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讲的好,再老套也有看头!专访《我的少女时代》导演陈玉珊

2015-11-19 22:04
​故事讲的好,再老套也有看头!专访《我的少女时代》导演陈玉珊
《我的少女时代》还未上映之时,就在朋友圈口碑炸裂般的传开了,这其实是陈玉珊导演面对电影的处女作,陈玉珊台湾知名电视制作人,制作了《戏说台湾》、《薰衣草》、《命中注定我爱你》《兰陵王》等,拥有台湾偶像剧教母的称号。关于这个电影她会怎么讲?

文章:放映周报,作者:王念英。放映周报授权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故事讲的好,再老套也有看头!专访《我的少女时代》导演陈玉珊
1990年代草蜢的经典歌曲《失恋阵线联盟》开头唱:“她总是只留下电话号码,从不肯让我送她回家。”现在的我们可能早就忘了那个没有手机、没有微信、没有微博,只有靠打电话才能找到对方的年代了吧!电影《我的少女时代》给了观众沉浸青春梦想的两小时,每一秒都能感受1990年代的美好,不仅让五、六年级生,回忆起初恋那件从来都不小的事,也想起自己曾经那样地青涩单纯。在上课时偷叠星星、纸鹤给喜欢的人,一群人去图书馆念书其实都在跟别校男/女生传纸条,只是在小吃店约会就能感到无比浪漫的天真,如此傻气懵懂的青春岁月,为何让人特别怀念?《我的少女时代》不仅要我们回头看青春,那个曾经用全心全意去感受一件小事的年纪,同时告诉现在的孩子们:你们眼中的大人,也有过闪亮无敌的青春,还有不顾一切也要做自己的勇气。
​故事讲的好,再老套也有看头!专访《我的少女时代》导演陈玉珊
要娱乐,也要有厚度

陈玉珊的首部导演作品《我的少女时代》,不只说了个好看的爱情故事,也让那些距离学生时代已经很遥远的人,再次感受青春的勇敢单纯。在2011年,陈玉珊就开始有了“复刻青春爱情”的构想,但当时因为自己跟编剧的一些状况,并没有立刻执行。后来,她觉得重复的工作状态不能再满足自己,想要寻找新的刺激,尝试改变去做电视剧以外的事。她明确地表示,“我知道做电视剧赚钱,我也可以做得很好,但我想去尝试不同的事。”

于是前年,在上海拍戏那个很冷的冬天里,她决定做出改变,着手完成《我的少女时代》的剧本。她描述最初的构想:“我其实在2011年就想讲一个大众共同经验的爱情故事,大家不一定有失恋经验,但一定有初恋经验,不管是男女都能有共鸣,第一次碰触爱情的状态,跌跌撞撞的。”

关于怀旧青春爱情的想法,《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2011)比自己早一步拍出来,不过陈玉珊认为《我的少女时代》的故事偏向自身作为女性的观点,并且用诙谐叙述方式架构出女生初恋会碰到所有细节。况且经过四年,国片市场也有不同的变化,更多的经验值可以参考,对于市场敏锐度极高的陈玉珊来说,反而更能更精准判断,掌握大众的喜好。提到拍这部电影的初衷,她说:“我想要做有能量、能带给观众快乐的电影。对我来说,电影除了能提供生命经验,更多的是娱乐。我们不能像好莱坞走感官刺激的娱乐,所以就从熟悉的故事来感动观众。”而更深层的思考是,有了娱乐的糖衣表面,先让观众接受之后,才惊喜地发现内涵丰富的层次,藏有对生活深刻的观察与体悟,值得慢慢品尝。
​故事讲的好,再老套也有看头!专访《我的少女时代》导演陈玉珊
从电视到电影的奇妙旅程

从1995年入行,担任电视剧制片人、监制,同时也创作剧本,陈玉珊总能找到合大众口味的题材,制作出口碑极佳的电视剧,包括《命中注定我爱你》、《败犬女王》、《拜金女王》、《兰陵王》等等,每一部都叫好叫座。陈玉珊认为,电视与电影共同的本质在于说一个好故事。不过一开始她完全没想过要当导演,只是因为找不到适合的人,监制叶如芬要她自己来导,跟侯孝贤叫吴念真自己拍《多桑》时说的话一样:“自己的故事自己拍。”

但是在工作角色转换的过程中,专业与心态都需要调整。“我以前都骂人,现在是被批评的,其实是有点压力。”陈玉珊笑着说。第一次拍电影,她也需要大家的意见,也很在意做出来会被说太像电视剧。陈玉珊说:“我抱着学习的心态,去认识一些不同的人,彼此学习碰撞。”她找来第五十届金马奖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叶如芬,一开始为了鼓励她接受这项挑战,给了她一个玫瑰色的梦幻世界,把拍电影说得很轻松。但后来发现,真实世界根本没有那么美好,从看景开始,不但要在荒山野地里日晒雨淋,还有更多为了创作要承担的事。在学习的过程中,陈玉珊发现电影人对细节的重视,如此严肃的态度,让她越来越谦卑。

制片人习惯解决问题,加上电视剧较长,要抓稳方向让导演去执行自己的意思。但电影不同,导演的想法非常重要,也需要各种不同专业技术的人才来给予咨询支援。“身为导演,要他们执行你的意志?还是贡献他们的才能、丰富我的视野?我的倾向是后者”陈玉珊肯定地说。她会先让对方读剧本,听取不同的意见,再去沟通自己的想法。在工作上,她不妥协,但期待惊喜,要能做到超乎她想像,加分成更好的状态。比方说,电影音效大师杜笃之建议她去掉一些旁白,不要说得那么清楚,让观众自己去想像,电影需要留白,不说完反而能沟通更多信息。虽然花了些时间去理解,但她最后认可也发现不只留白,声音与演员的表现都是建构电影感的必要元素。

第一次拍电影,尽管吸收了许多专业人才的意见,但她还是有自己想走的方向、想讲的镜头、坚持要呈现的戏剧性。陈玉珊认为,听觉也是感受1990年代不可或缺的元素,因此即便是版权费极高的情况下,也坚持一定要用当年的经典流行歌曲,如《忘情水》、《失恋阵线联盟》等等。同时她也体会到身为导演必须在做出决定后去面对、承担,但不能因此限制了自己的创作,向现实妥协。她形容第一次拍电影的经验“是一趟很奇妙的旅程”。
​故事讲的好,再老套也有看头!专访《我的少女时代》导演陈玉珊
召唤1990年代青春魂

陈玉珊在本片中大胆启用新人,看完这些年轻演员的表现,证明了她绝佳的选角眼光。《我的少女时代》的主要演员李玉玺、王大陆、宋芸桦,简廷芮,不但完全融入角色,对于时代氛围掌握得宜,也能在适当的时候做戏剧性的演出。陈玉珊表示,电影毕竟不像电视分镜多,银幕放大的程度需要演员表演到位,不能有一丝马虎。因此,除了严谨细致的开拍前做准备,演员也要下足准备功夫。他们虽然都非常年轻,却能以令人惊喜的演技,恰如其份地诠释他们没有经历过的时代,这当然是背后扎实训练的成果。

陈玉珊提到,她与表演指导许杰辉讨论,必须让演员对年代感这件事有所想法,因此训练过程中,不但那个年代的食衣住行都要随时考试,就连吃的零食都是王子面、营养口粮、喜年来蔬菜饼干,饮料则是包装上有两个人骑脚踏车的生活五百。

另外,不只是味觉,就连在触觉上,导演也要求他们去感受教室里窗户木头框的质感。由此看来,本片的道具是营造时代感非常重要的环节,虽然做道具的工作人员出生于1980后,但都非常敬业地找来以前的毕业纪念册、小字卡,翻拍后按原尺寸还原,甚至在网络上向收藏家购买刘德华的护背照片、海报。这些细节的前置工作,为的就是要重现1990年代的集体经验:去泡沫红茶店玩牌,桌上一定有的投币星座占卜圆球,还有西门钉的冰宫、MTV的小房间、联谊要抽钥匙决定给谁载。男生就是要骑FZR、NSR 或是DT 还要中分头才帅,飞行夹克跟兵籍牌项链也是必要装备,连麦当劳的杯子当年的包装设计都一眼就能把你带回那个熟悉的年代。

在训练过程中,导演要大家把智能手机收起来。对这群出生于1990后的演员来说,没有手机的生活太不方便,但导演就是要他们感受“不方便”,并学习慢与等待。现在的即时通讯,可以迅速找到一个人的便利,却失去了守在电话旁边等待的浪漫。陈玉珊回忆起没有手机的年代,要约一个人,只能打电话、写信。从挑纸、闻笔迹的味道到寄出,然后傻等邮差到来,整个过程如仪式般地重要。

那时候的爱情很朦胧,什么都要用心猜。Call 机上的数字是什么意思?纸条又是谁传来的?电视只有三台、外国电影一定要中文配音、发禁还没有解除的年代,任何一件生活中小事,都值得大作文章。因为那时候的生活单纯,资讯与经验都缺乏,但也因此对任何小事的感受特别强烈。反观这个资讯发达的数字时代,陈玉珊觉得:“现在的世界好像变宽了,但属于自己的却变少了。”在资讯缺乏的年代,反而使我们更努力追求自己喜欢的事物。等着每个月寄来的电影杂志,一个字一个字地读,每一张剧照都反复观看,得到一张超前看片的票就无比兴奋。

这应该是现在可以随手在网络上就能抓照片、影片的人难以体会的吧?因此,她也希望借由这部片,提醒现在呼吸着自由空气的年轻人,在许多年前有一群人曾经那么努力地追求自我,面对种种限制,也要拼命找到自由的出口。现在的少男少女们也许无法了解,一个男生走到女生班会造成多大的轰动,因为那时候连两个人只是撑伞走在一起就可能被学校记过。陈玉珊认为,我们会对学生时代感受如此深刻,不全都是美好的青春记忆,部分是因为我们也曾经是受害者。这就是为何要一定要回到那个年代,来说这个故事的原因。
​故事讲的好,再老套也有看头!专访《我的少女时代》导演陈玉珊
在限制里找自由

虽然有评论将本片与带起青春怀旧风潮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做比较,但该片并非校园青春片的典范。校园青春片类型的历史可追溯到台湾的1980年代,又以开山始祖林清介导演的作品为主,如《一个问题学生》、《学生之爱》、《同班同学》等等,不仅架构出该类型片的必要元素,或隐含或直接地点出学校教育的僵化专制,也对后来的校园片影响甚巨,如《蓝色大门》、《九降风》里的游泳池场景,就是突破禁忌的空间。几乎每部校园片都会有司令台训话、朝会时当众处罚坏学生的场面;以议题而论,从1987年的《白色酢浆草》里探讨的资质迷思,还有因为天生自然卷而被认为是烫头髮违反校规的坏学生,到杨雅喆在《金马10+10》联合创作中的亮眼之作《唱歌男孩》,都是在批判好学生与坏学生的刻板印象。若把《我的少女时代》放在此脉络,可以更清楚剧中四位主要角色设定的含义,表面上是校园片裡的典型人物,包括德智体群美兼优的欧阳非凡,讨师长喜欢、功课好又漂亮的乖乖牌陶敏敏,也有平凡的林真心,和小流氓徐太宇。但随着情节发展,观众对这些角色观感逐渐改变,好与坏也开始不断辩证(好学生也会犯错),并进入故事的核心概念“摆脱他人的定义,勇敢表达自己。”对此,陈玉珊认为:“我们的教育让我们很害怕跟大家不一样。很多老师的偏见会扭曲我们自己的模样。”

例如,片中的坏学生徐太宇考得好成绩,却被认为是作弊,这段情节来自导演的亲身经历。她回忆,当年的导师在书包里搜到情书,就认定她在跟男生交往,是不好的学生。但为了要扭转印象,所以努力念书,考了全班最高分,老师还第一个发她的考卷(最高分的都最先发),让全班为她拍手。接著,老师叫陈玉珊进到办公室,说了她永远忘不掉的一段话:“这次成绩考得不错,是怎么作弊的?我要你站起来接受班上鼓掌,就是要看你脸上有没有羞愧的表情。”经过多年,这段话重现在银幕上,可见老师的话对学生的影响如此深远。但这段痛苦的经历并没有击倒她,跟剧里的徐太宇不同,她拒绝为别人的期待而活:“我的人生如果按照老师贴的标签走下去,我就永远是个不努力的坏学生,但后来理解到,读书是为了自己。”因为那次事件,也让陈玉珊体悟到“人生有很多时候必须跟自己对话,特别是没有人相信你的时候。”
​故事讲的好,再老套也有看头!专访《我的少女时代》导演陈玉珊
《我的少女时代》结束,而“我”正要开始

《我的少女时代》触动我们的年少情怀,唤起属于过去的美好记忆。回顾青春,也许我们更能看清现在的自己。因为过去的挫败,让我们学会如何保护自己不受伤,但也因此失去了可以不顾一切的勇敢单纯。陈玉珊清楚地知道:“我们以为我们愈战愈勇,盔甲越来越漂亮,但你为什么需要盔甲?是因为你没有勇气。”

电影结束后,留在心里更久的会是什么?导演希望观众自己去发掘,但她也想问经历两小时青春热血的观众们:“你是否找到了自己?”也许看完电影,你会想见见老同学,笑谈青春往事;翻翻旧照片,看看自己青涩或是装大人的样子,还是偷窥一下微博上已经有两个小孩的初恋情人。这些从电影延续到真实生命里,并与自己的内在对话,应该是陈玉珊的第一次导演经验中最大的成就与满足吧!

谢谢这部电影,让我们重回少女时代,不管是好的坏的记忆,留下来都是美好的,更提醒我们珍惜一起走过青春的人,还有,别忘了一直住在我们身体里的真心。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72392
我要评论