先写一个大纲,这样给10万,大纲好了,再写一个一千字的,再写一个一万字的,再写一个两万字的,再写一个分场,分集,最后剧本完成了,牛逼一点的你可以拿到500万,但大部分人在前面两集已经走了。明白吗?现在哪一个公司,都能给你500万,问题是你有没有这个耐心熬下去。但是袁锦麟不一样,他是一笔一笔写。

宋小白:我想替新人问一下,比如说有新的导演,或者是电影创作人,他想跟安乐接触,应该会是什么样的流程?

江志强:我们安乐很容易找到,你去影院也能找到我,然后我们安乐都有自己的网页,你只要打开,就能搜到。

宋小白:就是你们同意他们的想法,其实就可以合作的?

江志强:其实什么东西都要下苦功。一个年轻人你拿着写了两页纸的东西,找我说老板你看这个东西可不可以拍,我是不会理你,要是给我一个说写了八年的剧本,我希望你有时间帮我看看,我一定会看的,一个人写了八年的剧本,一定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可能它是一个烂东西,但是我一定会看。

宋小白:你现在还自己看剧本吗?

江志强:不是每一个都自己看,有的人帮我看完,他们每个礼拜给我一个报告,我们很认真的。

宋小白:请您给一些,尤其现在在这个过程中,特别苦的年轻人,他们没法向前看,自己的能力问题等等,你给他们一些建议,怎么跨过这些难过的关。给他们一些建议和意见?

江志强:坚持我看得很重,拍一个电影是很辛苦的,本来是想赚五块钱,赚不到就跑了,这就不是好的表现,现在年轻人就没有坚持,很快就转移目标

年轻人最重要的是要有梦想,你这个梦想,只要你用力不放弃,一定有回报的,一定会实现的。一定要有你想追求的东西,不要放弃,一定有回报。这个互联网年代,只要你有一点点才华,是埋没不了你的,一定会被发觉。但是你坐在家里什么都不做,就会永远没人知道你是谁,要走出来,把东西真的做出来,一定要跑出去抓,才抓得到。尤其是在中国的文化电影产业里面,未来20年25年,机会无穷无尽。我可以看到中国电影市场是无穷无尽的黑洞,力量大的不得了。你要去追求这些东西。
本文为作者 影视工业网|幕后?深度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67173

影视工业网|幕后?深度

点击了解更多
影视工业网|幕后•深度,记录属于电影人的每一步。 这是影视工业网推出的 幕后·深度 栏目,由一线的年轻从业者访谈资历深厚的从业者,还原电影创作者最完整的创作历程,每周更新,给你干货。 联系我分享:wangtao@107cine.com 微信:718326189
扫码关注
影视工业网|幕后?深度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