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胜军:《黑猫警长》幼稚,是为了保护他的持续发展

于胜军:《黑猫警长》幼稚,是为了保护他的持续发展
《黑猫警长》导演于胜军和《大圣归来》制片路伟

《黑猫警长》登上大银幕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20多年前的记忆终于可以再次见面,可是再次回归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次《黑猫警长》的回归面对《大圣归来》9亿票房的结果,显的十分冷淡,票房并没有出现惊人的反映。

导演于胜军,进入动画领域的时候,就参与制作了《海尔兄弟》,这些年又做了《洛克王国》系列,也有不错的反响。面对《黑猫警长》这个结果,影视工业网和导演聊一聊《黑猫警长》整个大电影的制作过程,他们在前期是如何对待这个项目的,为什么在很明确自己动画受众的时候,还要做成被粉丝吐槽为“幼稚动画”的大电影?

于胜军:《黑猫警长》幼稚,是为了保护他的持续发展
电影《黑猫警长》宣传物料

影视工业网:这次《黑猫警长》制作周期多久?

于胜军:整个这个项目,包括前期加上策划,将近五年时间,四年多的时间。

影视工业网:在前期策划的时候,受众群体是怎么考虑的?

于胜军:我们明确的定位是家庭电影。

《黑猫警长》我们众所周知,就是85的一个经典IP,只有五集,他是70后、80后这一代人的回忆,而且这30年来,从来没有其他的《黑猫警长》出来过。所以我们第一受众考虑,70后、80后这些人,还能不能认可我们的《黑猫警长》以及他们怎么看待《黑猫警长》。70后、80后,首先是我们主要的粉丝群,然后70后、80后,他们这个时代正好有了自己的孩子和宝宝,那我们要把70、80后和他们的孩子一起带进影院,这是我们一个明确的定位。

影视工业网:为什么《黑猫警长》不做成人动画

于胜军:因为我们创作的初衷,就是希望80后和他的孩子,就是带着孩子一起看,我们希望现在的孩子也成为《黑猫警长》的粉丝,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做青年电影有一个问题,青年人的东西永远不会忠实于一个IP的,《小时代》有这么多粉丝,他最新一部的电影票房还是没有预计的理想。只有真正经典儿童的东西才能够一代一代的做下去,它不一定做的很火爆,但是它会一代一代的做,就像《小熊维尼》这样的片子成为百年老店。在日本最火的是《巧虎》、《机器猫》,这些动画比《七龙珠》都火。只有作为儿童电影,它们才能作为家庭亲子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我们这代人看的电影,你们根本都不看了。比如说《勇敢的心》,那是我们那个年代绝对的经典,现在年轻人有多少人在看?再上一代是《教父》《美国往事》《出租车司机》,现在还有多少人会去关注?

为什么没有人看了?因为是年轻人的东西,不可能一代一代的传下去。我们希望把《黑猫警长》打造成一个,能够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的经典形象,而不是博得一时之兴。未来《黑猫警长》可能会往好莱坞方向做,把儿童这块人群照顾的很好同时大人看的也不是很累。在制作水准上《黑猫警长》的垢病在哪呢?不是故事上的问题,是制作水准上不够炫酷、不够帅,如果《黑猫警长》我用3D,以及好莱坞的制作资本,让效果更炫一点,也没准很好看。但是我们确实没那么钱。

还有一旦做成人的动画,它有一个问题就是周边产品没法做。什么人消费周边?大部分的周边是儿童在消费。迪士尼为什么能够做那么大?因为它抓住了做儿童的市场。像日本也是,日本真正赚钱的,还真不是《火影忍者》那些片子,日本真正赚钱的是《巧虎》,《面包超人》,这种真正的儿童动画片, 70后、90后青少年,20来岁人,怎么可能一年拿出几千块钱来消费卡通形象产品呢?对于很多青少年来说,动漫不是他的品位的象征。
于胜军:《黑猫警长》幼稚,是为了保护他的持续发展
电影《黑猫警长》设计手稿

影视工业网:但《黑猫警长》在很多人印象之中非常cult,虽然只有五集,就是它风格很特别

于胜军:cult其实不是《黑猫警长》的特点,很多人对《黑猫警长》有误区,它黑暗就是有有类似食螳螂的剧情,《黑猫警长》其实是教给小朋友对小动物进行认知的科教片。现在再回头看看是没有暗黑的,当时大家看的时候觉得有点儿恐怖,那是因为当时儿童动画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没有现在对儿童片的一些基本规范要求,很多故事设定是很多孩子不能接受的现在《黑猫警长》规避掉了那个时候以为孩子能接受的一些黑暗的东西

其实有些时候我们的记忆是有问题、有偏差的,我们小时候其实看的所有动画片都是低龄动画片,然后我们看的很高兴,但是长大之后我们总以为小时候看的很成熟,因为记忆在不停的修缮,现在回头看《花仙子》、《聪明的一休》都是非常低龄的动画片。但是因为我们对小时候记忆不停的完善,总觉得我们小时候看的一定比现在的《喜羊羊》好,一定比现在低龄的动画片更高级。如果回头仔细看看,其实当时的故事结构没有现在这么复杂。

影视工业网:那怎么去平衡70、80后印象中的《黑猫警长》与真实的关系?

于胜军:原来的《黑猫警长》不是给现在的已经30多岁的70、80后看的,他是给几岁时候的80后看的。如果我还要给拍给现在80后,那《黑猫警长》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真正的《黑猫警长》了,因为我必须做成暗黑的。

我们要给到80后的是,只要音乐响起的时候,黑猫警长一出场,就能感觉到童年,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就够了。我们不需要一个电影搞那么复杂,打个比方,现在我们听到小时候的一首歌,这首歌可能比现在的歌土气,但是因为听到那首歌之后,立马回到了童年,那这就是这首歌的意义和伟大之处。

动画片主要的功能不是给二三十岁的人看的,在好莱坞动画片最主要一个特点,就是角色永远长不大,在国外动画片是个亲子交流平台,大人小时候读童话书,那他也愿意跟孩子一起来读,这就构成了一个亲子活动。成人动画《进击的巨人》《猎人》《七龙珠》不拍了,那就没人看了。就是因为它不是个亲子平台。动画片对儿童来讲它是必需品,对于成年人不是,小孩如果不给他看动画片、童话书、儿童绘本,让他干什么呢?让他看《复仇者联盟》还是看《捉妖记》《煎饼侠》?所以说《黑猫警长》定位非常明确,就是一个家庭亲子动画

影视工业网:因为现在70、80后他们是电影评价的主导者,这样做会对电影口碑有影像吧?

于胜军:没办法,我们大部分网上主流的传播都是70、80、90后有能力上网的人,这个片子真正的粉丝是没有能力上网的,他们没有能力在网上呼吁,但是如果肯去进影院看我们《黑猫警长》,其实很多小孩看的是非常开心的。

影视工业网:我可以这么理解吗?有可能也是因为时代不同,时代在变化。这个受众群体,他们看到的和我们看到的其实是不一样的东西。

于胜军:对!我们不能因为现在的80后需要看成人动画,就否认了低龄动画,如果没有低龄动画,其实我们的记忆是没有那么美好,就像小时候如果不学天地人口手这些基础字,怎么有机会看高深的文学?都是有一个过程的,不能因为现在看了高深文学,就嫌弃小孩的东西太简单了。
于胜军:《黑猫警长》幼稚,是为了保护他的持续发展
电影《黑猫警长》设计手稿

影视工业网:那新版的《黑猫警长》这次是怎么做变化的?

于胜军:现在的儿童不像我们小时候,如果现在的《黑猫警长》在电视台上再放,就是同样年龄的小孩也不一定再看了。所以以前的《黑猫警长》是一个科教片,那我们就要根据时代的变化给《黑猫警长》进行变化。怎么变化呢?我们记忆中美好的黑猫警长是什么?它是个英雄,很帅,骑着摩托车,不停的抓一只耳。我们把这几个东西重点提炼出来再看,黑猫警长变了吗?它依然是很帅、英雄,抓一只耳,骑着更酷的摩托车,拿着手枪,所以本质上没有任何变化。

动画片分两类,一个是低幼动画,一个是青春动画或者成人动画也行。日本多以青春动画为主,好莱坞的动画片都是低龄动画为主,低龄动画又分纯学龄前动画和家庭动画,现在的动画电影多以低龄为主的家庭动画,家庭动画一定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带着孩子一起看动画片,那动画的设计以什么为标准呢?以他家最小孩子的审美标准为标准,来设计剧情。过去《黑猫警长》有些地方特别残忍,一个是食猴鹰的出现一个是螳螂吃螳螂,包括一枪打掉一只耳的耳朵,它给很多小朋友带来很大的心里阴暗的记忆,现在儿童动画片,包括好莱坞,是连枪都不允许出现的,这是对儿童的保护,所以必须改掉。

影视工业网:可是像迪士尼、皮克斯很多动漫不仅适合小孩看,有可能成年人更喜欢这个东西。

于胜军:成年人会看,但不会说必须看。如果让观众同时选择一部电影观看,比如《变形金刚》、《复仇者联盟》《疯狂的麦克斯》《玩具总动员》同时上映,你觉得成年人会选择哪一个?

所以我说年轻人、大人也能看,但是能看到什么程度,就不一定了。好莱坞所有动画片是靠什么来赢取大人的呢?看精制的制作,好莱坞动画片,每一部动画片,有将近一亿美元的成本,就是为了把特效、画面做的极其精制,《冰雪奇缘》那个故事有什么深刻?可是它就是让孩子看的很开心。因为国内动画制作预算有限,所以对中国低龄儿童市场是有限的,达不到好莱坞那个成本高度。所以我们的低龄动画会做的比较低级一点,又低级又低龄。为了克服这个,我们《黑猫警长》尽量在故事上、节奏上更紧凑一点,尽量让大家看得下去,不闷,大人看了不至于睡觉。

影视工业网:《大圣归来》稍微太现象级这种片子,会不会对你们产生一些影响?

于胜军:对我没有任何影响。因为我们很清晰,我们做的是什么,不是一个受众。另外一点,《大圣归来》是现象级的作品,对动画没有任何的启示。《大圣归来》的票房成功需要几个条件,一,田晓鹏做了八年,如果没有这八年的苦,片子能做这么好吗?二,没有整个电影做出的宣传,包括互联网营销,众筹的思维等等,它有现在的可能吗?三,档期的选择,四还有大圣的IP,如果不是孙悟空这个形象,能有今天吗?所以这是一个现象级的过程,不可复制。

另外中国的动画家庭电影,目前在中国最高票房就是《熊出没》2.8亿,《喜羊羊》也就一个多亿左右,这就是整个市场的天花板。并且《大圣归来》成功并不是说去低龄化就解决所有问题,《大圣归来》是做了八年的电影,没有这八年做片子的质量就一切都没有。不是说只要高龄化就一定有8亿,现在很多人的概念是,只要做成人的,就有机会做8亿票房。《十万个冷笑话》已经是互联网上最顶级的IP了,无非就是做了1.2亿的票房。
于胜军:《黑猫警长》幼稚,是为了保护他的持续发展
电影《大闹天空》剧照

影视工业网:因为过去出过《大闹天空》,《哪吒脑海》等系列动画,现在很多人会觉得中国动画片越来越糟糕,这个你怎么看?

于胜军:在过去投资动画成本是很高的,制作要求很复杂,稿子就要画80万张,用过的纸摞起来有六层楼那么高,画完之后,还得原画师、表演师等等有十几年的造型功底和原画制作功底的,所以要求很高。但是市场化之后,动画市场慢慢面临很多人员流失,去帮好莱坞美国做加工了,所以从80年代到2000年左右,那个时候没有动画片。到了90年代末,很多动画不在中国加工了,跑去了朝鲜、越南。这个时候开始有一些电视片制作了,慢慢开始以央视和北影厂为主的原创,像《大耳朵图图》、《蓝皮鼠和大脸猫》、《西游记》这些都有了。然后真正市场化的时候是《喜羊羊》,《喜羊羊》带来了市场化盈利的可能性,普通民营公司也可以做动画片了,然后动画开始做电影是因为《喜羊羊》有过亿的票房,大家发现低成本也可以有过亿的票房,所以大家都开始做电影,让整个市场一下子繁荣起来。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成本的问题,时间和钱的问题。迪士尼做动画片,可以说是一帮傻子在做动画片,一部动画片是90分钟,5400秒,他们会配置500人用五年时间做电影,5400秒除以五年,也就是一年只做1000秒,1000秒什么概念?500人一年做1000秒,一个人一年只做两秒,这是什么概念?这样做下去能不出极致的精品?在中国不行啊,一个画师一年干两分钟,会穷死。我们现在一天画将近一分钟几十秒的原画,才能够保持正常的生活。

过去上影厂的老艺术家,每个人都希望不停的创新,大家不愿意吃老本,我今天做了一个《黑猫警长》,明天就希望做点儿别的,证明自己的价值,不像现在,抓到一个IP就玩命的商业化。那时候没有商业的市场机制,所以大家不停的创造,不像现在的市场环境

失去了文化产业最根本的点。精神文化产业就是希望满足了精神文化生活之后,让它有持续性的发展,这不是一个暴利产业。中国现在一说产业化,就必须是暴力产业,大家陷入了很多误区

影视工业网:除了资本上束缚,其他方面有没有一些控制?

于胜军:市场现在发展太快了,中国做动画片的很多,好莱坞一年能够做到一到两部动画片的,无非是梦工厂、皮克斯、迪斯尼,制作这么成熟的一个电影大国,一年无非两三部动画片,而我们大陆一年做40部,市场哪来那么大容量?现在大家都在往前赶,只顾往前跑,没有人在乎是不是得不得体,就是玩命的往前奔跑,只有占据了第一的位置,那个时候才考虑到得不得体,现在大家都在近乎裸奔。所以说这个时代跑的我们没有时间去看看我们的脚步,周边的风景,我们为什么而跑,很多人不知道。是否穿好了鞋穿好了衣服没有考虑,都在玩命的奔跑。

影视工业网:说到钱的话,《黑猫警长》为什么不考虑做成3D?这样对于票房应该更有利?

于胜军:我们做市场调研的时候,给《黑猫警长》做过3D的模型,但是因为当年《黑猫警长》就是2D的动画片,大家心目中都有一个2D的黑猫警长,做成3D有巨大差异的话,会有很多人接受不了。它不像《机器猫》,《机器猫》这30年来一直不停的做片子,它做个3D的,大家会觉得是一种视觉的提升,它是有一个慢慢的演变的过程,它是一点一点的把《机器猫》做的特别完善,适合做3D了。《黑猫警长》中间隔了30年,有很多观众急需想看到曾经怀旧的《黑猫警长》,那2D版和3D版,观众会想看哪个?肯定是2D的,因为我们中间缺了30年的空间,没有更好的弥补我们视觉的提升,其实这部《黑猫警长》已经做了很大的提升了,只是他的变化可能没有特别凸显,看似没变化而已,但是已经做了很大的变化,像他的脸形、眼睛大小。

以后有了这个基础,再做3D可能会很好,现在突然做了3D的黑猫警长,再贴上毛,那完蛋了,做成Q版的,感觉就假,如果做成写实的,带个毛发什么的,那感觉也会很奇怪。所以这些东西我们都测试过,大家都觉得还是做2D的比较好。
于胜军:《黑猫警长》幼稚,是为了保护他的持续发展
动画《七色鹿》剧照

影视工业网:还有一个中国动画的问题,现在的中国动画大家找不到中国的特点

于胜军:不要去找。只要中国人动了一根念头就是中国的。《魁拔》你以为日本动画的吧?虽然日本的形象,但是骨子里的仁义礼智信,还是中国的。这就是中国的风格。晓鹏你做的再好莱坞,你也是东方的情怀和精神在里面。

影视工业网:可是过去有一些水墨风格或者其他形式的动画片,大家都很喜欢

于胜军:形式不代表一切,什么叫东方?现在只有李安能把真正的东方诠释的最透彻。为什么?东方的形式这是最表面的,东方的情怀是最真实的。李安拍《卧虎藏龙》,用的是东方道家的精神和东方隐忍的哲学,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断背山》美国题材,讲两个男人阴柔的爱,这种阴柔的细腻的情感表达是东方的表达方式,就是隐忍的表达方式。然后《少年派》印度题材,好莱坞没有一个导演敢拍,一个人一只老虎一个船,要拍部电影,怎么可能呢?但是李安他是东方人,他知道“一沙一世界,一叶一乾坤”,他知道以小取胜,以意境取胜,照样是东方的,所以李安他是代表东方文化。美国拍的《花木兰》是美国精神,《阿拉丁》《狮子王》《美人鱼》《冰雪奇缘》也是美国精神,这是什么呢?它通过所有的形式来表达是美国精神,再看日本的动漫,日本就做的很好,黄头发的是日本动画,绿头发的也是日本动画,这叫国际化。所以看看李安,看看美国,就知道动画艺术表现就是一种形式,所以不要拘泥于形式。

影视工业网:那现在电影市场这么好,对于动画是不是也到了一个黄金时代?

于胜军:没有,我认为将来有一批人死的会更惨。因为《大圣归来》让很多投资人疯狂的去投钱,也会有很多公司会疯狂的赌博,希望再赌一把。电影这个东西,赌性太大了,成功率很低。一旦赌进去,其实很难翻身。田晓鹏《大圣归来》这个片子如果不赚钱的话,他就有可能不干这行了,如果《我是狼》赔了,如果没有《熊小米》,我的公司可能就倒闭了。现在更是一个疯狂的赌博时代,会淘汰一大批,以工作室为基础的小的动画制作公司,怀揣梦想的人,所以现在更不明朗,电影真的挣钱吗?《黑猫警长》是一个重IP,营销的也不错,无非也就是五六千万的票房。
本文为作者 影视工业网|幕后?深度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68737

影视工业网|幕后?深度

点击了解更多
影视工业网|幕后•深度,记录属于电影人的每一步。 这是影视工业网推出的 幕后·深度 栏目,由一线的年轻从业者访谈资历深厚的从业者,还原电影创作者最完整的创作历程,每周更新,给你干货。 联系我分享:wangtao@107cine.com 微信:718326189
扫码关注
影视工业网|幕后?深度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