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来了老外,也不一定能做好特效!Michael Grobe分享《九层妖塔》特效制作经验

电影中的很多场景、人物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因为剧情的需要,电影剧组就要搭建起一些特殊的场景,当然有一些是剧组没有办法搭建出来的,这就需要用到电脑CG,现在CG对于电影来说已经无处不在,它实现了很多想象中的场景。
请来了老外,也不一定能做好特效!Michael Grobe分享《九层妖塔》特效制作经验
电影《九层妖塔》带来的视觉特效是所有人都不能否认的,1亿2000万的制作投入,6个月的后期制作周期,其实对一部特效片,不管是时间还是金钱都是紧巴巴的,最终电影能够实现出这种惊人的效果,真的让人惊奇。现在跟多项目,也是找来这些国外的有经验前辈作为护航,但是有些并不能如人愿。这次帮助将这些视觉效果实现的是Prime Focus World公司,他们负责了电影前期大部分的设计工作。电影特效的前期流程,很大的影响了后期制作,在电影上映之前采访导演陆川的时候,有详细的讨论过电影的制作流程,已经分享了他们是如何和这些国外特效大拿和合作的。

流程重点:沟通,把国外的工作方式中国化

时间线:《九层妖塔》在2014年2月份全面建组,2013年年底一部分美术建组,2014年2月份、3月第一波特效人员进组,到4、5月份的时候,第一批印度的分镜头画师已经进组开始画分镜头。然后就是Richard Baker(《地心引力》)过来讲课,7月份John Sheils、Michael Grobe进入到这个团队。

具体:在这视效总监下,设立了更详细的部门,CG部门,动画部门,更细的打光,材质等,然后每一个部门都有各自的总监。然后我们中方还配备了三个统筹,这三个统筹他们既隶属于特效组,又隶属于我们导演组,负责协调导演跟特效总监之间所有的沟通工作。然后在这三个统筹和视效总监要匹配每个公司镜头的风格样貌,他们处理完了再交给导演,红犼是导演垂直管理,然后在三个统筹下面,配备了15个制作助理。每个人管一百个镜头,最后成片差不多就是1600个镜头,最终电影使用特效镜头1500多个。
请来了老外,也不一定能做好特效!Michael Grobe分享《九层妖塔》特效制作经验
影视工业网和本片视效总监:Michael Grobe,一起聊聊《九层妖塔》的特效制作。

请来了老外,也不一定能做好特效!Michael Grobe分享《九层妖塔》特效制作经验
Michael Grobe,视觉特效总监、摄影师 ,电影代表作品有:《九层妖塔》《罪恶之城2》《了不起的盖茨比》等。


影视工业网
:在拍摄前期阶段,贵公司都为这部电影做了哪些工作?

Michael Grobe: 我们提供了角色概念、道具概念、故事版、关键场次的视觉预览以及在技术和创意上为达到预期的特效提供建议。作为一个视觉特效总监,我的任务是在前期与导演沟通,帮助导演视觉化电影场景,计划如何在荧幕上展现他的想法,同时兼顾实施的可行性和预算的限制。

影视工业网:在这个项目上贵公司都用了什么样的人,分配的工作具体是什么?

Michael Grobe:我们从各个部门选了有各种技能的人来为这个项目服务,有概念设计师、CG设计师、合成师。这个特效体量的制作需要做很多不同的特效,从场景延伸到怪兽设计,还有很多特效的大场次,需要各种各样技能的人才。

《九层妖塔》视效拆解之火烧人

影视工业网:能谈一下在这部电影中特效的工作流程吗

Michael Grobe: 最基础的流程就是在前期准备工作中尽可能多的计划并且视觉化,在拍摄现场遇到的各种挑战和变动提出新的解决方案。所以像这样特效体量的电影制作中,特效的执行工作就像是一个移动的目标,需要不断的调整。这个取决于客户的预期值以及在前期能够做多少准备,以及对于他们的拍摄风格我们能够有多少灵活性。

影视工业网: 做一个生物角色都需要做哪些工作?

Michael Grobe: 生物角色首先需要设计出来,这取决于它在整部电影中的所担当的角色。设计概念图,从自然生物中收集参考,如果可能的话,制作一个实体的粗模,这样可以从整体外观和骨骼架构上通过初步设计。接下来需要在电脑上制作一个基础模型,有简单的骨骼绑定,开始动画和结构上的测试。然后需要精细模型制作和骨骼绑定。在骨骼绑定的同时,生物角色还要经过一个环节“Look Development”,在这一步,生物角色需要贴图和材质来进一步确认表面的外观,例如皮肤、眼睛、嘴、爪等等。最后生物角色就可以在灯光和渲染后在图片或者电影镜头中来判断最终的外观。从这里生物角色就需要在实拍镜头上进行动画、骨骼绑定、渲染以及合成的制作,以达到与镜头的无缝衔接。

《九层妖塔》视效拆解之火蝙蝠

影视工业网:在拍摄现场,视效团队如何帮助剧组?

Michael Grobe: 在拍摄现场,视效团队有很多的任务。视效总监提供导演、摄影指导及整个剧组在视效镜头准备工作和执行工作的顾问及解决方案服务。通常,在视效量比较大的场次或者视效元素的拍摄过程中,视效总监就需要身兼导演和摄影指导。

视效团队的数据记录员和助理需要收集大量的现场数据,例如现场测量、现场拍照、灯光信息、激光扫描、摄影机信息等等。这些数据在很多的后期制作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例如精确的重建和场景延伸,CG资产和生物在场景中的融合等等。

影视工业网: 陆川导演说,在拍摄的过程中,他们会用很多方法来节省成本。请问这个会对后期制作有影响吗?

Michael Grobe: 用经济实用的方法来达到预期的效果,这个是所有人追求的。现场拍摄时使用的方法会直接影响到后期制作,如果在前期进行充分的准备,做好视觉预览,并且在拍摄时尽量按照预览执行就可以节省很多成本。另一方面,前期没有充分准备和指导的拍摄,在特效制作这方面预算很快就会花光,所以在前期尽早的让视效总监、视效制片和视效公司介入是明智的选择。

影视工业网:雪崩这场戏给人印象深刻,能否分享一下在拍摄这场戏之前,你们都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Michael Grobe: 当我们在现场拍摄时,我们尽量去捕捉演员与现场特效的雪之间互动时的大特写,来获得演员与实景搭建物体之间的互动。在现场尽量多拍,然后在后期进行加工利用,来完成在现场或棚里拍摄的镜头。所以在现场,演员在奔跑和摔倒的时候接触的是搭建了被雪覆盖的山,最后被雪崩吞噬。


《九层妖塔》视效拆解

影视工业网:据我们所了解,这是您第一部和中国剧组合作的电影,能分享您的感受和想法吗?

Michael Grobe:这确实是我第一次在中国与中国剧组合作。我非常喜欢与多样化的团队和文化背景的人合作的机会以及在合作中遇到的挑战。继好莱坞、欧洲、印度、新西兰以及其他的地区,进入中国市场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来了解中国以及中国文化,来学习并且分享。这次在中国的拍摄过程非常的开心,我想这肯定不是我最后一次涉足中国电影市场。从商业前景来看,中国娱乐市场和电影市场发展迅速,所以来探索这个市场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我们非常期待能够看到不同国家之间在电影方面的合作,比如中国和印度,来加强国际文化交流。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71711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