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昆汀对话:昆汀谈电影与自己的理念

2015-08-29 22:35 4972
与昆汀对话:昆汀谈电影与自己的理念
昆汀2015 年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制作电影上面,采访中他提到自己非常喜欢今年的《金牌特工》和《它在身后》 ,尤其是后者。他说:“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过这么棒的恐怖片了。这部片好看到很气愤它为什么没有办法成为经典,在这点上,不只让我失望甚至让我有点生气。”这次采访昆汀更多的谈到了作为一个电影人他的工作理念与态度。

原文地址:http://www.vulture.com/  台湾hypesphere

记者:怎么能让《它在身后》成为经典?你会怎么修改它?

他(导演兼编剧大卫·罗伯特·米切尔)应该要把最初的故事设定延续到最后,但他自己把它给毁了,后面有很多地方违反了最初设定的规则。

记者:有哪些导演你觉得没有得到他们应有的尊敬吗?

当美国的人在讨论最棒的导演、编剧时,他们都不怎么会讲到佩德罗·阿莫多瓦,三十年来,他可以说是傲视整个跟他同时代的导演,虽然他也走过比较低潮的阶段,差不多是在《基卡》和《关于我母亲的一切》之间,而《破碎的拥抱》这部虽然我不懂他想表达什么,但那部还算可以。他最近七年来所做的事情非常棒,是个很令人惊奇的导演,他的剧本也很完美,他不像有些常拍艺术片的导演,现在拍出的片会让人感到无聊,例如王家卫,你永远不会觉得阿莫多瓦无聊。就算他有很多指标性的元素,你永远不会感觉你在重复看同一部电影。

记者:我很喜欢他拍的《吾栖之肤》。

那是他在拍恐怖片,那部他妈的有够好看!我当时就想,而且我相当确定我是对的,阿莫多瓦一定是在看《人形蜈蚣》时想说:“你知道吗?我知道怎么拍这种片,我可以借用这个点子拍一部很特别的片。”而那就是《吾栖之肤》。

记者:你谈到要做一部科幻电影,它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其实并不是很有兴趣拍一部科幻片,但有一个东西特别让我感兴趣,我不能跟你讲那是什么,因为那样我就会跟你讲出全部了,然后我就不能拍它了,因为大家都在讨论那个东西。那有可能是个科幻电影,但不会有飞船。

记者:因为你很擅长创作角色,你觉得你有责任写一些超出刻板好莱坞女性的角色吗?

我不觉得我有任何关于这方面的责任。我的意思是,我很喜欢我写的剧本,也很喜欢里面的角色,但我不会太过迷恋他们。以前,我会很期待很酷的演员阵容,我会喜欢找一些很厉害但渐渐被人遗忘的演员来再次让世人看见自己的演戏能力,但我现在不会这么想了,现在重点就是我的角色,我觉得我所创作的角色将会是我死后留给大家最大的遗产,所以我没有任何义务要找任何特定演员来演我的角色,有次在 Nightline 的采访中,我、小李子和杰米·福克斯都在,他们问我类似的话题,我就说:讲“听着,我喜欢他们,但我更爱我的角色,他们的工作是要念我的台词。”

记者:你会怀念 90 年代吗?

我不会,就算我觉得 90 年代是个很酷的时期,如果一定要说我怀念的事,应该就是 90 年代时大家不会这么依赖这些科技产品吧。

记者:你不上网看电影吗?

不,我不会。我的电视没有接网络。那只是习惯问题,但这并不代表我不讨厌这件事。想到有人用手机屏幕看我的电影,就会让我心情很差。

记者:我来的时候在捷运上看到有人在用手机看《被解救的姜戈》

我甚至不能在笔记本电脑上看电影,我比较守旧,我看报纸、杂志,我在电视上看新闻,我经常看有线新闻台 CNBC。

记者:你剧本还是用手写的吗?

让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好了,如果你要试着写一首诗,你会在电脑上写吗?

记者:说真的,我不会。

对,你不需要依赖科技来写诗。

记者:你在编剧方面赢了两座奥斯卡。你会觉得没拿过最佳导演很可惜吗?

不会,不过我当初蛮希望以《无耻混蛋》拿个最佳导演的,但我还有时间。而且我对于我在编剧上拿的奥斯卡已经很满意了,我会这样跟别人自夸:我是史上五个拿过两座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的其中一人,另外四个是伍迪艾伦、查尔斯·布拉克特、比利·怀德 和帕迪·查耶夫斯基。我其实不知道这件事,直到有人在网站上写出来。我当时看到就想:“靠!这些人可是好莱坞史上最强的编剧啊。”现在,伍迪艾伦胜过我们全部,他赢了第三座,所以如果我再拿一座,我就会跟他平手。

记者:你在很多不同的访谈中提到你在执导电影时,你喜欢像指挥家指挥乐团一样的引导你的观众。时间久了,观众变得更老练,更熟悉你的风格后,引导观众会不会也变得更难呢?

老实说,老练的观众不是问题,愚蠢的观众才是。但我想观众的确变得越来越老练了,那毕竟是时间的产物。五零年代观众接受的技巧程度,是会被 1966 年的观众笑的,1978 年的观众同样也会笑 1966 年的观众可以接受的东西。关键是要试着领先时代的趋势,让观众不会在二十年后笑你的电影。例如说《低俗小说》,大家之前会说:“哇塞,我从来没看过像这样的电影,原来电影可以这样做!”我想现在已经不再是这样了,我再也没有对任何人有对牛弹琴的状况,观众并不觉得我做得不对,他们懂我想表达的点。

记者:《八恶人》是用南北战争作为故事背景,这有点像《黄金三镖客》。

《黄金三镖客》并没有深入进南北战争的种族冲突,在那纯粹是故事背景。我的电影是关于国家被南北战争撕裂,以及战争六、七、八、十年后种族冲突的残局。

记者:这会使这部电影切合现代,现在大家都在谈论种族议题。

我知道,我对这感到很兴奋。

记者:兴奋?

白人优越主义这个议题终于开始被大众讨论和处理,而这正好是这部电影所探讨的。

记者:你整个职业生涯一直因同样的事情被批评,就是使用暴力和“黑鬼”之类的字眼。你现在还听任何那些批评吗?

社会评论对我来说啥都不算。忽略他们真的很容易,因为我 100% 相信我在做的事。所以任何为了“公共利益”而反对的可以直接死一边去。他们有可能扯后腿扯一段时间,但等那段时间过后,这些反对声最终会成为我的动力来源。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69198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