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大冢龙治(二):拍摄前充分的准备工作

2015-10-07 17:37

编者按:
再次见到大冢龙治,也是因为上一次因为天气原因,光线不佳导致无法对佳能C300 Mark II进行充分的照度测试。于是十一黄金周的一天,编者应大冢之约,来到了通州与大冢一起对其进行测试和使用,了解并学习大冢是怎么工作的。

在此之前,影视工业网已经和大冢龙治以及他刚拿到的C300 Mark II进行了简要的测评:

佳能C300 Mark II上手心得(有图有真相)

专访大冢龙治:一名活跃在中国的日本导演摄影师

专访大冢龙治(二):拍摄前充分的准备工作

专访大冢龙治(二):拍摄前充分的准备工作

这次大冢对C300 Mark II的测试主要是不同镜头下,光圈/白平衡为变量情况下,阴影高光/颜色信息在什么情况下能得到最大的记录,记录模式为Canon Log 2 RGB444 12bit 2048*1080,这也是C300 Mark II在2K拍摄中所能得到最高质量画面的记录模式。以光圈为变量,测试所有镜头在(侧)逆光情况下进行拍摄时,以高光部分“死”白(RGB 255, 255, 255),阴影部分“死”黑(RGB 0, 0, 0)两组为对比,以什么为参考呢?就是下图中绿色的方框,示波器。

专访大冢龙治(二):拍摄前充分的准备工作

大冢说因为可能光看监视器并不能有效的判断高光和阴影的信息,但像寻像器,示波器的存在能帮助摄影师找到更好的画面质量。示波器的作用是用直观的数据记录图表来显示高光和阴影记录信息,当绿色波形的峰值达到100时,表示高光已经开始“死”白(RGB 255, 255, 255),同理当绿色波形的低谷沉在0刻度时,表示阴影部分开始“死”黑(RGB 0, 0, 0)。因此,大冢希望能在光圈的变化对比中,在尽量避免达到记录峰值和低谷的情况下,找到绿色波形面积最大的时刻,那也意味着,RGB信息得到了最大的记录,能为后期调色提供最大的空间。
同样,白平衡也影响着画面的颜色,大冢分别对拍摄素材色温采用了3200k和5400k,“有的后期公司对白平衡会有要求,因为这关乎拍摄的素材颜色是否准确,所以有了素材的对比,在和后期公司沟通的过程中,可以把这些小小的(调色)细节做到最好。”

专访大冢龙治(二):拍摄前充分的准备工作

在拍摄素材的过程中,大冢对每一次拍摄都有着详细的记录,并且每个场景结束都会用相机再拍一张照片留底。并且给小编我展示了一些《笨鸟》所在拍摄地湖南拍摄的照片,也都是自然光情况下拍摄的,这也符合了在上一次交流过程中大冢谈到自己用光更喜欢用自然光的特点。

专访大冢龙治(二):拍摄前充分的准备工作

在聊天交流的过程中,大冢又一次谈到了即将在新片《笨鸟》中投入使用的C300 Mark II:“之前C300在拍1920*1080 RGB444的时候要用外录机(AJA),C500在录制4K RAW时候也会用到外录机(AJA),现在的Cfast2.0在写入速度快多了,主要是这点。

专访大冢龙治(二):拍摄前充分的准备工作

由于时间有限,小编我并没有拿到此次C300 Mark II的拍摄素材(而且拍摄对象是自己,捂脸),下次若有机会,一定会给大家带来C300 Mark II的实拍视频测试。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虽然打动观众的往往是电影的内容,但如果内容是“锦”,画面是“花”,能够锦上添花,何乐而不为呢?对画面细节的把控,颜色的侧重,以及拍摄前充足的准备工作,这大概是大冢作为摄影师其拍摄画面受到好评的原因吧。
接下去,大冢将会把此次所拍摄的素材发到后期公司,交流沟通在相似的环境下,采用哪种波形拍摄记录信息会最有效,以便得到更好的画面质量。期待大冢龙治的和他的新片《笨鸟》吧~

专访大冢龙治(二):拍摄前充分的准备工作

此外,大冢的工作态度让小编我想起了曾看过的NHK系列纪录片《仕事の流儀》,讲述的是日本职业人的作风,一种匠人精神,追求极致的态度。这种职业作风,工作态度,小编我想也是每个影视媒体人值得学习的吧,推荐下面两部《仕事の流儀》,一部是《灌篮高手》作者井上雄彦,另外一部是《夏日大作战》导演细田守。

井上雄彦创作的秘密

若无法播放请点击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g2MDgyNTc2.html

职业人的作风-动画导演细田守

若无法播放请点击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MyNzI4NjMwOA==.html?from=s1.8-1-1.2#paction


摄影师 制片人 大冢龙治
东京人。日本电视台纪录片导演。05年开始来北京拍中国电影。第一部故事片《玲玲的花园》(科隆中国电影节最受观众欢迎奖)通过一个小女孩的视角,表现了奥运会举办前他眼中新旧交替的中国。他不仅身兼制片、导演、摄影,亦组建了一个均为中国人的剧组。而他用美来表现残酷的艺术手段也受到观众喜爱。之后,他一直关注和发现着中国社会变化与个人生活的远近,在反映中国死刑改革的《透析》(导演刘杰)、近年来最受关注的袭警案件《我还有话要说》(导演应亮)等直面中国现实的电影中任摄影指导。2012年他制片和摄影了《鸡蛋和石头》(导演黄骥),描写了一位被性侵犯的农村少女。这些影片在威尼斯、柏林、洛迦诺、鹿特丹等国际电影节上屡次获奖。2013年他制片和导演了纪录片《痕迹》(香港国际电影节纪录片竞赛),拍摄了他处于钓鱼岛事件下的中日家庭。2014年的《北京蚂蚁》从家庭的遭遇出发,表现了被资本主义所裹挟的中国老百姓的矛盾。站在国与国临界点上的他,一直在探索着新角度、新发现、新未来。

《鸡蛋和石头》花絮

如无法播放视频,请点击http://v.qq.com/prev/z/zih8h30nm2st6n3.html?vid=x0143ca9gcm

关于大冢新片《笨鸟》是其[农村女性三部曲]的第二部,将会用“声音”来表现留守少女的极度缺爱。

导演黄骥阐述:
“我的老家梅城是個位於湖南貧困深山的小鎮,它有一個美麗的名字,但對和爺爺奶奶一起長大的留守 少女們來說,卻有如生活在黑暗的城堡中──厭學、性侵犯,打架⋯⋯她們獨自面對來自自己和異 性的各種欲望,被困境纏擾。
一如我幼年時父母便去廣東打工,我流轉於不同親戚家。後來爺爺奶奶在梅城租了間便宜房子,專帶四個孫子和我這個孫女讀書,與他們一起生活的 近十年間,我得了「皮膚飢渴症」,假使能擁抱溫暖 睡覺,與異性做愛又何妨?我被視為問題少女,其 實只因久缺父母愛撫。然而我又如何能阻止異性對我的欲望?
這不僅是我一個人的經歷,也是許多留守兒童的經歷。
童年的我遭遇性侵犯,我將這個經歷拍成了以十四歲少女被性侵犯為題材的《雞蛋和石頭》;高中的我如一隻愚蠢的笨鳥,在缺乏關愛中迷失,這就是我接下來要製作的第二部電影,關於十七歲少女因渴求觸摸而甘願被騙的《笨鳥》”。

本文为作者 倪雷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70533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