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喜马拉雅天梯》剪辑萧屺楠:从700小时里挑出89分钟

2015-10-16 15:58 4096
《喜马拉雅天梯》这部历时4年的4K纪录片,700小时,20TB的原始素材,且大部分对白都是藏语,是如何转变成最后的89分钟的?幕后的神奇之手就是Matthieu Laclau(金马最佳剪辑)和萧屺楠(《天注定》执行导演、历史人文纪录片《金城兰州》导演)。
剪辑是二次创作,也是选择的艺术。作为
纪录片剪辑,重要的是认定方向之后,“善于颠覆自己,否定自己,得经得起打击。”
影视工业网独家对话《喜马拉雅天梯》剪辑萧屺楠,谈一谈剪辑的艺术。

影视工业网:
你是在什么阶段介入的?当时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包括素材等.
萧屺楠:去年七月,制片人雷建军找到我,要我向他推荐一个好的剪辑师。当时片子已经拍摄了80%,还差最后的两周补拍就结束了。当我听到影片的素材量很大,而且故事架构很开放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Mary Stephen。因为之前看杜海滨的《1428》,对她的剪辑手法有很深的印象。而且我觉得两部影片在后期所面对的情况相近,所以毋庸置疑她是最佳人选。但不幸地是Mary Stephen的日程全满,想约到她都得等一年以后了。
专访《喜马拉雅天梯》剪辑萧屺楠:从700小时里挑出89分钟
这时候我又想到了法国人马修(Matthieu Laclau),他既是金马奖最佳剪辑,又自己拍过、剪过数部纪录片,很擅长在多语言的状态下工作。一番联络后,马修答应接下这个项目。就这样开始,马修为剪辑,我是后期统筹。到四个月后马修因其他项目离开,我便接手他的剪辑工作。直到今年4月完成第一稿Fine Cut。

影视工业网:拿到素材后,你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
萧屺楠:工作流程是由马修决定的。将素材以日期和拍摄格式分类后,我们分成两拨人马,一组看素材。一组做完整的Log Sheet。这个过程大概花了一个半月。其后马修开始着手挑选素材进行粗剪。影片大多为藏语对白,所以这时候由藏语翻译史达整理的Log Sheet就起了大作用。我们在无人通晓藏语的情况下,仍然能随时轻松地调用素材,找到我们需要的镜头。

影视工业网:整个电影的剪辑思路是什么?
专访《喜马拉雅天梯》剪辑萧屺楠:从700小时里挑出89分钟
萧屺楠:这个片子的剪辑思路是大家一起碰撞出来的。两位导演在拍摄时当然已有预设的想法,但我们在看过一遍素材后,提出了全新的建议。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如何把这群藏族孩子们攀登珠峰的事迹,真诚,完整地展现出来。但在讲述的方式上,我们做了很多尝试。一开始我们想用“马赛克”式的拼接,做一幅多人物多线的西藏风情画。马修也做过一些很大胆的尝试,把整个登山部分的逻辑打乱,插入很多意象化的段落。通过半年多的讨论,才最终得到了今天的,以登顶少年索多为主线人物的版本。现在的影片,不能说单纯是一个人的思路,它是所有主创不断商榷,讨论后得出的结果。攀登珠峰是一个非常漫长,而且内容重复的过程,我们想把这部分做得尽量清晰又好看。

影视工业网:面对多格式及4K素材,剪辑平台是如何选择的,配置有哪些?
萧屺楠:剪辑的机器是两台2014年的顶配Mac Pro和三套素材备份。
我们希望有一个流畅的工作流程,不至把太多时间浪费在转码和渲染中。Premiere Pro CC对多格式混用的支持非常好,在素材预览上也很便利。而且Adobe Creative Cloud可以让我们在不同的工作地点同步工作。所以Premiere Pro CC成了我们的工作首选。

影视工业网:面对大量的素材,如何去管理和择选?
萧屺楠:天梯有大概20TB的原始素材,而且大部分对白都是藏语。在这种情况下,Log Sheet是必不可少的。影片在拍摄期间,藏语翻译就已经入组进行采访整理了。在我们开始剪辑之前,他已经花了好几个月,完成了素材中的所有对白的听译。这上百万字的资料给后期制作节省了极大的时间。剪辑开始后,我们又把素材进行了仔细的分类。最后整理的结果被归纳为一份Excel表格,通过筛选和过滤功能,我们可以很轻松地找到任何人物,任何时间,任何内容的镜头。
这种前期准备工作非常枯燥烦人,但一经完成,就可以给后期剪辑带来极大的便利。

影视工业网:剪辑组在拍摄现场是什么情况?
萧屺楠:几位剪辑师都没有参与拍摄,我们都是在拍摄将近完成的时候才介入的。
不过我们的确有设想过,如果剪辑师能够在拍摄进展到一半的时候就接触素材,那么后来的拍摄人物和故事,肯定有很大的不同。

影视工业网:“剪辑是二次创作”,怎么与导演合作?
萧屺楠:首先是尊重导演的意见。因为一部影片归根结底是导演的作品,导演对题材的理解,和其对故事投入的情感是先于影片存在的。所以从导演的原始创意中去看待和理解素材非常重要。
其次是相信自己作为剪辑师的判断。要对导演的感性情怀进行理性的加工。剪辑师需要比导演更脚踏实地,也要比观众更天马行空。但我相信最重要的一点是:建设性的意见比单纯批判更重要。

影视工业网:这次电影是有两位剪辑师,是怎么配合工作的?
萧屺楠:一开始的分工就是我只作为统筹的身份出现,不干涉马修的创作。所以当我们一起开始看素材的时候,都只是站在纯粹的观众的角度来发表意见,说些“这段拍得好没劲”,或者“这个镜头好,一定要用上”之类的第一反应。在其后的讨论,虽然我们也不时有理解上的差异,但我完全尊重马修的个人意见,所以是很自由地以他最感兴趣的角度开始了影片框架的搭建。
专访《喜马拉雅天梯》剪辑萧屺楠:从700小时里挑出89分钟
在马修离开后,我主要做了两个工作,一是补充了一些部分。比如我留意到马修舍弃了登山前的家庭部分,虽然这个部分的内容比较零碎,彼此间的关联也不强,但由于涉及了很多西藏内陆的生活场景,对我个人很吸引。我有些不甘心这部分就这样被湮没,所以引入了几个成组的大段落。二是结合导演的意见,把马修粗剪中较为风格化的部分,剪得更轻松易懂一些。在这些修改里,有很多是马修并不十分认同的。但为了让大多数对登山一无所知的观众能清晰理解这个影片的内容,我觉得在风格化上做出适当的让步是值得的。

影视工业网:就两三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场景/段落,讲讲具体的创作方式方法?
萧屺楠:影片的开头是主创们都很喜欢的一个段落,这是马修的点子,原因非常简单,就是看素材的时候被黑夜中行进的气氛所吸引。于是在没有考虑整体的情况下,先把这个段落完成了。然后才意外地发现,这个段落作为影片的开头非常有趣,就一直保留了下来。
影片的最后,是登山结束,重新回到学校的段落。我觉得如果是一口气结在登顶8848上有些太过急促。所以重新安排了一段登山学校招生,体检,入学的段落。有种周而复始,从头再来的感觉。

影视工业网:创作上的一些心得,纪录片比较难的地方有哪些?
萧屺楠:一开始的时候,叙事的方法太开放,你会苦于寻找一个合适的讲述方法。
但当你认定一个叙事线的时候,又常常会苦于没有足够理想的素材支持你的想法。所以纪录片的剪辑一定要善于颠覆自己,否定自己,得经得起打击。

影视工业网:纪录片拍摄过程并不能像剧情片全面及周到,就后期剪辑创作上,你对纪录片制作团队有哪些建议?
萧屺楠:拍摄前要给自己设定目标。未来是想要作商业放映,参加影展,还是资料文献。开拍前的Research一定要做足,虽说惊喜往往是计划外的,但如果没有计划,那就会连惊喜这一说都没有了。
拍摄时要谨慎节制。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才知道什么时候开机,什么时候停机。
前期想得越多,后期省下的工夫就越大。剪辑阶段的二次创作,也许能挽救影片,也许不能。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70909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